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百二十章 賭氣

卓秦風哭喊著,抱住了姚佳麗不放手。
  姚佳麗蹲下,溫柔地對卓秦風說道:“好好好,媽媽不走呀,秦風上樓睡覺呀。”
  “媽媽,你真的不走了嗎?”
  卓秦風天真地問道。
  姚佳麗依然微笑,回答道:“是是是,媽媽不走了。”
  卓秦風這才放心,他立馬破涕為笑,回了樓上自己的房間,接著安心地睡覺。
  卓秦風一覺醒來,想起了媽媽,他趕緊下床,跑出去,站在欄杆上,俯瞰著客廳,不見姚佳麗的影子,卓秦風急了,跑進姚佳麗的房間,也不見她了。
  “媽媽你在哪?!”
  這時,卓識回來了,見卓秦風哭鬧,將他抱起,說道:“秦風,你怎麼了?”
  “爸,我媽呢?”
  “秦風乖,你媽去了一個叫阿姆斯特丹的地方,爸爸呀,過幾天要出差,一定帶著你玩,去看你媽,行嗎?”
  “騙子!”
  卓秦風丟下一句話,跑回了樓上,“砰”的一聲,將門關上了。
  第二天,卓識去了阿姆斯特丹出差,叫卓秦風去。
  卓秦風這才出來,跟著一起去了。
  到了阿姆斯特丹,卓識一直打電話,也聯係不上姚佳麗。
  卓識隻好把卓秦風一個人留在了房間,自己去了合作方的公司談生意。
  待到晚上卓識回來。
  發現卓秦風已經暈倒在了房間。
  卓識這次啊發現,自己忙著跑生意,連卓秦風也忘記了。
  卓識嚇得臉色發白,完了完了!
  他趕緊抱起卓秦風,去了阿姆斯特丹的醫院,直到淩晨三點鍾,卓識才聯係上了姚佳麗。
  “麗麗,你怎麼不接電話呢?孩子沒有人照顧,我也不可能抱著孩子去談生意吧?”
  卓識的語氣,有幾分責怪的意思。
  姚佳麗居然笑哈哈地說道:“卓識,你知道嗎?我今天去了哪演出?太開心了!”
  這時,卓秦風已經聽得見他們在說什麼啦。
  姚佳麗居然一點也不關心他的身體。
  她這麼熱衷於自己的演出?
  姚佳麗一點也沒有注意到卓秦風,她依然繪聲繪色講著她的演出。
  卓秦風沒有心情聽聽下去了。
  他越聽越氣憤,終於忍不住了坐起,怒吼:“滾出去!”
  卓秦風突然的喊聲,讓正在笑嘻嘻的卓識,以及興高采烈的姚佳麗,同時愣住了。
  “秦風,你醒了呀?哎喲喂,擔心死,媽媽了”
  “少在這兒假心假意的!出去!你就是一個騙子!”
  卓秦風怒吼,一邊吼叫,一邊哭了起來。
  姚佳麗來不及安慰兒子,又接到了一個電話,她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待姚佳麗離開,卓秦風痛哭不止。
  卓識沒有辦法,隻好取消了晚上的客戶。
  第二天,卓識牽著卓秦風一起去見客戶。
  在客戶麵前,卓秦風總是拉著臉,一臉不開心。
  好像是誰欠了她的錢一樣的。
  打這次以後,卓識沒有帶著卓秦風去見客戶了。
  從此以後,卓秦風除了在學校讀書,就是一個人呆在家,把自己關在房間。
  直到卓秦風長大了,到了十三歲,奚夢瑤嫁進了卓家,很快就有了卓漪瀾,然後,翠兒來到了家,帶卓漪瀾。
  從這以後,卓秦風才有了說話的地方。
  想起這些,卓秦風恨得咬牙切齒。
  “秦風?想什麼呢?你媽說的,聽見了嗎?以後對程淑華好一點,不要對她大呼小叫的,無論人家以前是做什麼的,目前,她是W市商會的會長,於情於理,應該對她尊重。”
  卓識語重心長,跟卓秦風說了一堆。
  卓秦風無所謂一般。
  “爸,你不了解情況的,不是你想得那樣,程淑華她”
  “秦風,程淑華其實很不錯的,她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情有可原的,她隻是愛你”
  姚佳麗的話還沒有說完,卓秦風搶著說話了。
  “既然程淑華那麼好,你可以認她做女兒,或者,把程淑華介紹給姚之航!”
  卓秦風一臉冰冷,狠狠地瞪著姚佳麗。
  姚佳麗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不過,她畢竟是有舞台經驗,她的臉上,一下子就恢複了笑容,姚佳麗看看卓秦風,說道:“秦風,你說得不錯,我真的打算認陳淑樺為女兒,不過,至於婚姻大事,還是看她自己吧,床上她不喜歡航航,她就是喜歡你呢。”
  卓秦風幾乎要氣死,他也不知道姚佳麗的目的是什麼?
