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百二十二章 歹意

卓秦風開始采取了應對措施。
  果然,這一招很靈。
  程淑華的臉色立馬有了擔憂,她蹙起了眉頭,想了想,這一招,好像真的不行!
  那麼就把童小顏搬出來!
  程淑華一下子又笑了笑,回答道:“秦風,明天商會打算建議童生影視和童話地產,以及你們家,把童生影視基地建設的總設計師童小顏給換了,因為童小顏還不是一個正式的建築設計師,她隻是一個設計師助理而已。論資曆,童小顏還不夠,她的設計稿也是漏鬥百出。”
  天啦!
  程淑華居然來這一招?
  卓秦風再也沒有辦法了,千萬不能這樣,如果把童小顏換了,那童小顏的夢想就破滅了!
  童小顏一定會很傷心。很絕望!
  不能這樣,童小顏哪經得起這樣的打擊?
  她完全寄希望於這一次的總設計師了,要是突然之間沒有了,她還怎麼活了呢?
  童小顏一定會第二次自殺了的。
  想到這,卓秦風的心被揪扯了一下。
  他豁出去了。
  不行!卓秦風立馬鬆口。
  “程淑華,這樣吧,最近因為童生影視基地的事情,忙得昏頭轉向的,也沒有時間,過一段時間再說吧。我還是希望不要換了總設計師,臨時換了,很難找到合適的。”
  卓秦風的兩頭話,果然見效。
  程淑華見卓秦風鬆口,暗喜,原來,愛情靠智慧,也是可以得到的!
  程淑華這才發表意見,回到道:“行,那就讓總設計師童小顏認真負責一些,不要讓大家失望。”
  “那就謝謝你了。”
  謝謝?
  卓秦風都覺得他說得很別扭。
  他怎麼可以這樣說?
  這些假心假意的話,卓秦風覺得他怎麼會說得出口?
  卓秦風的這話,連卓識都深感意外,這個軟硬不吃的家夥,居然會謝謝別人?
  程淑華聽了很高興,回答道:“秦風,咱們即使現在沒有時間結婚,至少還是未婚夫妻,對吧?不要不那麼客氣,扶持年輕的本土設計師,是商會會長的責任。”
  好官方的語氣!
  卓識倒是聽著聽正常,卓秦風聽著非常的別扭。
  為什麼要跟這樣的女人在這兒浪費時間?
  卓秦風覺得自己已經不像自己。
  吃過早餐,程淑華和卓秦風一起出門了,直接去了商會會場。
  他們算是來得最晚的。
  會場早已經熙熙攘攘,吵吵鬧鬧。
  會場工作人員,忙碌得很,忙著接待W市的商界大人物。
  兩人走進了會場,程淑華趕緊挽著了卓秦風的手臂,滿臉笑意,從紅地毯走過,引來了一陣陣的驚呼聲。
  很明顯,業界早已傳言,程淑華和卓秦風經常在一起共事。
  也經常在娛樂新聞被記者抓拍到了兩人錯位的照片,看上去像是一對地下情侶。
  如今這兩個緋聞滿天飛的人,挽著手,大方地出現在如此龐大的場合,是不是證明,兩人已經打算公開了關係?
  當程淑華和卓秦風經過,所有記者的閃光燈響起。
  在場的所有人眼睛直勾勾地盯著他們兩個。
  卓秦風眼睛近視,壓根就沒有注意到台下有一雙充滿了妒忌的眼神,正在看著他呢。
  但是程淑華看見了,她清清楚楚地看見了童小顏坐在第一排。
  程淑華隻見童小顏一臉醋意,這下子,她更得意了。
  程淑華抓住機會,扶著卓秦風在主席台坐下,程淑華靠著卓秦風坐下了。
  在程淑華的一低頭之間,特意沒有站穩,腳一扭,身體一歪,差點摔倒在地上。
  卓秦風處於本能的反應,伸手,一把拉住了程淑華,程淑華趁機跌倒在他的懷。
  礙於台下那麼對人的麵子,卓秦風又不好意思將她推開,就讓程淑華躺在他的懷。
  程淑華抬頭,看看卓秦風,這個男人,居然沒有反應?
  他不反抗呢?
  得到一點甜頭,程淑華又開始得寸進尺了,她揚起頭,朝卓秦風吻了下去,卓秦風剛好咳嗽一聲,拿起手帕,捂住了嘴巴。
  程淑華撲了一場空。
  不過,她還是不放棄,站起,拿起了話筒,喂了一句,所有商界精英人士都安靜得出奇。
  “大家好,我是W市商會會長,今天,在會議之前,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
  開會有什麼好消息?
  卓秦風用眼角的目光看了她一眼。
  完了之後,卓秦風認真聽著。
  全場也和卓秦風一樣,安靜得出奇。
  突然之間,有一個人跑了進來。
  “程會長,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這聲音好熟悉!卓秦風抬頭一看,這個人,不是別人,她就是江靜靜。”
  江靜靜來這幹什麼?
