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四百零九章失去陌生他(18-08-03)      第四百零八章糾結(18-08-03)      第四百零七章這是哪(18-08-03)     

第四百零九章失去陌生他


童小顏“哼”了一聲,扭身,背對著他,不想搭理他,一個霸道的男人,一個不講理的男人。
席語君見此,笑了笑,從後麵抱住她,撲在她的肩膀上,呢喃細語:“瀟彤,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喜歡我,所以,即使我占有了你的身體,即使童叔叔已經把你的幸福交給了我,我也不是你的男朋友,我等你,等到你愛上我的那一天為止,我才會像全世界公布,你是我的女朋”
“童叔叔!”
“嶽明!”
樓上一陣騷動,席語君立馬鬆開了童小顏,驚慌失措地對她說道:“瀟彤,童叔叔可能你要有心理準備,要堅強!”
童小顏的腦子嗡嗡作響,她這是要失去親人了嗎?
想到這,童小顏轉身,向童家別墅跑去。
她淚流滿麵,衝到二樓,長大後,第一次踏進了這個她小時候經常呆的房間。
席語君也跟著跑了進來,站在病床前,擔憂地看著童嶽明。
童小顏跑到童嶽明的病床前,看著童嶽明呼吸困難,醫生在搶救,其他的人焦急萬分地走來走去。
看見童小顏回來了,童老太爺和席語臣都驚訝地看向她,童嶽明急忙“嗯嗯嗯”地叫起來,楚離醫生明白,他是想說話。
楚離醫生移開氧氣罩,童嶽明急促地呼吸,衝童小顏微笑,困難地揚起手,想抓住童小顏的手。
童小顏見狀,心一軟,蹲了下去,把手放在了童嶽明的手,他的手有一些顫抖。
“謝謝你回來看我,小顏,我的時間不多了,很遺憾,剛剛相見,就要離開,不能照顧你,席語君是一位好丈夫,可以考慮讓他照顧你一輩子”
“童總裁,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從小到大不需要你照顧,以後也不需要,我的丈夫不需要你做主,我不愛席語君。”
童小顏的話語夾雜著怨氣,說話有些衝。
席語君聽著她的最後一句話,他的心像是被揪扯了一下,疼痛不已,他失落地看了一下童小顏,立馬扭頭,一滴眼淚滑落而下。
這個時候,席語君不想跟她計較,他靜靜地站在一旁,守侯著她。
一句“童總裁”,讓童嶽明愣了一下,隨即,童嶽明又笑了笑,表示理解,他揚起手,撫摸了一下童小顏臉,用盡渾身氣力,說道:“小顏,你的臉和當年的她,一樣的光滑,隻是咳咳咳”
想起了童欣,童嶽明又一陣咳嗽。
近距離看著自己的既熟悉又陌生的父親痛苦難堪的樣子,童小顏的心揪了起來,她伸手,輕輕拍打童嶽明的胸脯。
輕聲地說道:“看看你,把自己弄成了一副什麼樣子?當年媽媽一直以為,她帶著我離開,你一定會過很好”
童嶽明的眼淚的一下子就來了,哽咽著說道:“小顏,爸爸這輩子唯一做錯的一件事情,就是沒有把你和你媽媽留在身邊,如果有來生,我寧願選擇離開童家,離開童話地產,也不要離開你們。”
童老太爺聽著,清了一下嗓子,走向童嶽明,說道:“都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了,還說什麼!”
童嶽明抬頭,看向童老太爺,說道:“爸,當年你不該把童欣逼走咳咳咳”
童嶽明有些激動,一陣猛咳。
童小顏的心又一次被他的咳嗽聲揪起,急忙撫平他的呼吸。
童老太爺看著,待他停止了咳嗽,凶巴巴地說道:“臭小子,我還不是為了你好嗎?跟那個窮得叮當響的童欣結婚,一沒背景,而沒實力”
“閉嘴!”
童小顏聽著童老太爺評論她的母親,整個人都不舒服,“騰”的一下,站了起來,站在童老太爺的麵前,怒目而視。
她恨他,恨他說自己的母親窮。
童小顏憤怒地吼道:“童老太爺,你沒有資格評論我的母親,在你們這些暴發戶的心,除了金錢,幾乎沒有其它,我媽媽是一位善良的女子,她才華橫溢,是一位出色的建築設計師,完全配得上暴發戶的兒子,窮,不是衡量一個人的唯一標準,當初我媽養活一大家子,你試試看。我現在也窮得叮當響,為什麼把我抓回了?”
童小顏的一席話,讓童老太爺聽了非常意外,他沒有想到,一個柔弱的孫女,為什麼突然之間變得如此犀利?
