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作者:上官孤鴻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  超級鑒寶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超級鑒寶師最新章節第1808章劇情反轉(17-12-29)      第1807章保安來了(17-12-29)      第1806章學校風波(17-12-28)     

第1803章刺殺失敗


說罷,此人直接一個箭步就衝到了張峰的麵前,而後探出一隻手臂打向了張峰的頭部,這一下威力十足,張峰估計要是一個稍微身體素質弱一點的人,被這家夥這一巴掌打中,估計腦袋就昏的要死了!
不過張峰反應何等,可以說是遠遠超過了常人,所以直接一個閃避,就躲開了此人的攻擊,而後張峰反手一巴掌,將這人直接打的口鼻溢出鮮血,鼻息喘動,看樣子竟然被張峰這一巴掌就給打的失去了戰鬥力了!
此時張峰一邊搖頭一邊慢慢的走近了此人,而後說道:“小子,你現在就是案板上的肉,給我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我心情好就饒你一條狗命,不然的話,哈哈哈,我自然是不會殺你的,不過我覺得我韓大哥是有千百萬種手段,讓你*的哦!所以現在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每一個問題,你覺得怎麼樣?”
張峰說完看著地上的人,躺在地上的這人不住的點頭表示同意,畢竟活著對很多人來說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雖然說躺在地上的這個殺手也知道叛變組織的嚴重後果性,不過現在的,連自殺的能力都沒有,要是真的如張峰所說,被張峰送到了韓晨手媊恁A估計就真的生不如死了啊!所以此刻,他也沒有辦法,隻好是選擇低頭了。
“我問你!到底是什麼人想要殺我,你們是不是他的手下!”張峰問道。
聞言,躺在地上這人搖了搖頭,而後有些費力的說道:“我們是殺手組織閻羅殿的人,我是其中的白護法,平日塈琤X手也算是無往而不利的,誰知道今天居然遇到了你,可真的是陰溝媊捔蔡謚琚I”
張峰聽了,頓時有些了然,原來是殺手組織的人,這些手法看上去的確和殺手組織的做法沒有差別,不過張峰仍然是有些疑惑的問道:“你說你是殺手組織的人,可是殺手組織為什麼要殺我呢,莫非,是有人想要買我死嗎!”
白護法聞言,頓時啞火了,不再說話,低著頭沉默不語,畢竟他們這行,出賣雇主的信息可是大忌啊。
所以此時的白護法,雖然遇到了生命危險,但是也不願意說出口。見狀,張峰微微皺眉,而後用腳輕輕的停在了白護法的臉上,然後陰笑著說道:“你還不想說?好啊,我給你十秒鍾,要是你真的不說的話,哈哈哈,那你等著被我給慢慢的踩爛吧!”
說完張峰的腳離這家夥的臉更加的近了,頓時就把白護法嚇了一跳,開玩笑啊,老子可是靠臉吃飯的,所以白護法咬咬牙,終於在張峰喊道九的時候叫停,並且告訴給了張峰。
“是陰三,陰三知道吧,就是那個賣假貨給你們的人,給了我們閻王殿一千萬美元,要我們幹掉你,張峰大人,要是你放過我的話,我願意將那家夥帶過來見你,你看怎麼樣?”這個白護法現在為了活命,也是無所不用其極了。
甚至表示願意將雇主抓過來放到張峰的麵前,張峰眼前一亮,馬上說道:“白護法,你的意思是你知道陰三那家夥,到底在哪堙H”問這話的時候,張峰的心中也是有些奇怪。
這個陰三,最近這段時間因為他賣給了韓晨假貨,所以暴怒的韓晨此時也在滿世界找他,可是就算是因為害怕,陰三找殺手的話,也應該找人去殺了韓晨啊,關自己什麼事情?
莫非這個陰三,自己認識,並且還有仇不成!不過現在自然不是考慮這麼多的時候,張峰此時狠狠盯著白護法,讓這家夥告訴他陰三的地址,畢竟隻有找到了陰三,才知道這個東西的葫蘆媊恁A到底是賣的什麼藥。
白護法急忙點了點頭,說自己的確知道陰三在那堙A張峰聞言大喜,一隻手將白護法提了起來,而後打電話給韓晨,將這件事情告訴給了韓晨,韓晨聞言後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
一來,就想給白護法兩個大耳巴子,不過最後被張峰製止住了,畢竟現在的白護法被張峰那一巴掌打的都要死掉了,要是在被韓晨打幾下的話,估計根本活不了多久了!
不過這樣一來,倒是挺好的一件事情了,韓晨是開車來的,所以張峰便和白護法一起上車,通過白護法的嘴知道了那陰三的住處,韓晨便開車前往了那堙C
津市郊外,一個極為偏僻的地方,有一棟房子孤零零的立在那堙A根據白護法的交代,那堳K是陰三這幾天臨時的住處了。
張峰向白護法再三確定了之後,而後又叫這個家夥打電話給手下,將小六的兒子和妻子也放掉了之後,在白護法希冀的目光中,直接一巴掌就將這家夥給活活拍暈死過去。
然後便和韓晨慢慢的溜進了那棟房子媊恁C
到了門口的時候,張峰發現門是鎖住了的,他示意韓晨不要亂動,而後敲了敲門:“喂,喂?喂!有人嗎!有人嗎!”張峰直接在門口吼道。
立刻,媊挬N傳出來了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誰啊,聲音這麼大,誰!”
