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五十二章 尋找她

經過長時間的煎熬,晚上六點鍾,卓秦風終於抵達阿姆斯特丹。
  偌大一個阿姆斯特丹,童小顏在哪?卓秦風沒有了注意,他行走在大街小巷,希望無意之間尋著他的小顏。
  夜深人靜,還是沒有看見童小顏的身影。
  卓秦風四處尋找,處處打聽,尋遍每一條夜市大街小巷,出入每一家童小顏可能出入的娛樂場所。
  夜已深,卓秦風一無所獲,他走在阿姆斯特丹最繁華的夜市,溜達至河邊,這個地方,就在這個河邊,他曾經牽著她的手,逃離工作人員的追擊,她會不會又來這?
  卓秦風精疲力盡,手腳無力,腿酸脹,頭昏腦漲,眼睛疲勞,視力模糊不清,這樣下去不行,不要人沒找著,自己先倒下,他得回AM酒店休息。
  當他想放棄的時候,河邊不遠處傳來一陣呼救聲。
  “救命啊”
  中文?叫喊的是中文,一個中國女孩的聲音,這聲音?怎麼如此熟悉?她的口音似乎是童小顏的,卓秦風心中一驚,停止了腳步,回頭,轉身,是她!一定是她!
  卓秦風眼睛疲乏到了極點,他的視力不行,看不清楚前方的人,他心中隻有一個念想,前方就是童小顏,有人欺負他的童小顏,他必須救她!
  卓秦風不知道哪來的一股勁?奔向前方,用盡全身力氣,拉開一個阿姆斯特丹小混混,對他拳打腳踢,阿姆斯特丹的小混混也不是吃素的,似乎訓練有素,對準卓秦風的鼻子狠狠地一拳打過來,卓秦風的眼鏡掉在地上,鼻孔鮮血直流,女孩子嚇得大聲尖叫,引來一些路人的幫忙,小混混這才發現人多勢眾,望而卻步,迅速逃離河邊。
  卓秦風眼睛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楚那個女孩是誰,他摸著欄杆跑過去,把女孩摟在懷,緊緊摟住她,他以為她就是童小顏,他以為他此刻樓主了全世界。
  “喂,那個,先生,能不能放開我?”卓秦風懷的女孩,因為被他抱得太緊,喘不過氣來,叫他鬆開她。
  什麼?先生?這聲音不對,她不是童小顏!
  卓秦風低頭,認真一看,她為什麼不是童小顏?
  正在河邊尋找記憶的傷心欲絕的童小顏,發現前麵不遠處聚集了一些人,似乎發生什麼事了?反正都心情不好,回酒店也睡不著,不如過去看看熱鬧。
  童小顏慢慢地溜達過去,發現一個小混混倉皇而逃,一對情侶摟在一起,旁邊稀稀疏疏有一些人看著,也有些人走動。
  童小顏越走越近,嗤笑了一下,什麼卿卿我我摟摟抱抱纏纏綿綿都是假的!她才不要相信什麼愛情,被卓秦風傷透的心,又開始撕裂般疼痛。她繼續往前走,咦?這個男人的背影怎惡魔如此熟悉?好像一個人卓秦風!
  童小顏心一緊,加快腳步,衝向他,熟悉的衣服,熟悉的著裝,熟悉的鞋子,熟悉的身材,熟悉的肌肉,他就是卓秦風,他居然摟著一個女孩子?這麼緊緊地摟著幹嘛?難怪他要和她離婚,難怪他不要她了,他移情別戀,他愛上了另外一個女孩子。
  童小顏的心被他徹底撕碎了,她發火了,忍無可忍,衝上前,拉開卓秦風懷的女孩子,扇他一個巴掌,然後再抓住那個女孩子,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扇她一個巴掌。
  那個女孩子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莫名其妙吧,現在的女孩子真他媽的囂張跋扈,她也惡狠狠地揚起手,打算回敬童小顏一個巴掌,卓秦風發現事情不對勁,定睛一看,真的童小顏來了,而對方正要打她,卓秦風迅速扭轉身子,把童小顏摟在懷,用背部擋住了那個女孩子的一巴掌。
  童小顏嚇著了,閉上眼睛,顫抖著躲進他的懷。良久,等童小顏清醒過來,狠心地推開卓秦風,逃離他的懷抱,卓秦風本來就全身乏力,又經曆了搏鬥,被童小顏狠狠一推,摔倒在地上,頭部磕在河邊的欄杆上,當場暈了過去。
  童小顏淚流滿麵,傷透了心,早已跑得遠遠的,她不要再看見他,她也不要在異國他鄉見識他的風流多情!
