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天之錄》全文閱讀

作者:夜闌歌  偷天之錄最新章節  偷天之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偷天之錄最新章節第二百八十四章遭瘟的精靈(18-07-25)      第二百八十三章看,飛碟!(18-07-25)      第二百八十二章開心就好(18-07-25)     

第二百七十七章死戰(十)


“不好!它要吐息!退……”
在火龍的腹部突然開始鼓脹、那磨盤大小的暗紅鱗片也詭異的緩緩明亮起來的時候,亞汶心頭便急速掠過一種強烈的危機感,眼見一道粗壯的火線自腹部速上湧,自己立刻辨別了出來,大驚之下,口中大吼一聲,身形急退的同時,心中默念咒語的速度也不知比平時要上了幾倍,雙手上揚舉過頭頂,隨著兩掌速的一合一分,掌心處一道蔚藍色的光芒閃過,然後,十丈左右的一座半圓型魔法屏障,將正在紛紛急速暴退的十幾個族人籠罩住,統統護在了媊恁C
後退過程中,幾個迅速鎮定下來的族人也是一起催動起了魔力,不斷的注入頭頂上方的魔法結界之中。
隨著魔力源源不絕的注入,魔法屏障上的蔚藍色光芒也是越發的湛藍清澈。
說時遲那時,盡管亞汶跟眾族人已經全速暴退,但也僅僅是退出了短短的七八丈距離,然後,闊大的駭人的那張血盆大口,已然張開了!
亞汶匆忙中抬頭看去,就見一道紅的刺眼的粗壯火光,自火龍的咽喉處,從上下兩排參差不齊又陰森慘白的石筍一般粗細的巨牙中間,噴湧而出!
在剛剛出離巨口時,原本呈現圓柱狀的火光,迅速的彌散升騰為仿佛要漫天遍地的大團烈焰,氣勢洶洶的向自己精靈族人們奔湧而至。
眨眼之間,那恐怖烈焰的火紅,已經跟自己的魔法屏障所透發出的明亮的蔚藍,凶狠的對撞在了一起。
隻聽“”的一聲大響,一紅一藍兩色光芒對撞之後,刺眼的紅色光芒看起來聲勢未減半分,而魔法屏障卻是連連的劇震不絕,原本清澈明亮的蔚藍光芒,也是瞬間就黯淡了下來!
隨即,透明的魔法屏障如同一個半圓形的吹大的氣泡,在火龍龍息的狂暴氣浪中歪歪扭扭的勉強支撐,仿佛隨時會被吹滅一般。
亞汶心中大急,額頭上也隨之滲出絲絲的冷汗,跟幾個族人瘋狂的催動著魔力,源源不斷的注入上方的屏障,屏障上的蔚藍色光芒雖然依舊在迅速的微弱著,卻兀自在漫天的火紅氣浪中頑強的時隱時現。
而又是短短幾個眨眼的工夫之後,隨著麵前的幽藍屏障上一道道細細的裂紋的出現,正在拚命催動體內魔力補充屏障能量的亞汶,也是跟身邊一起催動魔力對抗龍息的幾個族人一般,瞬間齊齊的麵色慘變!
但是,幸運的是,這時,在魔法屏障即將碎裂的邊緣,這場龍息所帶來的狂暴氣浪也終於要漸漸的止歇下來了,與此同時,又有幾個冷靜下來的族人集結了足夠的魔法元素,迅速的將遍布裂紋的魔法屏蔽打開了一角,而後雙手紛紛揚出,隻見一道道淡淡的藍色光芒不斷閃現,出離屏障範圍後,更是仿佛見風就長,立刻的化為了大片大片的光幕,迎著紅彤彤的氣浪餘波,向著火龍籠罩了過去。
那淡藍色的光幕與晚霞一般的火紅氣浪還未接觸,便突然化作了層層的水浪,眨眼間撲滅了結界周圍已經微弱下去的烈焰,同時餘下的幾層水浪,借著火龍吐息換氣的間隙,居然衝到了火龍的頭頂上方,水浪當頭澆下,將猝不及防的火龍澆的濕淋淋,暗紅的鱗片上冒起騰騰的白霧。
盡管依然如同之前的攻擊一樣,沒有給這頭巨大的龍族造成任何的傷害,但是彌漫在周身的白霧,成功的阻擋住了火龍的視線,眾族人這才趁這個機會得以略作喘息,迅速的又後退了十幾丈的距離。
