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神捕》全文閱讀

作者:東城令  天幕神捕最新章節  天幕神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幕神捕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10-01)      第一千零一章 大結局(18-10-01)      第一千章 以身為祭以魂做劍(18-10-01)     

第九百九十四章 那芳華

但是此刻的嶽龍軒身上,卻沒有半點身為江州龍王的桀驁不馴,也沒有半點的梟雄之姿。緩緩走來的嶽龍軒,就是一個慈悲的佛門大師,無論是氣質形象,還是渾身蕩漾的佛光,無一不宣告著嶽龍軒的佛法精深。
  “問道之境?”諸葛青雙眼頓時迸射出驚喜的神光,嶽龍軒的身上竟然蕩漾這問道之境的氣息。諸葛青一直以為,天榜之中最先踏出那一步的會是自己,因為諸葛青是第一個看到武道之境之後境界的那一個人。但是,想不到除了千暮雪之後,第一個踏出那一步的,竟然是這個被逐出九州的江州龍王。
  江州龍王的到來,都天法陣再一次煥發出生機。一道絢麗的白光掃過天地,軒轅古皇被震的倒飛而去跌落在血奴的屍山血海之中。
  “阿彌陀佛……寧施主,千施主,貧僧沒有來遲吧?”嶽龍軒淡然一笑,笑容是如此的慈祥如此的悲天憫人,此刻的嶽龍軒臉上,再也看不到一絲往日的凶厲。
  “嶽龍軒……你……你什麼時候成和尚了?”寧月驚訝的問道,這嶽龍軒的變化,也太過於徹底太過於極端了。
  “我的師傅原本就是佛門中人,以前恩師說我戾氣過重,得失之心太大,注定於佛門無緣。所以我也沒能傳承恩師衣缽一生在功名利祿之中掙紮徘徊。
  那天寧施主慈悲為懷放過貧僧,但仙帝卻未曾打算放過我。他命中樞找到了賢兒的屍身,破開了身體取出了涅槃舍利。而貧僧,卻隻能在一邊看著無能為力。
  當貧僧看到賢兒的肉身化為飛灰飄散開去的時候,貧僧在那間才大徹大悟。原來我所執著的,堅持的,都是錯的。化為天地,轉世輪回才是賢兒的歸宿。
  我保住賢兒肉身,一心為了將他複活,何嚐不是將他推進阿鼻地獄不得超脫?貧僧終於明白,我這一生迷醉以紅塵之中,畏懼於生老病死,不能將之看開也不能將之放開,所以我永遠無法修成正果!”
  “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恭喜大師修得正果!”寧月由衷的感歎一聲。
  “離修成正果還差一點!”嶽龍軒淡淡的一笑,不知道是謙虛,還是真的離正果還差一點。寧月雖然不知道嶽龍軒的心境修為到了哪,但寧月卻知道,軒轅古皇馬上就要打破都天法陣了。
  雖然有了嶽龍軒這個問道之境的高手加入,都天法陣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但是縱然都天法陣威力強悍但在天道之境的軒轅古皇麵前還依舊差了一些。
  軒轅古皇縱然沒有理智,但天道之境的實力確實貨真價實的。隨著不斷的轟擊,都天法陣之上的裂紋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明顯。
  終於,隨著一道仿佛流星一般的拳頭墜下,狠狠的轟擊在都天法陣之上的時候。絢麗的都天法陣轟然間爆碎化作滿天的星辰。
  看著這一幕,諸葛青等一眾武道高手瞪大了眼睛滿臉的絕望!絕望麼?也許是,哪怕拚上了性命,哪怕用盡了精血,哪怕因為氣血的翻湧而鮮血狂噴。但是都天法陣還是在軒轅古皇的轟擊下破碎。
  所有人絕望了,尤其是邊防城牆之上的段奇峰,望著遠處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的血奴,絕望的渾身顫抖,絕望的將指甲插入了手掌都沒有感覺。
  他可以死,涼州的所有將士可以死,武林群雄可以死,就算是武道之境的眾多高手都可以死。但是,九州怎麼辦?天下怎麼辦?
  死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死了之後,天下怎麼辦?人族的未來怎麼辦?這一刻,禁軍將士們想了很多,受傷倒地不起的武林群雄想了很多,而諸葛青想了更多。
  可是,事實已經如此,沒有人能抵擋住軒轅古皇的轟擊,沒有人能阻止血奴的長驅直入,沒有人阻止這場滅世浩劫,更沒有人能挽回人類的未來。
  當塵埃已經落定,當軒轅古皇發出了勝利的咆哮,當草原上的血奴結成整齊的隊伍緩緩的向涼州再一次推進的時候,嶽龍軒卻想的不多。
  嶽龍軒淡淡的一笑,原本在這個時候沒有人笑的出來,可是嶽龍軒卻笑了,他不想哭喪著臉對這個世界作出告別。
