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作者:周蘭萍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  萌妻十八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萌妻十八歲最新章節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不是好惹的主(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誰的(19-08-21)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不見了蹤影(19-08-21)     

第七百一十三章 起疑心

他想見到的童小顏,卻又沒有見到!
  要不是卓識在客廳,他才不想下去!
  生活總是那麼無奈,想見不能見,想愛的不能愛!
  想見的,不能相見?
  想愛的,不能相愛?
  卓秦風愣住了,放慢了腳步,抬頭,看著顧忌的天花板,悠長地歎了一口氣,既然小姨說,不適合,那麼,是不是該是放下的時候到了?
  放下?
  能放下童小顏嗎?怎麼可能將她放下?
  卓秦風覺得自己做不到,他沒有辦法做到。
  卓秦風發著楞
  “秦風!過來呀?怎麼換一個衣服那麼就呢?”
  這時,卓識大聲叫了起來。
  卓秦風立馬回神,朝客廳看了一眼,任菲菲正在幫卓識鬆著肩膀呢。
  這個女人,她倒是很心機!
  她就抓住了從小認識卓家的這一個優勢,想著辦法巴結卓識,從而拉票,想得到卓秦風的心。
  卓秦風一臉冰冷,一點也不高興,實際上,這樣的態度,隻不過是他的常態而已!
  卓秦風冷冷地走向沙發,往沙發上一坐,離任菲菲和卓識的位置很遠。
  “秦風!你下來了。衣服換了呀?哇塞!我的秦風哥哥,你穿休閑裝太帥了,我超級喜歡的。”
  是嗎?
  卓秦風看也不看她,冷笑,回答道:“好,如果你喜歡”
  卓秦風隻是想說,如果任菲菲喜歡,他以後改,不穿這個就是!可,他的話好沒有說完,被程淑華打斷了。
  “卓老總裁、卓總裁,任大小姐,你們好!”
  這時,大門口響起了一個聲音。
  卓秦風一抬頭,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程淑華!
  她來做什麼?
  程淑華是不是有病!
  “程會長!您好您好,大駕光臨,榮幸!”
  卓識非常地官方,說道。
  卓識是一個久經沙場的老將,他才不管是不是以前和程淑華有什麼樣的過節,現在這個時候,程淑華是W市商會的會長,那麼,卓識就要巴結她。
  隻不過,卓秦風一直不說話。他很不喜歡這樣的阿諛奉承,也不喜歡討好一個曾經討厭,現在還是討厭的,虛假惡毒的女人。
  卓識的問候,程淑華並沒有放在心上,她隻是禮貌性地回了一句,“哪哪”
  程淑華的眼睛,卻瞟向了卓秦風,她還特意瞪了任菲菲一眼。
  程淑華挑了一個非常好的位置坐下,她一抬頭就看得見卓秦風。
  卓秦風如坐針氈,他不想看程淑華那一雙奇奇怪怪的眼睛,卓秦風搞不清楚,這個惡毒的女人,又想打什麼主意?
  卓識見狀,一下子就明白了,這個女人的眼睛老是看著卓秦風呢,她還是對卓秦風有意思?
  卓識看看任菲菲,慈祥一笑,起身,說道:“菲菲,今天我叫你來,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談的,關於私事的,咱們上樓上談吧?”
  任菲菲一愣,不對,不是卓識請她來的呀?
  不容任菲菲多想,卓識又說了一句:“菲菲,怎麼,不給我這個卓叔叔一個麵子嗎?”
  “不是不是,卓叔叔,我這就扶您上去。”
  任菲菲立馬起身,攙扶著卓識往樓上走去。
  雖然,任菲菲有一些不舍。
  她可是知道程淑華對卓秦風早已“心懷不軌”。
  任菲菲想,算了,反正在這兒,程淑華也不可能對卓秦風怎麼樣。
  這個賤人,不可能在客廳把卓秦風給吃了吧?
  任菲菲扶著卓識來到了卓識的書房。
  卓識有一些累,他坐在椅子上,斜靠著,休息了一會兒,笑地說道:“菲菲,你知道我帶你上來,有什麼事情的嗎?”
  “卓叔叔,我真的不知道。”
  任菲菲在卓識麵前,非常的有禮貌。
  卓識笑笑,朝任菲菲招招手,說道:“菲菲,你過來,聽說你爸的身體不好,是真的嗎?”
  卓識隻是想知道,任國強到底得了什麼病?
  沒有而你任國強,他都是支支吾吾,答非所問。
  上一次,卓識原本就是隨口一問,卻不料,任國強言辭閃爍。
  他不會主動回問題,甚至避開了問題。
  卓識希望可以從任菲菲的口中得知原委。
  卓識的問題,同樣讓任菲菲遲疑了一下。
