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天王》全文閱讀

作者:陳詞懶調  未來天王最新章節  未來天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未來天王最新章節第345章它在看我(18-06-06)      第344章獲獎通知(18-06-03)      第343章必考題(18-06-03)     

第323章什麼都能吃


“這就是消失的那顆子彈?”方召看向卷毛。
“汪!”卷毛叫了一聲,蹲地上尾巴使勁兒甩。
“所以,當時其實狙擊手是真的射中你了?”方召又問。
“汪!”卷毛尾巴甩得更起勁,似乎對自己硬抗一顆子彈很是得意。
“射中哪兒了?”方召看了看卷毛身上,並沒有發現血跡,之前檢查也沒發現明顯傷口。如果有的話,早就被霍伊他們察覺了。
卷毛用後腿撓了撓背側,覺得沒撓夠,又撓了幾下,就像平時撓癢癢那樣。
方召抬手將卷毛背側那處的狗毛撥開,發現那埵酗@個指甲蓋大小的淺淺的疤。
“這堙H”方召伸手指摸了摸那個疤。
“汪!”
卷毛今天出任務結束,回到狗場就不再穿著犬用軍服,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防彈保護。
方召看看那顆被拉出來的嚴重變形的彈頭,再看看卷毛背側那個淺淺的疤痕。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變異能解釋的了,即便是滅世紀時期牧洲那邊被稱為防禦力最強的作戰犬,也不可能做到刀槍不傷,多少狗都是死在子彈下。
崴星基地軍隊配備的槍,殺傷力如何,方召心埵頃ヾA換成其他狗,造成的就是貫穿傷。但這次,這顆子彈,可能連卷毛的皮膚都沒破,就被彈開,再然後……
“你吃的?”
“汪!”卷毛一個勁兒搖尾巴,等著方召的表揚。
“還知道藏起證據,聰明了。”方召一下下摸著卷毛的背,“以前跟你說的遇到危險的時候該怎麼反應,不記得了?還自己衝出去追敵?如果沒這本事你就死了知道嗎?”
卷毛尾巴不搖了,哼哼地,那小眼神特別委屈。
方召歎了歎氣,看著卷毛身上各種草屑灰塵,“等這事過了再跟你好好說一說!”
方召將地上的狗屎清理,扔廁所婼蘑哄A又將那顆變形的彈頭清洗之後,收起來。
清洗彈頭的時候,方召還發現,彈頭除了嚴重變形之外,表層還有腐蝕的痕跡。
方召沉思。
如果這顆彈頭沒有被拉出來,時間久了之後,是不是會被完全消化掉?
卷毛難道是一條外星狗?
但想想在黑街時查到的事情,方召又將原因歸結到那個他也不知道的外因上。
當初看到黑街那堛犖奀情A就在他的重生點,所有攝像頭都出現短暫罷工的時候。
一切改變,都是從那個一刻開始的。
那之前,卷毛隻是一條流竄在黑街的病弱流浪狗。
那之後,卷毛的體質就開始一天天增強。而且,也沒得過病,什麼都能吃。在牧洲的牧場時,其他狗吃了田鼠拉肚子,它吃了屁事沒有。
方召都不知道它留在牧洲農場的那段時間到底吃了多少隻田鼠,還有沒有吃其他動物?
方召的體質在重生後雖然也有明顯增強,但絕對做不到像卷毛這樣硬抗子彈還將之消化。
驀地,方召想起了卷毛從早期到現在的體檢報告。
一直以來,給卷毛的所有體檢都沒有太明顯的異常,包括基地堛疑~醫,體檢報告媊恁A除了血液中重金屬含量略高之外,沒有其他問題,非常健康。
卷毛的血液中重金屬含量高於其他狗,獸醫們給的解釋為犬種原因,滅世紀那一百年毀滅了一些物種,也創造了一些新的物種,犬類也有變異,單就表麵看,獸醫們給的解釋都說得通。
但方召知道,不是這樣。
他能有比上輩子更強大的聽覺,卷毛也有遠超其他狗的嗅覺,不,或許,卷毛的聽覺、嗅覺以及其他能力,都很強,且,可能一直在增強中!
當初全球最權威寵物雜誌《PET》給卷毛建檔案測咬力的時候,那個數據已經堪稱恐怖,但方召知道,那絕不是卷毛的最大咬力!
方召伸出雙手,將卷毛提起來,盯著它的眼睛問:“你是不是還吃過其他不該吃的東西?”
