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七百一十五章 心被掏空了

不僅如此,並且請查蕭玉在任菲菲請假的這一段時間,代理任時地產的總裁的所有事務。
  查蕭玉深感意外,一直一來,作為任菲菲的助理,跟著任菲菲後麵,拿拿資料,倒咖啡什麼的,他都覺得永無出頭之日了。
  如今幾乎是一百八十度的轉彎!
  查蕭玉往椅子上一坐,覺得好舒服呀。
  緊接著,他開始了忙忙碌碌的工作。
  任國強得知了查蕭玉的表現之後,也放心在家養病了,任菲菲的心情不好,對父親說離開W市一段時間,出去散散心。
  任國強也答應了。
  一切都發展得如此的完美,隻不過,任國強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瘦,越來越沒有力氣。
  他去了醫院檢查,才知道自己已經身患癌症。
  任國強也不想打擾女兒的休息,瞞著。
  除了這個,任國強還有一身的老毛病。
  這不,任國強的老毛病又犯了,
  重陽節那天,留守老人任國強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孤孤單單地躺在床上,睜著眼睛,落寞地看著天花板,他想:又得住院嗎?不要,每次一個人躺在病床上,沒有親人照顧,也沒有人來看病,冷冷清清淒淒慘慘。
  他不想去那種地方,醫院麵那味道,問著就想吐。
  “又是九月九,重陽夜,難聚首……”
  誰呀?這個時候,誰會來?
  手機鈴聲響起,任國強回神,伸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習慣性地摁了接聽鍵。
  “爸,您的身體還好嗎?今天晚上我要給您一個驚喜。”
  任菲菲在電話那頭傳來了高興的聲音。這丫頭,一定是過得不錯,隻要這孩子意思整好了心情就好。
  “嗯……好好好,好得很,咳咳咳”
  “爸,您怎麼了?”
  “沒事,咳咳咳”
  任國強的話未說完整,一陣揪心的咳嗽聲傳給了女兒任菲菲,任菲菲聽著,立馬明白了,老爸的老毛病又犯了!
  “爸,您的肺炎是不是又犯了?得去醫院,住院治療,呆會兒,有車子來接您,一定要去醫院,聽見了嗎?”
  “聽見了,菲菲,你安心上班吧,在外地工作很不容易。”
  任菲菲為了過得充實,在外地找了一個工作。
  為了讓女兒放心,任國強努力爬起來,扶著牆,收拾了幾件換洗的衣服,他已經習慣了,肺炎一旦犯了,至少得住院一個星期,漫長的煎熬和孤獨。
  幾分鍾後,門外有車鳴聲,任國強苦笑,拎起行李,拄著拐杖,出門,上車,看病,果然,又是肺炎,像往常一樣住進了病房。
  躺在病床上,任國強閉上了眼睛,睡覺好了,反正也不會有人來看病!
  睡得迷迷糊糊之際,聽見有人喊他,任國強緩緩睜開眼睛,一群平時不怎麼來往的親戚站在病床前,個個拎著補品花籃什麼的,說著安慰的話。
  任國強很感動,眼睛噙滿了淚水,都是親人啦……
  親戚走了之後,又來了一批鄰居,甚至連本市的一些領導幹部也來了。每一個看病的人,熱情洋溢,真情流露,紅包、昂貴的藥材等等,全堆在床頭櫃上。
  整整一上午,看病的人絡繹不絕。
  任國強不覺得孤獨了,但是有一些害怕。這一次太不正常了,都來了,難道是肺炎轉肺癌了嗎?想到這,電話響起,任國強一看,是女兒的電話。
  “爸,我今天晚上到家,去醫院陪您。”
  女兒也回來了?
  不對!
  完了!
  一定是病得不行了!
  快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嗎?
  任國強接受不了這個事實,他還不想死,還沒抱過孫子呢,女兒忙著拚事業,也沒有時間找一個對象。
  任國強急了,叫來了護士,護士說沒事,就是普通的肺炎。任國強笑笑,護士怎麼可能告訴一個絕症患者他要死了呢?
  任國強搖搖頭,讓護士和看病的人全都出去,他靜靜地看著天花板,真的要離開了?
  一陣恐懼感襲來,他覺得冷,裹緊了被子,漸漸地睡著了。
  一陣凶猛的咳嗽,任國強又醒來了,睜開眼睛一看,女兒坐在病床前。
  “爸,您醒了?身體好一點了嗎?您要好好養病,快點好起來。”
  “菲菲,別說了,你怎麼會有時間回來看我?這些親戚鄰居和領導怎麼都來了?我快不行了?是嗎?”
  任菲菲笑了起來,拍拍任國強的脊背,說道:“爸,您瞎說什麼呀?就是肺炎,過幾天就好了,我以後都有時間陪您。”
  任國強絕望地看著女兒,說道:“以後都有時間?是不是打算把我的骨灰盒帶走,帶到單位去?菲菲,那可不行,就算我化成灰也要留在家!”
