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漫威副本》全文閱讀

作者:冷凍水餃  超級漫威副本最新章節  超級漫威副本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超級漫威副本最新章節142(18-05-16)      141(18-05-15)      140(18-05-14)     

113


雪月兒歎了口氣,輕輕的抱緊了她,忽然感覺到她與自己一般無二,就像一個感覺到自己受了委屈的普通小女孩,而不是法力深厚,高高在上的仙子。
過了一陣,雪月兒繼續勸道:“我浩弟確實是一個剛滿十二歲的小童,那相貌是我們平時化妝的,到天明時刻,仙子姐姐就能夠看清了,不用太過擔心。我浩弟確實是一個心思機靈古怪而又執著單純的小男孩,如果他真的長大了,懂了許多男女之事,我還巴不……到時有了紅塵凡事的糾纏,他也沒有像現在這麼堅定的想要追尋仙子。”
仙子忽然輕聲問道:“你多大?”
雪月兒道:“十七。”
仙子道:“那你在遇上他之時,已經是情竇初開的小女孩,真會喜歡一個不懂男女之情的小童?”
思及此點,仙子忽然回想自己當初在修仙門派,如何暗戀一個修仙師兄的情形,欲罷不能,欲得而不可,情思深學鎖。
修仙門派規矩深嚴,一般的孩童自生下來,就在父母的督促下,追求長生,沒有人敢動凡情。直到一兩百歲之後,沒有達到理想的境界,自知天賦極差,無緣修成長生不老的仙,才會改變初衷,返身找回青春時期的男女之情,重續傳宗接代之事。
當然也偶爾有一兩個叛逆之人,自甘墮落,早早舍棄長生的夢,成為門派家族物羞恥。作為對他們的懲罰,通常是終身監禁,老死不能再見麵,有的嚴厲的門派家族,更是直接滅殺。
隻有不入流的普通家族門派,才會看淡這些,除非那個子弟真的很有希望的那種。
思及往事,仙子不由悲從中來,自己已經整整一百多歲,受黑蛤蟆的致命一爪,再中了它的毒霧攻擊,最後凝聚本命精元,拚死一擊,讓自己的功力竟然倒退了一層,加上調養的,今生已經沒有了長生的希望。
她忽然又升起一個奇怪的想法,幹脆就在樣自暴自棄的開始男女之情,自己已是百歲高齡,心態蒼老,興許這個剛剛強占了自己的是一個年青的小夥子,精神力旺盛,或許能夠給她帶回年輕時的感覺。
到時生米熟飯,省了她再去費力尋找,不得已帶回自己家族,也沒人敢質疑她,最多是為她的悲劇命運惋惜。
可惜,到現在自己依然還是處子之身?
思及這點,她的麵皮慢慢變得滾燙,臉色在漸白的晨霧中泛紅。
雪月兒感覺到,有些擔憂的問道:“仙子姐姐,你怎麼了?傷情惡化了?”
一個十七歲的小女孩叫一百多歲的自己為姐姐,在修真界,份屬尋常。如果在凡間界傳揚出去,那就得讓人驚掉下巴。
仙子略帶慌亂的道:“沒事!”
收拾好心情,仙子閉眼調息,不去再想這些令她心跳加速的東西。輕輕歎了口氣,可惜這麼多年的努力,到頭來,終究是功虧一簣,這長生之夢,免不了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到現在,仙法長生與男女愛情,兩者都無法擁有,卻又能怪得誰?
怪隻怪,當初自己太大意,直接收了妖怪回去豈不了事!還好奇的像個小女孩,想去翻轉撥弄一番那隻黑乎乎的大蛤蟆,挨了它蓄力以待的凶猛一擊。幸虧當時躲得,要不然就是穿心之禍,到死都不能安生,還要成為黑蛤蟆嘴中的滋補之物。
再次悠悠的歎了口氣,強聚微弱仙光,不知道從哪取出兩顆潔白的丸藥,先後吞了下去。做完這個,仙子閉上了眼睛,極度疲累的昏睡過去。
這陣光茫雖然微弱,在這淡淡的黎明還是非常的耀眼,耀得李浩眼睛刺痛,揉了揉朦朧睡眼,還未看清旁邊的情形,就驚喜的問道:“仙子姐姐醒了?”
雪月兒噗哧輕笑道:“醒是醒了,可是剛剛仙子姐姐費了好大的力氣,不知道從哪弄出來兩顆仙藥吞了下去,現在又累得昏睡過去。瞧這情景,沒有三、五日,是無法醒過來的了!”
抬頭望去,仙子這會熟睡的臉上,帶著紅些紅潤與笑容,睡得更安詳一些,搖晃一陣沒有反應,她癢癢還是沒有反應。
李浩頓時哭喪著臉道:“那你怎麼不叫醒我?想急死我啊!”
