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百一十九章 沒大沒小

童小顏“哼”了一聲,騎車離開了炸雞店,回到了學院路,當童小顏的自行車經過大學的時候,一輛豪車呼嘯而過。
  “姐!”
  童小顏扭頭一看,原來就是卓秦風他們來了!
  還是四肢輪子跑得快呀!
  童小顏猛踩自行車,慢慢通通的,終於達到了樓底下。
  她放下了車子,將車子鎖在了柱子上,準備上樓。
  “小顏!”
  這時,身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童小顏嚇了一跳,回頭一看,見濁秦風的車子停在了學院路的對麵,而卓漪瀾正在後座玩著手機,卓秦風大步朝童小顏走了過來。
  他還沒有離開?
  他還想幹什麼?
  童小顏不想讓自己搭理卓秦風,但是她的腿,又慢慢地停下了。
  她就是想知道,卓秦風想說什麼?
  “小顏,那個”
  “如果是說,叫我原諒你,滾蛋!”
  童小顏大聲吼道,她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她的氣勢很大。
  卓秦風一愣,回答道:“小顏,我是想說,孩子偶爾吃一次炸雞是可以的,但是經常吃就不行,這”
  好尷尬呀!
  童小顏就聽著他前麵說的,後麵說什麼,已經完全沒有聽見去了。
  原來卓秦風說的是這個?
  還以為他想道歉來著?還以為他想和她和好呢!
  “卓秦風,這個問題,你可以直接告訴我小姨,不用還告訴我,我可不會向我小姨打小報告!不像你!”
  童小顏說完,轉身離開了。
  她大步走進了昏暗的樓梯間。
  打小報告?
  卓秦風站著,看著她消失的背影。
  卓秦風不知道怎麼會這樣?
  他隻是想著,可以和她說話,然後求得她的原諒,隻是,卓秦風覺得自己太笨了,自己也太不會聊天了。
  怎麼會這樣?
  卓秦風很失落,返回車。
  “哥,趕緊的,回家!”
  卓漪瀾開始催促。
  完了之後,卓秦風才回神,發動了車子,一溜煙,兩人回到了卓家別墅。
  回到家之後,卓漪瀾跟卓識打了一個招呼,打著欠,上樓了。
  “漪瀾,你沒有看見你的老師在這兒嗎?”
  卓識哈哈大笑著,叫住了女兒。
  卓漪瀾這才睜開了眼睛,一看,驚訝地尖叫:“姚佳麗老師?您怎麼來了?您好您好,我困了,睡覺去了,明天見哦,麼麼噠”
  姚佳麗?
  她又來了呀?
  卓秦風正在換鞋子,聽著卓漪瀾的聲音。
  隻聽見卓漪瀾發出一陣腳步聲,上樓上去了。
  卓秦風很想回去,他非常不喜歡喝姚佳麗相處。
  卓秦風又穿上鞋子,往外麵走去。
  “秦風!怎麼還不進來?!你看看你,動作就是不如你妹妹的靈活。”
  卓識在客廳大聲喊道。
  卓秦風沒轍,隻好應著頭皮,又進來了。
  他換了鞋子,不情不願地走向了卓識。
  “爸,我也困了,回房間了”
  “才幾點呀?怎麼會困了?年輕人,不要搞得還不如我們老年人呢!過來,跟你媽說說話。”
  卓識還是這樣的稱呼著姚佳麗。
  卓識非常希望兒子可以和姚佳麗相認。
  姚佳麗也笑了笑,一直看著卓秦風。
  她好希望卓秦風承認她,姚佳麗也明白,不知道為什麼,年紀越大,她越是想和卓秦風相認。
  “爸,她不是我媽!我沒有媽!”
  卓秦風就這樣直接地否認了。
  姚佳麗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卓識意識到了尷尬的氣氛,開始用哈哈笑打圓場了。
  “兒子呀,不能這樣說,沒有一個媽,你怎麼來的呢?又不是孫猴子,哈哈”
  卓識總是願意夾在兩人之間,習慣性地坐著和事佬。
  “爸,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上去了。”
  卓秦風又一次想走。
  “坐下!像什麼樣子呢!沒大沒小的。”
  卓識怒吼!
  “卓識,不要這樣對孩子說話,他已經成年了,都這麼大了,還大呼小叫的呢?”
  姚佳麗說話的時候,依然是滿臉的微笑。
  她的字行間,總是顯得那麼優雅和賢妻良母,可是,卓秦風總是你覺得她就是一個影後!
  “麗麗呀,你就是太善良了,秦風是晚輩,直接讓他叫你媽就行了。”
  “爸,我真的想睡覺了”
  卓秦風聽著卓識的話,一點也不覺得好玩。
  他非常的抗拒姚佳麗的每一句話。
  姚佳麗算是聽懂了,尷尬的表情在她的臉上停頓了一下,又消失了,她還是笑著,或許,笑,隻是她的常態。
  卓秦風眼角的餘光,一不小心就瞄見了她的表情,卓秦風的心反感得很。
  “秦風,關於明天會議,你最好是聽聽你媽的。”
  卓識直接說出了目的。
  卓秦風聽見了商會的事情,他才應著頭皮坐下了。
  “秦風,程淑華昨天來看我了,她向我說了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說!”