“哦,我是物業的人,你們家的水表好像有問題,我來調查一下!”張峰低著聲音說道,畢竟陰三是派人來殺自己的,顯然應該是認識自己,所以此時張峰都不敢用自己的聲音說話,擔心被陰三發覺到了。
陰三顯然是沒有發覺,在房門外的張峰和韓晨都感覺到了那腳步聲是愈來愈近了,不過就在這時,陰三仿佛是感覺到了什麼,都要拉開門了,忽然警惕的在貓眼那堣@看。
這一看,差點就將他的魂都給嚇丟了啊,因為他看到了張峰和韓晨居然就在外麵!頓時這個老東西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顯然自己已經被暴露了,想到這堻惜T在恐懼的同時直接撒開了腿朝著反方向跑去。
而在門外的張峰和韓晨也是預感到了不對勁,張峰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第一時間一腳就踹開了房門,然後正好看到正要逃跑的陰三。
陰三哪媔]得過張峰和韓晨,沒一會就被抓住了,而後就被憤怒的韓晨啪啪兩個大耳巴子給打的頭皮都在發麻。
一邊打,韓晨還一邊罵道:“你個狗東西!老子看得起你,才叫你給我供貨,可是你呢!居然敢給我假貨,還是那種低劣的仿品,怎麼著真當我是傻瓜了嗎!敢這樣的應付我!知不知道這一次差點把我的大友齋搞黃,老子的生意差點就被你這個混蛋給搞砸了,還好被挽救了回來!說吧,今天這事情你打算怎麼辦!”
此時的韓晨,並不知道陰三之所以要給他提供假貨是為了害張峰,所以一肚子火。
而張峰見到此時激動的韓晨,也是不由歎了口氣,然後道:“好了韓哥,別這樣,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簡單,知道剛才那個在車上奄奄一息但是知道陰三地址的人到底是誰嗎?我告訴你,是閻羅殿的人,陰三這家夥雖然我不記得他到底是誰,但是一定是和我有什麼過節的!所以才買通殺手殺我,我估計他之所以給你假貨,也是為了讓大友齋倒黴,其最終的目的就是為了陷害我!”
張峰其中此時其實很惆悵,因為不論如何,不管他如何想,就是沒辦法想起來自己和陰三到底有何過節。
要是說皮猴,他還能隱約能想起來當時自己喝醉時的情景,可是這陰三,他實在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他不由得想起前一段時間自己中毒的事情,想必是那個時候失去的記憶還沒有被全部找回,所以這對張峰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韓晨聽了,看著現在奄奄一息的陰三,頓時愣住了,顯然是沒有想到陰三和張峰居然還有仇,頓時就有些疑惑,隨即問道:“張峰,你說他跟你有仇,不過這陰三在這津市也做了很多年了,雖然為人不算多好,不過也不是什麼大惡之人,所以我之前也比較放心他的,你說說,他到底是怎麼才和你結怨的啊!
張峰一聽這話頓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了,畢竟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陰三這家夥到底和他有什麼仇,所以想到這堭i峰轉過身看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陰三問道:“陰三,按理說我和你之間應該是沒有什麼仇吧,你幹嘛要這樣的針對我啊!先是賣假貨給我的大友齋,想要搞垮我的大友齋,現在直接雇傭殺手要殺掉我!”
誰知道當張峰說完這番話的時候,本來被韓晨打的奄奄一息的陰三,一邊咳嗽一邊也冷笑道:“哈哈哈,你可真的是搞笑啊,我問你,還記得陳靖嗎?被你廢掉了雙手雙腳的那個人!”
張峰一愣,他當然記得陳靖,之前那批被搶了的貨就是這家夥所做的,後來被張峰和韓晨廢掉了,不過這件事和現在陰三要殺自己有什麼關係?莫非這陳靖和陰三還有什麼關係不成?
見到張峰還是一臉的疑惑,陰三的臉上浮現了怨毒的目光,聲音嘶啞的說道:“你以為我真的叫陰三嗎?這不過是我的外號罷了,不過叫了這麼多年,所以已經沒有什麼人知道我的真實姓名到底是什麼了,其實我的真實姓名叫做陳多,乃是你廢掉的陳靖的父親!”
說這話的時候,陳多臉漲得通紅,眼睛都充血了,死死的盯著張峰,張峰聞言也是一愣,顯然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一回事。
就在他吃驚的同時,心堣]是暗暗竊喜,難怪自己想不起來這個陰三,噢,不,現在應該叫陳多,原來他是陳靖的父親,自己和他並沒有直接的瓜葛,這明顯讓張峰之前因為此事失落的心情變得有些雀躍。
不過陳多此時哪媞犐獄穧h,接著說道:“你可知道我的兒子陳靖被你廢掉雙手雙腳之後,沒過多久就因為受不了自己成為了一個廢人,直接就在醫院媊悁蛘了,我可就這麼一個兒子啊,殺子大仇我怎麼可能不報,唯一可惜的是居然沒有將你給殺掉,看來這些殺手的確是太垃圾了,收了我一千萬美元,都沒有將這件事情做好,真的是廢物!”

snaptime:2018-09-26 13:10:05  .exectimeㄩ0.03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