卷毛怯怯地晃了晃垂下來的尾巴,視線移開。
一看這樣,方召就知道這小東西肯定還偷偷吃過別的超乎人們意料的東西。
誰都想不到,這樣一條看起來如普通寵物犬的小狗,其實藏著恐怖的力量。
這時,方召的通訊器響了,是霍伊。
“方召,卷毛怎麼樣了?”霍伊關切地問。
“冷靜下來了。”方召回道。
“那就好,你過來一下,哨兵係統的一部分視頻,不能直接傳給你,你可以來這邊看。”
“行,我現在就過去。”
方召給嚴彪和左俞發了條消息,讓他們現在就來崴星基地這邊。發了消息,便帶著卷毛出去。
卷毛依舊緊跟在方召腳邊,也不理其他人。
見到卷毛,霍伊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笑意:“看上去精神好些了。”
“小家夥情緒緊張的時候會有排便傾向,剛在客房媊悕埳L,我已經清理了。”方召說道。客房埵a板有清理痕跡,以霍伊的性子肯定會查,倒不如現在就說出來,消掉對方的疑惑。
旁邊一直觀察著卷毛身體狀態的獸醫,聽到這話也笑著道:“正常,這隻一種應激反應而已。就跟咱們人類一樣,情緒一緊張起來的時候就會有便感,比如恐懼的時候,有些人會嚇尿,有些人會嚇噴。”
卷毛哼哼唧唧兩聲,被方召按回去繼續趴著。
霍伊幾人聽到獸醫的話,都是一臉“原來如此”的表情。
“難怪看著精神好很多,拉完之後就輕鬆了?挺好挺好。要不要再檢查一下?”霍伊還是很關心卷毛這個為崴星基地做出貢獻的功臣的。
獸醫剛靠近一步,卷毛再次發出低吼聲,雖然不似之前那麼凶狠,但依舊排斥。
方召解釋:“情緒剛穩定,這次受了刺激,它暫時還不接受外人靠近。”
“可以理解。”話是這麼說,但霍伊臉上卻閃過失望。他知道,出了這事,狗恐怕留不下來了,更何況卷毛還如此排斥他們。
讓獸醫離開,霍伊吩咐副官將視頻和音頻給方召,作為一個司令,他還有很多事情,不可能一直留在這堙A出了狗場狙擊手的事情,他更忙,讓副官守著就行。
方召認真將這些視頻看完,然後將音頻也聽完。
霍伊的副官一直在觀察方召,尤其是方召在聽音頻的時候。音頻都是未經處理、信號也沒有放大的原音,在他聽來,除了一些沒用的雜音,什麼都聽不到。方召能比他們多聽到什麼?
等方召聽完音頻的時候,嚴彪和左俞也到了。
“東西帶了?”方召問。
“帶了。卷毛平時在家用的沐浴***巾,睡墊,狗糧……”
霍伊的副官就看著方召那兩個保鏢,從包堮野X各種狗用品,心想:這是保鏢還是保姆啊?
方召又對霍伊的副官道:“我先帶他們去客房那邊休息,給卷毛洗個澡。”
回到客房,方召一邊給卷毛洗澡,一邊跟左俞和嚴彪將狗場狙擊手的事情簡要說了說,而彈頭的事情沒透露一個字。
給卷毛洗澡的時候,方召想到卷毛背側的那個疤,要不要擦點藥?但當他撥開那處的狗毛,卻發現,那個淺疤,現在就剩下一點痕跡,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
看來不用擦藥了。
給卷毛洗完澡吹幹毛,方召檢查了一下地麵,依舊沒有發現一根狗毛。
不管是洗澡還是梳毛,卷毛幾乎都不掉毛,這點跟以前一樣。
方召指著狗墊對卷毛道:“去睡覺。”
轉頭方召又對左俞和嚴彪道:“它這次受驚了,讓它好好休息,別讓外人靠近打擾。”
“好的老板。”兩人應聲。
“我出去走走,你們不用跟著。”
“……好的老板。”
他們能猜到方召出去做什麼,但沒辦法,隻能掛上標準的鹹魚臉,執行老板的吩咐。
等方召出門,嚴彪看了眼睡得打鼾的卷毛,對左俞道:“它哪媢閉O受到驚嚇的樣子?”
