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三百一十七章 錯了

童小顏聽了,苦笑了一下,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癱倒在車座上。
  她的意思是:接下來是在這等待?還是回醫院想辦法?
  席語君撲過去,用手撐住車座,靠近她的身體,看著她,關切地問道:“怎麼了?瀟彤。哪不舒服嗎?”
  童小顏想說話來著,又忍不住笑了起來,她笑得很美,眼睛大大的,水靈水靈的,席語君就這樣看著他笑,待童小顏笑夠了,席語君問道:“瀟彤,你到底怎麼了?你笑什麼?”
  童小顏坐起來,她的臉差點碰到席語君的唇,她下意識地往後麵靠,她發現他的手鉗住了她的位置,童小顏想伸手推開他的手,她伸手將他輕輕一推,席語君的手一鬆,失去了支撐點,身體傾斜,摔倒在童小顏的身上。
  他高大的身材壓在童小顏的身體上,他的唇剛好觸碰到她的,席語君的眼睛近距離看了一下身體下的童小顏,他發現童小顏很害羞,一臉羞澀,他又誤會了,他以為童小顏喜歡他。
  席語君抓住時機,吻住了她的唇
  童小顏“嗯嗯嗯”的掙紮著,席語君誤以為她喜歡他的吻,他便更加肆無忌憚地深吻她。
  席語君太重,他的力氣太大,童小顏根本就動彈不得,她推他,席語君感覺她在撫摸他一般。
  童小顏心非常難受,他總是不經過她的同意親吻她,還說要保護她,就知道整天欺負她,童小顏委屈極了,想到這,童小顏的淚水滑落而下。
  她委屈到哭了起來,席語君感覺有鹹鹹的液體溜進他的嘴,他感覺到了童小顏的身體在顫抖,席語君終於意識到了,她哭了,他把她弄哭了。
  席語君立即鬆開她,看著她淚流滿麵,他心疼極了,說道:“瀟彤,都怪我,我不該不經過你的同意而親吻你的,我錯了還不行嗎?”
  童小顏不理他,扭身,背對著他,席語君有點手忙腳亂,他伸手扶著她的肩膀,童小顏哭得更加厲害,肩膀在抖動著。
  席語君挪動自己的身體,用自己的身體,貼著她因哭泣而顫抖的單薄的身體,他的手,溫柔地,慢慢地伸過去,從後麵環住她的腰,席語君趴在她的耳朵旁,輕柔地說道:“瀟彤,對不起,我錯了要不這樣吧,你又咬我一下。”
  童小顏一聽這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扭身,撲進他的懷,抬頭望著他,說道:“這可是你說的,讓我咬你一口!”
  看見童小顏笑了,席語君終於鬆了一口氣,他發誓,以後不經過童小顏的允許,絕對不會碰她。
  席語君看著她,點點頭,說道:“當然,給你咬一口。”
  席語君說完,把自己的嘴唇湊了過去,童小顏伸手在他的臉上推了一下,羞澀地扭頭,輕輕的說道:“誰要說咬你的嘴唇啦?”
  席語君伸手端起她的羞澀的臉,輕輕捏了一下他的臉,說道:“瀟彤,你自己說的呀。”
  童小顏詭秘一笑,看了他一眼,撲向他的脖子,在他的脖子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席語君“啊”的一聲叫起來,他愣了一下,傻傻地看著她,隨後,摸摸被她咬過的地方,幸福地笑了起來。
  童小顏見他傻傻地笑,說道:“語君,痛不痛?”
  席語君拉了一下衣領,將深深的咬痕藏進衣服,抬頭,深情地看著童小顏,他還想吻她,他什麼都想,但是他又怕童小顏不喜歡,他克製住自己的情感,就這樣看著她,傻傻的。
  童小顏見他不說話,伸手,伸進他的衣服,撫摸著被她咬過的地方。
  “啊痛痛痛”席語君喊了起來,皺著眉頭。
  童小顏立馬解開他衣領的扣子,一看,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驚訝地發現,被她咬過的地方已經變成一大塊紫色紅腫。
  “語君,我不是故意的,我沒有想到這麼嚴重,語君,我”童小顏有些歉意,她隻是想輕微地懲罰一下他的輕薄,沒有想到,竟然咬得這麼嚴重?
  席語君聽著她關切的語言,看著她擔心的表情,笑了起來,伸手,一手將童小顏攬入他的懷,另一隻手握住她的手,輕柔她的掌心,他的臉湊近她的,柔情似水地說道:“瀟彤,我喜歡你做的一切,包括我脖子上唇印,我愛你,隻要你開心,隻要你不再生我的氣,我願意被你咬,再咬幾口也沒有關係。”
  “真的?”童小顏抬頭,天真地看著他。
  席語君點點頭,他習慣性地想親她,但是立即打住。
  童小顏突然扒開他的衣服,在他的胸前,使勁地咬了一口。
  席語君“啊啊”地叫了幾聲,低頭看看他的胸脯,有一個唇齒痕跡!