頃刻之間白霧散盡,火龍暗紅色的龐大身影再次緩緩的浮現,可能是因為剛才疏忽之下被水浪澆得有些狼狽,所以它似乎再次被激怒了,長長的脖子直立而起,現出的身軀足有七八丈長,在淡淡金色和血紅色的交相輝映下,那顆巨大的腦袋更是顯得格外的猙獰恐怖,狹長的雙眸中閃過兩道寒光,低吼了一聲,扇動兩下雙翅,直直的向著自己這方俯衝了下來。
而火龍雙眼中閃爍著凶光俯衝下來的同時,龍腹又開始緩緩鼓脹,那團龍腹下的暗紅鱗片,再一次漸漸的亮成火紅之色,隨後化為一道狹長又粗壯的火線,順著長長的脖頸,再度的自下而上!
“……見鬼!這頭大家夥還真是……舍得啊!”
亞汶望著來勢洶洶的火龍,不由緊咬牙關、唇角微動,頗為艱澀的苦笑了一聲。
盡管亞汶心堜白,吐息作為一種極為耗費龍族精神力和體內魔力的戰鬥方式,即使是身為一頭壯年的龍族,一場戰鬥下來,也不可能做到無休止的持續吐息。
這對於生性驕傲的龍族來說,實在算是一種不合常理的近乎無賴的打法了……
亞汶覺得自己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其實,以自己跟這十幾個族人的實力,這頭龍完全不需要如此的急迫,可能隻需要多花費一點時間,略作一些小小的周旋,便應該足以送給自己這支精靈隊伍一個團滅的下場了。
那麼,至於讓這頭火龍如此迫不及待的原因,亞汶心念電轉思來想去,覺得可能性恐怕也隻有一個那便是藏在自己腰間魔法口袋堛漕漁頞有紅白兩片花瓣的冰焰草了吧?!
偷偷的闖入一頭龍的老巢,並且還偷走了人家守護了不知多久歲月的東西,這頭龍隻怕是絕難善罷甘休了!
而麵對一頭被激怒的龍族,而且還不得不承受它暴怒之後的怒火,那麼,今天如果自己還想要堅持最初的預想,悄悄的率領著族人們毫發不傷的全身而退的話……
這種想法,就不僅僅是不切實際了,而隻能說是確實的有些太過於天真了!
……
鼻中仿佛已經再度嗅到了火龍的那股越來越濃重的腥臭氣息,亞汶甩甩腦袋,不敢再胡思亂想,卻是銀牙緊咬,轉頭向著身後的眾族人環視了一眼,迎著族人們投射過來的目光,點了點頭,仿佛終於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眼神都是同樣的堅定而又決絕!
隨即,亞汶知道自己不敢再耽擱下去,口中發出一聲清麗嘹亮的長嘯,率先急振雙翅,向著上方直衝而起。
餘下的十幾個男性精靈們也是緊隨其後,口中紛紛的長嘯出聲,然後背後雙翅一震,斜斜的向著左右側方,四散飛射而出!
背後雙翅所閃爍流轉的淡淡金光,在精靈族人風馳電掣一般的全力飛行速度之下,竟然仿佛化為了一道道金色的光線,與直衝上方的亞汶一起,呈現出了一個弧度優美的……扇形!
扇形剛剛成型之後,亞汶與族人們的身影隻是在半空略一停頓,齊齊的吟唱了幾句咒語,然後,每個人的全身,都猛然的爆發出一團更為燦爛的金色光彩來!
這突兀湧現的一團團的金光,比之前背後雙翅上流轉的那種微弱的金色光芒不知要燦爛了多少倍,金光越來越璀璨絢爛,越來越明亮刺眼,強盛的居然好似實質一般,直至最後仿佛化為了一個個橢圓形的金色光繭,將每個人的身影完全的包裹在了光繭之中。
隨後,這燦爛奪目的一個個金色的光繭,在半空中隻作了稍稍的停留,便又開始以更為敏捷的速度……四下移動了開來!
……

snaptime:2018-10-20 12:13:28  .exectimeㄩ0.045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