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五百五十八章 擾亂相親

貞子說道:“不要,外麵的髒兮兮的,回家睡覺去,任務已經完成了,公司大門口有攝像頭,證明我已經把你送回來了,沒我的事了!”
  像是上交作業一般,貞子指了指上麵的監控器,縮回手,一腳踩了下去,車子“嗚”的一聲,消失得無影無蹤,隻揚起一片灰塵。
  卓越被嗆到了,連咳嗽了好幾聲。
  這個女人,和總裁一樣的冷血無情!
  人家給她講的是友情,她跟別人說的任務?
  卓越萬般不解,也沒有心情出去去吃早餐了,他有一些落寞地一個人,拉著行李,穿越大堂,走進了電梯,直接回到了總裁辦公室。
  還好,門,是開著的。
  卓越走了進去,將行李放在一旁,往自己的座位上一坐,攤開雙手,感覺摸到了灰塵。他扭頭一看,果然,髒兮兮的,椅子上麵全是灰塵,卓越立馬站起,看了看椅子。也難怪,這個位置,一個月也坐不了幾次。
  卓越換了一個位置,反正安莎莉和傑克森早已去了阿姆斯特丹,他往安莎莉的位置上一坐。
  無聊透頂,拿出手機,翻了一遍,也沒有什麼好看的東西。
  “叮鈴鈴”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早已循聲望去,是隔斷麵這一間,卓秦風的辦公室麵傳來的聲音。
  他立馬站起,跑了進去,接起電話。
  未等卓越開口,對方已經傳來了聲音。
  “你們在玩什麼?那個叫安莎莉的女人居然報警?弄得我們白忙活了一場,要不是看著那對夫婦沒有什麼價值,就拚一個你死我活!”
  什麼跟什麼?
  卓越的腦子立馬想起了貞子父母的綁架案,原來是真的?
  “不是,你們什麼意思呀?既然貞子父母沒有利用價值,那不就完了我嗎?以後不要碰他們就是!”
  卓越一點也不清楚,他們打這個電話幹嘛?難道還要找卓識地產付工錢嗎?
  對方非常讚同卓越的想法,不碰那對夫婦了,後麵綁匪又加了一句:“所以,我們找了一個有價值的人童小顏,現在童小顏就在我們手,是要學院路那一個工地,還是要這個女人,你們卓識地產看著辦吧!”
  “你們不能這樣的”
  這樣還來不及說話,對方已經掛了電話。
  完了之後,這樣趕緊將電話回撥過去,居然有人接通了。
  “喂,是不是要跟我將條件呀?同意了是吧?”
  接電話的居然是另外一個人,卓越一想,反正都一樣,蛇鼠一窩!
  “這事是大事,我沒有權利做主,得問問我們老板。”
  卓越盡量拖延時間。
  “當然,盡管問,知道你做不來主,打你們總裁的電話也不接,叫那個女人打電話,那家夥也不接,架子很大呀!你們慢慢商量,我們有的耐心,隻要這個女人敖得住。”
  敖?
  這幫家夥對童小顏做了什麼?
  卓越有一些害怕,萬一童小顏有一個三長兩短,他出不了兜著走!
  “不要呀,不要對童小顏做什麼,我立馬”
  “嘟嘟嘟”
  卓越的話還沒有說完,電話已經傳來了一陣忙音。
  王八蛋!
  卓越將電話撂了,站起,在總裁辦公室轉了兩圈。他氣得發抖,現在的人都是一些什麼人?動不動就綁架?還讓不讓人活命了?
  冷靜冷靜,不能亂套了,必須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想想想想
  可是,憑自己的腦子,怎麼也想不出來。
  這時,卓越想起了一個人貞子。
  他折回,拿起電話,給貞子撥了過去,貞子懶洋洋地“喂”了一聲,說道:“幹什麼呀?”
  “不好了,童小顏被人綁架了!”
  卓越生怕她丟電話,直接把事情的嚴重性告訴了她。
  誰知,貞子依然很淡定,淡淡地回答道:“不就是綁架嗎?有什麼稀奇的?別吵了,我還要睡覺呢!”
  “嘟嘟嘟”
  電話又傳來了一陣忙音?這一次,卓越徹底摔壞了電話,“哼”了一聲,離開了辦公室。
  他也不管了,回家!他也要睡覺去!
  “叮鈴鈴”
  睡得迷迷糊糊之際,卓越聽見手機響了起來,他習慣性地接起。
  “你們卓識地產什麼意思?一點誠意也沒有,為什麼把辦公室電話都撤了?以為就聯係不上你了嗎?”
  綁匪倒是理直氣壯的,好像是卓識地產的錯一樣。
  卓越憤怒地坐起來,問道:“你到底什麼意思?直說!”
  卓越也不怕了,光著腳的,就不怕穿鞋子的。
  反正都這樣了。
  綁匪大笑不止,說道:“你怎麼這麼蠢呀?跟你說了多少次了,把學院路的工地讓給我!”