  “瀟彤,你還真的咬啊?”席語君看向她的眼睛。
  童小顏樂得正開心,調皮地說道:“你自己說的呀,難道你不喜歡?你不是說喜歡我做任何事情嗎?”
  “是是是,是我說的,我說的,我喜歡”席語君縱橫商場多年,他征服過全世界的精英,卻唯獨在童小顏的麵前變得支支吾吾,無可辯駁。
  誰叫他欺負她,誰叫他侵犯她?童小顏滿意地笑了起來,將他的衣扣扣了起來。
  席語君一直傻傻地任她“擺布”,童小顏幫他整理好衣服,對他說道:“語君,他們不認小姨,該怎麼辦?”
  席語君立即正經危坐,推開車門,下車,伸手,牽住童小顏的手,將她從車拉下來。
  “瀟彤,我們再等一下,等歐陽太太姐妹兩個回來,在這個歐陽家,隻有歐陽太太姐妹兩個可以就小姨的命,其他人,我們求不到的。”席語君響起了歐陽靚穎,歐陽靚穎和童像仇人一般,她絕對不會挽救童的性命。
  童小顏無可奈何地點點頭,既然席語君都沒有其它辦法的事情,她又有什麼辦法呢?
  兩人在明星小區的畢竟路口溜達,除了等待,沒有其它的辦法。
  歐陽太太姐妹倆離開明星小區之後,並沒有去菜市場,而是直接去了醫院,她們以熱心路人的方式,找到醫院,願意捐血。
  抽血驗血之後,報告結果讓來人失望透頂,沒有一個的血型相同的。怎麼辦?
  姐妹倆焦急萬分,在醫院大廳轉來轉去。
  “姐,我們立即回家,一定要把她找回來!一定要求活童!”
  姐姐點點頭,回答道:“這一次,由不得她了,我們家已經給她保密半輩子了,從來不會像媒體透露她的事情,如果她不同意救童,我一定有辦法讓她就範!”
  歐陽太太歎氣,顯得有些傷悲,說道:“姐,我真心不想勉強她做任何事情,畢竟大姐走得早,而那個時候,你我都還沒有成家,所以將靚穎送進了孤兒院,她恨我們,她怎麼願意挽救童?”
  姐姐的心腸硬一點,她“哼”了一聲,說道:“這回,為了童的命,由不得她了,她不是要麵子嗎?她不是要以可憐的形象示人嗎?如果她不過來驗血,我要將這些公諸於眾!”
  歐陽太太的心太軟,她說道:“姐,這樣不好吧,畢竟靚穎也是大姐的親骨肉。”
  姐姐不說了,一臉焦急,往醫院門外走去,歐陽太太搖搖頭,跟了上去。
  姐姐走了幾步,停了下來,歐陽太太差點撞上了姐姐。
  “姐,怎麼不走了?”歐陽太太不解其意。
  姐姐的眼睛瞄了一下病房那邊,問道:“你說,童現在長得像誰呀?”
  歐陽太太立即明白了,拉著姐姐往病房走去,姐姐逮住一個小護士,打聽到了童的病房號。
  歐陽太太兩姐妹來到病房門口,直接往麵走去。
  “站住!”病房門口的查流域叫住了她們。
  歐陽太太姐妹倆心一驚,回頭一看,查流域正惡狠狠地瞪著兩人,查流域的眼神帶著殺氣。
  歐陽太太嚇得全身發抖,歐陽姐姐倒是鎮定許多,她笑了一下,說道:“先生,我們是誌願者,來醫院獻血的,想見見這位患者。”
  查流域聽著總覺得哪不對勁,他在思索,童幽灃聞聲,從麵出來,笑著對歐陽太太兩姐妹說道:“你們好,我是患者的未婚夫,替我未婚妻童謝謝兩位的善舉,進來吧。”
  查流域來不及阻止,歐陽太太兩姐妹已經隨著童幽灃進入了房間。
  歐陽太太一見到病床上的童,童奄奄一息,歐陽太太的心非常難受,大姐臨終前交代過她,叫她好好照顧兩個女兒,但是保證不能告訴童任何事情,不要打擾童的生活,大姐臨終前,表示不想讓童知道有她這麼一位毒辣的母親。
  歐陽太太想到這,眼淚出來了,她蹲下,握著童的手,看著童的臉,果然沒錯,童長得最像她,簡直和她年輕時候一模一樣的。
  童幽灃站在一旁,對於歐陽太太的眼淚不是很理解。
  這時,查流域走了進來。
  

snaptime:2019-08-22 13:07:00  .exectimeㄩ0.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