  姚佳麗的賢淑的模樣,卓識倒是覺得挺舒服的,卓識非常同意姚佳麗的意見。
  如果程淑華成為了姚佳麗的幹女兒,那麼W市商會會長就可以為卓家所用。
  卓識滿臉笑意,打著如意算盤呢。
  卓秦風實在是受不了了。
  他站起,再也不聽卓識的話,衝了出去!
  他不想呆在這個家,尤其是有姚佳麗的家!
  曾經,他多麼希望姚佳麗可以呆在家,但是現在,卓秦風不稀罕了。
  卓秦風一甩手,出門了。
  “這孩子!哎”
  卓識歎了一口氣。
  姚佳麗也站起,跟卓識說了一句話,離開了。
  卓識知道,姚佳麗想要和卓秦風說話,想要和卓秦風溝通。
  卓識點點頭,把姚佳麗送到了別墅門口。
  “麗麗,秦風就那樣,不要放在心上。”
  姚佳麗微微一笑,雙手扶住了卓識的肩膀,溫柔地說道:“卓識,你放心吧,秦風是我的兒子,過去是我太自私了,不應該為了追求自己的夢想,將他一個人留在家。”
  “麗麗,別說了,這些都過去了。”
  姚佳麗點點頭,坐上了車,緩緩地驅車離開。
  姚佳麗開車別墅後,眼睛一直看著前方,尋找著卓秦風的車子。
  果然,在過道,姚佳麗終於看見了。
  她飛速開了過去,剛剛好碰見了紅燈,卓秦風停了下來。
  姚佳麗趕緊下車,上前,敲響了卓秦風的窗門。
  卓秦風一臉的嫌棄,推門下車,站在姚佳麗的麵前。
  “你想幹什麼?”
  卓秦風的心非常不舒服。
  他非常的煩躁。
  姚佳麗見卓秦風跟他說話了,一臉的微笑。
  “秦風,我想跟你說一句話。你呀,對程淑華好一點,程淑華其實不錯的”
  “說完了嗎?說完了,可以走了!”
  卓秦風最不喜歡程淑華,她卻總是說程淑華好。
  姚佳麗也是不上道的一個人。
  “秦風,你應該為你爸考慮一下,不要總是對程淑華那個態度”
  “我不用你教!”
  丟下一句話,卓秦風坐進了自己的車,將車門關上了。
  姚佳麗站在他的車子旁邊,一直在看著卓秦風。
  卓秦風的眼睛不想看她,待綠燈來了,“咻”的一聲,離開。
  卓秦風開出去一段時間,看看後視鏡,姚佳麗依然站在那,這個女人,她居然哭了起來?
  有沒有搞錯!
  卓秦風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
  一腳油門,飛速離開,此時的他,不知道可以去哪?
  車子不由自主,開往了學院路。
  學院路的夜晚。靜悄悄的。
  此時的卓秦風,心非常的孤寂。
  他的愛人離開了他,他兒時的朋友也變了質,卓秦風幾乎覺得自己一敗塗地。
  此時,他隻是覺得孤孤單單的。
  車子緩緩開向了學院路。
  將車子停下,仰頭,透過玻璃窗,看著樓上,看著童小顏的窗戶。
  安安靜靜的,隻有風,吹過窗簾,窗簾在擺動。
  卓秦風看了一個多小時,失落,準備驅車離開。
  突然之間,學院路又開來了一輛車子。
  這車子,居然在童小顏的樓底下停止了。
  卓秦風認真地看著,從車走下來一個男人。
  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
  當這個男人一轉身,卓秦風清晰地看見了,他就是查蕭玉!
  查蕭玉來這兒幹什麼?
  他和童小顏走得很近嗎?
  也許,隻不過是查蕭玉一廂情願而已。
  卓秦風靜靜地看著,這樣安慰自己。
  “蕭玉!你終於來了,等你很久了。”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樓梯間,立馬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
  這個人,不是別人,她就是卓秦風日思夜想的愛人童小顏。
  童小顏滿臉笑意,看著查蕭玉,一邊說著話,一邊拉著他往樓梯間走去。
  查蕭玉像是;拎著一個什麼東西似的。
  童小顏歡欣雀躍,和查蕭玉一起,消失在樓梯間,樓梯間回蕩著歡聲笑語。
  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的時候,這麼開心?
  查蕭玉的性格是挺開朗的,難道,童小顏喜歡這樣的?
  膚淺!
  卓秦風非常不喜歡查蕭玉,他還不如查流域,人家查流域還比較深沉。
  他們已經發展到了怎樣的境地?
  卓秦風一下子又不走了。
  他索性下車,走到了樓底下,抬頭,看著童小顏的房間,仔細地聽著房間發生的一切。
  童小顏和查蕭玉上去後,房間的燈一下子就亮了,在夜色中,卓秦風發現了兩個人湊得很近,然後兩個影子,交在一起,童小顏還大聲叫了一句:“啊”
  緊接著,又是一陣交織一般,兩人喘著氣,叫喊著。
  卓秦風忍無可忍,他氣呼呼地返回了車,拿起了電話。
  “告訴她,來家一趟!”
  

snaptime:2019-05-24 09:30:02  .exectimeㄩ0.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