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十一章 誤會加深

卓秦風無動於衷,一直不說話。
  卓越的眼力很好,他可以看懂卓識的意思,趕緊起身到櫃台,拿起一大束紅玫瑰。
  卓越把花束遞給卓秦風,對他努努嘴。
  任菲菲早已瞥見紅玫瑰,收到卓秦風的紅玫瑰,是她一生的夢想。今天終於可以實現了。
  卓秦風手捧著花,猶豫了很久,大家都等著看他親手把話送到任菲菲的手,見證一對新情侶的誕生。
  查流域帶著笑臉,看著卓秦風,他的心已經在幸災樂禍,看他怎麼選擇,如果他都選擇利益,那查流域真的不相信這個世界上存在什麼狗屁愛情。
  卓秦風在沉默,他在思索,他不是在權衡,他在尋找一種最好的方式,既不傷害友誼,又不辜負愛情。
  卓秦風想好了,站起來,拿著花束,遞給任菲菲,任菲菲感動萬分,眼眶濕潤,接過卓秦風手的花。
  “謝謝你,秦風,我們以後一定會”
  “任菲菲,我們兩家以後一定會經常聯係,經常出來聚聚,好嗎?”卓秦風大概知道她要說什麼,搶了任菲菲的話。
  任菲菲的臉立即僵住了,任國強聽著卓秦風這話不舒服,看看女兒的表情,心疼。
  他不願意女兒受一丁點傷害,拉著臉,看著卓識,很生氣地問道:“阿識啊,今天約我們見麵是什麼意思?”
  卓識瞪了卓秦風一眼,然後哈哈笑著,看著任國強,說道:“國強,我們的意思是一樣的,都是希望孩子們好,孩子們好了,我們也就可以安心呆在家了。秦風的意思呢,就是說今天算是第一次談,送花暗示暗示,年輕人說的,什麼來著?”
  “浪漫!總裁喜歡玩浪漫,婚姻大事嘛,直來直去就枯燥無味了,得先來點隱喻性的東西,比如說送一個花,表示在乎總裁和任副總裁之間的那個,哈哈”卓越趕緊解圍。
  那個,哈哈。卓越要表達的意思是那個友情,而他讓旁人誤解的意思是那個愛情。
  卓越固然是一個好助理,卓秦風不需要開口,他可以幫他擺平一切,用他的嘻嘻哈哈,讓總裁全身而退。
  “對對對,浪漫,浪漫”卓識衝卓越笑了一下,卓越確實是一個好助理,處理人際關係遊刃有餘。
  卓秦風看了卓越一眼,嘴角上揚。
  任菲菲瞥見了卓秦風的表情,百年不遇的笑容,足以證明一切,他對她並不是沒有感情。
  任菲菲看著卓秦風,笑了起來,很幸福的樣子。
  她認為,雖然卓秦風被童小顏暫時迷惑,那隻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插曲,卓秦風被她的可憐兮兮騙了。
  任菲菲把花放在身邊,當寶貝似的。
  臉上抑製不住掛著笑容。看著女兒開心了,任國強也就釋然,無所謂了,年輕人的心總是沒個穩定性,或許相處久了,卓秦風會發現他任國強的女兒菲菲的好。
  任菲菲看看鮮紅的玫瑰花,又看看對麵坐著的卓秦風,她笑得很開心,她知道卓秦風是一個比較含蓄的內向的男人,自然不好意思當著長輩的麵和她談情說愛。
  她深情款款地向卓秦風暗送秋波,突然,心潮澎湃,站起來,越過任國強,和卓秦風坐在一起,和他肩並肩地坐著。
  她一臉小女人的幸福,湊近卓秦風的耳朵,輕聲說了一句話:“卓秦風,謝謝,我最喜歡紅玫瑰。”
  卓秦風也笑笑,貼近她的耳朵,輕輕地說了一句:“是吧。”
  他的聲音很低,任菲菲聽得不是很清楚,不在乎他說的內容,她隻是喜歡和卓秦風近距離的肢體接觸,她隻是感覺卓秦風溫柔的氣息刺激她敏感的耳蝸,讓她興奮不已,任菲菲和童小顏不一樣,她任性妄為,並不是一個矜持的女孩。
  任菲菲在桌子底下,用手碰了碰卓秦風的腿,卓秦風不知道她什麼意思,扭頭看向她,當卓秦風扭頭的一瞬間,任菲菲任性地吻住了卓秦風,雙手緊緊環住卓秦風的脖子,讓他動彈不得。
  習珍妮被這一幕驚訝到了,張大嘴巴,說不出話來,愣在那,童小顏的臉都氣綠了,忍無可忍,氣呼呼地衝向卓秦風。
  童小顏一把拉開任菲菲,揚起巴掌,狠狠地給了任菲菲一個巴掌,任菲菲也不示弱,回敬了童小顏一個巴掌。當兩個巴掌響亮地想起,卓秦風才發現眼前的童小顏和任菲菲正在奮力廝打,習珍妮扛了一個拖布過來助陣,當習珍妮的拖布對著任菲菲砸過去,卓秦風迅速擋在了任菲菲的前麵。
  拖布不偏不倚砸在卓秦風的肩膀上,任菲菲躲在後麵驚恐萬狀,雙手抱著卓秦風的腰,貼在他的背上。
  童小顏見此情景,她不明白,卓秦風為什麼要幫助任菲菲?
