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八十七章相認


房中人沒想到竟有人闖了進來,見到從房外進來的人,手上的動作一停,一條白麵紗飄然落到了地上……
時間再這一刻停住了,恍如隔世,所有人都定住了,相望,怕隻是夢而已。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三藏小說免費提供本書TXT電子書下載 **
光潔白皙的完美臉龐,長長的睫毛,細長的眉毛像是夜空堬挺銂漱W弦月,一雙水亮烏黑的大眼睛,清澈明亮,顯得那麼深不可測,又讓人不自覺地深陷進去,此時帶著慌張與錯愕,半頭白隨風飄起,帶著媚惑……一切是那麼地熟悉,又是那麼地陌生……
謹軒的手在抖,性感的薄唇緊抿著,深邃的眼眸目光灼灼,四目相對,目光在空中相會、相纏,千言萬語似盡在不言中,心在狂跳:真的你,君,真的是君,不是夢,不是癡心幻想,不是幻覺,你真的是真真實實的坐在我麵前?他想衝過去僅僅地抱住讓他魂牽夢縈的她,卻動不了,怕一動,眼前的人便會消失,唯恐相逢在夢中,君……
耶律鷹邪氣的眼眸盈滿了不可置信,後退了一大步,撞到了門框上,竟孩子氣地揉了揉眼睛,還是她,是那個角色的身影,是那張刻骨銘心的麵孔,是那雙如磁石般的眼眸,心在狂跳,在震驚:難怪昨夜會覺得她那麼熟悉,君?竟然會是君,聖君就是君?這……這怎麼可能?但確確實實是君,君,她,她沒死,她就在他的眼前,可他怯步了,他竟想逃,他不知該如何麵對君,如何麵對“死而複生”的均,怕真的看到她如磁石般的眼眸會對他充滿仇恨,這一刻,他才現,他竟是個懦夫……
傲君此時腦中一片空白,千想萬想就是沒想到會出現這種讓她如此措手不及的時刻,料事如神也終究抵不上天的刻意安排,該說這是上天對她太過眷顧呢,還是該說上天對她太過殘忍?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天,讓她苦心隱藏的真相就這樣在她毫無準備之下暴露出來:為什麼不讓我以聖君的身份再陪謹軒一天呢?雖然我也很想以淩傲君的身份陪在你身邊,哪怕隻有一天也好,可那樣我就太自私了,但老天竟允許我的自私,隻是明天,謹軒你是否還要再承受一次半年前的痛呢?上天對我們太過殘忍,也太眷顧了。雪,雪竟然也來了,還有姐夫,能再死之前,見到最親的親人,真的可以安息了,可活著的人該怎麼辦呢?雪,你為什麼會來,為什麼要來,雖然再也見不到你,不免遺憾,但我寧願帶著遺憾離開,也不想你再痛苦,你該是樂觀活潑的,為了我,你已經傷心沉默了半年了,再次親眼看著我離去,雪,你又要傷心多久呢?姐夫又要為你擔心多久呢?耶律鷹,她又該如何麵對這個深深傷害過她,卻又被她傷得最深的男子呢?