  任菲菲尷尬地笑了笑,回答道:“卓叔叔,是這樣的我爸年紀大了,血壓不好。都是一些老毛病而已,不足掛齒。”
  “菲菲啊,這可不能這麼說。你爸一個人把你養大,你得了解他的病情,依我看,你爸不隻是血牙病那麼簡單。哎,孩子呀,要學會報恩啊”
  “卓叔叔,其實是這樣的,我爸呀,已經住院了,肺癌晚期,他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病,他怕影響任時地產的股票”
  啊?!
  卓識挑意外了!
  他雖然得知任國強有難言之隱的病之後,得意過,這個浪蕩子,跟他搶姚佳麗,搶了一輩子,報應!
  但是當他得知任國強得了肺癌,卓識居然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菲菲,走,我們現在就去醫院!”
  老情敵一場,老同學一場,卓識還是很傷心的。
  “這個卓叔叔,不要吧?我爸不太喜歡所有人去看他。他喜歡安靜。記得當初我得知他生病了,從外地趕回來”
  任菲菲跟卓識講了一段過往。
  任菲菲曾經因為失戀,任國強安排了她在外地政府做了一段時間。
  果然,任菲菲的性格好多了,她的心情也好多了。
  因為這一次不一樣,這次是任菲菲第一次被黨廉政甩了。
  據說黨廉政被領導的女兒看上了,被領導的女兒睡了,然後,領導的女兒懷上了,黨廉政沒有辦法,就會這樣提出了和任菲菲分手,黨廉政也就消失了。
  任菲菲想起了這一段過往。
  讓她一夜之間變得成熟了。
  任菲菲不想看見這樣的自己。
  她想把這個並不是喜歡的男人放下,但是記起這一段往事,心中往往悲傷不已。
  她記得很清楚。
  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早晨,初冬季節,這樣的陽光,讓任菲菲覺得人生很美,這樣的日子,要是能約會一個,也是不辜負青春呢。
  任菲菲剛好想打電話給黨廉政,此時此刻,黨廉政已經將電話打過來了。
  “黨廉政,今天我突然好想你,咱們出去玩吧!”
  任菲菲總是想公主一樣,以為每個人都是圍繞著她轉動。
  黨廉政遲疑了一會,支支吾吾地回答:“菲菲,不還意思呀,我正在上班呢,不像你,你是私企,想幹什麼就什麼。”
  怎麼這樣的語氣?
  黨廉政發什麼神經?
  粗心大意的任菲菲也感覺到了一種落差。
  但是她很高傲,既然邀請都不過來那就滾蛋!
  任菲菲將電話掛了。
  任菲菲拿上鑰匙和手提包,氣呼呼地往任時地產駛去。
  任菲菲的車技一般,車速確不是蓋的。
  這不,她生氣的時候,兩紅燈都不管。
  一直衝出去,在十字路口,她狠狠地瞪著黨廉政的工作單位,她很下去殺了他。
  但是,任菲菲又想,這樣不好吧?這樣一來,不就等於自己舍不得他一樣?
  任菲菲還是希望不能這樣為了男人放棄了自己的高傲!
  她不下車了,正準備一腳油門,飛出去,她的視線卻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任菲菲定睛一看,是黨廉政,他也來上班了!
  果然,黨廉政是在加班。
  也許他真的很忙,不得已?
  任菲菲這樣想著,看著黨廉政,沉默了。
  可是,當黨廉政走向單位大門的時候,麵走出來一個女子,小腹微微凸起,女子滿臉幸福的笑容,朝黨廉政走了過去,迎上去,接住了黨廉政的公文包,拿出一個手帕,幫黨廉政擦著衣服上的灰塵。
  黨廉政伸手,撫摸了一下女子的臉,說了一些什麼東西,隻見女子一臉笑意,深情款款,踮起腳,在黨廉政的臉上親了一口。
  黨廉政也作為回報一般,將她抱起,猛地親吻她的唇
  任菲菲忍無可忍,奪門而出,衝了上去,冷不防退了黨廉政和那女子一把,幾乎是河東獅吼,“不要臉的夠男女!”
  黨廉政被她一推,抱著女子一個踉蹌,差點摔跤,幸好女子下來,一手抓住了承牆柱,才避免了摔跤,但是黨廉政摔趴在地上。
  黨廉政不顧自己的膝蓋疼痛,他立馬爬起,衝向女子,扶住女子的肩膀,緊張地說道:“老婆,你有沒有事情?要不要緊?肚子痛不痛?不行!咱們去醫院”
  “老公,我沒事,你忘記了,我可是體育係畢業的,怎麼可能沒有兩下子功夫呢,不礙事的,不過”
  女子轉向了站在大門口虎視眈眈的任菲菲,她一臉諷刺的笑意,走向了任菲菲。
  “老公,介紹一下,這位是誰?”
  女子的語氣,滿是挑釁的意味。
  任菲菲也不示弱,她以一副原配的姿態,逼近了女子。
  黨廉政見狀,衝了過去,擋在了女子的麵前,他這樣緊張?
  他心疼他的女人?
  以前不是一直說自己有多愛任菲菲,如今,黨廉政說變就變?
  任菲菲的心已經不是愛與不愛的事情了,她覺得像是完全沒有了麵子。
  

snaptime:2019-08-22 12:30:12  .exectimeㄩ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