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幕神捕》全文閱讀

作者:東城令  天幕神捕最新章節  天幕神捕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幕神捕最新章節完本感言(18-10-01)      第一千零一章 大結局(18-10-01)      第一千章 以身為祭以魂做劍(18-10-01)     

第九百九十二章 是否燃燒生命

感受到體內的潛能被瘋狂的燃燒,寧月不屈的性格再一次升上心頭,眼神中迸射出瘋狂神色,但心底,卻在驚恐的嘶嚎,“停下啊,你特麼給我停下——”
  “哼,你以為借助寧月之手,就能阻止我?如果你當初借助的一念仙佛之手,本座還能忌憚你三分。可惜,你在那個時候退縮。現在嘛,縱然寧月天賦高絕潛力無窮,但他終究才剛剛突破問道之境。你,還是滾回去吧——”
  “轟——”突然間,一道漆黑的瀲漓自不老神仙的手中蕩漾開去,雖然同樣是漆黑的瀲漓,可在不老神仙的手中卻仿佛一麵漆黑的鏡子,一個無窮的黑洞狠狠的向著寧月籠罩而來。
  “叮——是否燃燒生命發動至強一劍!”突然間,寧月的腦海中響起了一個熟悉即又陌生的話音。自從當初在冰原當機之後,係統第一次主動發出聲音。
  但是,係統的這一次出聲卻讓寧月的心如此的冰寒。是否燃燒生命?燃燒你妹啊!現在的寧月已經在燃燒生命,而在被人強製性的燃燒。
  但至少這個強製還是有限製,至少自己沒有認同沒有自願燃燒的生命還是有限。寧月苦苦的堅持就是反抗這個無形的操控,但在這個節骨眼上,係統你特麼突然發出這個提示?
  你們是一夥的對吧?你們特麼是一夥的對吧?你們特麼純粹玩死我是吧?寧月心中憤怒的咆哮。
  “叮,宿主是否燃燒生命發動最強一擊?”係統的提示再一次的響起。
  “否!”寧月憤怒的吼道。
  “叮!沒有這個選項,請宿主重新選擇。叮!宿主是否燃燒生命發動最強一擊?”
  寧月的心,瞬間變得冰冷。寧月從來沒有想過,獨屬於自己的係統其實並不是屬於自己。正如係統說的,他叫自己宿主,卻沒有叫自己主人。係統不需要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也許自己死了,係統會找到新的宿主……
  “叮……”
  寧月已經不再理會,係統哪怕不斷的提示寧月也不再理會。縱然是死,他也要死在自己的手。他不能作為玩偶一樣被玩死。這是寧月能為自己爭取的,最後的尊嚴。
  黑色的鏡子終於和天劍相撞,黑洞的表麵,仿佛水麵一般蕩漾起瀲漓。僅僅一瞬間,至強的天劍被黑洞無情的攪碎。天劍崩裂,無數碎片仿佛星辰一般灑落天地。
  狂暴的餘波,轟然間爆開,餘波席卷,寧月和千暮雪祭起的神女法相轟然間在餘波之中碎。三道身影,從天空墜落。
  “轟——”
  “噗——”
  寧月千暮雪還有芍藥各自口吐鮮血,渾身的氣勢仿佛泄了氣的皮球一般徹底的消散。三人無力的躺在地上,就連動一根手指都是如此的艱難。
  但是三人的手,卻是自始至終的牽在一起。他們已經盡力了,如果結局依舊無法改變,那也是命運的使然。餘波席卷天地,不老神俠冷哼一聲輕輕的一壓,天地的餘波仿佛被無形的大手鎮壓了一般消失不見。
  不老神仙背著手,傲然的望著天空,“你果然是這樣的存在……哈哈哈……你終於露出了真麵目……天道,原來你就是天道……哈哈哈……你已經不足為懼,不足為懼!”
  寧月很想睡覺,沉重的眼皮仿佛千斤頂一般的沉重。但是寧月不能睡,至少現在不能睡。沉入精神識海,進入係統版麵。
  那個無限的彈窗依舊在版麵上,層層疊疊寧月都不知道係統在那一瞬間跳出了多少提示。但是無論多少提示,彈窗上的內容隻有一個。
  宿主是否燃燒生命發動最強一擊?下麵的選項之上,竟然沒有否,隻有一個確定。寧月看著這個選項,冷汗不禁細密的溢出細密的滴落。
  轉瞬間,憤怒的情緒在寧月的心頭燃燒起來,“MMP,係統,你特麼給我出來!你給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你給我出來!”
  但是無論寧月如何喊,係統卻仿佛死了一般沒有半點回應。提示的彈窗已經變成了灰色,但是在寧月的眼中卻依舊鮮豔鮮紅的令他毛骨悚然。仿佛這個彈窗上流淌的是森然的鮮血。
  “你現在給我裝啞巴了?還以為你特麼真的當機了,還以為你中病毒了,原來你躲在暗處給我搞小動作,你給老子解釋一下,你是什麼東西?真是是跟著我穿越來的麼?
  我就奇怪呢……我穿越的時候既沒玩遊戲又沒有觸電,在追罪犯的時候被車撞了!特麼怎麼就出現這麼個係統了,你給我出來,給老子解釋清楚!”