隻是一瞬的眼神交會,心中卻千思百轉……
“君……”傲雪帶著顫抖,帶著激動,帶著小心翼翼地一聲叫喚,絕美的臉龐皆是淚水,嘴唇輕顫,卻哽咽住:君,真的是君,她沒猜錯,聖君就是君,君沒死,她還活著,嗚嗚……
正軒也是一臉的激動,但相對於謹軒他們顯得就冷靜許多,輕摟著因激動而不動顫抖的傲雪。
一聲“君”讓所有人都於瞬間回過神來,也讓傲君回過神來,趕緊微撇開頭,額前的白頭立即垂下,擋住了她的臉孔,也讓立於床頭的聖青、聖紫從驚愕中回過神來,欲蓋彌彰地擋在傲君的麵前。
“王……爺,你們怎麼進來?門主她……”聖青笑了笑意迎上謹軒他們道,可語調還是帶著心虛與不安。
“君……”謹軒一把推開聖青,衝到傲君的身邊,將她微轉過去的身子掰了過來,麵對著他,深情而又小心翼翼地喚道,是夢中也罷,是真實也罷,他都要緊緊地抓住,如果真的是夢,就不要再醒過來,如果是真實,那上天真是待他太好,太眷顧了。顫著手輕撫那張想了半年,念了半年的絕美容顏,是真實的觸感,是真實的溫度,屬於君的體溫。
“王爺,請自重。”傲君輕拂開謹軒的手,冷淡而又疏離道,兩行清淚卻不受控製地流了下來,滴到了謹軒的手上。
“君,到此時此刻,你還要再隱瞞,還想避開我嗎?”謹軒將手上的清淚舉到傲君的麵前,聲音沙啞道,深邃的眼眸是灼熱的深情與柔情。不管君是因什麼原因而一直不與他相認,他都不會再讓君離開他的。
“嗚嗚……君,你怎麼那麼殘忍?你不知道這半年來,我流了多少眼淚,傷了多少心嗎?還有謹軒,你知不知道這半年來,謹軒又是怎麼過的呢?你怎麼能忍心這樣躲起來,讓我們為你肝腸寸斷呢?嗚嗚……君,你太壞了,你怎麼能用假死來騙我們呢?嗚嗚……現在還不想認我們嗎?你好殘忍啊……嗚嗚……”傲雪猛地撲到傲君的身邊,緊緊抱住傲君,埋頭在她的頸間邊嚎啕大哭,邊責怪著傲君道。
殘忍?她真的是太殘忍嗎?她到底該怎麼做,才是對他們最好呢?
她的很磨讓傲雪哭得更凶,整個房間靜的唯剩下傲雪的哭泣聲,傲君一動也不動,眉宇之間是深深地倦意與虛弱。
“門主,隨心吧!”看到傲君的猶豫不決與痛苦,聖青半膝跪倒傲君的麵前,向來笑的一臉奸詐的臉頰流滿了淚水,聲音哽咽著道。
“門主,隨心!”聖紫也如聖青一般曲下半膝,跪在聖君麵前道,一張娃娃臉上滿是淚痕。
門主與謹王愛得太苦了,他們都知道,門主唯一的願望便是與謹王在一起,如果真的隻是最後一天,就讓門主好好地渡過這一天吧!至於門主離開後,謹王會怎樣,他們不想去想,就算說他們自私也好,他們隻想讓他們的門主能無憾。
“隨心?”傲君似迷茫,似難解般地喃喃道,抬頭,看了一眼跪在她麵前淚眼婆娑的聖青、聖紫,眼前閃過與雪、與謹軒、與耶律鷹等在一起時的情景,雪說過:心的選擇,謹軒說過:你注定是我的軍師,我的王妃,是我的最愛……
“君,‘北風凜,如劍殤。蕭蕭黃葉伴入眠,瑟瑟悲風吹枕席,玉笛依舊暖如昔,故人卻已不複在。燕紛飛,情猶在。張郎富貴恩義絕,不作鶯鶯血淚垂。欲意揮劍斬情絲,奈何相思已成災。’你不人我,是不是在怪我,當初不該懷疑你?是不是在怪我,竟會中了成舞盈的計,而傷了你?君,我當初確實是因為太愛你,才會……”謹軒緊緊地握起傲君的手,動情而又自責道,他唯一能想到君不肯與他的相認的原因便是因為這個。
那急切的樣子,讓傲君心生不忍,竟然上天已如此安排,她再否認,真的是對他們太過殘忍了吧!罷了……
“不,謹軒,不是的,是我不好,當初如果我對你有信心,便不會中了成舞盈那個低劣的計,便不會成了今日這種局麵。”傲君反握住謹軒的手輕搖了搖頭道。承認的這一刻,她的心無比的輕鬆,心中有什麼歸位了,落地了。心吧!是心踏實了,隨心,就隨心一次吧,就讓她自私一次吧!
