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六十一章雪的計!君的逃避!


兩人走進了她的房間,剛一進去,傲雪就轉過身,當著歐陽兩兄弟的臉,‘砰’地一聲將門給關得緊緊地,在關門的那一那,嘴角勾起了一個沒人看得到的邪惡的笑容。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
陽兄弟苦難的日子就要來臨了。
“為什麼要整姐夫啊?他得罪你了?”傲君見傲雪‘砰’地一聲,將門關得緊緊的,笑了笑,徑自坐到了桌子邊,倒了一杯茶,邊品嚐邊道。
“你說得對,也不對。”傲雪還是保持著邪惡的笑容,坐到了傲君身邊,伸手搶過傲君喝了一口的茶,故作深沉道。
“什麼意思?喂,你自己不會倒啊?那杯是我的。”傲君微嗔道,伸手要去搶回自己的那杯茶。
“現在在我手上就是我的,你再到一杯好了?這麼久沒見,別那麼小氣。”傲雪一個閃身,躲過了傲君伸過來的手,一臉無賴道。
“就不要,還給我啦!”傲君一副不拿回那杯茶不罷休的樣子,起身再次朝傲雪受傷的那杯茶攻了過去,就像是被人搶了心愛的布娃娃的小女生一樣。
“哈哈……你來啊!搶到了就還給你。”傲雪則像是個專搶小孩東西的邪惡巫婆,受傷穩穩地拿著茶杯,想著傲君炫耀著笑道。
“站住。”傲君一下子撲了過去,對準傲雪受傷攻了過去。
“哈哈哈……你來啊!來啊!……”傲雪向旁邊一閃,躲過了傲君伸過去來的手,麵前竟然還能不讓杯中的茶水灑下來,看來這個動作,對於她來說,可謂是熟練得不得了。
“……拿來,不抓到你,我就不姓淩……”傲君豈肯罷休,再次撲了過去,就不信拿不回那個茶杯。
一下子那杯茶水成了香餑餑,兩人就為了這一杯已經喝過的茶水,你追我躲地在房間堛掠_了追逐遊戲……
房外被定住的兩人,雖不能懂,不能說話,但其他感官還是有感覺的,耳邊的嬉笑聲不絕於耳,讓他們恨不得立刻衝進去,將那該死的兩人給掐死,但奈何就是動不了。心急
、憤怒讓兩人的頭上不斷出了冒了薄汗,想用內力衝開穴道,卻一時竟衝不了,隻能在那幹著急……
“籲……好累啊!不行了,……”玩鬧了一會,傲雪最終還是抵不過傲君,累得直挺挺地躺到了床上,不斷地喘著粗氣,邊喘還邊笑著道。練了武功的人就是好,跑了那
麼久,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的,不行,說什麼,她也得學,道現在為止,她 就隻能些三腳貓功夫,還有謹軒教的一下輕功,連君才剛來不久,都學成了這麼厲害的武功,她肯不能
落後。傲君在心中下了決定,隻是這個決定,她下了不止百次,每次因為武功而癡了虧的時候,她就會下這個決心,但一過後,她就又忘了,不知道,這次她的決心是不是也一樣

“姐夫果然把你照顧得太好了,這麼快就累成這個樣子了,看來你很久沒運動了?……”傲君受傷穩穩地拿著那杯搶過來的茶杯,站在床邊,俯視著真喘粗氣的傲雪,調
笑著道,還將手中的茶杯拿到傲雪麵前晃了晃。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雪的武功雖然不如她,但她的運動天賦很好,跑個馬拉鬆都行,現在這麼快就累了?
“切,如果我不是剛生完孩子,你以為呢搶得過我嗎?”傲雪白了傲君一眼,邊喘著氣,邊不服氣道,因剛剛的玩鬧讓她的臉上泛起了紅暈,絕美的容顏更加的美豔動人。
“對了,說起我那侄子,我還沒見過呢!隻見謹軒的四弟說長得很可愛,是不是?”一說起生孩子,傲君放下了剛剛還搶奪不休的茶杯,跟著躺在了傲雪的身旁,一副好奇地
問道,真是可惜了,她到現在還沒見過她的侄子呢!
