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驍將》全文閱讀

作者:漢風雄烈  三國驍將最新章節  三國驍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三國驍將最新章節四百三十六章張繡反正(12-04-13)      四百三十五章漢祚斷,曹操竊國(12-04-13)      四百三十四章大戰落,曹操謀(12-04-13)     

四百三十六章張繡反正


.四百三十六章張繡反正
曹操最終沒得到傳國玉璽。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祖弼用他的一死掩蓋住了所有的一切。
那假傳國玉璽便是再假也是極品美玉雕琢而成的,那材質,那人工,其耗費絕不是祖弼一個小小的符璽郎可以擔負的起的。所以,它最好的歸宿就是不知所蹤……
依漢製,天子佩七璽。除了取自秦王子嬰所獻,相傳是由和氏壁雕琢而成的傳國璽作為擁有江山社稷合法象征而秘不示人,日常不太使用以外,皇帝真正頻繁使用的璽印隻有六方,分作兩組,一組叫做“天子某璽”,用於外(用於對外國君主致書之類外交途徑的璽印);一組叫做“皇帝某璽”,用於內(用於對國內郡國、諸侯、百官公卿下達詔令之用),每組各三枚,分別叫做“之璽”、“行璽”和“信璽”(衛宏《漢舊儀》:“璽皆白玉螭虎紐(以白玉琢製,上雕螭虎之形作為穿綬的提紐),文日‘皇帝行璽’、‘皇帝之璽’、‘皇帝信璽’、‘天子行璽’、‘天子之璽’、‘天子信璽”凡六璽。”)。
六枚璽印各有不同的用途。比如“皇帝行璽”是用於封印一般的詔書、敕令,也用於冊封、任命諸侯及三公;“皇帝之璽”是用於封印賜給諸侯及三公的詔書等等……六枚璽印佩帶之人也各不相同,其中天子之璽、皇帝之璽是由皇帝親自掌管的,而另外四枚璽印則是放在符節台。符節台的長官是符節令,下設符璽郎四人,天子六璽中,其餘四璽以四名符璽郎各掌一璽。
然時到今日,一切的一切都已隨著數十年前的那一場宮變化作了鏡中之花。在徐璆攜傳國玉璽至許都後,天子三璽、皇帝三璽就成了擺設,反倒是之前終年秘藏不示人前的傳國玉璽成了詔書上最常用的印璽。也因此使得原本早已被裁撤掉的符璽郎再次出現在殿堂之上。但也僅僅是一人而已,其職責就是在曹操想要用傳國玉璽或是擬好了詔書要送給獻帝過目蓋章的時候跑跑腿。
祖弼完全有機會避過眾人耳目把傳國玉璽搞到手,這一點曹操很清楚。所以在事情發生之後,他雖然暗恨自己瞎了眼,挑了個白眼狼在身邊,卻也沒往更深處想。尤其是在前去祖弼府上抄家的侍衛回報說——‘祖弼家人早已不知去向’後,就自認為今日一事乃祖弼早有預謀,而就此打住了在宮中的徹查。隻下令屬下州縣,全力緝拿祖弼家人。
獻帝、伏皇後夫婦擔驚受怕了小半天,見事情過去了這才深深地鬆了一口氣,知道是渡過了這個難關。
既然獻帝已經同意了禪讓,那接下去的幾天中上演的就是曹操的個人政治秀——三讓王位。這是無疑是一場真正的政治表演,雖然其中含著有那麼一丁點遠古禪讓製度的孑遺。
鄴城,銅雀台。
鄴城早在曹操還是魏王的時候就已經是魏國的國都,現在他斷了漢祚,正式立魏,政治中心雖然還是在許都,可鄴城他也不能丁點不顧。是要在這正式稱帝的。
皇帝登基需要準備的東西很多,而且還要等江東孫吳和遼東公孫氏遣來的使臣,是以需要一段時間。曹操於是就一邊命人準備,一邊在銅雀台設宴,大宴群臣,以安定人心。
當下銅雀台前,左右前後,圍繞著無數虎豹騎士以及虎衛軍士,台上滿布著期門佽飛.曹操坐在當中,左邊許褚,右邊典滿,皆全副披掛,站立兩旁,眾官依次屏息坐定。酒過三次.曹操舉酒,對眾官道:“孤有一言,請諸君靜聽。”
沒人敢再有廢話,台上文武眾官無比緊閉嘴巴側耳靜聽。曹操微微一笑,心中暗自滿意。當下起身高聲道:“古人有雲:天下者,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漢室自桓靈以來,昏主迭乘,權奸當道,殺戮忠良,塗痡四海,張角大亂於六州,董卓擅權於朝列,李郭俶擾,九廟阽危,漢祚之延,不絕如縷!孤以孝廉出身,起兵討賊,賴諸文武協力同心,所向有功,得有今日;孤於漢室,不謂無功,孤於當今,不謂無德;而昏主乃昵比群小,過信奸叔,背德負恩,一心反噬。孤得傳國璽於九江太守徐璆,不敢私藏乃獻納於宮府,此心清白,天地可鑒!然昏主不以為德,反以為仇,密遣內官,外連逆臣,勾結劉備,欲以圖孤。孤幼時李陵與蘇武書,言韓彭菹醢,絳灌縲絏,嚐深鳥盡弓藏之恨,以為子胥文種,係奴隸之材;絳灌韓彭,皆驚駘之輩,不能自有樹立,攀龍附風,貴賤隨人.俯首受誅,死而不悟,孤甚痛之!子輿有雲:‘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孤將一雪絳灌韓彭之恥,而伸寇仇土芥之言,諸公以為如何?”言畢,目光如電,聲色俱厲,一股無言的威懾鎮壓群臣。
