《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最新章節第五百六十三章 密謀(18-11-21)      第五百六十二章 驚退(18-11-21)      第五百六十一章 無奈(18-11-21)     

第五百零六章 何苦


  一聲嘹亮的龍吟之聲,頃刻間響徹了整座大殿。
  隻見一條粗壯無比的黑色燭龍,從赤紅葫蘆口處的烏光之中一衝而出,渾身纏繞著黑色烈焰,張著猙獰血口,朝著公輸久咬了下去。
  “百道主!”洛青海見狀一驚,忍不住叫道。
  韓立見此情形,心中頓時明白過來,呼言道人千方百計的讓他相助奪來了這一枚太乙丹,多半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拯救一直被他帶在身上的百炎。
  昔日在蕭晉寒的一手策劃之下,燭龍道第一道主百炎出關講道之時,宗門發生了自創宗以來最大規模的內亂,歐陽奎山等金仙道主配合北寒仙宮,應外合的圍攻百炎,不僅令其苦心準備不知多少萬年,即將衝擊太乙境的計劃破產,同時將其擊得重傷而逃。
  所幸呼言道人在同樣擺脫了北寒仙宮的追殺,離開燭龍道後,竟找到了百炎,並設法將其帶在了身上,其目的自然就是冥寒仙宮中的太乙丹了。
  隻是這呼言道人又為何會提前知道,仙府之中竟會有太乙丹,此等寶物的呢?
  早在百炎所化燭龍血口抵近公輸久時,呼言道人就已經退了開來。
  隻見黑色燭龍巨口之中,滾滾黑焰噴湧而出,一下子就將公輸久吞沒了進去。
  正欲白色人影交戰的幾人,隨即就發現那些人影,似乎暫時脫離了公輸久的控製,行動瞬間變得緩慢了下來。
  於是他們紛紛出手,很快就將其全部擊潰了。
  待那些白霧人影消失後,眾人又身形連閃,都朝著這邊圍了過來。
  約莫十餘息後,燭龍巨口一收,身形急速縮小,變作尋常小蛇大小,盤踞在赤紅葫蘆上。
  “太乙丹雖有助於我恢複,並清除我體內業火,但畢竟需要時間一點一點煉化才行。如今我也隻能幫你們這麼多了。”燭龍口吐人言,快速說道。
  “無妨。你且先好生休養,莫要耽誤了療傷。”呼言道人立即說道。
  百炎身形隨即爬入葫蘆口處,一沒而入。
  呼言道人見狀,立即將火紅葫蘆收回,掛在了腰間。
  他這一來一去,實在太快,以至於洛青海幾人都有些沒反應過來,不過好在幫了他們大忙,不但讓他們擺脫了倒影糾纏,還困住了公輸久。
  “諸位,快快施展手段,將公輸久的肉身煉化,再拘禁其元嬰。”洛青海神色凝重道。
  眾人自然也明白其中利害,紛紛手掐法訣朝尚未散去的黑焰中施起法來。
  隻見赤焰藍光金電血芒,從五個方向同時湧入黑焰當中,頓時將黑色火焰壓縮成了一個方圓不過丈許的火焰圓球,各種力量匯入其中,煉化起公輸久來。
  韓立雙目之中閃爍著藍色光芒,緊盯著火焰圓球之內,他赫然發現在公輸久體表之外,還罩著一層半透明的圓形氣牆,將火焰和各種法則之力全都阻隔了開來。
  並且那層氣牆之上,泛著一層淡紅光芒,並越來越明亮起來。
  包括韓立在內的所有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色,不約而同的就要避讓,但已是不及。
  “轟”的一聲巨響。
  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浪排山倒海地壓向四方,裹挾著黑色火焰和多種法則之力,瞬間就將周圍眾人衝擊得倒飛了出去。
  “砰砰砰……”
  金色大殿本就已經搖搖欲墜,此刻被幾人接連撞擊之下,終於不堪重負,轟然倒塌開來。
  其穹頂四散炸裂,屋牆也坍塌成了一片廢墟。
  然而,還不等幾人從廢墟中直起身來,就見公輸久的身形已經一閃而出。
  “我本懷慈悲心腸,想請幾位去仙庭懺悔個百萬年,或能迷途知返……看來諸位不能領我的情,那也就莫要怪我無情了。”公輸久輕歎了口氣,緩緩說道。
  說罷,他雙手在身前一揮,五道彩色炫光從其指端閃現,當中飛出五根不知為何種鳥獸翎羽狀的法寶,朝著韓立幾人飛射而去。
  韓立定睛望去,就見那翎羽之上光芒迷幻,令人看不真切,上麵似有似無地傳來陣陣法則波動,心中頓時有些驚訝,連忙橫劍格擋了上去。
  蛟三手腕一抖,一個鐫刻著古拙密紋的銀鐲從她手腕飛落,滴溜溜旋轉著擋在她身前,綻放出大片刺目銀光。
  蚩離礁則雙手在身前一陣畫弧,喚出一塊金色甲牌,金光一閃間,化作一塊金燦燦的方形盾牌,擋在了身前。
  大殿之內,一道接著一道的清脆碰撞聲響起。
  韓立手中長劍直接被打出一個誇張到極點的弧度,劍身重重撞擊在了他的胸口處,將他打得直接飛出了數百丈外,撞入了山梁之中。
  洛青海用出的一件玉扇法寶,直接被翎羽打成了粉碎,自己肩頭則被貫穿出一個巨大血洞,整個人倒飛出去近千丈,砸入了地麵之下。
  蛟三祭出的銀鐲破碎,身形同樣倒飛著摔了出去,不過看起來似乎並未受什麼傷。