  “憑什麼?”
  卓越想知道現在的綁匪到底有多盛氣淩人!
  “就憑我手上有這個小妞,還夠的,要是惹火了我,小心我把她吃了!”
  聽起來總算有一些心虛了,卓越的脾氣漸漸地被綁匪的威脅淹沒了。
  萬一童小顏真的出事了,他就完了。
  可是,這群王八蛋,為什麼找我?可以找貞子,以為可以找安莎莉,可以找總裁辦公室的任何人。
  卓越攤到在床上,看著天花板,這樣不行,必須讓總裁知道,讓總裁想辦法救人。
  卓越一彈就起來了,拿起手機,給卓秦風打了過去。
  “喂,卓越,大半夜的,什麼事情?”
  卓秦風接起了電話,大半夜的?這時,卓越放才想起,現在的阿姆斯特丹。確實是大半夜。
  卓越戰戰兢兢地回答道:“總裁,不好了,童小顏別人綁架了。”
  “什麼?!小顏被綁架了?為了什麼?”
  電話那邊傳來了緊張的聲音,卓越如實回答道:“對方為了學院路的工地,叫我們卓識地產放手。”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下,然後傳來了聲音:“這很簡單,W市有哪幾家和卓識地產有矛盾的,哪幾家一直覬覦卓識地產的工程的,一查便知道了,找頭頭談話,不要和綁匪瞎說。凡是動動腦子,安莎莉不在家,多與貞子溝通,注意千萬不要問查流域,查流域不是一個好人!”
  “原來這樣處理呀?總裁嘟嘟嘟”
  電話那邊又傳來了一陣忙音。
  卓越搖搖頭,捫心自問,是不是自己真的很蠢?
  找貞子商量?可是,貞子不起床,怎麼辦?難道去她家從被子拉她起來嗎?
  為什麼不行?
  想著,卓越下床,穿越客廳,往門口走走去。
  “兒子,去哪呀?不睡覺呀?”
  卓淑芬正坐在客廳,叫住了卓越。
  卓越懶得跟卓淑芬解釋,說道:“有點事情,找貞子去了。”
  貞子?
  卓淑芬笑笑,點點頭,去吧去吧。
  卓越這才離開了家,往貞子的家駛去。
  來到貞子的家門口,屋的門開著,保姆在搞衛生,卓越問道:“貞子在家嗎?”
  保姆搖搖頭,說道:“沒有呀,被先生和夫人拉著出去相親了。”
  相親?
  卓越急了,問道:“你知道在那相親嗎?”
  “啊呀,這個呀,先生,我也不知道呀。”
  保姆說完,繼續低頭幹活。
  卓越有一些室失望,什麼相親?在哪兒相親?就這麼耐不住寂寞嗎?!
  他一邊走著,一邊罵著貞子,下樓,一腳提起一顆石子,隻聽見石子“砰”的一聲彈了回來,人倒黴的時候,連石頭也欺負他?
  卓越憤怒地抬頭,一看,原來石子撞上了車子。等等
  這車如此熟悉,對對對,是貞子的,卓越想了一下,立馬恍然大悟,記得貞子的父母都不開車,隻有她一輛車子,那意思是,他們一家人就在附近?
  這種推理,雖然有一些不合理,但也不是沒有道理。
  卓越想到這,接下來進行了搜索,既然是相親,那至少得有點檔次的地方。
  有了!
  卓越邁開腳步,按照手機上的定位,一家家找過去,找了兩個小時,把整個小區附近的酒店全都搜了一個遍,還是沒有找到貞子的身影,這個女人在哪?
  卓越拖著酸溜溜的腿,捧著饑腸轆轆,折回,沒有地方找了。他還是試著打一下貞子的手機。
  手機還是關機,什麼意思?這算不算背著他相親?
  卓越沒轍了,折回,打道回府好了,他返回貞子的家門口,坐上自己的車,係上安全帶,抬頭,想著發動車子來著,一不小心看見前麵走來一個人,卓越瞪大了眼睛,欣喜若狂,這個人不是別人,而是貞子,但是他又發現後麵的車,也下來一個人,朝貞子跑了過來,從後麵抱住了貞子,趴在貞子的肩膀上,輕輕地說著一些什麼,卓越聽不見,他已經是心火攻心,忍無可忍,“砰”的一聲,推開車門,成功了過去,一把揪起這個男人,掄起拳頭就打。
  男人身子一閃,躲在貞子的身後,貞子伸手,一把擋住了卓越的拳頭。
  慫!這個男人居然躲在貞子的身後發抖,他顫抖著聲音問道:“貞子小姐,這人誰呀?怎麼打人?你們國家的人都是那麼衝動的嗎?那有多可怕呀,我還是離開好了,太可怕了”
  

snaptime:2019-05-24 09:53:19  .exectimeㄩ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