“君,你終於肯與我相認了,君,是我不好,哈哈……我,我的君真的還活著了,真的……”聽到傲君那特有的清冷的嗓音說的話,謹軒一下子激動地不知該說什麼號,難以言喻的喜悅滿滿的占據了他的心,這一刻,他的心安下來了,他死去的心真正地活過來了。他好想緊緊地抱住他的君,可……那個懷抱被傲雪給占了,他隻能將傲君的手緊緊地握在胸口,深邃的眼眸堿梣﹞F激動的淚水,展開一個迷倒眾人的笑容。
“謹軒,是我,我還活著。”傲君如磁石般的眼眸深情地回望著謹軒,揚起一個魅惑的笑容,動情道,被握在謹軒胸口的手,感受著謹軒強而有力的心跳,為她而跳的心,心中是滿滿的幸福,好想大喊:我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好想給予謹軒一個深情地擁抱,奈何有一個級電燈泡,正像是無尾熊一般“掛”在她身上。
“君……”傲雪聽到傲君的承認更是緊緊地摟住了傲君,渾身都是激動的顫抖。渾然未覺,她這個口口聲聲要撮合謹軒和傲君的媒人,現在正在受他們的兩人的腹謗,成了他們兩人之間最大的千瓦電燈泡。
“雪,你……你想勒死我啊!”傲君艱難抱怨道,本來慘白的臉被傲雪這一緊抱,給勒得紅了起來,不過越來越不能呼吸了,快要窒息了,不得不讓她懷疑:雪根本就是故意的,報複她讓她傷心得這麼久,所以想勒死她。
“啊!嗚嗚……我太高興,太激動了,嗚嗚……君,我的小君君……”傲雪這才反應過來,鬆開了一點,讓傲君通氣,但還是緊抱著她哭泣起來,簡直就跟崩堤的洪水一般。
“小君君?好肉麻啊!雪,我的衣服啊……”傲君笑了笑似打了個冷顫般道,突而又想起她潔白的衣袍又再次報銷了,心疼啊!
“你放心,我會幫你洗的,嗚嗚……”傲雪還是那句千年不變的話,邊大哭著邊道。這次相認的喜悅更甚於謹王府中的相見,自然哭得更凶了,看來不止衣袍,可能連埵蝟ㄜn報銷了。
毫無意外,傲君的頭上立即出現無數條黑線。
“晴兒,好了好了,別再哭了,應該高興才是,別再哭了,會哭壞身體的。”正軒輕輕地拉開傲雪,為她擦去臉頰上的淚水,笑了笑道。這次可不是他在吃醋,而是看到他的謹弟正一臉哀怨地看著占了他位置的晴兒,如果再不把位置讓還給謹弟,估計謹弟就要爆了。
傲君剛要鬆了一口氣,謹軒剛要將傲君摟在懷中,傲雪這個級電燈泡卻推開正軒,再次撲到傲君的懷中,不斷地‘蹂躪’著傲君的衣袍,傲君隻能撫頭無語了,謹軒暗恨自己動作太慢。
“青、紫,你們怎麼還跪著,快起來,青?紫?”傲君見聖青、聖紫一臉癡呆地跪在地上,皺了皺眉,疑惑地叫道。怎麼兩人全都呆了,剛剛還好好的,還有,都跟她們說了幾百次了,不要動不動就跪下,就是不聽,就算要勸她,也不用跪啊!
“啊!哦,門主,你笑起來真是太好看看,嘻嘻……魂都被你給勾走看。”聖青、聖紫這才回過神來,站了起來,笑嘻嘻地搞怪道,但隻要仔細看,便會現她的眉宇間那散不去的憂愁,還有不及眼底的笑。
傲君這才想起來,她剛剛好像真的又展出了那個笑容,竟讓她們呆了這麼久?
耶律鷹從一開始就隻是遠遠地站在門口,他很想衝過去,如歐陽謹軒,如龍軒皇後一般,與君相述相認的喜悅,可他怕,他這一過去,會破壞了讓人感動的一幕,他隻敢遠遠地看著她,看著她笑,看著她深情的眼眸,卻不是對著他,但他沒資格再次跟歐陽謹軒競爭了,在他對君做了那樣的事後,他連站在她身邊的資格都沒有,她不會原諒他的……
“君,你……你的頭,你……這麼全白了,白了……”緊抱著傲君的傲雪這才現晃在她眼前的白頭,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驚呼道,眼淚又劈堸埶捰a無聲地猛往下流。剛剛初見君,確認她沒死,心情太過激動了,一時沒有注意,怪不得剛剛就老覺得不對勁,明明就是君,總覺得陌生似的,原來竟是這少年白頭。這……君的一頭青絲這麼會白了呢?她到底生了什麼事?半年前到底生了什麼事?
