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七百一十七章 炸雞

任國強笑了笑,說道:“麗麗,絕症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剛剛我看了一本書”
  書?
  姚佳麗下意識看了一下,見一本書放在他的麵前。
  姚佳麗隨手拾起,看了一下封麵,她的眼睛便愣住了。
  姚佳麗的眼眶再一次紅了。
  這本書,是她年輕時候推薦給任國強看的,她記得很清楚,當時她對任國強吼道:“你很膚淺,應該看看書,看看書你才知道,為什麼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和卓識的淵博相比!”
  這話,姚佳麗還記得,任國強也記得。
  一直一來,任國強都沒有時間,也沒有心情看什麼書。
  直到今天,病倒在病床上,他想,如果再不聽姚佳麗的話,恐怕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
  “國強,當初,我隻是隨手拿了一本卓識看過的書而已,別放在心上,當初就是想讓你知難而退,讓你知道,我喜歡的是像卓識這樣的,有著淵博學識的人。”
  姚佳麗說著,盡量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
  任國強淡淡一笑,釋然,回答道:“麗麗,這本書很好,我已經讀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我將會努力讀完。謝謝你為我推薦了這本書,書上說,讀書可以使人變得優雅,人的氣質,不知不覺中,就出來了。”
  “國強,身體要緊,好好養病,把病養好了,在哦讀書也不遲。”
  姚佳麗還是往好的方麵想,盡量安慰任國強。
  任國強早已接受了這個事實,他已經可以麵對死亡了。
  隻是,他不放心任菲菲一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
  想到這個,任國強不好意思一樣,笑了笑,說道:“麗麗,我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隻是,我放不下菲菲。”
  姚佳麗一愣,立馬微笑起來,說道:“國強,如果你不嫌棄,把菲菲交給我,當我的女兒吧?”
  女兒?
  這個任國強倒是沒有想到的。
  任國強激動不已。坐起,握住了她的手,緊緊地攥在懷,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說道:“麗麗,讓我怎麼謝你?我一定在天上保佑你”
  “國強,其實你不用感謝我,我一直喜歡菲菲,自己也沒有一個女兒,早就想認菲菲當女兒呢。”
  “媽!”
  這時,病房門口的任菲菲衝了進來,撲進了姚佳麗的家,雙腿跪了下去。
  三人抱頭痛哭。
  直到病房,有人敲門。
  任菲菲站起,回頭一看,隻見卓越扶著卓識出現在病房門口。
  卓識忒正式,穿得整整齊齊,拄著拐杖,卓越的手拎著一個大型的水果籃。
  “卓叔叔,您怎麼來了?”
  任菲菲應了上去,接過水果籃,攙扶著卓識,走進了病房。
  卓識往椅子上一坐,跟姚佳麗打了招呼,然後看向任國強,笑,說道:“看看你,一把年紀了,還不節製,大吃大喝的,像一個年輕一樣的,還以為自己有多年輕呢!也經不起折騰了不是。”
  “卓識呀,咱們倆哥們都逗了一輩子了,不要在說我了,看在我病了份上,行嗎?隻有一件事情,想要跟你說”
  “不用說了,不就是菲菲嗎?我知道了,你不在了,我保證,隻要有我在,一定不讓任何人欺負菲菲,我一定要讓任時地產繼續存在這個世界上,是這樣嗎?”
  卓識的話音剛落,任國強激動不已,猛地一下抱住了卓識。
  任國強像是一個摔跤的孩子一般,痛哭流涕。
  卓識尷尬地笑笑,將他扶起,說答應他的所有的要求。
  “卓識,你說的是真嗎?那菲菲就麻煩秦風照顧了”
  任國強一句話還沒有說完整,一口氣不來,腦子耷拉了下來,身體沉重地壓在卓識的身上。
  姚佳麗瞪大了眼睛,捂住嘴,看著任國強蒼白的臉,這張臉,隻有死人才有。
  姚佳麗嚇著了,她整這麼大,還是親眼看見自己身邊的人死去。
  姚佳麗的心瞬間覺得很痛,她感覺渾身乏力,往後退,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卓識感覺到了任國強的重量,他大概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卓識趕緊將他扶起,讓他躺在床上,雙手按住他的心髒,胡亂地按壓,估計沒有死都會被他壓死!
  任國強一點反應也沒有。
  卓識立馬按響了醫生急救鈴,待醫生匆匆忙忙趕來,檢查一番,醫生說,病人已經去世了。
  此時,姚佳麗才站起。撲了過來,趴在任國強的身上,失聲痛哭。
  卓識靜靜地看著,眼眶紅紅的,他慢慢地揚起頭,生怕眼淚落下,歎了一口氣,睜開雙眼,看著天花板。有時候,卓識覺得,做人,要是能像天花板上的鋼筋水泥,該有多好?牢不可催,如今,這是怎麼了?平時粗聲豪氣的任國強,就這樣不在了?
  人的生命太脆弱了!
