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盜書》全文閱讀

作者:蘇九月  墓盜書最新章節  墓盜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墓盜書最新章節第五百三十八章含淚重逢(18-06-19)      第五百三十七章回歸都市(18-06-19)      第五百三十六章告別古墓(18-06-19)     

第四百七十五章上升的石柱


虎子嗚啦啦吐了好一陣子,整個人都要吐虛脫了,這才捂著肚子蹣跚的走過來,看到七爺之後,鐵青這臉,問道“他娘的,七爺,你給老子喝的什麼鬼東西,胃都要吐出來了。”
七爺自顧自的手勢東西,不去理會虎子,倒是王初一從一旁走過去,攙住虎子的胳膊說道“七爺給你喝的自然是好東西,能救你的命,你就別問了,趕緊坐下吃點東西,等老白也恢複好了,咱們就趕緊出發。”
接下來,我們四個就圍坐在篝火邊,吃了點東西補充體力,根據我的觀察,這間石室的麵積很大,四周大概有二十多根石柱,每一根都盯著石室頂部。
以我的經驗推斷,這麼大的一間石室,應該距離主墓室不會太遠,如果能在這石室媊悝鋮麭q道,那八成就是通往主墓室的。
我正這麼想著,虎子也開口道“他娘的,我看這石室不小,肯定有棺槨,說不定還不止一具等一會咱們好好找找。”虎子一邊大塊吃著帶來的風幹牛肉,一邊口齒不清的說著。
等到我們吃飽喝足,體力恢複的也差不多了,虎子最先站起身子,舉起手電就朝著石室的一側走去,走著還回頭說道“我去前麵看看,你們要是吃飽了沒事幹,就去另一邊看看,一會咱們還在這媔蛈X,把篝火燒旺一點,別他娘的一會再滅了。”說著,虎子就往前走去。
這時候七爺也站起身子,舉著手電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就這樣,我們四個人分成四個方向,開始搜索整間石室,由於這石室太大,我們分散的比較遠,我舉著手電往前走了大概五分鍾左右,這才模糊的看到石室的邊緣。
等走進了之後,這才發現石室四周的牆壁上,用黑紅兩色的油彩繪出很大的一副壁畫,上麵畫著一條巨龍,在巨龍的下方,是無數正在逃命的人,各個表情慌張,由於這壁畫顏色單一,看上去還有點滲人。
在筆畫的正中間,巨龍下方的地麵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塌陷,裂縫很寬,有不少人已經掉進這裂縫之中,整幅壁畫就描繪了這一個場景,看上去好像是古格族人遇到了什麼巨大的災難。
可具體是什麼災難,我也無法判斷,因為龍這種生物是肯定不存在的,古人因為迷信的原因,把很多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都用一種誇張虛幻的手法來描繪出來,什麼鬼神,什麼龍王之類的東西,層出不窮,根據我的判斷,可能是古格族人是在居住地碰到了大地震,地麵裂開口子,古格族人來不及逃跑紛紛掉了下去。
看到這,我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這巨大的地下空間,是不是就是那個時候形成的?古格遺民之所以會在這地下暗無天日的地方,修建起一座巨大的古城堡,是不是就是因為那次地震形成的裂縫?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在我們頭頂部的位置,肯定有能夠出去的路!
可我轉念一想,這古格王朝年代實在是太久遠了,就算是這壁畫上畫的跟我推測的一模一樣,那也肯定還會發生地殼運動,頂部的裂縫說不定已經被什麼山體所覆蓋,否則的話,這堳蝏繴|如此的黑暗。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舉著手電順著岩壁就往前走,隻見在我前麵王初一的手電就在不遠處晃動,我們兩個相距大概也就三十米左右的樣子,很便在石室兩麵牆壁的夾角處碰上了。
“老白,你看!”王初一舉著手電,朝著角落媟茈h。
我順著光線往前看,隻見在兩麵牆壁夾角處,向外延伸十米左右的地方,竟然安靜的躺著一個巨大的石棺!
這突然的發現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一般的石棺大多都是出現在墓室的正中間位置,可這石棺怎麼會出現在角落堙H記得之前也有一次類似的情況,可著實讓我們吃了不少苦頭,現在又是這般情景,我不由得感覺一陣頭大。
就在這時,虎子手電的燈光也在遠處晃了晃,看他晃動的幅度和動作,應該是發現了什麼,可還沒等我看清楚虎子的狀況,就感覺七爺那邊的手電也在不停的閃爍,似乎也發現了什麼東西。