  但是空曠的識海之中,卻隻有寧月一個人的咆哮聲音。係統仿佛真的死了一般,再也沒有了回應。
  寧月還想質問,但是突然間感受到外界的威脅,僅僅瞬間便退出了精神識海。在精神識海寧月精力旺盛能破口大罵。但是一旦回到肉體,強烈的疲憊就仿佛海嘯一般席卷而來。
  不老神仙的身形緩緩的從天空飄下,仿佛神靈一般俯視著寧月。眼中的神情,仿佛無比的憐憫,笑容之中,充滿了戲謔。
  “我應該殺了你,隻要我動一個念頭,你們三個都會死。但是,你我畢竟師徒一場。也罷,為師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我的傀儡會送你們上路。”
  不老神仙最後生生的看了一眼寧月,身形一閃便踏出草原,身形再一閃,人已消失在天地之間。
  被定格的時間再一次恢複,世界再一次變得色彩分明了起來。諸葛青等人連忙來到寧月身邊,緊張的想要扶起寧月。剛剛伸出手,寧月無力的揮了揮手製止了他們的動作。
  “別動……讓我們……躺一會……”
  不隻是寧月,就是千暮雪和芍藥都已經耗盡了所有的精氣神,此刻的他們,哪是什麼問道之境的高手。就算是一個三歲小孩子拿著劍輕輕一桶,都能要了他們的小命。
  丹田之內空空如也,就是奇經八脈之中也沒有絲毫的內力。此刻就是說他們是不懂武功的普通人也一點不為過,不隻是武功,就連體力,也徹底的消散一空。
  寧月能堅持著沒有昏睡過去已經是奇跡,而身邊的千暮雪和芍藥,早已經陷入了昏迷。正在諸葛青他們滿臉尷尬的時候,身後的都天法陣突然發出了絢麗的光芒。
  諸葛青臉色大變,一眾武道高手仿佛流光一般射入都天法陣之中。諸葛青,紫玉真人,水月宮主,令華霜,甚至鎮守玄州的曆滄海也已經來了。
  五個武道高手,還能勉強祭起都天法陣,而當都天法陣散發出絢麗光彩的瞬間,站在涼州城上的段奇峰,卻看到了一個令他絕望的一幕。
  遠處無盡的草原,突然出現了密密麻麻的怪物,無窮無盡仿佛螞蟻一般。上次的百萬怪物攻城,那浩蕩的氣勢讓段奇峰以為最可怕的畫麵無外如是。但是當初的一幕和現在的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而更讓段奇峰絕望的,是在怪物的最前沿,那上百隻巨大的怪物。段奇峰知道,他們都是有著武道高手的實力,段奇峰還記得,那些怪物如何凶殘的撕破天幕法陣,打得中原的武道高手沒有還手之力。
  密密麻麻的怪物,如洪水一般席卷而來。眨眼間就兵臨城下,這時候,被五位武道高手加持的都天法陣發力了。一道道強烈的光芒從法陣之上激射而出。
  光芒掃過的位置,血奴紛紛被氣化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即便如此,怪物依舊不斷的推進不斷的兵臨城下。
  沒有了太始劍提供能源,單憑五個武道高手根本不能持久,之前寧月已經測試過,根本無法堅持一刻鍾的攻擊。僅僅三輪攻擊發動,諸葛青等幾人的頭上已經溢出了細密的冷汗。
  縱然功力透支,但他們依舊不能放棄。寧月千暮雪和芍藥已經透支,誰也不知道他們能在什麼時候恢複一絲戰力。而諸葛青要做的,就是能堅持一秒是一秒。
  看著涼州麵臨的絕境,寧月艱難的想要撐起身體。但是剛剛撐起,身體再一次無力的跌落。縱然寧月還想戰,但透支的生命和精氣神根本無法提起。
  “我們也來——”一個不知名的江湖武林高手突然間大吼一聲,一頭撞入都天法陣之中,渾身氣勢蕩漾,功力輸入法陣之中。
  隻要得到許可,任何人都可以操控法陣。縱然他的功力微乎其微,但蚊子腿也是肉。能有一點是一點。一個武林人士湧入,身後千千萬的武林人士湧入。
  數十萬武林群雄,都在都天法陣的周圍將自己可憐的內力傳遞進了法陣的結界之中。仿佛無數的溪流匯聚成了汪洋大海,都天法陣驟然間爆發出了新的生機。
  “好!就是如此——”諸葛青振奮的臉頰通紅。雖然沒有了太始劍,但他們有上下一心眾誌成城!有了無數武林高手的內力,都天法陣的光芒頻率越發的激蕩了開來,縱然是擁有武道之境實力的怪物,也無法抵禦都天法陣的掃射。
  與此同時,涼州城上的神威火炮也發出了轟鳴,禁軍將士的心思很單純,不能讓武林群雄拚命,而自己在一邊看熱鬧。
  炮火轟鳴,霞光滿天,所有人團結一心在涼州的邊疆之外凝聚了一道感人的防線。看著這一幕,寧月的心終於微微一鬆,再也支撐不住的身體轟然間倒下。
  

snaptime:2019-07-21 06:01:13  .exectimeㄩ0.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