文武震慄,無人敢以回答。
三讓已畢,待到江東、遼東使臣趕到,三層受禪台築起,曹操便正式登台受禪。壇下集大小官僚數百人之多,虎豹虎衛中軍十餘萬,獻帝親捧天子六璽奉於曹操。操安然受之。
壇下群臣跪聽宣冊,待冊已畢,曹操即受八般大禮,登了帝位。賈詡引大小官僚朝於壇下。改建安二十四年為黃初元年,國號大魏。昭示天下,封獻帝為山陽公,為國三恪,即日就國,赦天下殊死以下。以夏侯惇為大將軍,爵高安鄉侯;曹仁為大司馬,爵陳侯;夏侯淵為驃騎將軍,爵南鄭侯;曹洪為衛將軍,爵野王侯;張遼為渦陽侯,樂進為廣昌侯,於禁為益壽侯,許褚為舞陽侯,李典為冠軍侯,徐晃為翊陽侯,以賈詡為太尉,爵壽鄉侯;華歆為司徒,王朗為司空,程昱為廷尉,爵安卲侯;陳群為尚書令,晉爵潁鄉侯;劉曄為禦史大夫,爵東亭侯;司馬懿為尚書,爵河津亭侯……文武百官封關內侯者五十餘人,其餘皆進爵有差,並追封典韋、張郃、李通等戰死武將功臣,以及郭嘉、荀彧、荀攸等。以次子曹丕為太子,封三子曹彰熊為任城王,四子曹植為東阿王,五子曹熊為東平王……,立妃卞氏為皇後。
曹操稱帝的消息就像是一道狂風一樣,短短半月間就傳遍了整個天下。當即是有人驚喜有人愁。孫權得了曹操冊封的吳王封號,立刻就受用了起來,吧自己頂了二十年的‘吳侯’這頂帽子毫不客氣的扔到了一邊。
長安的劉備則是悲喜交集,他雖然黯然於漢祚正統的斷絕,可心中卻也有那麼一絲喜色。要知道連漢獻帝都能察覺出的東西,他自然也早就了然於心。日後漢室重興時,如何處理自己與皇帝的關係,劉備也為之頭疼不已。
但現在一切就都好辦了可以大鬆一口氣了漢獻帝今日的退位,就是來日的因果。
並州,雲中郡。
張繡上月才從五原郡折回。今天開春之後,南方大戰連連,這塞北草原上也同樣不得安寧。
劉備軍像是打了雞血一樣精神煥發,連續不斷的向著曹軍發起了猛攻。絲毫沒有歇戰安息的跡象。要知道,這春天氣候雖然比寒冬時節好了許多,可一樣不是騎軍開戰的好時節。
戰馬都窩過了一個冬天,正是瘦弱虛小的時候,春季來臨,大地回春,是戰馬恢複膘健的最佳時段。一般懂得騎兵的人,都不會選擇在這個時候開打。
可劉備軍……真是一反常態啊
張繡心中是暗歎不已,為劉備軍的底氣壯咋舌,而等到荊州之戰的戰果傳到之後更是長籲短歎個不停。
他是有心結的,宛城一戰,曹操的長子、愛將還有侄子都折在了自己手中,可難保不被報複啊這些年張繡過的一直就是提心吊膽,好在並沒發現曹操清算總賬的苗頭,可曹操下麵還有曹丕呢
自從兩年前曹丕被正式冊立為王世子之後,張繡對曹丕就恭敬有加,無時無刻的不想巴結上去。但人家對張繡卻丁點不假於顏色,而且十多年如一日,十分的不耐煩。
事實上早在十多年前,也就是赤壁之戰前,張繡當時還是有些軍權在手的,並跟隨曹操征伐河北,立功不小,增加食邑達2000戶之多。當時天下戶口劇減,十不存三,將領中封邑沒有達到1000戶的,唯獨張繡的特別多。且張繡的女兒也被曹均(曹操之子)所娶,自己成了曹家的聯姻。原以為這樣一來自己就算安全了,可張繡萬沒有想到,就在這當口還僅僅是曹氏諸多公子之一的曹丕,竟然口出“君殺吾兄,何忍持麵視人邪”的話。當下被嚇得麵如土色。一時間張繡甚至想到了死,可最終還是被人圈住了。因為曹操實在沒有露出要殺他的意思。
人曹操可不是什麼愛好清名的人,三國第一屠刀,絕非非浪得虛名。如果曹操真想殺張繡,隨便莫須有的罪名都能致死,何須繞彎叫曹丕相逼?萬一張繡又不識相,曹丕還有可能表錯情,不就逼死不成了。
縱觀曹操一生,他是想殺許攸就殺許攸,想害孔融就害孔融,想死婁圭就死婁圭,要逼崔琰就逼崔琰,從來不假借他人之手。張繡既不如孔融的儒學盛名,又不多許攸獻降之功,也不比婁圭家富,又惶論非崔琰一樣的士家大族,但是曹操連殺四子,不曾手軟,又何必在意一張繡?
