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作者:裴二毛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  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七百零六章有孕(18-06-28)      七百零五章二丫(18-06-28)      七百零四章娘家夫家(18-06-22)     

七百零六章有孕


誰占了誰的便宜,現下四丫倒是沒去在意,隻是這手中的信件如今沒了用處!
算了,自家三姐用不著了,不是還有小蓮,喜兒她們嗎!再說了,娟兒到現在也是八字沒有一撇呢!
想起娟兒,四丫真是不知道是該為她高興還是惋惜呢!
“有勞沈大人費心了!”雖然名義上是交易所得,但是四丫與沈岩之間現下也算是姻親關係,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的。
四丫的神色變化一直都被沈岩瞧在眼中。
看那模樣,這丫頭不會心還有著不舍吧?
沈岩這心真是有些個別樣的別扭,一邊覺得這女子朝三暮四的很是失德,另一邊卻是又隱隱希望四丫有所動搖……
聽說二丫要歸鄉,沈岩鬼使神差地就說有事要辦,他心隱隱想證明些什麼!
至於到底想證明些什麼,沈岩倒是並未多想。
二丫在家待的小半月時間有一半都用在了自家大姐與兩個小侄兒那。
看著戀戀不舍的二丫,大丫又是心疼又是不舍地安慰她道:“那麼喜歡孩子,也趕緊要個,到時候與我們家福哥兒壽哥兒一起作伴!”
大丫話說得真心,二丫卻是臊得滿臉通紅,成親那日白胖三也是說的這般話!
“大姐真是的,做了娘親的人了,怎地就這樣沒羞沒臊的!”說完這話之後,二丫就跑出去找三丫四丫幾個去了!
二丫臨走前的最後一晚,喬小六帶著大丫與兩個孩子過來了趙家,讓大丫二丫幾個姐妹親香親香。
“睡下了?”給兩個孩子洗完了奶罐的趙氏走了進來。
大丫小聲地應了聲。
“那你去找二丫她們,娘親守著就行!”趙氏幫自家大閨女把耳邊的碎發別了耳後,然後溫柔地說道。
趙氏心疼自家大閨女一個人帶兩個孩子,這家要是有個婆婆那就不一樣了!
“好!要是醒了,娘親喚我!”
自家娘親的好意,大丫不會不清楚。
看著自家大閨女露出從前做姑娘時那般的笑容時,趙氏滿心的柔軟。
大丫到了的時候,客廳已經分成兩撥,玩得正開心呢!
男子那邊,以趙大牛為首的吳家大郎、吳家二郎、梁秀才等人陪著客人沈岩打牌喝酒,女子這邊三丫、四丫、娟兒、範嫣兒、小蓮等人陪著二丫說笑吃瓜子!
一直到了半夜,一行人才各自回了家去。
趙氏娘幾人也都擠在了趙氏的屋睡了一夜,好在趙氏屋有著兩張床榻,要麼這麼多人,想擠也是擠不下的!
八月十五吳家二郎成親的時候二丫並未回來。
“二姐夫信上說二姐害喜得厲害,白叔就決定留在京城過中秋,待過年時再歸鄉祭祖!”一家人從吳家回來之後,三丫就給全家人讀了今日收到的信件。
按理,兒媳婦有了身孕,白家是要祭祖的,隻是二丫的身體狀況不允許,白家隻能推遲祭祖時間。
“啊?怪不得呢!原來二姐是有了身孕了!”四丫不由得驚喜說道。
趙氏也不由得高興起來:“身子要緊,身子要緊!”
“這麼大的事情,三郎哥沒和四姐說嗎?”
就在全家人都在為二丫高興的時候,小招娣卻是發出了疑問。
四丫不由得老臉一紅。
恰逢中秋,又趕上吳家二郎成親,吳家三郎自是從京城趕了回來。
“你個小娃娃懂什麼,三郎哥與四姐有那麼多話要說,哪會想到這個!”五丫卻是發話了,隻是這話的揶揄之意,大家都聽了出來。
四丫的臉更熱了。
今日是吳家二郎的大日子,作為吳家二郎的親弟弟,吳家三郎本該是最忙活的人,可是這整整一日,吳家三郎卻是得了空就尋了四丫說話,弄得知情的人都不由得朝著兩人擠眉弄眼。
“估計三郎這孩子還不知道!”趙氏卻是替自家四閨女解了圍了。
身孕的頭三個月不穩,家的人一般不會往外說,要不是趙家是二丫的娘家,也不能這麼早知道二丫有了身孕這事情。
大家也都是忙了一天了,趙氏單獨留下了三丫之後,就讓四丫幾個各自回屋睡覺去了。
“你爹的意思是讓我問問你,要是你不滿意方家那孩子的話,他再給你重新找!“三丫也是到了年紀了,所以趙氏也就直接著說道。
聽了自家娘親這話,三丫低下了頭去!
福哥兒與壽哥兒滿月禮之後,方彥卓就有些急事回去了,臨走的時候,也說明了自己的親事全憑王土根做主。
從方彥卓那紅了的麵色王土根也是瞧出來了,這少年怕是對自家三閨女很是滿意的。
兩情相悅自然是王土根與趙氏最樂於見到的!
“女兒全憑爹,娘親做主!”三丫頭也沒抬地說道。
趙氏納罕!
“三丫,對於親事,娘親全聽你的!”趙氏瞧不出自家三閨女到底是什麼心意,但是她相信自家閨女是明白自己的。
“女兒覺得方彥卓人很好,女兒謝爹和娘親這般費心!”三丫抬起頭說道。
沒有臉紅,沒有羞澀,更甚是連一絲絲的局促之意也沒有。
趙氏自己的心倒是開始不確定了!
“那好,我明日就與你爹說去!”說完這話後,趙氏就讓自家三閨女回屋去了!
趙氏決定明日找了四丫問問再去給王土根說話!
這個家,與自家三閨女走得最近的人,也就是四丫了!
回到了自己房間的三丫,卻是沒之前那般的淡定了!
自打知道方彥卓這人是為什麼來了之後,三丫就一直在想這事情。
從開始的別扭,到後麵的不理解,再到深入地分析這人,到最後三丫卻是想出了些別樣的情緒。
難不成真如四丫所說,這人就不經人想,這想著想著感覺就不一樣了?
三丫心納悶又新奇地想著想著,就一夜無夢地睡到了第二日!
“娘親,三姐既然說了同意那就是真同意了!”被單獨叫了一邊的四丫,很是肯定地說道。
趙氏卻是心還有些打鼓:“可是我看你三姐那樣子,不像是高興的樣子!”
四丫不由得莞爾!
這做娘親的也不一定都了解自家的孩子啊,特別是當家有很多個的時候!
“娘親,您什麼時候見過你家三閨女喜形於色過啊!她啊,就是大尾巴狼,說不定啊!她一回了屋就高興地轉了圈呢!”四丫滿嘴跑火車地安慰了自家娘親說道。
“噗!”
趙氏不由地嗤笑!
“可不能這樣說你三姐!你以為誰都像你那般地有事沒事地胡說八道啊!”
可自家四閨女的這一番胡說八道倒是真讓趙氏定了心了!

snaptime:2018-11-21 08:36:31  .exectimeㄩ0.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