雪月兒笑著去他的癢癢道:“浩弟,別急啊,苦著臉不好看,給姐姐笑一個,嘻嘻。仙子剛剛吞下兩顆仙藥,一定能夠很醒來的。對了,她剛才竟然像一個小女孩一樣在哭,懷疑你已經……沒想到像她這樣法力高強的仙子,竟然會像我們凡塵女子一樣流露出柔弱的一麵,嘻嘻……”
李浩小孩心性,被雪月兒得癢癢的,忍不住展開了反攻,與她笑鬧成一團。一厚厚棉被揭開,露出了兩具雪白的身子,一豐潤嬌美,一清瘦若枯木。被子掀開了半邊,那邊還蓋著一半棉被的,還有一個身著綠色羅裙的仙子,嘴角微帶著微笑,眉容之間卻好似帶著一絲淡淡的憂愁。
兩人是光著身子睡覺的,雪月兒卻給仙子穿上了衣裙,不讓李浩這小色鬼占她的便宜。要占,也隻能占她自己的。
霎時間,在這漸暖的春天,在這個小小的石洞之中,春色撩人,徜徉蕩漾。
乘著躲入這石洞,雪月兒徹底回複了女兒姿態,舒服的享受著這種羞澀的感覺,變著法子與仙子搶占李浩的眼光。
就算最後仍然搶不過仙子,也不盡量不讓李浩去占她便宜。
有意讓著李浩,雪月兒一會就臉色潮紅,氣喘籲籲敗下陣來,勸道:“浩弟,別鬧了,棉被揭開,要凍壞仙子姐姐了!”
李浩嘿嘿笑道:“她才不會凍壞呢!她就是冰仙子,越凍,好的越!我去她癢癢兒,吵醒她再說!”
雪月兒忙一把抱住他,拉開棉被蓋了回去,用力的抱緊了他,不給他任何可能掙紮出去的機會。
李浩迷糊不清的道:“唔,壓死我了!月兒姐,你鬆手!”
……
在李浩望眼欲穿的期待中,直到進入石洞的第八日過去,仙子依然沒有清醒過來。
第九日,依然如故,李浩要崩潰了,坐立不安,飲食漸少。
這也正好,就不用為耗盡的幹糧發愁。
進入石洞的第十日清晨,洞窟之外依然是在漆黑的夜,仙子又悠悠的醒來。在這同樣的時期醒來,仙子好似有意的挑選的。
醒來之後,仙子主動的輕輕弄醒了雪月兒。或者說,她根本就是期待著這人睡的最香的的時刻,不讓令她感到難堪的李浩醒來,吵擾到她。
雪月兒揉著惺鬆睡眼,迷糊的道:“仙子姐姐,你醒了?感覺好點了沒?”
仙子語音低弱而清晰,聲速緩慢緩慢的道:“你非常喜歡你的浩弟?能否做到為他舍棄一切?包括自己的命!”
雪月兒奇怪她為什麼會這麼問,想也未想的回道:“那是當然?你摸我身上的箭疤,就是當時為保護他而受的傷!”
仙子的手由雪月兒抓著,撫向她胸上,大腿,那堛G然有兩個光滑凸起的疤痕。
仙子道:“這是皮外傷,沒有遭到法術的傷害,等我靈力恢複,舉手就能還原。”
雪月兒大喜過望,不自禁的大聲叫道:“真的?仙子姐姐,到時你幫我消除這傷疤好嗎?”
如若她這會不是躺在床上,而是站在地上,肯定會興奮的得意忘形,一蹦數丈高。
奇怪的是,她的叫聲這麼大,在這寂靜的清晨,聲傳近堙A卻沒有將近在咫尺的李浩吵醒。不過雪月兒這時的心情,全部放在怎麼恢複自己的傷疤的事上,完全沒有注意到這點。
仙子淡淡的道:“當然可以,不過你隻要答應我一個條件,不僅你的傷疤能夠恢複,你的浩弟也能夠進入修真界修仙。”
雪月兒興奮的催道:“你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就算讓我折壽數十年都行!”
仙子搖頭歎道:“凡人壽七、八十者稀,你還甘願折壽數十年,是該說你愚笨,還真是夠癡啊?隻怕想讓你答應這條件,非常的難!”