  童小顏看見任菲菲和他曖昧的姿勢,氣不打一處來,掄起腳,朝卓秦風使勁踢一腳,看了他一眼,他依然讓任菲菲抱著,童小顏的眼淚一下子就來了,她扭頭,轉身就跑。
  習珍妮指指卓秦風,罵道:“處處留情,看著碗的吃著鍋的,霸著灶台子上麵的,早知道你不是什麼好貨色!”
  任菲菲鬆開卓秦風,站在前麵,吊著嗓子喊道:“童小顏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她背著卓秦風在招聘現場接吻”
  “別說了!任菲菲!”卓秦風不想聽到這些讓他心碎的話,他接受不了自己的女朋友和別的男人不清不楚。
  卓秦風推開任菲菲,追了出去。
  習珍妮扔掉拖布,拍拍手,瞪著任菲菲,說道:“任菲菲,你明明知道當時童小顏和他沒有做什麼對不起著秦風的事,為什麼要中傷同小顏?你在耍什麼花招?歪門邪道,想用這種手段勾引卓秦風嗎?”
  “他們沒做什麼?誰信呀?我有視頻作證!”任菲菲正說著話,姚佳麗進來了,她大老遠就聽見任菲菲的聲音,大喊大叫的,還是和小時候一樣的。
  習珍妮看見姚佳麗老師來了,拔腿就跑,因為在形象沙龍店的傑作,她無法麵對姚佳麗老師,最好的辦法就是躲開她,不見她,時間一久,也許年紀大的人健忘,也許姚佳麗老師便忘記了。
  習珍妮逃也似的,離開外灘十八號,回到車,坐在車等候童小顏。
  姚佳麗老師走過去抱住任菲菲的肩膀,微笑著說道:“菲菲啊,長高了,比阿姨高出一截,瞧瞧,這身材,這腰細的。”
  任菲菲見到姚佳麗老師,一下子就忘記了剛才不高興的事情,扭身撲在姚佳麗老師的肩膀上,兩人來了一個好久不見的擁抱。
  “你剛才大喊大叫,說什麼呢?什麼視頻?”姚佳麗扶起撒嬌的任菲菲,坐下。
  任菲菲拿出手機,找到視頻,坐下,把視頻點開,放在桌子上。
  視頻的一幕幕,查流域摟著童小顏,兩人的嘴湊在一起
  姚佳麗老師看不下去了,趕緊把手機關掉,嘴罵道:“又是她,這個童小顏不僅裝可愛,魯莽行事,而且還勾三搭四,行為不檢點”
  查流域和文斯民靜靜地觀看著,插不上話,查流域不想插話,無論幫誰,對他沒有多大的好處,文斯民不知道該怎麼插話,他不了解情況,默默地看看就好。
  卓識見兒子扔下一桌子人,出去追童小顏,早已氣得要命,但他是一個聰明的人,他不能當著未來親家的麵發脾氣,卓秦風走了,卓識必須忍著脾氣收拾殘局,盡量挽回麵子,控製住場麵,不讓人國強發飆。
  任國強不說話,卓識便裝聾作啞。
  姚佳麗的話引起了任國強的注意,他問道:“童小顏除了勾引秦風之外,還勾引別的男人嗎?”