她直呼他“童老太爺”?
童老太爺被她打擊了,心非常不是滋味,他完全有口才反駁童小顏的理論,但是,他放棄了,選擇了沉默。
他知道,當年的事情,是童家錯了。
氣氛有點尷尬,席語君和席語臣不敢作聲,他們都不希望矛盾繼續深化。
童嶽明又開始了和稀泥,他努力地笑了笑,說道:“看看你們倆,脾氣簡直一模一樣,不愧是爺孫倆”
童小顏立馬反擊,說道:“什麼爺孫倆?!我不是你們家的什麼人!”
童嶽明怔住了,尷尬地笑笑,重複著童小顏的話,“好好好,不是不是不是,不是我們家的人”,緊接著又一陣咳嗽,噴出了一口血。
童小顏嚇呆了,看著童嶽明的滿嘴鮮血,她往後退了幾步,腿腳有點發軟。
童老太爺急了,奔向童嶽明,抽了一把紙巾,幫他擦幹淨,輕輕地說道:“安靜,不要說話了。”
童嶽明靜靜的,不說話,童老太爺轉身,瞪著童小顏,大聲吼道:“你就是我童家的人,就是我的孫女!語臣,去我房間,把遺囑拿來!”
童小顏被他的聲音嚇到了,怔怔地看著他。
席語臣“哦”了一聲,走了出去,似乎很熟悉這件事情。
童老太爺又瞪了她一眼,“哼”了一聲,扭身,經過病床前,童嶽明伸手,抓住了童老太爺的手,像是有什麼話要說。
童老太爺彎腰,耳朵靠近童嶽明。
童嶽明努力地從嘴擠出一句話:“爸,小顏和童欣一樣,善良,單純,膽子有點小,以後不要吼她,好好待她。”
童老太爺一臉怒氣,不太願意聽取意見,但是見兒子危在旦夕,又忍了下來,輕輕拍拍童嶽明,說道:“別說話了,休息吧。”
童嶽明搖搖頭,看向童小顏,渴望的眼神,像是有話要說。
童小顏見他可憐兮兮的,走了過去,蹲下,將手伸向童嶽明,靜靜地看著他,童嶽明慈祥地雙手握住童小顏的手。
童嶽明擠出一絲微笑,努力地說話:“小顏,席語君是一位不錯的丈夫人選,答應爸爸,讓語君替爸爸照顧你,聽爺爺的話,接管童話,關於你媽的事情,關於當年的事情,對不起,都是童家的錯,原諒爺爺,也原諒”
話未說完,童嶽明的手慢慢地鬆開了童小顏的手,童小顏低頭一看,他的手垂子啊床沿上。
童小顏驚慌失措地抬頭,看向童嶽明,他的臉上露出了安詳的微笑,眼睛靜靜地閉上了……
童小顏的腦子嗡嗡作響,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這是斷氣了嗎?
猛然之間,童小顏感覺自己渾身僵硬,慢慢地往後倒了下去,緊接著,聽見席語君大聲叫喚:“瀟彤”
之後,童小顏沒有了知覺。
她暈倒了,倒在了席語君的懷。
席語君將她抱起,放在沙發,楚離看了一下童小顏,他對席語君說了一些話,席語君才放心。
席語君回頭,看見童老太爺趴在童嶽明的床上,傷心欲絕地哭泣。
這個古怪的老頭也會哭泣?
他在悔恨?還是在祭奠?一聲跪了下來,看著童嶽明,傷心地叫了一聲:“爸!”
這時,席語臣走了進來,聽見席語君對童嶽明的稱呼,嚇了一大跳。
他衝到童嶽明的床前,一看,立馬明白了,童嶽明已經去世了,他手的遺囑跌落在地上,跟著跪了下來,喊了一聲:“童叔叔”
童老太爺走過去,撿起地上的遺囑,從口袋拿出一支筆,對席語君倆兄弟,以及楚離醫生,說道:“你們作證,現在,我把童話地產的股權,以及童家地產名下的所有企業,童家的財產,全部轉到我孫女童小顏的名下。”
席語君和席語臣還跪著,看著童老太爺發愣,不對呀,童叔叔剛剛過世,他急著忙活資產?
怪人!
童老太爺拿著所有文件,往沙發處走去,打開一盒印泥,抓住童小顏的手指,在印泥按了一下,接著,抓住她的手,在每一份資料上按了一遍。
席語君瞬間明白了,他立馬站起來,衝過去,一把奪過童老太爺手的資料,看了起來,全是童話的資產。
他在幹什麼?
他不問童小顏是否願意,把昏迷不醒的她從醫院弄了回來,又將整個童話交給了她?童小顏願不願意要呢?
席語君怒視著童老太爺,質問:“爺爺,你在做什麼?瀟彤在昏迷之中,您做了什麼?問過她的意見嗎?”
“把童話交給我孫女管理,有問題嗎?你有意見?”童老太爺無關緊要地反問。

snaptime:2018-11-21 08:04:48  .exectimeㄩ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