“我的寶寶當然可愛了,你也不看看他的媽媽是什麼人?”一說起她的寶寶,傲雪嚴重閃著慈愛的亮光,臉色柔和,母性的光輝散無遺,得意道。這一刻,她不再是調皮搗
蛋、古靈精怪的淩傲雪,不再像是長不大的孩子,而是一個疼愛自己孩子的母親,一個以自己的寶寶而自傲的媽媽。
“……想不到你淩傲雪也有變得這麼充滿母愛的時候,嘖嘖……真是奇跡啊!”傲君看著傲雪,心中也甚是高興,說話的語氣也充滿了局促的笑意。生寶寶,這對她來說
,還是從沒想過的事,做媽媽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好啊,你敢嘲我,看招。”傲雪一下子又變成巫婆了,大叫一聲,就朝傲君攻了過去,對準她的腋下就撓起了癢來,嘻嘻,那可是君的死穴哦!
“啊!哈哈……你……哈哈……我……”傲君邊喘著氣,邊哈哈大笑起來,死雪,明知她最怕癢了,竟然還也撓她癢,想逃離,卻被傲雪壓在了身下,逃脫不得,想推開她,
一癢全身上沒力,隻得左右扭著身體,漲紅著臉,手忙腳亂地想抓住傲雪作惡的手,卻總被傲雪快地躲過。
“還敢不敢嘲笑我,幹不幹……”傲雪得意地大笑著道,手上的動作半分都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不……哈哈……不敢了,哈哈……饒了我……哈哈……吧!哈哈……”傲君終於忍不住了,眼角都留下了淚來,邊大笑邊斷斷續續地求饒道。** 三藏小說免費提供本書TXT電子書下載 **哎,誰曾想天下聞名的莫君工
資的弱點竟然是怕癢,一個撓癢癢竟能讓他求饒。
“哈哈……算你識相,哈哈……”傲雪終於好心地放過傲君,邊喘著氣邊順勢再次倒在了傲君的身邊,得意地大笑著道。
“哈哈……”兩人轉過頭來,相視一下,很有默契地大笑了起來。
這一刻,她們仿佛回到了在二十一世紀的家中時,傲君在別人麵前總是一副冷漠不可親近且不喜言笑的樣子,而傲雪雖然看似與同學們相處融洽,但除了小柔外,對於其他同
學,她向來也都是高傲,緊閉著心房,很少有真心的笑容,隻有在她們兩人相處之時,她們才會如正常的高中生一般嬉戲玩鬧,才像同齡人一樣毫無保留地展示自己最真實的一麵
。不,應該說,比同齡人更加幼稚,身為天之驕子的她們,可以為了一張紙爭奪不休,可以為了一句話拉開架勢‘對打’……那隻是為了玩鬧而已,而且每次爭奪完、、打完之後
,就會雙雙累得倒在了床上大笑,她們的笑聲充滿了整個淩家。她們不是親姐妹,但是比親姐妹還親,她們的感情不容三人插足,即使有一天她們嫁人了,有了想相守一生的人
“雪,寶寶叫什麼名字?”傲君好奇地問道,一直寶寶的叫,現在才想起來雪沒有告訴她她侄子的名字呢!一國太子耶,這個名字一定雙好聽又霸氣才對啊!
“就叫寶寶啊!”傲雪眨著眼,天真道。
“什麼?不會吧?姐夫怎麼會同意一國之太子叫寶寶呢?”傲君差一點咽到了自己的口水,不可置信地看著這個所謂的一國之母。太子就是將來的皇帝耶,叫寶寶?未免太讓
人笑掉大牙吧!
“他是不同意,但他取的名字,我都不喜歡,我取的,他也說不行,所以到最後,誰也說不過誰,就隻有暫時叫寶寶了。”傲雪嘟著嘴,有點鬱悶道。心中卻又在罵我們可憐
的皇帝了:死小軒子,什麼都讓著我,就是能寶寶取名的事,說什麼也不肯隨我的意思,湯姆不好聽嗎?傑克不好聽嗎?