謹軒也是目光炯炯地等著傲君的回答,對於君的白,他並驚訝,因為在‘初識’聖君時,便知她少年白頭,昨夜更是親眼見她頭上的白越來越多,直至如今的半頭白,雖然聖橙說著是修習天坤神功所致,但沒親耳聽到君的解釋,他心中還是很不安,直覺告訴他,君不與他相認,與這白有關。
正軒其實早在進門時便被君的白給嚇到了,但他在謹軒、晴兒與君相認之時,他是在不知該如何開口詢問,此時他也很想知道君何以會未老頭銜白?
耶律鷹雙拳緊握,那白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他的心:君,為何會白了頭,昨夜見到她,便見她額前垂著兩縷白,可卻與聖赤大戰之後,本來的青絲也漸漸變成了白,這半年來,君是不是生了什麼事?
“……沒事,雪,這隻……隻是因修煉聖仙門的天坤神功所致,昨夜妄動真氣,才會這樣的,等恢複過來後就沒事了。”傲君神色先是一變,看了聖青一眼之後無所謂地笑了笑道。她不能告訴謹軒他們真相,如果真的隻有最後一天,那就讓她跟謹軒跟雪好好地相聚這最後一天吧!快樂得過完這一天,至少能留下一日美好的回憶。
“呼……原來是這樣,嚇死我了,嘻嘻……挺像電視上演的那樣,不過呢?”傲雪一聽,鬆了鬆口氣,笑嘻嘻道,抓起幾縷來看了下,皺了皺眉,故意停了一下,害得傲君一陣緊張,以為擁有敏銳觀察力的雪看出了什麼,卻沒想到,傲雪突然展開一笑容,似欣賞地點點頭笑著道:“不過呢?還挺酷的,哈哈……君,你成了白魔女了,真是酷啊!小軒子,你說是不是?像不像白魔女?恩,真的很像……”傲雪月刊越像,不住得打量著傲君,雙眼亮,這種因為修煉神功而白了頭的事在二十一世紀,看電視的時候經常看到,她以前可是哈白魔女的,簡直就是偶像啊!
除了傲君以外,所有人都頭上頂著個無數條黑線,外加一個大大的問號:人家少年白了頭,她竟然還說酷,但電視是什麼?白魔女又是誰?
傲君心中也重重鬆了一口氣,佯怒道:“你竟敢說我是魔女?我哪媢傅]女了?小心我告你誹謗。”
“哈,你告啊!在這堙A我家老公最大,你跟誰告去,誰肯受理?”傲雪一副有恃無恐地仰起頭,高傲道,一副‘我是老大,我怕誰’的樣子。
“知道你家老公是皇帝了,了不起啊!這麼快就被萬惡的古封建給同化了,竟然無視國家之法律,真是丟盡了我們新新人類的臉啊!上帝啊!請賜我力量,帶領這隻迷途的羔羊走回正路吧!阿門!”傲君不屑地鄙夷了傲雪一眼,似痛心疾般道,還有模有樣的血氣牧師的樣子,一臉虔誠,還點了點傲雪的額頭。表情嚴肅,還真是唬住了所有人,其實她快憋成內傷了,不,應該說內傷藥加重了,哈哈……
“好啊!你竟然敢拿我開涮,拿命來……”傲雪手叉腰,活像個母夜叉,一把將傲君給推回床上,就撓起她的癢來了。
其他人都笑了笑地看著它們玩鬧,對於她們說的話,滿腦問號。謹軒、正軒皆寵溺地看著她們,對於她們有時突然冒出的奇怪的話,早已是見怪不怪了,這樣溫馨快樂的畫麵,他們等了半年了,這一畫麵讓他們覺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耶律鷹心中一陣苦澀:這樣的君,是他所沒見過的,或許隻有跟他們在一起,君才會快樂吧!他不應該強製要將她留在身邊,而剝奪了她的快樂。聖青、聖紫拚命地忍著不讓淚流下來,這半年來,她們從沒見過門主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麵,可卻隻剩最後一天了……上天何其殘忍。