  至於蚩離礁,則被那翎羽擊碎盾牌,貫穿了頭顱,元嬰也被公輸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入了袖中。
  呼言道人方才為了撿拾掉落下來的赤紅葫蘆,反應本就慢了一拍,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翎羽就已經到了他胸前不過三尺的距離,根本就無法躲避。
  在那千鈞一發之際,一道人影突然從旁疾閃而來,以一種慷慨赴死般的姿態,擋在了他的身前。
  “雲霓……”
  呼言道人與歐陽奎山口中同時驚叫一聲。
  一人忙去拉她的胳膊,想要將其拉開,另一人則是周身染紅,以秘術血遁,趕在了最後一瞬間,又閃身擋在了雲霓的身前。
  “噗”的一聲響!
  那枚翎羽閃爍著五彩霞光,破開了數重護體光罩,釘入了歐陽奎山的眉心,直接將他的頭顱和識海一同攪成粉碎了。
  他們三人身軀重重撞擊在了一起,同時相疊著倒飛了出去,跌落在地。
  雲霓滿臉驚愕之色,連忙將歐陽奎山扶了起來,卻發現他的雙眼已經失去了神采,隻是嘴角處還掛著一絲滿足的笑意。
  呼言道人見此情形,眼中神色無比複雜。
  “你又是何苦……”
  雲霓看了一眼呼言道人,又看了一眼歐陽奎山,已經多少年不曾紅過的眼眶,濕潤了。
  在燭龍道中,她其實認識歐陽奎山更早一些,兩人還曾一起下山遊曆過。
  歐陽奎山對她的心意,她一直都知道。
  隻是感情這件事,從來不分先來後到,從來不講公平對等。
  這時,一隻數寸大小的金色元嬰小人,忽然從歐陽奎山丹田處飛了出來,看起來表麵金光黯淡,氣息奄奄,唯有一雙小眼睛目不轉睛的望著雲霓。
  “值得嗎……”雲霓紅著眼睛,問道。
  “我這一生,循規蹈矩,苦求仙道,妄圖他日能夠肆意隨心,攜仙侶遨遊這一方仙域……怎奈何修為越高,掣肘越大……今日,總算能夠肆意而為一次了,有何不值……”歐陽奎山的元嬰斷斷續續的說道。
  “好一個肆意而為!歐陽奎山,你很好!放心,我會助你複生!”呼言道人笑道,反手取出了一隻巴掌大小的紫檀木盒。
  歐陽奎山看了他一眼,默默的飛入了紫檀盒之中。
  這時,韓立已經從山梁上飛了回來,落身在了呼言道人身邊。
  他自然看到了此前歐陽奎山替雲霓抵擋的這一幕,臉上神色雖然沒什麼變化,但心中卻是一動,不由對歐陽奎山此人,高看了幾分。
  蛟三瞥了一眼蚩離礁的屍體後,也朝著這邊飛掠過來,隻有洛青海沒了動靜,也不知是不是已經失去神識,昏死了過去。
  不知是先前動用那翎羽消耗太大,還是什麼別的緣故,這一擊之後,公輸久並未繼續發動攻擊,而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為何一直不肯使用時間法則之力,難不成還想著保留實力,借機逃命嗎?”蛟三神色不善地看著韓立,語氣冰冷傳音道。
  “我有一殺手或許能夠一擊滅殺此人,隻是先前消耗太過巨大,需要保存法則之力用於關鍵之時,現在還不是時候。”韓立搖了搖頭,回道。
  “希望你所言不虛,若此番得以逃出生天,我可以給你煉神術後一層功法。另外,憑你這樣的修為,根本不要想逃出一名太乙境修士的追殺。”蛟三語氣沒有半點變化,冷冷說道。
  “那蛟三道友也莫要在藏拙了。”
  說話間,他看似隨意的瞥了一眼四周,就見蒼流宮的白麵書韓立淡淡的回道。生兩人,已經將一個執戟傀儡滅殺,但自己也受傷不輕,此刻隻能勉強自保,已經沒有了再戰之力。
  雪鶯卻不打算放過兩人,朝著他們追了過去。
  南柯夢也在先前的衝擊中,被打飛了出去,此刻也不知落在了何處。
  燭龍道那名金仙道主沒有了歐陽奎山的協助,被執戟傀儡打得節節敗退,不出半刻鍾便會徹底敗北。
  “呼言道友,你們兩人去助那位同門一臂之力吧,這由我們來應付。”韓立忽然開口,對呼言道人和雲霓說道。
  “你……”呼言道人有些意外,遲疑道。
  “方才你也看見了,人多也並無什麼用處,要想對付此人,恐怕也隻有兵行險著了。”韓立笑了笑,說道。
  “好吧,反正你小子門道多,老夫是琢磨不透。此番事了,若還能有機會,一定請你喝一壇老夫新方調配釀製的‘夢春秋’。”呼言道人也不再遲疑,笑道。
  “一言為定。”韓立笑著應下。
  /br
  /br
  Ps:書友們,我是忘語,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長按三秒複製)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br
  /br
  

snaptime:2018-11-21 08:39:07  .exectimeㄩ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