  旁人看得驚心動魄,瞬間歎息,散去,念叨:搞半天原來是原配抓小三的鬧劇。
  女孩子解釋,不是小三,她不是,她就不認識卓秦風。
  所有人都散去了,女孩子不忍心把他一個人留在河邊,這個阿姆斯特丹河邊是有名的小混混出入的地方,萬一小混混把他推下河喂魚,她豈不是一輩子不得安心?至少他救過她一命。
  女孩子把他拖到了夜市的一家洗浴中心,留下了聯係方式給洗浴中心的服務員,太晚了,她得回家,明天還有事情呢。
  卓秦風躺在洗浴中心的大堂,過了一個多小時,服務員把他叫醒,卓秦風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像瘋了似地抓住服務員的手,請她告訴他,童小顏在哪?
  服務員不知道他發什麼瘋,把女孩子留下的電話號碼塞給了卓秦風。
  卓秦風如獲至寶,拿著這個聯係方式,撥通了她的電話,對方打著欠,接通了電話。
  “童小顏在哪?”卓秦風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話,對方想了一下,大概是指那個打她一巴掌的小個子女生。
  “先生,我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她掉頭就跑了,朝AM酒店那個方向,不說了,我明天還要回國呢,再見。”女孩子掛了電話,卓秦風苦笑了一下,也對,童小顏這倔脾氣,她都以為那個女孩子是小三,怎麼可能告訴她,她去了哪?
  卓秦風謝過了服務員,留下了幾張紙幣放在洗浴中心,拖著沉重的腳步,繼續尋找童小顏。
  卓秦風走回河邊,寂靜無聲,這麼晚了,明知道她不可能再來河邊,卓秦風還是想碰碰運氣。
  怎麼辦?卓秦風有些疲勞,犯困,對了!困?童小顏就是一個小懶豬,她一定要睡覺了,睡覺需要床,床在哪,酒店!
  阿姆斯特丹的酒店數不勝數,怎麼找?卓秦風又陷入了沉思。
  對了,女孩子說過看見童小顏朝AM酒店的方向跑去了!
  童小顏喜歡念舊,她很可能找熟悉的酒店入住,那麼就從童小顏上次住過的AM酒店開始找尋。
  卓秦風來到AM酒店,這家酒店的人和卓家很熟,卓秦風剛踏進AM酒店,大堂經理走過來,向卓秦風問好,給他安排房間休息。
  卓秦風抓住大堂經理,向他打聽一個人。
  大堂經理破例告訴他,確實有一個叫童小顏的東方女孩住在酒店。
  卓秦風高興地跳起來,抱住大堂經理,然後鬆開他,像瘋子一樣衝進電梯,尋找十二樓的童小顏。
  這麼簡單就找到了童小顏,卓秦風簡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他顫抖著手按響了門鈴。
  房間立即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罵罵咧咧。是她!是她的聲音,她罵人的聲音很好聽,動人心弦,像一首歌。
  童小顏在閉路電視看了一下,是他!他怎麼來了?童小顏一陣激動,他來了?他幹嘛要來!她才不要見他。
  童小顏不出聲了,也不開門。
  卓秦風在外麵一直道歉,解釋,童小顏在麵一聲不吭。
  童小顏在麵哭了,他要和她離婚,為什麼要跑到阿姆斯特丹來找她?他想怎麼樣?他是不是跑過來親自告訴她,他不要她了,求她原諒他的薄情?