“哦,那就是說我的遏製子到現在還沒取名字囉?”傲君啞然失笑道,她的侄子恐怕在有史以來一個在出生了幾個月後,還沒有名字的太子。想想也知道雪輝給太子取什麼
怪異的名字了,姐夫那個古人會同意才怪。
“哼。”傲雪哼了一聲,別過頭去,不去看傲君的取笑,但耳邊還是傳來了傲君壓抑著的低笑。死小軒子,都是因為她,才會害得她被君取笑,看我這次不‘新仇舊恨’跟你
一次算清楚。
“君,其實你本來可以早早就見到你可愛的侄子的,我們也能早點相認的。”傲雪突然轉過頭,一臉哀怨道。心中卻是在盤算著,怎麼懲罰那對自作主張的兄弟,不過人家怎
麼說也是皇帝、王爺,她會把握好分寸的,至於怎麼懲罰他們,嘻嘻……
“嗯?你是說?”傲君現實疑惑地想了一下,之後皺了皺眉,反問道。雖然她的情商是為零,但她的智商卻是出乎常人的高,之前她也一直有懷疑,但就是因為實在想不到他
們這麼做的原因,所以也就不再去想了,現在雪輝這麼說,分明就是看出了什麼,而且今天他們兩個都是怪怪的,十分擺明了就是不爽她們兩姐妹在一起,還一直說她們是老情人
,難道真的是……所以謹軒才會在他們班師回朝當晚,不惜對好下了昏睡藥,還說是為了她好。
“沒錯,雖然我一直不知莫君就是你,但自從聽到了莫君的事跡後,我就將莫君封為我的偶像,期待著能見到她,好不容易等到你們班師回朝了,以為終於可以一見廬山真麵
目了,想不到當晚你卻因為身子不適而無法進攻,當時我也沒太在意,想著反正莫君住在謹王府,早晚見得到的,可是沒過幾天,當我要求謹軒帶我來見你的時候,他們卻告訴我
莫君公子外出雲遊,離開了京城,當時我真的好失望,好傷心啊!”傲雪有點氣憤地將那兩兄弟的‘惡行’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當晚我並沒有身體不適,從我知道我來到的龍軒皇朝的那一刻起,我就十分高興,本來以為一輩子都再也見不到你了,想不到上天竟然讓我也穿到了這堙A我終
於可以再見到你了。隻是後來生了太多事,讓我無法前來與你相見,當來到謹王府看到了你建的籃球場後,我滿心的喜悅,心中幻想著無數與你相見的情景,幻想著你看到我時
吃驚與驚喜,混不得天趕快黑,但卻想不到,謹軒竟然對我下了昏睡藥,讓我進不了宮,之後當我提出要進宮時,他便老對我說皇帝政事繁忙,無法相見,而你身為一國之母,更
不可以輕易見外人……”傲君越說臉越冷,口氣越平靜,打這樣卻更加表示她的怒氣,歐陽謹軒,原來一切真的如我想的那般,你竟然敢騙我,將我跟雪兩人耍的團團轉?
“氣死我了,死小軒子,死謹軒,原來他們竟背著我們做了這麼多‘壞事’,害得我們兩姐妹知道今日才能相見,而且如果不是剛好我聽到今日是謹軒生辰,我也不回化為小
廝的模樣前來謹王府,也就不會看到了你準備的精彩的節目,還有那一我們兩人創作的曲子。你知道當我聽到你吹那曲子時的震驚嗎?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後那麼
多精彩的表演讓我簡直驚得無法動彈,可是當我叫謹軒帶我去見你的時候,他們竟然還給我找諸多借口,如果不是看在他們一個皇帝一個王爺,不好太讓他們沒麵子,你以為我會
聽我爹的話,去看什麼籃球場嗎?不過也幸好去了,不然在他們的阻撓下,我們不知要何年何月才能相見呢!”傲雪一個翻身,坐起來,更加怒不可揭地大罵歐陽兄弟。
“我今天也是呆在房中,覺得無聊,而謹軒又讓我不要到前院去,所以我隻好去打一球了,看來這還真是天意,即使他們再怎麼阻止,也無法阻止我們見麵。但不管怎麼說,
我們終於還是相見了不是嗎?”傲君也跟著坐了起來,拍了一下處於怒火中的傲雪,淡淡道。其實她的內心也是氣道不行的,看來他們兩兄弟是早有預謀的了。