“哈……不,雪……你……咳咳……”傲雪剛一下手,傲君隻笑了一下,額頭下便很快滲出了汗珠,不停地咳嗽起來,連笑都笑不出來,心一陣陣痛,整個人漸顯虛弱。
“君,你怎麼樣了?你怎麼了?”傲雪與謹軒緊張地出聲問道,趕緊扶起傲君,一個為她撫背,一個為她擦掉額上滲下來的汗珠,慘白的臉色,嚇壞了所有人。耶律鷹往前跨出了一步,最終卻還是硬生生地停住了,雙拳緊握,心在滴血,在痛,被生生地撒開,他什麼都做不了,什麼都不能做。
“沒……沒事。”傲君艱難地吐了兩個字,天知道她要說出一個字,有多困難,但她不能讓他們看出什麼破綻,以謹軒、雪的聰明,隻要一點點破綻都會被他們看出來的。
聖紫趕緊衝上來,一臉焦急地喂了一顆藥丸到傲君的嘴堙A眉頭皺得能夾死一隻蒼蠅,娃娃臉上帶著深深的悲痛。
這一幕都看在了謹軒等人的眼堙A相視了一下,均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思,眉頭深深地皺了起來,剛剛還喜悅的眼眸染上了一層哀痛與悲傷……
“那個……門主傷害沒好,現在還很虛弱,所以才會這樣的。”聖青見謹軒等人臉色不好,趕緊出聲解釋道。
如此欲蓋彌彰的話不僅沒讓謹軒他們安下心來,反而更加讓他們心生不安。
“謹軒,雪,我真的沒事,別忘了,我是聖仙門的門主,天下最好的神醫都在聖仙門,小小的傷不用一天就能好了。”傲君漸漸的緩過氣來,現氣氛不對,一臉淡然地笑了笑道。
“君,真的沒事?”謹軒還是不相信地出聲問道,輕柔地為她拭去額上的汗珠,深邃的眼眸是滿滿的心疼與不安。各閣主與黃櫻雖說無大礙,但她們的緊張與悲痛,卻逃不過他的眼,君並不如他們所說的那般隻要休息幾天便能好的。昨夜聖赤真的又傷她傷得那麼重嗎?君的功力在他之上,如果真的隻是受了內傷,不應會如此嚴重,聖仙門中人也不會如此悲傷,君她一定有什麼隱瞞了他……
“真的沒事。”傲君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道,不想再在這個話題上打轉,轉移話題道:“雪,你怎麼會來的?”再說下去,一定會被他們現的。
“你還敢說,竟然假死騙我們,害得我哭了半年,如果不是我與小軒子現了你的‘死’有疑點,懷疑那個燒焦的屍體不是你,趕了過來,你還打算永遠都不與我們相認是不是?你說,你為什麼要假死?”傲雪怒道,她知道君在轉移話題,知道君在瞞著她的傷,但她知道再逼也沒用,除非君願意告訴你,否則,她不想說的事,誰也不能讓她開口。
“君,半年前到底生了什麼事?那個屍體是誰,為什麼你會成了聖仙門的門主,還有那時成舞盈說你中的毒無藥可解,現在這樣了?”謹軒也順著傲雪的話說下去,君不想說,他尊重她,但他一定會找出真相,他決不允許君再次離開他。
傲君抬頭,看向窗外,陷入了當初的回憶中,平靜淡然道:“當日你要跟成舞盈成親,我便選擇了逃離,想帶瑩兒一同離開,沒想到她卻在我的酒堣U了毒,原來她一直都在恨我,她要讓我痛苦,我對你的絕望對你的誤會,全是她與成舞盈,忠武王還有……耶律鷹設的計,那一刻我的心真的好痛好痛,並不是因為中了毒,而是被背叛的痛……瑩兒跑出去後,我徹底絕望了……在神誌還未完全渙散之前,突然感到一股很強的殺氣,出於本能,我出手擒住了那人,原來他便是那晚刺殺我不成而逃跑的七樓的黑衣頭領,任務失敗,他不敢回七樓,所以一直潛藏在太子太傅府附近,尋找時機再次刺殺我,終於被他等到了,但他還是不敢輕易出手,最後想到放火,卻沒想到還是被身中劇毒的我察覺。可我已無力與他相戰了,還是被他放了火,在千鈞一之際,橙和黃老出現了,殺了那個黑衣人,現我身中巨毒便將我帶走,所以那具屍體是那個刺客的。我手中的那把天乾劍還有身上的天坤神功石聖仙門的傳位信物,風炎兩位師傅在臨死前傳給了我,讓我做聖仙門的門主,所以我便做了聖仙門的門主了,至於……至於巨毒,黃老已幫我解了。”語調平淡得仿佛不是在說自己的事一般,隻是這‘悲白’……