所以張繡苟活了下來,十多年了一直小心翼翼。人曹丕不耐煩自己,咱就列邊站,不礙人眼。但事不隨心,前年時激烈的世子爭奪戰終於落下了帷幕,才華出眾的曹植敗在了曹丕手中,這下可是把張繡給難為死了兩年來,張繡無時不刻的不在想著曹丕表忠心,但效果始終不太理想,即便他現在重出江湖,手握一方兵馬。
“父親,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您可萬不能對曹丕再報什麼期望了”張泉低聲叫道,臉上滿麵的都是焦急之色。
兒子上賊船了,而且不是才上的,而是上去多時了。張繡看了一眼焦慮的兒子,心中苦笑不已,劉備手下還真有大才啊,不知不覺中竟然在曹魏心腹之地編織下一張如此大網。自己兒子被拉進去多年了,自己這個當老子的竟然毫無察覺。
當真是小心嚴密
張繡也敢肯定,這張大網所謀甚大
張泉是趁著曹操登基,大賞群臣之機才得以來軍中見父親張繡的,平日他都是在許都,處於半圈禁狀態,也可以算是人質。
雖然這些年來,張繡埋頭過自己的小日子,可頭上的拿一把刀始終不見挪走。這樣提心吊膽的生活是沒人願意過的。張泉心中一直有些不忿,他的活動不像他父親那樣引人注意,因為張繡與荊州的老關係,所以他同王粲、宋忠等人的子弟多有往來。而王粲二子,劉廙之弟劉偉,宋忠之子這些人卻都與魏諷較好。
魏諷雖然是依靠鍾繇得以進入仕途的,但這並不代表著他對曹魏就有多少忠心,進入仕途不久就與伏完等人聯係了上,再加上金禕、耿紀、韋晃、吉本等人,連同董承衣帶詔之事殘留下的一些人脈,一張覆蓋了整個曹魏內部的大網終於在許都張開了。
這是劉備集團十年苦心經營得來的,他日一朝爆發必然可收到奇異之功。
張泉早已經是這條船上的座上客,現在想要再下來,晚了張繡第一點就理清了這個,知道後路已經斷絕。加上曹丕這一把懸在頭頂的鋼刀,心念一轉緊接著要考慮的就是投效劉備軍後的前途和後果……
不可否認,荊州一戰的結局對於促使張繡最終下定決心起到了關鍵性作用。雖然曹操占據著富庶的中原五州,並有幽並兩州做附議,江東孫吳、遼東公孫氏俯下首,可奪天下靠的是最直接的武力,那袁紹夠強吧,不還是敗給了當時綜合實力遠不如他的曹操,現成的例子就在眼前,所以即便是曹魏實力依舊天下最強,張繡也不認為劉備軍就弱了那兒去。
在雙方實力碰撞的最終表現——戰爭方麵,劉備軍可是一直在占上風的。
建安二十四年六月,破羌將軍張繡自表忠心一片,卻苦難於為太子曹丕厭……為苟全性命無奈反自雲中。及至六月中旬,五原郡曹軍糧草斷絕,為雲中張繡所截。
劉備軍。劉憲、魏延兩部趁勢猛攻五原,張遼手下步騎雖眾,可糧草不濟,又因張繡之反後路斷絕而人心惶惶,張遼無奈之下率三萬餘騎軍遠出塞外,繞回雁門郡中。其麾下步軍一萬多人則盡數覆沒。
此戰後,五原、雲中、定襄三郡不再為曹魏所有。

snaptime:2018-12-16 16:27:08  .exectimeㄩ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