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作者:裴二毛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  小家秀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小家秀色最新章節七百零六章有孕(18-06-28)      七百零五章二丫(18-06-28)      七百零四章娘家夫家(18-06-22)     

六百六十四章失眠


“抱歉,是我說話沒了分寸,得罪之處,請見諒!”
沈岩惱的並不是四丫,而是自己。
四丫見證了他此生最恥辱最狼狽的時刻,所以沈岩在四丫麵前總不自覺的卸去偽裝。
這樣不妥,很不妥。
所以理智讓沈岩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就如此時,四丫簡單的一句話,一個神色,就會讓自己莫名的惱怒。
“隻要沈老爺別治罪我這個小丫頭就好!”雖然四丫收留了沈岩一段時間,但是四丫自覺與這沈岩算不上是熟人。
剛剛自己說話也欠缺理智,於是也就順坡下驢的說道,隻是這坡太陡,下的有些心不甘情不願罷了。
兩人自是閉口,不再繼續之前的話題。
客廳的吳家三郎與王土文說起話來卻是有些心不在焉了。
“家堿O不是出什麼事了?”王土文實在忍不住了,於是問吳家三郎說道。
這話問的奇怪。
“我見你今日與往日有些不同!”王土文說出自己的疑惑。
“咳咳……沒事,就是聽四丫說起家堛漕き﹛A有些想家了!”吳家三郎自然不會說了實話,於是找了個最適合的借口。
今兒個八月十五,吳家三郎想家自是正常的,哪像自己。
想到這堙A王土文心堶W笑一聲。
前幾日收到家堥茠漁悗H,信是耀光代筆的,以王老爺子與楊氏的語氣寫的。
王老爺子依舊是那寥寥幾句,而楊氏的話卻是不少。
家中缺鹽少油,大兒媳婦懶且好吃,老二媳婦又怎麼的耍心眼子,王土根怎麼十天半月才回家一趟,連晚飯都不吃就回去……
甚至一句中秋問候都沒有!
王土文不是不想家,而是不敢想啊!
這家給他的永遠都是喘不上氣!
沒一會兒,小廝來報,白老爺與白胖三等人回來了。
於是兩人就起身去迎了他們。
來到大門外,沈岩與白老爺已經在說話了,四丫與白胖三,豪子,陸三金三人也在說著些什麼,麵上笑的輕。
吳家三郎覺得自己的眼睛要移不開了。
四丫也感覺到那份目光,她心赧然,麵上不自覺的染上了粉紅。
還好天黑月朦朧,要不四丫該不知道怎麼遮掩了這發熱的麵龐了!
回屋躺床上,四丫失眠了!
腦中想的一直都是吳家三郎那話,這人!
要是撇開其它的,吳家三郎與吳家的確是好的。
家是近的,人是相熟的,這以後也會免除了很多不必要的煩惱……
隻是,隻是最大的問題卻是吳家三郎對自己動了心思……要是自己不能給予他同等的情感,那會不會生了怨恨,最終……
等價交換,是那世的她最感同身受的價值觀,所以她不信意外。
除非她對他也真的心動,隻是會嗎?
兩世加起來與他娘親一般的年紀,還會有心動嗎?
隻是一世有一世的身存法則,那一世女人隻要有錢就能活,這一世女子最終的歸宿就是嫁人。
當然她堅持的話,也可終身不嫁,隻是這世的她身後還有家人。
那麼多的家人,那麼多的關心與牽掛,怎可真的任性而為。
要不試試……
這之後,四丫的腦中一直被這個可能纏繞著。
第二日,一大早四丫就朝著白老爺告辭了。
“不是說好多呆幾日,怎地如此著急!”白老爺自是覺得驚訝,於是問道。
“後山學堂剛來了新生,沒我可以,沒有他們可不行!”說著,四丫指了指豪子與陸三金二人。
豪子與陸三金管理著後山學堂的事物,新生到來,的確是缺不了的。
隻是也真的沒急到這般,不過二人一直習慣了四丫決定,自是她說什麼就是什麼,於是兩人也是都點頭與白老爺稱:“是!”
陸三金白老爺不知道,豪子他卻是聽自家外甥沈岩說過,曾經動了留身邊的打算。
想來都是頂厲害的少年人。
白老爺又看了一眼眼前已經從小丫頭長成少女的四丫,能得了這麼多厲害少年人相助的四丫,才是更厲害的吧!
隻是不知道最後誰家有這個福氣……
想到這堙A他又看了看自家的兒子。
也罷,也罷!二丫配自家兒子已是綽綽有餘,凡事合適就好。
又想到,年底自家兒子與二丫就要成親了,白老爺心塈饇矽酗F。
“那好,我也就不留你們了,一路順風!再幾月,我與胖三也要回家準備著了!”白老爺笑著與四丫幾人說道。
準備什麼,四丫心埵菗O清楚,隻見她偷偷的朝著白胖三挑了挑眉,笑了!
白胖三自是傻笑著紅了麵。
隻是,四丫的眼角卻是瞧到了看向了自己的吳家三郎。
眼下青紫,想來也是一夜輾轉未眠吧!
四丫的心忽然生出了異樣的慌亂來。
“那等白叔和胖三哥回去了,再到府上拜訪!”說完這話之後,四丫逃一般的轉身離開了。
白胖三與沈岩代替白老爺送了四丫眾人,吳家三郎與王土文自是要跟著相送。
行李馬車一大早就準備齊全了,所以四丫幾人隻需坐上馬車就可以出發了。
“各位一路順風!”
幾人自是送別一番,然後四丫與豪子陸三金等人分別上了馬車。
四丫自然依舊是單獨一輛馬車。
“正巧順路,我也有話要四丫帶回家去!”說完這話,吳家三郎也沒問了四丫同不同意,自顧自的就上了馬車。
王土文本還想與吳家三郎聊些學業上的東西,卻沒想到吳家三郎這就離開了。
不過想著他也是事出有因,晚上自己去尋了他吧!
隻有沈岩,若有所思地看向四丫的那輛馬車。
親手書信豈不是比別人代話更為妥帖?
隨即,沈岩又自嘲的想著,那丫頭那般的精明,還怕她被人騙了不成,從來都是她騙的別人啊!
雖是這般想,沈岩這心媮椄O有些不舒服,特別是看見四丫因著吳家三郎的目光而紅了的臉。
或許自己心媮椄O介意自己在四丫麵前時的狼狽吧!
隻是那丫頭在自己麵前從來都是一副虎狼模樣,怎麼與那吳家三郎,卻變了性情,成了害羞的小白兔了!
心媮椄O覺得不舒服啊!
少年人就是氣盛啊!就連這樣的事情也要比著啊!

snaptime:2018-10-20 17:29:53  .exectimeㄩ0.03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