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三十六章 錯打小三

安莎莉不情不願地告訴童小顏,那就總裁辦公室吧?童小顏“啊”了一聲,撲倒在桌子上,一副要有多慘就有多慘的樣子。安莎莉苦笑,就她這樣的,別人挑剩的,還嫌棄總裁辦公室?
  安莎莉安排好了實習部門,發下工作證,交代實習生按照自己填報的部門填寫工作證,第二天準時到各部門上班。
  安莎莉解散實習生之後,雷厲風行地走出實習生訓練基地,姚之航追了出去。
  “安小姐,等一下!”姚之航追趕過來,急切地叫住安莎莉。安莎莉回頭,這小子,撩妹成性,連前輩也不放過?安莎莉回頭看了一眼,並沒有停下腳步,繼續走。
  姚之航跑過來,氣喘如牛擋在她的前麵,跟她解釋,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安莎莉幫忙。
  安莎莉不想在公共場合和一位實習生拉拉扯扯,她給了他一個機會,讓他說話。
  “安小姐,跟你商量一件事情,能把我調到總裁辦公室嗎”姚之航說完這句話,繼續喘氣,彎著腰,雙手搭在膝蓋上,抬頭望著安莎莉,祈求的眼神。
  安莎莉先是一怔,不過立刻反應過來,誰都看得出來,他喜歡童小顏,難道這回,這小子來真的?為了一個傻姑娘,連總裁辦公室都願意來?
  總裁辦公室本來就人手不夠,有人主動送上門來,並且還是一個看得順眼的家夥,雖然有點花胡哨,有什麼不同意的?安莎莉一口酒答應了,倒是姚之航有一些意外,調動一個人這麼簡單?安莎莉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好說話?
  姚之航得到安莎莉的口頭調令之後,愉快地哼著歌曲,折回到實習生訓練基地,他想和童小顏一起回家,他走到訓練基地入口,聽見麵有聲音,好熟悉的聲音!
  姚之航快步走了進去,一眼望見習珍妮,額頭上貼著創可貼,在麵氣急敗壞地講述什麼事情。
  他不解其中意思,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慢慢走近,靜靜地聽習珍妮一遍又一遍地說完,知道了大概意思。
  中午,習珍妮離開卓識地產,騎著電瓶車向W市建築設計大學方向行駛,在快接近學校附近的轉角處,前後被車輛夾擊,習珍妮躲避不及,車輛似乎想致習珍妮於死地,不減速,不避讓,朝習珍妮撞過來。
  好在習珍妮車技了得,騎著電瓶車衝上車輛的頂部,越過前方車輛,飛速前進,車輛不放棄,拚死命追擊,習珍妮不得不扔掉電瓶車,躲進一胡同串子,逃離車輛的追擊,待一切安靜之後,才偷偷走出來,去了醫院處理傷口。
  習珍妮想想不對勁,她在學校沒有的罪過任何人,下午請假在家,實在待不住了,便來到卓識地產向童小顏訴苦。
  姚之航聽過之後,略有所思,突然問習珍妮,有沒有記住車牌號,習珍妮對其中一輛的車牌號印象很深,因為那幾個數字特別好記,後麵有四個數字一模一樣的,姚之航幾下這個車牌號,立即叫人查了了一下,結果讓他目瞪口呆。
  這是任時地產名下的車輛,姚之航搞不清楚,習珍妮跟任時有什麼關係?
  “習珍妮,你認識任時地產的人嗎?”姚之航希望隻是任時地產手底下的人在玩車技。
  “任時地產?沒有啊,一個人也不認識,保證。”習珍妮使勁搖晃腦袋。
  姚之航點點頭,叫習珍妮別擔心,這件事就交給他,他一定要查出真相,還給習珍妮一個公道,這是一個法製社會,光天化日,難道還允許惡人橫行霸道?
  姚之航把二人送回學校女生宿舍,他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任時地產。
  姚之航直接衝到任國強辦公室,站在辦公桌麵前,瞪著任國強。
  任國強正在聊電話,看見他來了,而且來者不善,便掛了電話,笑哈哈地問道:“航航,你怎麼來了?怎麼了?誰惹你了?告訴叔叔,叔叔宰了他!”
  “招惹我的人就是你!”姚之航指著任國強的鼻子,他真想掐死他,永遠那麼猥瑣。
  “航航,你可別信口開河,有證據嗎?這是一個法治的社會,不是你說招惹了你,就真的招惹了,凡事講究證據。”任國強鎮定自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為什麼要加害一個無辜的學生?”姚之航繼續盤問。
  “航航,你可別亂說,叔叔怎辦麼可能幹這種事呢?”任國強繼續狡辯。
  姚之航亮出了底牌,對付這種頑固分子,說話委婉,他便以為有什麼事情需要顧忌的,姚之航拿起桌子上一支筆,寫下了一個車牌號。
  任國強愣住了,然後起身,跑到外麵打了一個電話。
  “一群飯桶,幹嘛開公司的車子?就你們這智商也配呆在任時?”任國強收了線,回到辦公室,突然變換了一幅語氣,對姚之航說:“航航,你想怎麼樣?”任國強的聲音柔軟了很多,不折不扣的笑麵虎。
  姚之航覺得可笑,明明是他想怎麼樣,他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任總裁,為什麼對習珍妮痛下殺手?她隻是一個學生,沒有得罪你,她也沒有阻擋過任時的財路。”姚之航隻想弄清楚任時的目的。
  “她隻是一個學生?航航,你錯了,現在女孩子可沒有那麼簡單,她在十字路口和卓秦風勾勾搭搭,她想搶菲菲的男朋友,我這個做父親的,不應該出來幫幫女兒嗎?”任國強把黑的說白的,把白的說成黑的。
  姚之航沒有耐心和他廢話,一把揪起他的領帶,任國強怕死,喘不上氣來,向他求饒,保證以後不再碰他身邊的人。
  這還不夠,姚之航詭秘地笑了一下,讓任國強把錢包拿出來,姚之航當著他的麵,從麵抽了一張紅色的,他告訴任國強,這是給習珍妮的醫藥費,另外,如果任時再敢動學校的女生一根汗毛,姚之航保證任菲菲會出大事。
  任國強不敢說一個不字,任菲菲是她軟肋,即使知道姚之航威脅他,他不敢不答應。
  

snaptime:2019-08-22 13:25:09  .exectimeㄩ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