左俞往那邊瞟了眼,壓低聲音,“這事,看上去,像是職業殺手幹的。”
“竟然有人跑到崴星基地暗殺一條狗?”嚴彪不理解一個有能力潛入基地附近的殺手,為什麼會冒風險去暗殺一條狗。
左俞冷笑一聲,“咱們這條卷毛現在可不是普通狗,它身上可是帶著軍功,守著港口貨運,擋了多少人的財路。知道嗎,牧洲警犬學院有一個紀念堂,媊拲噩菻雃h狗的相片,榮譽都是最低二等功級別,那媊悀j概有一半是被謀殺的。立了功,但擋了太多人的財路,損了別人的利益,被記恨是常事。”
越想越氣,左俞起身,“我覺得我應該跟老板一起出去。”
“去幹什麼?拖後腿嗎?還是說,你能跟得上?”嚴彪打擊道。不是他故意潑冷水,而是這種事情多了。他也想去給卷毛報仇,但跟不上老板的腳步啊!
左俞一臉麻木。
嚴彪想到什麼,突然笑道:“其實,咱們跟不上方召,起不到保護作用,但咱們可以保護卷毛這條功勳犬。在港口服役立功,被一些人稱讚,也被另一些人記恨,以後它的處境肯定更危險,保護不了方召就保護卷毛,也是保護英雄不是?咱們的工資不能白拿。”
左俞點頭:“有道理!”
另一邊。
副官跟方召通完話,跟霍伊匯報:“方召說要出去走走。”
霍伊眉頭緊鎖,“他帶了幾個人?”
“隻他自己,也沒找咱們借飛行器和基地車。”
“就他一個人?還用走的?那他出去幹什麼?”霍伊詫異不已,“現在外麵的情況還不明確,他不知道危險?”
旁邊平時負責帶卷毛的那名中校,小聲提醒:“方召在白暨星軍區服役時立過功殺過恐怖分子的。據那邊軍區的一個朋友說,方召單兵作戰能力很強。”
想到剛才副官說的話,那中校又道:“司令您應該記得,方召被稱為諦聽,他服役期間還過來聽過礦的。他找咱們要狗場那邊哨兵係統記錄下來的音頻信息,肯定是為了找線索。那種人,耳朵長得非同尋常,就跟蝙蝠一樣,自帶聲波雷達的,他現在要出去,說不定就已經從媊悝鋮鴗F線索!”
這個霍伊也想到了。
考慮片刻,霍伊對那名中校道:“你親自帶人跟著,看看方召是否真能找到那個狙擊手,找不到也無所謂,能發現有用的線索就行。若是爆發衝突你們也能支援,護住方召,事情別再鬧大了。”
方召現在有名氣,若是在他管轄的地盤上出事,更麻煩。
那中校敬了個軍禮,“是!一定不讓您失望!”
等那中校離開,霍伊滿臉疲憊:“狗是留不住了,咱們得提前做準備。”
就算沒有這次的事情,卷毛也不可能永遠留在崴星港口守著,整個崴星基地,不應該將所有的負擔都扔給一條狗。若真這樣,以後他去開會,會被其他基地的司令鄙視。
也沒法強製將卷毛留下,不說方召這邊不好勸說,以後他各基地司令開會,白暨星大軍區司令尚塔,能將他的臉踩地上摩擦。
想想這一連串的事情,霍伊就愁得頭疼。
“違禁物品,就算流入了,但加強管監管,嚴查,總有效果的。”副官安慰道。
霍伊不語。
霍伊知道,前段時間的嚴查,提高安檢級別,讓很多人不滿了。也有些後悔之前為了崴星發展,太冒進,批地批得多,項目通過太多,入境的人也變多,成分複雜,現在再想控製,難度增加。
而且,狗場的狙擊手,用的就是崴星基地這邊最普通的製式步槍。他還查了最近報失的信息,不查不知道,丟槍的人不少,氣得霍伊將各處的負責人狠罵了一頓,擼了兩個職位。
霍伊琢磨著之後怎麼整頓內部,沒一會兒,有人進來。
被派出去的那名中校又回來了,臉憋得通紅,站在那媕Y都不敢抬,“跟丟了。”
霍伊刀子般的目光掃過去。
室內彌漫著一股低氣壓,像是隨時都能掀起狂風暴雨。
那中校和旁邊的副官緊張得大氣不敢出,額頭冒出細密的汗。
霍伊幾乎是從牙縫媕膝X來的幾個字:“要你們何用?!”

snaptime:2018-10-16 19:46:36  .exectimeㄩ0.03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