  “爸,還不止呢,她還和航航混在一起,兩人關係匪淺。”任菲菲說的是事實,說得沒有錯,童小顏確實與姚之航關係匪淺,姚之航都已經追求她好幾年了,盡管童小顏對他沒有感覺,但這是實情但是這話被她一說,就變得不是這味道,顯得異常曖昧。
  卓識聽了,在心非常嫌棄童小顏,這個女子不簡單,專門挑優秀的男人,死乞白賴往上貼,視頻那個男人是誰?卓識怕引起任國強和任菲菲的氣憤,不能問,盡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沒有聽見,今天不是問這些問題的時候!
  卓識夠冷靜,卓越正在竭盡全力想辦法幫卓秦風跑掉的事實圓謊,當眾跑了,都看見了,如何把有的說成沒的?如何把卓秦風跑了說成沒有跑?
  卓越腦袋都想破了,依然想不出方法,最後索性一句話不說,幫卓秦風會引起任家的不滿,不幫卓秦風會加劇兩家的矛盾。
  任國強聽女兒一說,咂舌,“不得了啊,社會上就是童小顏這種女人最難防。明著拚實力的千金不用怕,人家都是光明正大地競爭,像童小顏這種女人,她太會裝了。剛才有沒有注意,她過來欺負菲菲,打了菲菲,從小到大,連我都舍不得打一下,童小顏她下得去手,這這麼狠狠地打,嘖嘖嘖,重點是她打了人之後還請幫手,她有同夥,童小顏就是有備而來,她在暗地監視我們所有人的一舉一動,抓住時機,衝上來行凶。”
  任菲菲和姚佳麗頻頻點頭,是這樣的,卻是這樣的,太可怕!
  卓識越聽越氣,但他必須保持沉默。
  文斯民特別佩服任國強的分析能力,他把社會現象分析得透徹心扉,讓人覺醒。
  查流域覺得好笑,什麼是黑的說成白的?話,果然是靠說的,從不同的人嘴說出來,會有不同的效果。
  任國強覺得有點口幹,喝了一大口水,他還沒有說完,接著說道:“你們都看見了,哦,麗麗,你不知道,童小顏剛剛行凶打人之後,迅速逃離現場,但她動心思,她怕給秦風留下不好的印象,她懂得女孩子一定要示弱,她特意對著秦風假裝掉眼淚。唉,秦風是一個重情義的人,耳根子軟,心也軟,他同情弱者,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淚,他跑出去追那個賤人去了。”
  “這孩子就是這樣的,從小到大就是不愛說話,心地特別善良,就算是看見一隻小貓哭了也會追出去的,何況是一個勾引過他的人。國強啊,你也別生氣,秦風是一個聰明的孩子,他回回來的,他會想得通的。”姚佳麗善解人意,她對任國強的隨便一句話,都能讓任國強心踏實。
  任國強和卓識,以及姚佳麗都是同學,一起成長,任國強愛了姚佳麗大半輩子,姚佳麗的心卻隻有卓識一個人,因為卓識以及卓識的家人都對她很好,一個女人,永遠不會辜負一個對她好的男人。
  對於姚佳麗當年的選擇,任國強沒有反對,沒有怨言,他真心愛姚佳麗,隻要姚佳麗幸福,他便可以放手,姚佳麗和卓識結婚之後,任國強始終以姚佳麗的娘家人自居,在背後默默地支持姚佳麗,為她遮風擋雨,一路護她周全,幫她隱瞞了半輩子婚姻狀況。
  姚佳麗結婚之後,很快就懷孕了,剩下一個男孩,任國強以為姚佳麗和卓識會一輩子生活在一起,所以聽從父母的安排,取了一位地產千金,任菲菲的媽媽。
  誰知,就在任國強結婚當晚,洞房花燭夜之時,姚佳麗一個電話打過來,告訴任國強,她離婚了,秘密離婚了,就這樣,秘密地結婚又秘密地離婚。
  在新婚大喜之日,任國強扔下新婚妻子,跑去姚家見姚佳麗,在姚家陪伴姚佳麗整整一個晚上。
  任國強是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既然已經有了妻子,就要放棄愛情,守著妻子安穩過日子,第二年便有了任菲菲。
  

snaptime:2019-05-24 08:51:48  .exectimeㄩ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