  任菲菲依然笑,說道:“爸,當然要在家,我不走了,商會把我調回了競選商會會長。”
  “啊?!”
  任國強愕然。
  虛驚一場!
  大家都那麼殷勤,還以為快要去了呢。
  任國強聽女兒一說,這才放心了。
  不過,任國強搞錯了。
  任菲菲早已接到了主治醫生的電話,得知了任國強的病情。
  當時任菲菲嚇著了,大聲哭喊,完了之後,她想,這個家,她應該冷靜下來,不然,誰來撐起這個家?
  任菲菲沒有心情旅遊了,她放下電話,立馬收拾好自己失戀的心情,收拾好行李,頓時就回來了。
  任菲菲直接去了醫院,去了醫院的病房。
  任國強見到任菲菲的時候,心踏實多了。
  完了之後,醫生來了,以為父女倆都知道任國強得了肺癌,醫生就沒有什麼避諱了,直接說了。
  “那個,任總裁,你的病情很不樂觀,如果可以,建議出院,去旅遊吧?”
  醫生的話剛落,任國強一臉疑惑,反問:“醫生,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女兒說,這就是普通的肺病而已,不需要治療了嗎?為什麼這樣悲觀?”
  任國強的語氣,還是那麼的強硬。
  醫生歎氣,回答道:“任總裁,誰說您得的是肺病,您得是”
  “醫生!”
  任菲菲頓時叫住了醫生。
  緊張地說道:“醫生,請您出來一下,有一些事情跟你商量。”
  任菲菲使勁使眼色。
  任國強太了解任菲菲了,他女兒這個樣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來,有問題。
  不是肺病,自己又變瘦了,瘦得柴骨嶙峋。
  天啦!不會是那個?
  任國強嚇著了,待任菲菲和醫生出去之後,任國強也起床,偷偷地跟著,在病房門口看著。
  之間任菲菲拽著醫生在樓道。
  “醫生,你怎麼回事呀?有這樣當醫生的麼?”
  任菲菲大聲喊叫。
  指著醫生的鼻子。
  醫生尷尬一笑,推開了任菲菲的手,回答道:“任總裁,我還以為您跟您父親說了,您也沒有說不能說您父親沒有得肺癌呀?要是您說一聲,那我們醫院”
  “蠢貨!不是我說你,你這個是新來的吧?在老年人麵前不能直接說,會嚇死他的!”
  任菲菲幾乎想撕了這個醫生。
  醫生立馬道歉,說道:“任總裁,那行,我不說了就是,幸好,您父親還不知道呢”
  “砰!”
  隻聽見一聲巨響。
  任菲菲和醫生回頭,一看,衝了過來,發現任國強摔倒在病房門上。
  醫生和任菲菲將任國強扶起,抬到了床上。
  “爸,醫生瞎說的,您別信!沒事的,也不是什麼大病,過幾天就好了!”
  任菲菲盡量輕描淡寫。
  任國強躺著,看向任菲菲,勉強地笑了笑,回答道:“菲菲呀,還要騙爸爸呢?我都已經聽見了,我早就懷疑了,我得了肺癌”
  “爸”
  “不過,菲菲,既然已經得病了,就不怕了,隻是怕公司的那幫股東”
  “爸,這個時候,你還擔心公司的事情嗎?不要管了!”
  任菲菲哭了起來,她忍住了眼淚,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
  這老爸不在了,她一個人怎麼過下去呢?
  任菲菲的心,像是被掏空了。
  “菲菲,目前,不能把我的病向外界泄露,我要親眼看見你登上了董事長的位置,才能放心地離開,在此之前,誰也不要把我生病的消息放出去!”
  任國強的語言依然那麼有力。
  他已經習慣了當領導的感覺。
  或者說,隻有號令整個公司,他才能活得有聲有色!
  任菲菲哭著,猛地點頭答應了。
  醫生也答應了,不會向任何人透露消息。
  待醫生出去後,任菲菲又大聲地哭了起來,撲進了任國強的懷,悲傷地嚎啕大哭。
  哭夠了之後,任國強一直在安慰她。
  “菲菲。你一定要冷靜,以後爸爸不在了,不能任性妄為,做人,要有深度,你在暗處,讓別人在明處,或者說,深藏不露。”
  “爸,什麼意思?我一直就是這樣的,怎麼做?哪做得不對嗎?”
  任菲菲不知道該如何做,不知道如何辦才好呢。
  任國強伸手,握住了女兒的手,回答道:“菲菲,就像你那天,衝過去推了黨廉政,你不應該那樣做,反正事情已經發生,你應該不做聲,讓他覺得對不起你,然後讓他每次都因內疚,幫助你!”
  

snaptime:2019-08-22 12:30:21  .exectimeㄩ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