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作者:裴二毛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  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七百零六章有孕(18-06-28)      七百零五章二丫(18-06-28)      七百零四章娘家夫家(18-06-22)     

六百六十六章少女的心事


吃了晚飯之後,喬小六與大丫就回了家了,趙氏一家見人走遠之後,也就都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四丫,睡了沒?”門輕響,是三丫的聲音。
“門沒栓,三姐你進吧!”餃子太好吃,四丫多吃了幾個,所以想消消食再睡,省得肚子脹氣。
三丫進了屋了,見四丫正拿著帕子擦麵,就坐到桌子邊,手托著下巴發著呆。
“怎麼了?”
一副有心事的模樣,四丫坐了她對麵問道。
“沒……沒有,就是想問問京城那邊都還好吧?”最主要的是想問問四丫這次去京城見到那……幾人沒。
自家三姐莫名其妙的慌張,忽然讓四丫想起一些事情來。
四丫心媟t歎一聲糟糕。
差點就把這事情給忘了,自家三姐對吳家三郎好似有著些什麼。
之前的四丫雖是發現了這小苗頭,但是並未十分放在心間。
少男少女之間的好感都是最正常不過的,那種互相不知情卻默默關注的情愫最是美好,即便以後沒結果,也是人生中的一次小美好。
現下,卻是不同了。
這真是要了命了,四丫心堣S開始把吳家三郎給怨上了。
“都挺好的,到底是京城,生意好到都要發了紫了!”四丫訕笑著回答自家三姐道。
四丫臉上笑著,心堳o是直發虛,總覺得自己是做了對不起自家三姐的事情。
三丫卻是沒多想,隻兩眼期待的看向四丫,等著她繼續往下說。
隻是四丫卻是哈欠連天了起來,三丫隻能讓她早些睡下。
送走了自家三姐,四丫哪堹鉭庰菕A隻睜著一雙大眼睛,呆呆的看著屋頂發呆。
也不知道是何時睡著的,第二日,四丫被刺眼的亮光驚醒了。
“起床吧,吳嬸子與娟兒一早就過來了,一直等著你呢!”
原來是自家二姐拉開了窗簾,今日這天氣也太好了些吧!
見四丫還呆愣的坐在床上,二丫笑著把一方冷帕子覆了四丫的臉上。
“好涼!”
感受到刺骨的涼意,四丫不由呼出聲了。
八月十五一過,就入了深秋了,天氣自是隻會越來越涼。
二丫”噗“笑著給四丫又遞上了一方暖帕子,然後催促她趕緊下床了。
姐妹間經常會這般玩笑,四丫自是不會責怪自家二姐,她擦了擦臉,就穿鞋下了床了。
“這孩子是真累著了!要不也不會起的這般遲的!”
閨女大了,雖說吳氏與娟兒不是外人,趙氏還是替自家四閨女解釋說道。
姑娘家最怕落下懶惰的名聲了。
“趕了小半月的路,能不累嗎!我和娟兒沒什麼急事,讓四丫睡吧!”心媯菻瑼噢憪d家三郎的情況,所以吳氏與娟兒才會一大早就過來。
這些,趙氏心埵菗O也清楚的,於是也笑著道:“也該醒了,我讓二丫過去看了!”
趙氏的話剛一說完,四丫就過了來。
“吳嬸子,娟兒!”
四丫自是先打了招呼。
“真是瘦了一圈,小臉隻剩巴掌大小了!”之前聽趙氏說起,吳氏並沒在意,誰家娘親疼起孩子來,不是誇大了說,此事真見著四丫了,吳氏不由得也吃了一驚。
娟兒也一臉關心的看向四丫。
娟兒年後就要開始說親事了,所以吳氏這段時間對她看的緊,娟兒見著四丫,雖是心堸矽部A卻是再不能像小時那般奔向她了。
“不會吧!”四丫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臉。
昨天聽自家娘親說起,四丫倒也沒放在心上,此事見吳氏也這般說,心想待會得去照照鏡子才是,難不成自己真的愁的消瘦嚴重?
“不行,我得趕緊補回來,要不打架肯定要輸給娟兒了!”說著,四丫還朝著娟兒頑皮的擠了擠眼睛。
“噗!你這丫頭,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哦!人娟兒才不會和你打架呢!”見自家四閨女精神這般的好,趙氏自是安心了不少,於是寵溺的責怪說道。
“咳咳咳!”
本來還低頭忍著大笑衝動的娟兒聽了趙氏這話,卻是憋不住了,直笑的大聲咳嗽起來。
吳氏與趙氏自是趕緊的端了熱水過去。
“娘親,我沒事,沒事!”娟兒知道自己又讓自家娘親失望了,隻是她實在是憋不住了啊,從小就是這般,隻要四丫說玩笑話,她就忍不住的想發笑!
吳氏心疼的撫了撫娟兒的頭,然後溫聲道:“我和你嬸子還要說會兒話,你先跟著四丫去玩一會兒!”
娟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隻是她還沒來得及確認,就被四丫拉出了門了。
四丫與娟兒離去之後,吳氏若有若無的歎了口氣。
“吳姐姐,娟兒這個孩子是個懂事的,你……你這是不是……!”
趙氏的話雖是說的隱晦,吳氏卻是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後道:“娟兒相貌一般,性格單純,聰明也不夠。在娘家的時候,我與她爹,三個哥哥護著她,可是真要入了婆家了,那日子就得她自己過!想當初,我……!”
說起閨女,吳氏心媞◇〞瑣廒~,父母之愛,必為其遠慮!
當初為大丫的親事,趙氏也是如此。
“哎!生為女子,大不易啊!”趙氏也沒法再勸吳氏什麼了。
都是為了閨女,隻是方式不同罷了。
……
“四丫,娘親說年後就給我說親事了!”
說起親事,少女沒有該有的羞澀與興奮,有的隻有滿臉的愁苦。
“這麼啊!你與我隻差沒幾個月呢!”
四丫心堣]有著失落,這意味著自己也到了能說親事的年紀了。
“還是趙嬸子好,她從不強迫你們做不喜歡的事情!”心埵A理解自家娘親的苦心,娟兒心媄孎K也有著怨氣。
“知道說的是哪堛漱H?”古代女子的婚事講究的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四丫也無能為力,所以隻能關心著。
“不清楚,好似是大嫂娘家那頭的什麼表弟之類的!”娟兒漫不經心的回答說道。
見娟兒這一副任命的模樣,四丫都不知道怎麼去安慰她。
“那你讓嬸子去李家問問!”
娟兒對李辰有好感,四丫是知曉的,所以她說道。
騰的一下,娟兒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脖頸。
“他……李大夫帶著他出門遊曆去了,再說……再說他心堳蝻芊K…還不知道呢!”雖是羞澀,娟兒與四丫還是沒什麼不能說的。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管他做什麼,隻要雙方爹娘訂下就行了!”想起自己的煩心事情,四丫有些賭氣的說道。
娟兒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瞧向了四丫。
這話……四丫怕是也有了心事了!
這是來自少女與少女之間的心靈感應!

snaptime:2018-10-20 16:48:51  .exectimeㄩ0.036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