“集合!大家集合!”我高喊著。
當我們再次回到篝火處的時候,虎子已經迫不及待的說道“嘿嘿,他娘的,我說什麼來著,棺槨!這麼大的石室堛眯w有棺槨,就在剛才我去過的那角堙A就有一具,石頭的,看起來還挺大,應該有不少好東西。”說著,虎子已經躍躍欲試,恨不得馬上就過去吧棺槨給撬開。
就在這時,七爺也開口道“我那邊也有一具棺槨,石頭的,也不小。”
聽到七爺的話,我和王初一默契的對視了一眼,開口道“我們那邊也有!”
虎子聽到這堙A滿臉的興奮,開口道“他娘的,我就知道,這石室這麼大,絕對不止一具棺槨,果然被我猜中了,這石室的四個角堻ㄕ陷羹矷I”虎子話音剛落,忽然身體就一僵,整個人就愣住了,臉上興奮的神情一下就消失了,表情開始變得凝重,開口道“我說哥幾個,我怎麼感覺這麼別扭,棺槨不都應該放在墓室正中間嗎?怎麼這石室堛煽羹穻b四個角堙H而且擺放的這麼對稱,難道說……”
話沒說完,虎子眼中精光一閃,看向七爺。
七爺此時也是緊皺著眉頭,沒有說話,掏出一根香煙點上。
我心埵釣З菻獢A於是就問虎子“他娘的,別賣關子,到底怎麼個情況?四個角堜騑羹穻酗偵臗縐s?還是有什麼機關?”
虎子轉過頭,看了看我,長歎了一口氣,說道“恐怕還真是機關,而且挺麻煩。”
當虎子不在對棺槨感興趣的時候,我就知道麻煩大了,這家夥視財如命,進了古墓之後,冥器就是他親爹,唯一能讓他放棄棺槨,放棄尋找冥器的原因就隻有一個,那就是開棺必死。
王初一顯然也知道虎子的秉性,見他這般樣子,也是不由得身體一顫,開口道“怎麼?比之前咱們進來時候的那條通道還危險?”王初一試探著問道。
虎子長歎一聲,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口道“那倒也不是,這棺槨難就難在,必須四個同時打開,否則肯定會觸發機關。”
聽虎子這麼說,我連忙問道“既然這樣,咱們就不開這棺槨了,反正這堣]不是主墓室,這麼危險的棺槨,不值得去冒險。”
哪知道虎子冷笑了一聲,說道“老白,你還沒發現嗎?剛才咱們都已經到了這石室的邊緣了,有誰發現甬道了?有誰發現石門了?是不是四麵都是岩石牆壁?”
經過虎子這麼一提醒,我也不自覺的一愣,心說是啊,剛才我隻顧著看那牆上的壁畫,卻沒意識到那岩壁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出口。
我連忙轉過頭去看王初一,本想要問她有沒有發現什麼石門,通道之類可以通行的地方,還沒等我張嘴,就見王初一緩緩的搖了搖頭,顯然是跟我的遭遇一樣。
於是我又看向七爺,隻見七爺也是低著頭抽著煙,一句話都沒說。
我當即心說不妙,連忙問道“那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七爺他們進來的時候,我正處於昏迷狀態,應該是他們三個將我抬進來的,既然能進的來,那肯定就有入口,隻要沿著原路返回,應該還是可以的。
我心堻o麼想著,隻見虎子伸手指了指地麵,我不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就追問道“他娘的,說話,別賣關子。”
虎子開口道“從下麵上來的,還記得之前咱們看到的那些鐵鏈嗎?”
我點點頭,回想起那些錯綜複雜的鐵鏈,我現在想想都能驚出一身冷汗。
虎子接著說道“那些鐵鏈很大一部分都是陷阱,也有一小部分是用來通行用的機關,記得當時你昏過去之後,我和王初一就抬著你往前走,這地方實在太古怪了,有些機關弄的比現代科技都複雜,在走過一個回旋的石廊之後,我就發現了一個可以上升的石柱,就像是咱們現在座的升降電梯一樣,咱們就直接上來了。”虎子邊說,邊手舞足蹈的比劃,生怕我看不懂似的。
就在這時,王初一開口道“到了這堣妨寣A才知道,那上升的石柱是一次性機關,用來連接石柱的鐵鏈一旦被觸發,鐵鏈另一頭連著的重物就會下墜,石柱就開始上升,一種並不複雜但是很好用的機關。”
我在腦子媔}始構造當時的畫麵,上升的石柱,下墜的重物。
“你們是說,在一個比石柱重的多的重物拉扯之下,這石柱才會緩緩上升?”
虎子和王初一兩人同時點點頭。
這下我才明白了虎子所說的一次性機關,這連接石柱底部的重物,一旦被放開,下沉之後,石柱是升起來了,可想要再降下去,的確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我們找到一塊巨石,比那石柱下方的重物還要重,這個幾率在我們現在所處的石室之中,可以說是零,絕對不可能實現。

snaptime:2018-10-20 11:55:19  .exectimeㄩ0.64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