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百一十六章 悲從中來

任菲菲想了一下,抬頭,看看天花板,又低頭,看著老爸,說道:“爸,這就是像你一樣老奸巨猾,對吧?”
  “這孩子,怎麼說話的呢?”
  父女兩個終於有說有笑了。
  任菲菲說著這些的時候,卓識也哈哈大笑起來。
  “對,菲菲,你爸就是老奸巨猾,不僅如此,年輕的時候呀,他基本上屬於那種非常令人恐怖的孩子,鬼樣的。”
  卓識笑著,但是很快就笑不出來了。
  他是悲從中來呀。
  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就得絕症了呢?
  卓識和任菲菲聊了一陣,卓識有一些困意了。
  卓識打了一個欠,叫任菲菲先下去。
  待任菲菲走了之後,卓識閉著眼睛,過了一會兒,張開,拿出了手機。
  卓識給姚佳麗撥了以哦個電話。
  想告訴她任國強的事情,但是,電話接通了,卓識又不打算說了。
  “麗麗,沒有什麼事情,就是問問你,卓漪瀾是不是還算乖呢?”
  卓識找了一個借口。
  順便聊起了卓漪瀾。
  姚佳麗似乎很忙碌,她說幾句話,就掛了電話。
  卓識悻悻地放下手機,真困了,閉上了眼睛,一下子便睡著了。
  任菲菲從樓上走下去,心很不是滋味,和卓識的談話,讓她想起了生病的父親。
  怎麼辦?
  任菲菲一直以為,有爸爸任國強在,就像有人幫她撐著一片天,可是,以後怎麼辦?
  任菲菲一步一步地走著
  “不要臉的女人!滾出去!”
  這時,客廳傳來了一陣聲音,是卓秦風的聲音!
  任菲菲立馬回神,大步走向客廳。
  遠遠地隻見卓秦風指著程淑華的鼻子,憤怒地吼叫。
  發生什麼事情了?
  任菲菲走了過去,大大咧咧地問道:“秦風,怎麼了?為什麼罵程會長?你敢罵咱們會長?”
  任菲菲還在開玩笑。
  程淑華一臉不悅,卓秦風也餘氣未消,兩人同時怒吼:“關你什麼事?!”
  程淑華說完,抓起車鑰匙和手提包,外麵走去。
  卓秦風一甩手,往樓上走去。
  任菲菲愣在客廳,兩頭不是人,她自己也苦笑,指著自己的鼻子,問道:“關我什麼事?”
  任菲菲“切”了一聲,出門去了。
  原本,她來拜年的目的,就是聽從了父親的話,做人,要深沉,不要得罪了這幫辜負她的人,包括卓秦風!
  看來,今天即使忍了,也得不到卓秦風的原諒呢。
  任菲菲大搖大擺走在別墅區。
  “嘀嘀嘀”
  隻聽見一陣車鳴聲響起。
  任菲菲回頭,一眼看見了程淑華從豪車麵下來。
  任菲菲一愣,這個女人,難道想和她有什麼交集?
  任菲菲站住,問了一句:“程會長,你找我?”
  程淑華走向了任菲菲,上下打量任菲菲,諷刺般笑,說道:“任總裁,是吧?來這做什麼?”
  任菲菲又是一愣,回答道:“我來這有什麼奇怪的,從小到大,經常來,像來自己的家一樣,整個W市都知道,我和秦風青梅竹馬,大一開始穿開襠褲的時候就認識呢,我們還一起去上學,一起放學,一直到高中,隻不過,大學的時候,秦風去了阿姆斯特丹,而我高中留級了,我也舍不得離開我爸,才勉強去了卓叔叔和童叔叔聯合創辦的大學呢。”
  說起自己和卓秦風的過去,任菲菲不知道有多高興。
  任菲菲隻是覺得,如果沒有童小顏等這幫女人的存在,卓秦風就是屬於她一個人的。
  任菲菲高興得要死,她好像又回到了曾經的歲月,那些和卓秦風一起回家的日子。
  程淑華聽著,有一種七竅冒煙的感覺。
  程淑華接了一句:“就你這樣的成績,估計是買也買不到大學了吧?所以去自己老板朋友的學校;湊一個人數?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就是笨蛋,跟本配不上卓秦風!”
  任菲菲的臉,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她的眼睛,瞪著程淑華,咬牙切齒,回到道:“程淑華,不要以為自己有什麼了不起?你就是一個*,靠傍上了江會長,才一身榮華,江會長不在了,看你還能撐多久!”
  真的遇見了挑釁,任菲菲還是不能控製自己的情緒。
  她沒有辦法做到任國強說的那種案例藏刀的那種女人,她不是程淑華,也不是江靜靜,她連童小顏都比不上。
  任菲菲逃過衝動,隨便幾句話,就得罪程淑華。
  任菲菲讓程淑華下不了台階。
  這個女人,太囂張了!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
  程淑華狠狠地看了她一眼,笑,回答道:“任菲菲,我怎麼樣,跟你有關係嗎?管好自己就可以了!”
