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作者:翱空鷹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  暮色傳說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暮色傳說最新章節二百三十二章族群(17-11-22)      二百三十一章老友的女兒(17-11-22)      二百三十章殘缺的記憶(17-11-22)     

二百一十八章戰惡魔


“來醫院見我們,行麼?我們現在就出門了。”肖恩從後麵走了上來大聲的說道,他手媊悀w經拿上了衣服。
“我會盡到那堙C”韓尉雪觀察著環境說道。
肖恩感覺到了韓尉雪的不對勁,他問道:“韓尉雪,怎麼了?”
“現在暫時走不開。”他掛掉了電話,然後看了看地上的屍體,這個敵人確實需要自己拿出12倍的注意了,不然的話,地上的屍體就是自己的結局,他拿手電照了照二樓,如果沒有猜錯的話,對方肯定是躲在二樓的,韓尉雪向樓梯走去。
地上的男性國安局的成員突然慢慢的動了起來,原來灰色頭發的男子穿上了他的衣服躺在地上,如果不知道的話還以為生化危機了,他變成了豹子的樣子,站起身來慢慢的跟在韓尉雪的身後,猛的一下衝了上去。
韓尉雪感覺到了不對勁,他猛的一轉身,已經被對方給撲倒在了地上,拿著槍的那隻手也被對方死死的壓在地上了,對方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如果韓尉雪挨了這一下的話,可能就起不來了。
韓尉雪果然放棄了手中的槍,對著他的臉就是一拳,灰發被一拳打倒在了地上,韓尉雪趁著這個機會撿起槍站了起來,對著他就是一槍,但是對方的反應速度實在是太了,他一個加速,借助旁邊的東西很就衝到了二樓,韓尉雪站在那堣]是看呆了,都已經忘記開槍了。
等對方沒有了蹤影,韓尉雪才反應過來,他也找了一個比較好爬的地方,順勢的爬到了二樓,這時候他的母親也從工廠後麵的一個小窗戶爬了進來,她走到一個位子的時候,發現頭頂上麵有水不斷的滴下來,她抬頭看了看,很淡定的走了過去,原來是先前的那名被灰發調換的人已經被掉在了天花板上麵,他的血順著自己的手滴了下來。
韓尉雪在二樓搜尋著,他才對方肯定沒有就這麼跑掉,如果對方今天真的要取自己的性命的話,肯定會繼續在這個地方埋伏著自己的。一個黑影又一次的從韓尉雪的頭頂跳了下來,韓尉雪早都已經有了準備,他轉過身來就已經做出了防守的姿勢,但是對方這次明顯是對著他的手槍來的。
畢竟這個東西對他的威脅太大了,一開始他就一掌打掉了韓尉雪手中的手槍,韓尉雪沒有了這個東西,他就不怎麼懼怕他了,真的是一個天生的獵人,韓尉雪現在真正的成為了他的獵物。
韓尉雪同樣也知道了手槍的重要性,當他一腳踢開了對方,連忙滾向了一邊,向著自己的手槍跑去,當他跑到了大概的地方,才發現手槍掉到了一個很大的機器下麵,而且隻能容得下一隻手,他趴在了地上努力的想要把手槍給撈出來。這個時候灰發跑了過來,他怎麼會給韓尉雪機會,兩個人很就扭打起來。
肖恩開著車帶著羅莎莉很就來到了醫院,羅莎莉環顧了一周,沒有看到韓尉雪的人影。
“看來韓尉雪還沒到。”
“我們還有多長的時間?”肖恩問道。
“二十分鍾。”
“好的。時間夠了,他會來的。”兩個人步的走向醫院。
“我相信他已經在路上了。不然的話,也該在路上了。”兩個人不停的看著後麵,希望韓尉雪能在這個時候出現。
“這件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他怎麼還不來,他在幹什麼了。”兩個人站在醫院的門口,焦急的張望著。
韓尉雪舉起手中的木板向對方砸去,對方一掌打在木板上麵,然後直接打在了韓尉雪的臉上,這麼久的打鬥,韓尉雪知道了對方手掌的威力,經過變化,對方的手早已經不是人類的手了,而是動物的爪子,力量不是他能比的了。
在對方的攻擊下,他隻能不停的翻滾和躲閃的份,就在韓尉雪被他按在地上的時候,母親這個時候從一旁衝了出來,一腳踢在了他的身上,有了母親的加入,雖然剛剛開始的時候對方還能應付的過來,但是慢慢的就處於了下風,在兩個人嫻熟的配合之下,灰發男子已經漸漸的不行了。
“我開始胃痛了。”肖恩焦急的對羅莎莉說道。
“我們時間不多了。”羅莎莉看了看手表,到現在韓尉雪還是沒有出現。
“所以我才開始胃痛。”
“我們要行動了。”羅莎莉說道,這麼等下去,如果真的錯過了時間,那就是不可挽回的了。
“肯定不會出事,相信他隻是....正在和媽媽兩個人愉的交談著。”肖恩企圖平複著自己的心情。
灰發男子一把把韓尉雪給壓在了地上,伸了自己的爪子,突然這個時候母親從後麵衝了上來,趁著這個機會,用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麵大聲的說道:“說!誰派你來的。”
灰發很變成了人的樣子,不停的喘著氣。
“怎麼會有兩個劉家的人?!”他沒有回答問題,而是驚訝的說道。
“沒錯,我也有點吃驚。”韓尉雪躺在地上搞笑的說道。
“我兒子的事情是誰告訴你的。”母親就沒有這些閑情了,她直接問道。
灰發看了一眼後麵的人,然後看著韓尉雪說道:“沒人告訴我他還有個媽媽。”他說完,馬上就變成了豹子的樣子,張開了血盆大嘴,然後猛的對後麵就是一肘子,母親為了躲開這一招連退了幾步,灰發一下竄到了二樓,看來是準備逃跑。
“你沒事吧?”韓尉雪連忙跑到母親身邊說道。
“沒事,我料到了。”她看著不斷攀爬的豹子說道。
豹子爬到了到三樓的地方,速度慢了下來,原來剛剛他的那一肘子,母親已經把匕首刺入了他的脖子,他伸出手想要拔掉脖子上麵的匕首,但是好像是沒有了力氣,他不斷的嚎叫著,卻也沒能把匕首給拔出來,慢慢的他變了回來,直接從高處摔了下來,掉在了母子兩的麵前。...

snaptime:2018-10-16 02:57:10  .exectimeㄩ0.013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