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之眼》全文閱讀

作者:亞舍羅  進化之眼最新章節  進化之眼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進化之眼最新章節第637章英雄試煉?職業晉升!(18-08-04)      第636章任務完成(18-08-04)      第635章意外的重逢(18-08-04)     

第476章愛是一道光(2合1)


“好吧,這我就放心了,”白曉文笑著說道,“在換約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帶上我的專屬經紀人。”
“啊?”韓旭有點懵。
“她叫鄭金豔,是個非常善於談判的經紀人,”白曉文說道,“如果你擔心帶上她不方便,至少在簽約之前,把合同的內容傳一份給我,讓她看一看其中有沒有陷阱。”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韓旭很痛地說道,“談判確實不是我的強項,我需要一個人幫我。謝謝你隊長,我會付給她傭金的。”
白曉文微笑點頭。
眾人接下來又議論了一會兒CUAA全國賽的事情,約好了聚餐的時間和地點原本陳國威是打算今天晚上就一起吃飯的,不過白曉文手頭上沒做的事情太多,隻能改日。
白曉文最終還是沒有拗過韓旭,收下了他歸還的一萬靈能點。
在韓旭等三個人離開之後,白曉文繼續開始製藥,微笑著對李淑儀說道:“你可以跟會長說,讓公會人事部采集一下韓旭的資料,準備把他簽下來了。”
“現在說會不會太早了?”李淑儀有點茫然,“韓旭不是表態,希望留在精武公會麼。他要跟公會管理層解釋的。”
“那你覺得解釋會有用嗎?”白曉文問。
“如果我是精武公會管理層,考慮到韓旭作為擁有天賦能力的精英坦克的稀缺性,肯定會給予一定的寬容度。更何況逼迫韓旭和你絕交,本身就是一件不合情理,不講道理的事情。”李淑儀給出了自己的判斷。
白曉文淡淡說道:“寬容度,是建立在他們相信韓旭是自己人的情況下。但是現在,精武公會明顯已經不相信韓旭了,更何況鄭姐如果擔任了韓旭的談判代表的話,就更會讓精武公會起疑心憑著精武公會的情報收集能力,肯定是可以收集到鄭姐的來曆,知道她是我的專屬經紀人的。”
李淑儀吃驚地說道:“這樣的話,不是在精武公會管理層的敏感神經上狠狠紮一針嗎?他們對韓旭會更加不信任。”
白曉文點頭。
“曉文,這樣做……似乎有點過分了吧?”李淑儀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我覺得,既然拿韓旭當朋友的話,就不應該用這種手段。”
白曉文微笑說道:“這是對韓旭最好的選擇。”
頓了頓,白曉文又道:“假設一下,我不采取任何行動,韓旭向精武公會高層解釋,你覺得後續發展會如何?”
李淑儀道:“精武公會應該會和韓旭換約的。隻不過合同內容可能比較苛刻。”
“不,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精武公會用一份看似美好的協議留下韓旭,但在韓旭簽訂長約之後,就將他徹底雪藏!”白曉文淡淡說道,“不履行合同承諾的條款,韓旭固然可以控告,但精武公會家大業大拖得起,韓旭耽誤的卻是自己的黃金成長時期。”
李淑儀似乎有些明白了:“所以你派了鄭姐過去,替韓旭把關,避過合同上的陷阱?”
白曉文再次搖頭:“不,如果隻是為了避開合同陷阱,我大可以幫韓旭找其他不相幹的談判人員,不一定非要鄭姐出馬。我的真正目的,是讓雙方談崩。”
李淑儀:“……”
“韓旭的性格,決定了他不可能滿足精武公會管理層的要求,與我公開斷交。也就是說,他必然會受到精武公會的懷疑和防備,這一點就算是雙方簽了合同也無法改變。”
“韓旭在精武公會是注定得不到任何資源傾斜的坦克型精英,天賦覺醒者的確有潛力,但要傾注資源的前提,是公會高層的信任!”
白曉文淡定地總結道:“提前預見到了這一可能,我當然要出手幹預。韓旭留在精武公會隻會一生蹉跎,我們超神公會,才是他的真正舞台!”