  卓秦風大聲吼叫。
  他的態度,一點也好不起來。
  “秦風,你媽就是關心你,她特意來見你,就是為了幫你。態度好一些呀,就當是爸爸的朋友,行嗎?”
  卓識說著,接著就是一陣咳嗽。
  卓秦風看著,心疼卓識,起身,想幫卓識倒水,但是,一下子就被姚佳麗搶在了前麵,姚佳麗抓起卓識的茶杯,往茶水間走去。
  待姚佳麗走了之後,卓識瞪著卓秦風,說道:“秦風,你呀,不知道你媽為了你,昨天做了一些什麼事情?她請了程淑華吃飯,買了最好的酒給程淑華喝,還說隻要程淑華感興趣,隨時可以跟她合作簽約,登台演出,也可友情客串。你知道為什麼嗎?”
  卓秦風覺得姚佳麗幾乎是多此一舉,他才不需要姚佳麗幫助他!
  卓秦風認為,需要靠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幹的女人做自己的事業,他是不如不要這個總裁的位置!
  “爸,她不需要這樣做的,不管是為了什麼,不需要!”
  “秦風呀,就當是看著爸麵子上,接受你媽的好意吧,昨天程淑華是不是生氣了?程淑華看見了你不該看見的吧?程淑華已經擬好了計劃,打算通知W市所有的投資商,不要搭理卓識地產和任時地產。”
  卓識終於把心話說出來了。
  原來如此!
  得罪了她?
  昨天這樣就得罪她了嗎?
  原來卓識不僅僅是為了卓秦風自己,而是為了整個卓識地產!那麼姚佳麗態度這麼好,也不是為了卓秦風他自己,而是為了姚佳麗自己?
  這個女人!她果然是自私的,誰不知道姚佳麗擁有卓識的股份?姚佳麗已經把股份給了自己的侄子姚之航!
  “爸,昨天我”
  “秦風,我能猜到,你對程淑華的態度,隻有那麼好!現在不一樣了,你應該學會和人相處!”
  卓識總是覺得有一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他氣得心髒都不舒服。
  “爸,程淑華這個人,你知道她又多犯賤?”
  “秦風,你可能還是不明白,你還是太孩子氣”
  “茶水來了!”
  姚佳麗依然一臉小職業般的微笑,端著茶杯,走了出來。
  卓秦風的眼睛,也不小心瞄見了。
  她的手上還有一杯水,兩杯!
  這個女人!也難怪她那麼殷勤,原來是這樣的呀?原來她自己要喝水?
  還以為姚佳麗發什麼神經呢!
  卓秦風扭頭,不看她,一臉不悅!
  姚佳麗走了過來,將茶杯遞給了卓識,叫卓識等一下再喝,水很燙呢!
  虛情假意!
  卓秦風總是覺得姚佳麗做得好假!
  姚佳麗說完,將另外一杯水,遞給了卓秦風。
  卓秦風不接,冷冷地回答道:“晚上不喝水!我一直有這個習慣,晚上不喝水的。”
  姚佳麗很鎮定,她微微一笑,說道:“我還記得,秦風,你從小就是這樣的,這樣不好,晚上可適當喝一點水,那樣皮膚好一些”
  “要你教嗎?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卓秦風總是那個反感她的話。
  聽著姚佳麗的任何一句話,他都覺得不舒服!
  小時候需要她教的時候,她去哪了?
  卓秦風一下子就想起了過去。
  他記得他還是很小的時候,姚佳麗經常隔幾個月回來一次,後來索性不回來了。
  卓秦風記得那一次,很清晰的。
  一大清早,姚佳麗拖著一個箱子,踩著高跟鞋,很吵,從客廳走過。
  卓秦風聽習慣了,姚佳麗回家,從來都不會脫鞋子,她就這樣踩進來,箱子的聲音,他也聽熟悉了,那輪子發出“叮叮當當”的聲音。
  完了之後,卓秦風聽著很煩躁,終於受不了了,爬起,跑到欄杆上一看,發現了姚佳麗往外麵走去。
  卓秦風的心有一些不舍,他大聲叫喊:“媽媽!你去哪?”
  姚佳麗回頭,微笑,回答道:“秦風,媽媽要去單位上班呀,媽媽的工作有一些忙碌,以後可能會很少回家來看你,但是你可以來看我。”
  “媽媽,如果我想你了,去哪找你?”
  “媽媽就是打算去一個叫做阿姆斯特丹的地方,因為不在國內,所以,可能不會經常回來。”
  卓秦風說這話的時候,已經哭了,他流著眼淚,奔跑下樓。
  抱住了姚佳麗的大腿。
  “媽媽,不要去!”
  

snaptime:2019-05-24 09:39:48  .exectimeㄩ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