雪月兒嬌美如花的臉孔,興奮的神色頓時消退,變得有些為平淡憂愁。女兒家的直覺,她隱隱的,已經猜測到仙子接下來要說的是什麼。
仙子淡淡的道:“既然你已經猜到,我也不用多費口舌。隻要你答應這個條件,我不僅能讓你百病不侵,容顏不老,長命百歲。凡間的財富你們已經擁有許多,過多反而是煩擾,我也不用再給你了,不過你想要,我也可以給你。”
確實,她與李浩身上的東西,光寶石什麼就價值連城,更還有從二虎那掃蕩回來的五十多萬兩銀票,更還有掩埋在黑牛鎮那邊的金銀珠寶,再加上她自家的產業,這幾輩子是不用愁的了。
雪月兒蒙耳,搖頭大叫道:“仙子姐姐,你別說了,我寧願一無所有,也不願意讓浩弟離開我!”
她蒙得住自己的耳朵,卻遮蓋不了仙子的聲音,點滴不漏的,繼續清晰的傳入她耳朵。
綠衣仙子繼續道:“其實,你的浩弟現在根本不懂男女之情,你敢保證他以後就不會拋開你?就算不拋開,如果隻把你當親姐姐來看,你願意承受?”
雪月兒尖叫道:“你胡說,浩弟是愛我的!我是她妻子,這輩子我已經離不開他了!我求你了,你不要再說了,我什麼都不會答應你的!”
綠衣仙子歎道:“不是我懷疑,因為這兩日你們所做的一切,我都親眼目睹。你的浩弟對你,隻不過淘氣的小孩對大姐姐,絲毫不帶男女之情,就算你們赤身笑鬧,依然掩蓋不了這事實!”
雪月兒驚叫道:“啊!你怎麼能這樣?”
綠衣仙子繼續道:“放心,我不是有意窺探你們。我自第二次清醒,強啟自然凝聚的一丁點靈力,打開了儲物項鏈,服下靈丹。雖然閉著眼睛在煉化藥物,意識卻是清醒的,你們所做的一切,瞞不過我的感識。”
雪月兒嬌羞的道:“包括我幫你洗浴?”
當時李浩可是在一旁,把她全身瞧了個清楚!綠衣仙子臉色唰的變得通紅,解釋道:“當時我在煉化靈丹,不能出關,隻能任由你們擺布。本來服藥之後,得坐著以靈力煉化,可以回複五成靈力,我現在傷勢太重,半睡半醒的自然煉化,隻回複了二層的靈力!唉,不進反退,今生恐怕是無緣啟智階層,這回算是徹底的失去了希望。”
雪月兒奇怪的問道:“什麼啟智階層?像我們練武之人,就算受了再大的傷,隻要筋脈未損,休養之後,依然能夠練成絕頂的功夫,隻在時間的關係。仙子姐姐,你別灰心,盡管繼續練下去,一定能夠達到這層次的。”
仙子搖頭歎道:“難了!就算我達了這個層次,有生之年,也無緣長生了,唉!”
沉默了一陣,綠衣仙子繼續道:“不是我有意想搶你的浩弟,而是由於你的浩弟是除我父親之外,第一個見到我的男子。”
雪月兒道:“可是他隻是一個不懂情的小孩子!”
其實雪月兒更想說,李浩同樣是第一個除她爹之外,看遍了她身子的人,更還摸了個遍,今生還有可能換夫君嗎?
仙子幽幽歎道:“可我不能做到這樣想!這樣吧,我給你講講我們修真界的故事吧。”
修真界,俗稱偽仙界,並不是凡人眼中的長生不老,法力通天的真正仙界。
在這堙A比之凡間靈氣充沛一些,人的壽命也更長一些,但是在有生之年,不能夠修煉到羽化飛升,數百年之後,終究難免成為一捧黃土。
於是,生活在修真界的修真族,還未出生,就有他的爹娘不停的服用靈藥,洗靈藥浴,為他構造了一條修練成仙的通天大道。
因此,正常的男女到了青春年少的懵懂時期,也不得妄動凡情。就算他們自己有時克製不住,也有家族長輩與師長時刻緊盯著,及時勸阻製止。
必要時刻,讓他們強行閉關,關上幾十年,剛剛萌起的一點情念,就這麼煙消雲散,無影無蹤。
在這堙A允許成婚的,是超過百五十歲,還未達到啟智的沒有希望之輩。
隻要達到元丹之期,如無意外,一般壽終於三百齡。這對於凡人界來說,簡直是逆天的長命老壽星。
但生命已經走過一半,還是未能完成眾人期待之中的飛升仙界,本就情緒低落,了無生趣,還得在家人的督促下,匆忙娶親,完成傳宗之大事。
這樣情形下,匆忙間結成的夫妻,又哪媮晹釣k歡女愛的甜蜜喜悅可言?
這還未完,還得忍著巨大的痛苦與失落,開始為自己未出生的子女鋪路,助他完成將來的長生之路。
雪月兒驚愕的張大了一隻美嘴,搖頭道:“修真界這麼苦,那麼長壽還有什麼興趣?”

snaptime:2018-10-16 20:39:46  .exectimeㄩ0.08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