  過了一會兒,醫院將屍體運走了,任菲菲一句話也不說,癡癡傻傻一樣,跟著任國強屍體的後麵。
  無論姚佳麗和卓識如何安慰她,都無濟於事。
  “卓識,沒有辦法了,我想,這個世界上,隻有一個人,可以安慰得了菲菲。”
  姚佳麗哭訴著,對卓識說道。
  卓識點點頭,一聽便明白了。
  這個人就是卓秦風。
  能夠使喚得了卓秦風的人,隻有兩個,一個是童小顏,另外一個是卓識。
  卓識拿出了電話,給卓秦風撥了一個電話。
  “喂,爸,什麼事情呀?”
  “秦風,你任叔叔去世了,過來幫幫忙吧。”
  卓識說得很籠統,他知道,要是直接說,叫卓秦風過來勸勸任菲菲,卓秦風一定不會來!
  可是,卓識也太高估自己了。
  卓秦風回答道:“爸,任叔叔死了,我表示惋惜,但是,我就不過去了,家沒有人,貞子也出去旅遊了,我正在去接卓漪瀾的路上呢。”
  卓秦風壓根就不想給任菲菲任何的希望。
  他已經懂得了遠離這幫女人。
  “臭小子!不聽話了?是不是?過來!”
  卓識幾乎是命令。
  卓秦風“嗯”了一聲,不掛了電話。
  完了之後,過了半個小時候,卓秦風真的出現在醫院,任菲菲一見,立馬跑了過去。
  任菲菲撲進了卓秦風的懷,卓秦風站著不動。
  突然之間,卓漪瀾衝了進來,站在卓秦風麵前,大聲說道:“哥哥,昨天你就答應了帶我吃炸雞的,怎麼在這兒停車了?哥哥是騙子嗎?”
  任菲菲一聽,有小孩子在一旁,她趕緊鬆開了卓秦風。
  卓秦風攤攤手,看看任菲菲,又看看卓識和姚佳麗,聳聳肩,表示分身乏術。
  卓漪瀾不等任何人講一句話,拽著卓秦風往外麵走去。
  卓漪瀾將卓秦風拉進了車,自己上了後座。
  卓秦風看看後視鏡,嘴角上揚,一腳油門,車子“咻”的一聲,離開了。
  “哥,今天是不是要感謝我?”
  後座的卓漪瀾,得意地說道。
  卓秦風笑,回頭看看這個聰明伶俐的妹妹,說道:“對,確實要感謝你,我這就帶你吃炸雞去了!”
  卓秦風掉頭,將車子開進了一家炸雞店的車庫。
  車子剛停下,卓漪瀾早已下車,奔進了店。
  待卓秦風反應過來,卓漪瀾早已不見了人影。
  卓秦風搖搖頭,嘴角上揚,輕輕地推開了車門。
  下車,走進了炸雞店,可是,炸雞店亂哄哄的,卓秦風都不知道往哪走呢。
  “喂!哥哥!”
  咦?
  有人叫哥哥?
  卓秦風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發現身後站著一個男孩,這個小男孩,不是別人,正式歐陽誌穎。
  “歐陽誌穎?你一個人在這兒吃東西呢?你媽知道嗎?”
  卓秦風一臉疑惑。
  歐陽誌穎一笑,回答道:“哥哥,我媽這個古板的,她才不會讓我吃這個炸雞,她說,吃了這個不好,容易致癌。我才不信呢!”
  歐陽誌穎說著,越過了卓秦風,往前麵走去。
  這樣呀?
  那就是說,小姨沒有答應他出來吃東炸雞?
  卓秦風想,要不要通知童?
  想了一下,卓秦風還是打算要通知童。
  他拿出了電話,可是炸雞店太吵了,卓秦風向麵看了一眼,卓漪瀾正在排隊呢。
  他看著卓漪瀾笑了笑,做了一個手勢,出去一下。
  卓漪瀾點揚揚手,表示讓卓秦風出去。
  卓秦風拿著手機,大步走向外麵,撥通了童的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才有人接通。
  “小姨”
  “總裁,我是翠兒!童教授出去買菜了,沒有帶手機。有什麼事情嗎?”
  翠兒對卓秦風的態度非常好。
  卓秦風也是把翠兒當成自己的家人一樣的。
  “翠兒,是這樣的,我發現歐陽誌穎在學院路的炸雞店吃炸雞呢!”
  “什麼?!總裁,這樣不行的,童教授不讓他吃這寫東西,我們家的歐陽誌穎將來要當男神的,怎麼能吃這些東西呢?吃這些東西,皮膚不好的!”
  翠兒說了一堆,掛了電話。
  卓秦風搖搖頭,將手機放進了口袋,這小姨不在,翠兒也管不了啊?
  卓秦風苦笑,自己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他又搖搖頭,走了進去,一眼看見了卓漪瀾正在津津有味地吃著呢。
  

snaptime:2019-08-22 12:30:25  .exectimeㄩ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