李淑儀似乎被白曉文說服了,她歎了口氣說道:“這可能就是我跟你的區別吧。”
【是的凡人的智慧總是會受到情感的影響,所以凡人才會常常後悔當初。唯有超凡的智者,早幾步甚至幾十步預見到了所有的可能性,才能做到落子無悔!】
白曉文這個念頭在腦袋娷鄐F一圈,還是很明智地沒有說出來。
整整忙了一宿,白曉文終於製作出了新一批的完美級強化藥劑。
翌日清晨,白曉文隻是小憩了半個小時,就已經恢複了精力充沛的狀態,他開車帶著李淑儀,將完美級藥劑送到超神藥劑店,順便到李北海家埵Y飯。
老妖、人事部主管李成彬也在場。值得一提的是,李成彬是李北海的遠房侄子……
在飯桌上,不可避免地談到了襲擊事件的後續進展。
“事件的性質是很嚴重的,謀殺覺醒者是重罪,更何況你還是英雄職業,影響力會更大,”李成彬推了推眼鏡架,“你提供的證據比較充分,覺醒者協會給出的反饋也很重視,已經向台島基地市的協會發出了遠程傳喚趙延年的要求。”
所謂遠程傳喚,是利用虛擬技術,將被告人的全息影像傳遞過來,接受質詢。這種情況,一般發生在案件尚未坐實的情況下,且雙方距離遙遠,交通不便。
白曉文點點頭。
“目前趙延年方麵還沒有什麼回應。可以預見的是,對方不會痛地認罪。”李成彬最後說道。
白曉文道:“好。我準備去一趟靈界,短則兩三天,多則四五天就回。等我回來之後,應該就能知道這個事件的風向了。”
“你不是剛從靈界回來沒多久麼,怎麼又要去?”李北海道。
“這次不是去做任務的,而是去我的領地。”白曉文笑著解釋了一下。
“那淑儀也去嗎?”李北海問。
“我就不去了,休息一下,在家埵n好陪陪老爸哈……”李淑儀笑眯眯地舉手。
其實,李淑儀不去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給白曉文和塞西莉亞一定的獨處時間。不過這個原因沒必要說給李北海聽。
李北海瞪眼說道:“少來,我這些天都要主持路段清理,基本是不回家的,別忘了還有三個大型怪物聚集點要攻堅。”
“好吧,那我陪老媽也行啊,正好喂喂壹壹跟二二,增進一下感情……”李淑儀逗弄了一下兩隻已經漸漸長成的白雕,現在它們已經長到了兩尺多長,體態神駿,羽毛光滑,已經能捕獵一些實力弱小的初級變異獸了。
這就是變異獸(飛禽)的生長速度。在靈能時代,變異獸的生長發育速度是非常的,野生的變異獸,甚至三五個月就可以長到成年期!這樣算起來,作為家養的變異白雕,壹壹和二二的生長速度算是滯後了一些。
李媽笑的合不攏嘴,拍拍李淑儀的肩膀,連說讓她在家埵h住幾天。
在吃過飯之後,白曉文就取出了永久封地令。
他先察看了一下積攢的停留天數,一共是五天。
白曉文心埵頃々F,這個時間還是比較充裕的。他隨後將手按在永久封地令上,選擇使用。
“你即將進入凱恩位麵世界,北疆白石領。”
“你在凱恩位麵世界擁有5天的限製探索時間。在限製探索期間,你不可離開白石領的領土範圍,否則將被強製驅逐。”
“在限製探索期間,你可以隨時返回地球,本次探索所獲得的收益,包括且不限於靈能點、裝備、道具等等均不會消失。”
“當你返回地球之後,你此前累積的剩餘時間將自動清零(無論是否用完)。”
“是否進入?”
“是。”
白曉文在確認的同時,揮手向李北海、李淑儀等人告別。白光閃爍之間,他的身影消失不見。
……
凱恩位麵世界,白石城。
漫長的冬季已經過去,北疆也迎來了初春。
遺民與人類廝殺,血肉滋養過的戰場,催生出片片綠草的新芽。
“喂!什麼人,下來!”
