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八百一十九章 觸動(19-05-20)      第八百一十八章 導演要來了(19-05-20)      第八百一十七章 想說的不能(19-05-20)     

第七百一十四章 升職

任菲菲揚起手,朝黨廉政打了過去。
  黨廉政再也不讓她了,他迅速接過任菲菲的手,將任菲菲往後麵一推,穿著高跟鞋的任菲菲一下子沒有站穩,往後退了一步,差點摔了。
  任菲菲立馬拿起手機,叫了一般社會上的朋友前去打架。
  女子一聽,一點也不怕,她也拿起了電話。
  “爸,安排一下,通知警察局長,這兒有人毆打公務人員!”
  警察局長?
  行!牛!她更狠!
  任菲菲隻好拔腿就跑。
  任菲菲鑽進了車,迅速飛了出去。
  天不怕地不怕,這個警方一插手,任菲菲還真的有一點怕了。
  她開著車子,已經離開黨廉政的單位很遠,任菲菲才放慢了車速,她的心很難受,想想這段時間,她和黨廉政的點點滴滴,雖然說不上轟轟烈烈,但是也不至於能做到像是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至少,任菲菲想過,既然卓秦風不喜歡她,嫁給一個疼愛她的男人,也是可以的。
  任菲菲剛剛有了這個想法,黨廉政卻退縮了,他總是以各種理由拒絕了任菲菲的邀請。
  一開始任菲菲沒有在意,後來次數多了,任菲菲的心便開了有了一些敏感。
  直到任菲菲親眼見著了黨廉政的女人,任菲菲才相信,這一次真的玩大了。
  她的心太難受了,任菲菲想找唯一的朋友訴說,但是卓秦風又對她有了防備。
  至少那個身邊的查蕭玉,任菲菲壓根就沒有想過和他有什麼的私人的空間。
  任菲菲繼續開著車,淚眼朦朧,突然之間,車子被迫停止了,任菲菲感覺到了頭部被撞到了,有行為的額液體從額頭上往下流,直到失去了直覺。
  當她醒來的時候,任菲菲發現她躺在了醫院,病床的旁邊坐著一個查蕭玉。
  “你怎麼在這呢?我怎麼了?誰送我來的?”
  任菲菲坐起,激動地抓住了查蕭玉的手。
  查蕭玉看著她的手抓住了他的,覺得有一些尷尬,他看看手,結結巴巴說道:“總裁,交警發現了你出了車禍,電話告訴了任總裁,任總裁一聽你出車禍了,非常的擔憂,一急之下,血壓升高,暈倒了。所以,小區的門衛查到了我的號碼,通知了我,將任總裁送進了醫院後,再來這兒,等著你的蘇醒”
  原來是這樣?
  任菲菲又一次使勁,搖晃查蕭玉,問道:“我爸怎麼樣了?我爸人呢?我要見他!”
  “總裁,任總裁早已清醒,已經回家了,醫生讓他好好休息。”
  查蕭玉解釋著,他的眼神,有一些謊言的閃爍。
  任菲菲這才放心,安靜了下來,向查蕭玉要了鏡子,說想看看自己的額頭,是不是破相了呢。
  查蕭玉就順著她的意思,要了鏡子。
  任菲菲一下子又想要吃魚丸,查蕭玉隻好開著車,尋邊了一條街,買了到了一份魚丸。
  夜已深,任菲菲打了一個欠,她安安靜靜地睡著了。
  查蕭玉這才拿起了鑰匙,他想下班了,著樣陪著老板,他想,應該沒有這樣的義務!
  當查蕭玉起身,任菲菲伸手,抓住了他的手,撕心裂肺一般,說道:“不要走!我們結婚,行嗎?你不是很愛我的嗎?為什麼要離開?”
  查蕭玉嚇了一跳,猛地一看,想張嘴說話來著,發現了任菲菲的眼睛閉著,又打起了呼嚕。
  她怎麼了?
  出什麼事情了?
  難道是失戀了?
  結婚?跟誰結婚?
  卓秦風嗎?
  不不不,不能的,任菲菲早已和卓秦風沒有任何關係了,兩人很少來往,隻不過,任菲菲會偶爾出現在卓識地產的辦公室,談談合作呢。
  那會是誰?
  當初的查蕭玉並不知道有一個黨廉政這個未婚夫。
  查蕭玉輕輕地推開了任菲菲的手,他看看任菲菲痛苦的樣子,心有一種為民除害的心理作祟。
  查蕭玉靜悄悄地走了出來,來到了樓道,拿出了手機,給卓秦風撥了一個電話。
  “喂?查助理,什麼事情?”
  “少在這兒官腔!你知道嗎?你的博愛,讓任菲菲出車禍了。”
  查蕭玉像是興師問罪一樣。
  卓秦風覺得莫名其妙,他都跟任菲菲關係不大了。
  每次任菲菲來辦公室談合作,他都是派安莎莉接待的。
  他最多出來打一個招呼。
  卓秦風才沒有閑工夫每一樣事情都親自動手。
  “你找錯了人,如果任菲菲是為情除了車禍,你應該找她的未婚夫,而不是我。”
  卓秦風悠悠地說道。
  說完,掛了電話。