  緩緩的伸出手,從懷中掏出了一顆散發著朦朧光芒的珠子。珠子隻有小拇指指甲這麼大,卻散發著祥和的氣息。
  “這便是涅槃舍利,相傳是佛祖坐化之後留下的佛門聖物。被中樞從賢兒的體內倔出,又被我重新奪回。我不知道涅槃舍利還有什麼神通,但我想你們也許用得著!”
  嶽龍軒說著,輕輕的一拋,涅槃舍利緩緩的向寧月飛去。千暮雪一伸手,搶在寧月之前將涅槃舍利抄在手中。
  “夫君,我感覺涅槃舍利與我有緣!”千暮雪淡淡的說著,眼神中閃爍著幾道朦朧的光芒。是否和她有緣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千暮雪有了自己的算計。
  寧月並沒有在意千暮雪的眼神,此刻的情勢,他已經顧不到其他了。都天法陣破了,此後的九州,任憑血奴馳騁,整個天地,將再無生靈。
  “佛祖當年舍身飼虎割肉喂鷹,嶽龍軒愚鈍,但也願效仿之!”嶽龍軒淡淡一笑,縱身一躍化作流光向軒轅古皇衝去。
  “嶽兄——”諸葛青臉色大變,軒轅古皇如今何其的凶殘強悍,縱然嶽龍軒先他一步突破了問道之境,但真實實力還是無法和軒轅古皇相提並論。這麼衝向軒轅古皇,在所有人的眼中和自殺何異?
  但是嶽龍軒就這麼衝向軒轅古皇,衝的如此的義無反顧。
  寧月突然有些懂了,懂了嶽龍軒話中的意思。離修得正果還差一點,這一點就是舍身飼虎,這一點就是了因和尚臨死前說的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這一點就是一念仙佛拚盡性命也要重創仙帝。
  “吼——”軒轅古皇發出一聲怒吼,在他狂野毫無理智的思想,一隻螻蟻膽敢對他發出挑釁?不可原諒!
  狠狠一抓刺出,狠狠的轟向嶽龍軒的胸膛。但是嶽龍軒卻不閃不避,直直的用胸膛迎向軒轅古皇的利爪。爪子深深的刺入嶽龍軒的胸膛,鋒利的爪子從嶽龍軒的後背刺出。
  但是此刻的嶽龍軒的臉上,竟然掛著淡淡的笑容,危機感從軒轅古皇的心底升起,但是他單純的大腦根本就沒有什麼概念。難道是眼前的螻蟻?不可能,螻蟻怎麼可能對他造成危機?
  思緒剛剛升起,眼前的嶽龍軒突然發出了刺眼的光芒。光芒萬丈,仿佛一輪初升的太陽。梵音突然升起,一道佛光自天際垂下。
  “轟——”一聲巨響撼動天地,嶽龍軒在光芒中自爆了身軀,自爆了神魂。生於天,長於地,天用萬物以養人,人無一物而回報天。而現在,人所能回報天地的,唯有舍生忘死的守護。
  人就像活在水中的魚,魚是水的瞬間,但水卻是魚的永。如果河水幹枯,那麼水中將再也沒有一條魚。但是如果魚死了,水還能重新孕育生命。
  嶽龍軒的自爆何其的華麗,而華麗的瞬間卻是最為震撼人的心靈。軒轅古皇發出了一聲慘叫,身形仿佛受到了重擊一般倒飛而去。
  嶽龍軒縱然自爆,也殺不了軒轅古皇。境界上的差距,不是用死亡所能拉近。但是,就算殺不了軒轅古皇,也絕對能將軒轅古皇重創。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嶽龍軒,不愧是江州龍王嶽龍軒!”諸葛青仿佛領悟了什麼,眼神中迸射出絢麗的光彩。
  “哈哈哈……什麼謂之於俠,承平天下……哈哈哈……原來我一直是在沽名釣譽……原來我僅僅是為了武道而修煉武道。嶽龍軒才當得起,我哪配……”
  話音落地,突然間一道激蕩的靈力波動升起,在目睹了嶽龍軒壯烈一擊之後,諸葛青終於領悟了,沒有舍棄生命的覺悟,哪才能踏出這問道的一步?
  肩負著天下,卻不一定需要永遠的扛起,哪怕是一瞬間,也無愧於心。諸葛青明白來,為什麼自己一直卡在那一步而不能踏出。原來是自己的覺悟還不夠,原來自己的信念,還沒有淩駕於生命之上。
  當領悟的這一刻,諸葛青終於踏出了關鍵的一步,“諸位同道,諸葛青先走一步!”
  話音落地,諸葛青的身形也化作流光向軒轅古皇衝去。而看到諸葛青衝來時蕩漾的氣勢,軒轅古皇殘存的理智想要躲避。
  可是念頭剛剛升起,卻被銘刻在腦海的命令壓製。毀滅涼州,滅世天地,有進無退,不死不休。這是軒轅古皇的命,也是仙帝的命令。所以就算明知道諸葛青的衝擊何其的凶殘,軒轅古皇依舊狠狠的迎擊上諸葛青。
  依舊輕易的洞穿了諸葛青的胸膛,依舊那麼順利的將螻蟻誅殺,但是,那種恐懼的危機,也在那一瞬間突然間升起。
  “轟——”
  華麗的爆炸響起,震蕩了所有人的心靈,就連寧月的眼眸之中,也隻剩下那一瞬間的華麗。瞬間的美麗,在寧月的眼中定格成了永。
  軒轅古皇口吐鮮血的倒飛而去,身上破破爛爛的到處流著鮮血。不死不滅的血魔真身,竟然被兩個自爆打的如此的狼狽。
  

snaptime:2019-07-21 06:26:53  .exectimeㄩ20.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