  她怎麼會來這種地方?
  記得程淑華說過,並沒有邀請江靜靜呢。
  “江總裁,你怎麼說話的?說得好像是快要死了一樣”
  程淑華瞪著她,說了一句。
  江靜靜湊了過去,挨著程淑華坐下,風情萬種一般,說道:“程會長,不跟你開玩笑了。我今天來呀,隻有一件事情,匯報一下昨天的事情,然後就走了,我還急著去參加另外一個會議呢!”
  程淑華聽著,一臉不高興,這個江靜靜倒好,一心想著別的事情,把這個商會當成什麼了呀?!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程淑華也不好意思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大發雷霆。
  “行吧,那就說幾句,趕緊去辦自己公司的事情!”
  程淑華說的話一點也不好聽,江靜靜倒是無所謂,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話有一些過分。
  緊接著,江靜靜就開始說了。
  江靜靜把剛剛組織的一次活動,添油加醋一般,形象具體地說了一遍。
  江靜靜的所有的喜與樂,似乎都跟程淑華,一點關係也沒有。
  程淑華像是跟沒有聽見一樣,等待著她的下文。
  “程會長,我可以走了嗎?”
  江靜靜看著她,臉上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媚笑。
  程淑華對江靜靜的笑容,甚至對她的一舉一動,都極端的反感。
  “可以!”
  程淑華就這麼不情不願一般,丟下了一句話。
  完了之後,程淑華不理她了,轉移了視線,對著話筒,大聲喊道:“W市商會會議,正式開始,第一項,由我的未婚夫,陳述今年W市的一些市場運作……”
  等一下
  會議現場個個都驚訝無比。
  包括卓秦風和江靜靜。
  江靜靜很好奇,一無是處的程淑華,憑什麼要這樣做?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這樣稱未婚夫?
  但是,比程淑華更放得開的江靜靜,又搖搖頭,諷刺般笑了笑,看著程淑華,心想到,不走了,倒要看看這個女人的未婚夫,到底有三頭六臂還是有好幾隻眼睛?
  江靜靜絕對不是想了解她,她隻是想看看程淑華的眼光,到底有多爛!
  卓秦風緩緩抬頭,靜靜地看向程淑華,滿眼的諷刺。
  這個女人,她什麼意思?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公共場合?在這瞎叫哪個男人?哪個男人那麼倒黴?
  而坐在台下的,那個默默不做聲的童小顏,聽著程淑華的話語,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程淑華說她自己的,童小顏發自己的呆而已。
  整個會場,各有各的表情,有在意的,也有不在意的,反正這種一年一度的例會,隻要出席了,就可以了。
  整個會場,依然各玩各的手機,各發各的呆。
  “接下來,有請我的未婚夫卓秦風陳述今年W市的工程進展狀況……”
  程淑華就這樣大聲地理所當然地說著。
  此話一出,卓秦風的眼睛瞪得老大,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童小顏立馬站起,氣呼呼地衝向了卓秦風揚起了巴掌,一掌打過去。隻聽見“啪”的一聲響起,卓秦風的臉上留下了一個火紅的巴掌印。
  而童小顏一臉怨氣和委屈,跑了出去。
  卓秦風立馬回神,站起,越過程淑華的身邊,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快步追了出去。
  程淑華的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騰”的一聲站起,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朝卓秦風離開了的方向扔了過去。
  茶杯麵的開水,潑了一地,卓秦風連頭也不回,大步向前離去。
  程淑華的心一點也不舒服,她扭頭,大聲斥:“散會!”
  說完,氣呼呼地,走出了會場。
  整個會場的人唏噓,有一種敢怒不敢言的氣氛。
  沒有辦法,程淑華是W市的商會會長,哪一個敢不服?
  漸漸地,會場的人,零零碎碎不見了,隻有一個人,一個女人,坐著,背靠著椅子,搭起二郎腿,拿出了女士煙卷和打火機。
  她抽出一根煙,掉了一個頭,用手鉗住,在桌子上,輕輕地有節奏地敲了兩下,左手,優雅地舉起,“砰”的一聲,搬開了打火機。
  她看著一團火,放在眼前揮動了幾下,然後,慎重其事地點燃了煙卷,放進厚厚的嘴唇,吸了一口,緊接著,閉上了眼睛,煙,一團團,從鼻孔冒了出來。
  這個女人,不是別人,她就是江靜靜。
  江靜靜就這樣,在命令禁止吸煙的會場,大口大口吸起了煙卷。
  吞雲吐霧一般,煙霧繚繞在空氣中,飛舞。
  

snaptime:2019-05-24 09:48:38  .exectimeㄩ0.0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