  完了,卓秦風派了喜兒過來看望任菲菲和任國強。
  卓秦風聽說任國強和任菲菲出事了嗎,朋友一場的,也不過不去,自己出來,又怕任菲菲誤會了,他思前想後,派了保姆喜兒出來。
  喜兒代表了卓秦風,看望了任菲菲。
  任菲菲聽說是卓秦風讓喜兒來的,滿臉笑容,她想,還是卓秦風最好。
  任菲菲覺得卓秦風有情有義。
  喜兒看了任菲菲之後,不情不願地去了任國強的病房。
  實際上,任國強並沒有出院,並沒有回家,隻不過,查蕭玉怕任菲菲擔憂,所以撒了一個慌而已。
  喜兒找到了任國強的病房,有一些猶豫,揚起了手,敲了一下,病房門自己開了。
  “誰呀?”
  房間傳來一個聲音。
  喜兒應了一聲,走進去,發現一個護工在麵擦著桌子。
  喜兒往任國強的旁邊一坐,看著奄奄一息的他,沉默許久,喜兒想要起身,護工突然之間說道:“那個,我有一些去一趟外麵買一點夜宵,幫我看一下人總裁吧。”
  “好的,你去吧。”
  喜兒一口就答應了。
  護工笑嘻嘻地出去了。
  喜兒安安靜靜地坐在旁邊等著。
  她看著眼前的任國強,這個曾經和她同床共枕的男人!如今也死翹翹了?
  喜兒響起自己和任國強的一段過往,任國強占有了她的身體,卻什麼也不給她!
  喜兒冷笑,揚起手,使勁地扇了他一巴掌。
  “怎麼了?死了嗎?有本事起來呀?一肚子壞水,連病了身邊一個人也沒有?你心心念念的那個老女人姚佳麗呢?那去了?不要你”
  “喜兒”
  這時,任國強發出了聲音。
  喜兒嚇了一大跳,定睛一看。
  他醒來了?
  他活了?
  那麼他聽見了剛剛罵他的話?
  他知道打了他?
  喜兒有一些不自然,尷尬地笑笑,回答道:“國強,哦,不不不,任總裁,我”
  “為什麼打一個病人?說!”
  任國強即使是一個病人,說話也如此霸氣。
  喜兒懼怕,嚇得渾身發抖,立馬找了一個借口,往外麵走去。
  “回來!”
  任國強怒吼,他的身體虛弱,他的聲音不大,但是他的氣勢夠嚇人。
  喜兒還是怕他。和以前一樣的怕他。
  即使和他上過了床,還是不敢叫他的名字。
  喜兒隻好硬著頭皮,折回,慢慢地回到了任國強的身邊,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不說話。
  “過來,站過來一點!”
  任國強怒吼。
  喜兒渾身發抖,走了過去。低著頭,不敢看任國強,眼睛看著自己的腳。
  “啪!”
  隻聽見房間一聲響起。
  喜兒感覺到了臉上火辣辣的。
  這個男人居然打人?
  他打一個女人?
  喜兒捂著臉,慢慢地看向了任國強。
  “為什麼?”
  喜兒的眼淚滑落而下。
  “你說為什麼?剛剛是不是打了我的臉?我也是你這種保姆都可以打的嗎?不要臉的女人,這個時候跑這來幹嘛?是不是以為我快要死了,趕過來要家產?是不是想告訴我女兒,你被我玩過,然後要跟她結賬,是吧?狠毒的女人!”
  任國強看著她,一臉的厭倦。
  一個被他玩過的女人而已,還想要什麼?
  如果沒有個女人都想要他的財產,那麼,他哪有那麼多財產可以分割?
  任國強覺得可笑!
  喜兒聽著這些話嗎,心委屈極了。
  她隻是想過得好一點,隻是想著可以嫁給任國強,卻沒有想到,任國強壓根就沒有把她當成一個人看待。
  此時的喜兒委屈得不得了。
  她傷心的哭了起來,丟下一句話。
  “不是我自己要來的,是卓家讓我來的!我才不想看見你,你這個薄情的惡魔!”
  喜兒說著,傷心欲絕,再也不聽任國強的使喚,奪門而出。
  她再也不要幻想著和豪門搭上關係,她終於明白了翠兒的意思,老老實實做一個保姆,這樣就好。
  喜兒就這樣回到了卓家。
  而查蕭玉,因為同情心,留在了醫院,一個晚上,看著任菲菲。
  第二天,任菲菲和任國強一起出院了,由查蕭玉代理家屬,辦了出院手續。
  查蕭玉覺得好困,但是送佛送上西天,他豁出去了,一大早,打著欠,將任菲菲送到和任國強送回了任家。
  查蕭玉一直忙活到很晚,才去了任時上班。
  他剛踏進了辦公室的門,就有一堆人圍了過來,報喜。
  查蕭玉不明所以,這幫家夥,發什麼神經?鬼才知道玩什麼花樣!
  後來辦公室主任開會,才知道自己已經升職了,升為了執行副總裁。
  

snaptime:2019-05-24 09:05:44  .exectimeㄩ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