白曉文站在白石城的城樓之上,俯瞰著白石城。耳邊傳來呼喝的聲音,他輕輕歎了口氣。
進入自家領地,結果出現的地點卻是在高高的城牆上麵。不過這樣也好,可以俯瞰一下白石城的麵貌。
和幾個月前,白曉文離開時候相比,白石城還是有不小的變化的,道路拓寬,房屋修繕,居民在整潔的街道上行走,整體的繁榮度提升了不少。
這一切都說明了塞西莉亞的能力。
而城牆腳下,盡職盡責的城防軍們,則是一臉緊張地張弓搭箭對準白曉文,同時對白曉文喊話讓他下來,接受審查。
“也對啊……我這個便宜領主,也沒有出現過幾次,城防軍們沒見過我也在情理之中……我就算說出我的身份,他們也未必肯信。不過見到塞西莉亞之後,就能說清楚了。”
白曉文想到要見塞西莉亞,心媮椄O有點小激動的。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小別勝新婚嘛。
“嗨嗨,放輕鬆,我沒有攜帶武器。”白曉文舉起雙手,示意自己人畜無害。
“那你等著,我的人去扛梯子了,你一會順著梯子爬下來!”城防軍的一名頭目警惕地盯著白曉文。
“不用那麼麻煩……”
白曉文向下踴身一跳。在眾人的驚呼之中,他呼啦張開了部族之羽披風,輕輕巧巧地滑翔落地。
露了一手的白曉文,在城防軍頭目的眼中更加戒備了。
“你是不是白石城的居民?”
“唔,算是吧。”白曉文笑著說。
“那就出示你的身份銘牌!”
“哈?那是什麼東西?”白曉文有點疑惑。
城防軍頭目用懷疑的眼神盯著白曉文:“城主閣下在幾個月前就實施過的身份銘牌登記製度,每個白石城的居民都有!你沒有?”
“好吧,我確實沒有銘牌,不過我有一張封地……”
“我不管你是什麼身份,我隻認銘牌!”城防軍頭目大聲說道,“,請提姆大隊長來……小心這家夥很厲害。”
提姆?白曉文有印象,是塞西莉亞手下的精英騎士。他聽到這堣浀茪ㄤ菻璊斃G了,擺手說道:“也好,我就在這媯打ㄘi過來。”
看到白曉文氣定神閑地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動手的意思,城防軍士兵們總算是放鬆了一些,氣氛也不再那麼壓抑。
城防軍頭目帶著幾個人看住了白曉文,其他人仍然去四處巡視。
“嗨,我想問問,最近白石城有什麼大事發生嗎?”白曉文問道,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你想問什麼?是不是想刺探我們白石城的情報?”城防軍頭目一臉警惕。
“……得,當我沒說。”白曉文放棄了。
呼啦啦的聲音響起,一輛裝飾華貴的馬車呼嘯之間駛出,拐了一拐,向著北街衝了過去。沿途的行人避之不迭。
“呦,這是哪家的車,有點橫啊。”白曉文本能地感覺到不爽。
“還能是誰啊,斯坦丁男爵唄。”有個嘴的城防軍士兵說道。
“一個男爵就敢這麼橫衝直撞,你們也不管一管,這樣駕車難保不會撞傷居民吧?”白曉文不可思議地說道,“他是什麼來頭?還有你,管起我來倒是挺凶的,對那個什麼男爵,怎麼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白曉文最後一句話是對那個城防軍頭目說的。
城防軍頭目本來想斥責白曉文,聽到了最後一句,氣勢頓時一餒。
“也不能怪加頓隊長,是城主閣下的命令,我們城防軍不得約束斯坦丁男爵的行為。”剛剛那個城防軍士兵道。
“為什麼?”白曉文皺眉。
“嘿嘿,城主閣下是個女人,還是個單身女人……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啊。”白曉文心道,我對她的深淺當然一清二楚。
“斯坦丁男爵是個帥男,是城主閣下的追求者之一,每隔一段時間就去城主府……”城防軍士兵給了一個“你懂得”的眼神,“據說斯坦丁男爵已經向她求婚了呢,也許是城主閣下對於未婚夫的寬容優待吧。”
白曉文驀然想到了和小別勝新婚意境相反的詩句。
愛是一道光,綠到你發慌……
啊呸呸!白曉文趕緊甩了甩腦袋,停止了放飛自我。

snaptime:2018-10-18 10:38:08  .exectimeㄩ0.100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