  他想得美!童小顏氣呼呼地躲進被子,腦子亂糟糟的,她想他,但是又不想聽見他親口說出來,他不要她了。
  就這樣,迷迷糊糊地,童小顏睡著了。
  第二天,童小顏一直在睡覺,阿姆斯特丹的氣候很好,非常適合睡懶覺,一覺睡到自然醒。
  當童小顏醒來,已經是中午了。
  她穿著睡衣,從床上爬起來,徒然想起了卓秦風,他就這麼走了嗎?不再求求她?她又不像他,心腸硬。
  童小顏顧不上換衣服,推開門,走出去。
  她的腳似乎踩到軟乎乎的?童小殷低頭一看,尖叫一聲:“秦風,怎麼是你?你怎麼了?”童小顏蹬下身子,搖晃卓秦風。
  卓秦風沒有反應,他失去了知覺,他太累了,靜靜地躺在地上,混凝土的地氣進入了他的體內,他暈倒了。
  童小顏拚命地把他拖進房間,把他抱到床上。她在一旁看著他,寂靜無聲。
  這樣不行,童小顏脫掉睡衣,鑽進被窩,緊緊摟住卓秦風,用她纖瘦的身體纏繞著他健壯的身體,用她的體溫溫暖他的身體。
  慢慢地,卓秦風有了感覺,感覺到有一雙溫柔的手摟著自己,感覺到了有女孩子的氣息,身體被軟綿綿的身體包裹著,舒服極了。
  卓秦風慢慢地睜開眼睛,看見童小顏的小臉貼在他的脖頸處,噘著嘴,乖巧地依偎在他懷。
  卓秦風激動地一把將她抱起,壓在自己的身體上,讓她的臉對著他的。
  “秦風,你醒了嗎?嚇死我了,幹嘛那麼蠢?吃不消了不會回房間睡覺嗎?傻!”童小顏的心有些激動,看見他活過來了,才放心。
  “我老婆都不要我了,生氣了,睡覺還有什麼用?”卓秦風認真看著她的眼睛,心疼極了。
  不要他了?誰不要誰了?明明是他先不要她的,現在倒打一耙?童小顏委屈極了,眼淚一滾就掉下來了。
  她想起了那份離婚協議書,生氣了,從他身上爬起來,坐在床上,背對著他,肩膀輕微地抖動,她在傷心地哭泣。
  卓秦風看見她身上沒有穿衣服,她的背很美,清瘦,且線條清晰,她的臀部不大,但呈現圓潤,他的男性荷爾蒙又來了,不過他克製住了,因為他不能強迫她的心接受他,她正在生氣。
  卓秦風坐過去,和她並排坐在一起,小心翼翼地試著和她說話:“小顏,我錯了,你打我行不行?”
  卓秦風眼睛盯著她的臉看,猛然間,他眼角的餘光瞄到了童小顏的胸部,以及小腹,小腹以下……
  卓秦風立即轉過臉去,他不敢再看了,他是男人,他怕控製不住自己的行為,侵犯她。
  童小顏見他轉過臉去了,似乎意識到什麼,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什麼都沒有穿,都怪他,被他氣糊塗了,連自己光著身子都忘記了。
  童羞澀地漲紅了臉,抓起睡衣,胡亂穿上。
  卓秦風聽見她在後麵手忙腳亂,偷笑。
  穿好睡衣之後,童小顏繞到他前麵,看了一下他,“你笑我?笑我什麼?”
  她沒生氣了嗎?卓秦風激動地要命,站起來,把她摟在懷,嘴不停地喚著“小顏,我愛你!”
  “騙子!”童小顏一把推開他,卓秦風的體力還沒有完全恢複,被她推得遠遠的,差點摔倒。
  童小顏跑過去扶住他,卓秦風再也不敢抱她,也不敢說什麼,靜靜地看著她。
  “你就是騙子,騙我結婚了,又要和我離婚。還說愛我?哪愛我了?”童小顏噘著嘴,鬆開他,轉身背對著他。
  原來她生的是這個氣!卓秦風總算找到原因了。
  他從後麵抱住她,趴在她耳邊解釋,他沒有不要她,都是他老爸的主意,他說,如果老爸繼續反對,他會辭去總裁職務,和她私奔。
  “討厭,誰要和你私奔了?我才不要。”童小顏扭動她的*,對他撒嬌。
  他什麼也不說了,抱起他,把她扔到床上,蓋上被子,隻聽見童小顏嬌嗔地喊著秦風的名字,卓秦風磁性般地喚著小顏。
  兩人廝守在一起整整一個下午。
  卓秦風光著膀子,斜躺著,靠在床頭靠背上,童小顏半露酥肩,枕著他的臂膀,依偎在他的懷。
  

snaptime:2019-08-22 13:08:36  .exectimeㄩ0.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