  程淑華說完,轉身,坐上了自己的額車。
  程淑華發動了車子,又微笑,搖下車窗,探頭,大聲說道:“任菲菲,明天記得來開會哦,商會有一份驚喜給你們任時地產,記住,任國強必須到場!”
  說完,程淑華猛地一踩油門,離開了。
  車子經過,揚起一片灰塵,任菲菲愣在那,捂住了鼻子,接著猛咳了幾聲。
  程淑華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任菲菲居然心一點地也沒有,她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傻子一樣。
  她感覺到了自己被蒙在了鼓。
  任菲菲覺得這個世界有一些恐怖,她渾身打著哆嗦,轉身,跨步走向了車庫。
  任菲菲心情非常的異樣,驅車,繞道離開。
  任菲菲沒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醫院。
  她走向了病房,在病房門口的那一刻,任菲菲站住了,努力地讓自己的臉上露出了笑容。
  她舒了一口氣,走了進去。
  此時的任國強,正斜靠著病床,看著書。
  不是,老爸看書?
  任菲菲一下子就真的笑了起來,像往常一樣,衝了進去。
  “爸!我回來了!”
  任國強抬頭一看,放下書,笑了笑,說道:“有沒有和卓家搞好關係呢?那個卓秦風欠你的,他一直對不起你,隻要你主動示好,今後呀,在商會遇到了難事,他會幫助你的。”
  任菲菲一愣,什麼關係呀?狗屁!
  她是被卓秦風罵出來的。
  “這個卓秦風你也知道,他油鹽不進,不可能幫我的,不過,爸,我倒是就得卓叔叔對我挺好的,他一定是一個念舊情的人吧?”
  念舊情?
  任國強的腦子一轉,既然是念舊情,那麼,隻有找姚佳麗了!
  任國強正想著,任菲菲已經拿起了任國強床上的書,看了一下,臥槽!居然是文學的!
  任菲菲大笑不止。
  笑了半天,指著這本書,看著任國強,問道:“爸,你發什麼神經?以前身體好的時候,也不見你看書,聽卓叔叔和姚佳麗阿姨說過,你學生時代,基本上上課就是在睡覺,現在讀書,還讀這種一點屁用都沒有的書?”
  任菲菲幾乎是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
  她覺得老爸一定是神經出了問題。
  “怎麼說話的呢?你爸這是熱愛生活的表現,據說呀,讀書可以使人明智,讀書也可以激起人熱愛的生活的熱情。”
  任菲菲“噗嗤”一聲,大笑不止。
  這是任菲菲聽過的最搞笑的笑話。
  待任菲菲笑夠了,任國強才說話。
  “菲菲呀,跟你講一點正事,趕緊幫我聯係你姚佳麗阿姨,讓她過來一趟”
  “爸,不是吧?你這病著呢,還惦記著老情人?”
  任國強一怔,然後,微微一笑,說道:“菲菲呀,我叫姚佳麗阿姨過來,是想告訴她,我生病的事情,我知道W市商會會長是你姚佳麗阿姨的學生,以後我不在的日子,讓姚佳麗阿姨幫幫你吧,別讓程淑華那個小人為難你!”
  任國強即使在病床上,也不會忘記了這茬。
  任菲菲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疼了起來,她趕緊拿出了手機,給姚佳麗撥了一個電話。
  “喂?”
  姚佳麗很快接了電話。
  “姚佳麗阿姨,是我,菲菲,我爸住院了,想見見你呢。”
  “什麼?!住院?哦?又喝酒了吧?是不是血壓升高了?他這張嘴呀,就是管不住自己”
  “姚佳麗阿姨,不是這樣的,我爸得了絕症”
  什麼?
  電話那頭,很久沒有傳來聲音。
  良久
  “菲菲,哪個醫院?”
  任菲菲立馬發了一個醫院地址給她。
  過了大搞二十分鍾,。姚佳麗如期出現在病房門口,她急匆匆地跑了進來,彎腰,雙手抓住了任國強的手,看了任國強很久。
  還沒有說話,姚佳麗的眼淚掉了下來,滴在了雪白的床單上。
  “麗麗,對不起,我不能守護你到你終老”
  任菲菲見狀,眼淚出來了,轉身,出去了。
  姚佳麗終於說話了:“國強,為什麼會這樣?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你答應過我,會好好照顧自己,找一個合適的女人結婚,如今,你就用這幅樣子來見我?”
  姚佳麗聲淚俱下。
  任國強慢慢地坐起,伸出了幹癟的手臂,攬著了姚佳麗的腰部,過去,姚佳麗一定會反抗,但是,如今,姚佳麗並沒與想過拒絕一個絕症病人的一個小小的要求。
  

snaptime:2019-05-24 09:25:10  .exectimeㄩ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