“哼,成舞盈死了真是活該,還有耶律鷹,哼……”傲雪對著站在門口的耶律鷹冷哼了一聲道。被最信任的人背叛是天下間最痛苦的一件事,當被她也是最信任的藍兒陷害過,這種痛她最了解。
“我……”耶律鷹張了張口,最終還是低下了頭。
“君,那都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們終於可以永遠在一起了。”謹軒伸手將傲君緊抱在懷中,動情道。雖然君說得雲淡風輕,但他現在想起來還是一陣陣後怕,如果當初聖橙跟神醫沒有出現的話,那他抱出來的,就真的是君了……
“恩。”傲君埋在謹軒的懷中,點了點頭道,伸手懷抱著謹軒的腰,緊緊地抱著,貪婪地聞著他身上好聞的味道,或許這是最後一次了。
兩人書若無人的深情擁抱,深深地刺痛了耶律鷹的眼睛,心雖很痛,卻不再嫉妒了……
“趕了這麼多天的路,好累啊!君,我們這就先去休息了,你跟謹軒好好地相敘離別之情哦!嘻嘻……小軒子,走了。”傲雪對著傲君擠眉弄眼地曖昧道,拉著正軒一副好累的樣子就往房外走出去。
“門主,我們帶皇上他他們下去,有事再叫我們。”聖青也曖昧地笑了笑道,但還是不放心地再補上一句。
耶律鷹再深深地勘了傲君一眼,也要跟著走出去,他在這堸收O多餘的。
傲君臉紅了紅看著傲雪他們走了出去,在耶律鷹要踏出房門之時,才從謹軒的懷中抬起頭,淡淡道:“耶律鷹,往事已逝,我們還是朋友。”當時之事,耶律鷹雖有份傷害她,但他也是受騙的,何況是她先對不起他,經過這半年,她早已原諒了他。
這一句話,讓耶律鷹驀地停了下來,身子顫了顫,但並沒有轉過身來,背對著傲君勾起一個笑容,死寂的眼眸重新有了光彩,輕輕地點了點頭,跨步離去。
“他這半年來受了很多苦。”謹軒看著耶律鷹的背影,微微歎了口氣道。
“恩?”傲君疑惑地看著他,在她的印象中,在她認識這兩人開始,他們一直都是水火不相容的,可現在聽謹軒的語氣,怎麼有點為他心疼的感覺?
謹軒笑了笑地將他與耶律鷹之間的事說了出來,傲君越聽笑意越深了:這樣應該是最好的吧,他們都能放下心中的恨心中的仇,她可以安心離去了。
夜幕降臨,世界歸於寂靜,房間內一對璧人對擁而眠,互訴這半年來的相思相念之情,一向沉默寡言的謹軒突而變得能言善道,多話羅嗦,一晚上都在說個不停,好像要將一生的話都說盡一般,而傲君一般隻是柔情似水地微笑著看著他,聽著他說,偶爾也會說上兩句……燭光搖動,帳內人低低細語,深情滿人間。
天際漸漸泛白了,一夜無眠的傲君睜眼來,深情地看著睡在身邊,臉上帶著柔和笑意的謹軒,伸出手,輕輕地描繪著他俊美的臉龐,他長長的睫毛,他高挺的鼻梁,他性感的薄唇……她要將它們深深地刻在她的心中,身為二十一世紀的新人類,她不相信有來生這回事,但這一刻,她希望有來生,來生,她一定會再找到謹軒的。
天亮了,一天已過去了,輕輕地做起來,捂住胸口,心開始痛了,‘悲白’作了,奇跡並沒有出現。但她依然感謝上天,給了她美好的最後一天,讓她跟謹軒渡過美好幸福的一晚,現在,她也該走了……
軍師王妃 江湖篇

snaptime:2018-10-18 10:29:24  .exectimeㄩ0.037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