“真是天意啊!哼,他們阻止得了我們,阻止不了天意。”傲君咬牙切齒地哼了一聲,圓碌碌的眼珠轉個不停,看來又是在想什麼鬼主意了。
“嗯,隻是他們這麼做到底是何用意?”傲君皺了皺眉,狀似思考道。因為傲雪背對著傲君,所以她並沒有看見傲雪眼中的精光。
“什麼用意?不就是以為我們兩人是情人,怕我們見麵舊情複燃唄!”傲雪不屑地翹起了嘴角道。死小軒子就對她那麼沒信心,當她是水性楊花的女子啊?見一個愛一個,連
兒子都為他生了,竟然還敢懷疑她的不忠。
不過……啊!不對啊!竟然他們會以為她們兩人是一對,也就是說他們都不知道君是女子,那謹軒還……不,不會吧!謹軒他……他以為君是男子,但他還是照樣不顧一切地
愛上了君,怪不得進攻當晚,當他說起他愛上的人時,說的話那麼怪,而且一臉緊張地問她,‘真正的愛情是可以跨越性別?’原來……哇,看來謹軒真是愛慘了君,就連她是‘
男子’也不介意?好,看在你這麼癡情的份上,嫂子我絕對會讓你早日抱的美人歸的,嘻嘻……真期待你隻奧君的真實身份後的表情是怎樣的!嘻嘻……傲雪惡劣地想著。
“……果然是如此!原來謹軒說的是這個意思。”傲君突然好心情地笑著道。謹軒不止一次地說她有愛人,害得她一直都莫名其妙,本來以為他說的是耶律鷹,卻想不到
原來他指的是雪啊!怪不得他一直介意她說的那個最重要的人,而且每次她一提起雪,他iu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卻原來是在吃雪的醋啊!……其實這也怪不得他,誰叫她
沒有說清楚呢!傲君一想起謹軒所做的事都是因為愛她,是在為她吃醋,竟也不覺得生氣了,還似乎有點甜甜的了。
“是啊!不過他們敢將我們姐妹玩弄於手掌之間,我不會輕易放過他們兄弟的,嘻嘻……”傲雪突然轉過頭來,對這傲君邪邪一笑,完全沒了剛剛的怒火。
君剛剛說起謹軒時,語氣中的喜悅可是被她給察覺到哦!而且一點都沒有之前的怒氣,最討厭欺騙的她竟對謹軒起不起來了,嘻嘻……真不知謹軒坐了什麼,竟能讓毫無情商
的君對他如此不一般,看來她要撮合這樁姻緣並不像她之前想象中那麼難哦!不過就算君的心中有謹軒,如果沒有她在身邊推一把,還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能湊成一對呢?君竟
然連女子的身份都不讓謹軒知道,真不知道她心埵b想什麼?
“你想怎麼做?”傲君有點怕怕地問道,寧得得罪小人,也不得罪淩傲雪,就可使雪的爸爸媽媽親口說的,連他們兩老豆怕了雪整人的手段,姐夫、謹軒你們就隻有自求多福
了。但雪看著她的詭異笑容,怎麼讓她覺得,她要整的不是姐夫和謹軒,而是自己啊!想多了,一定是想多的,自己又沒有得罪她,但心媮椄O毛毛的。
“嘻嘻……既然他們以為我們是曾經的戀人,那我們就將錯就錯,氣氣他們,嘻嘻……你過來……”傲雪笑得那個叫無害啊!伏在傲君的耳邊,將她的計劃了出來,嚴重的亮
光無意中瞥見道了門外閃動的人影,突然一個重心不穩,跌在了傲君的身上。
傲君邊聽著傲雪的計劃,臉慢慢地變黑,頭上不斷地冒出了冷汗,這個懲罰太重了吧!姐夫堂堂一個皇帝,怎麼能受得了這種氣,而且一想起剛剛姐姐一副要置他於死地的樣
子,她就不禁打了個冷顫,她早晚會被雪給玩死了,而且這樣做的話,謹軒一定會更加傷心欲絕的,她不肯接受他,本來就讓他備受煎熬的,現在又來給他這麼一個刺激,她不忍
啊!剛想出聲拒絕雪的這個計劃,卻不想雪突然一個倒了下來,她隻得趕緊將雪抱住了。
與此同時,隻聽得見一聲‘砰’的重響,門被踢開了,隻聽見兩聲暴怒聲:“你們在幹什麼?”接著一皇一青的身影瞬間來到她們的身邊,一人一個地給他們拉扯開了。
“淩傲君,不把我傷得體無完膚,你就不高興是不是?”謹軒一抓起傲君纖細的手腕,青筋暴起地怒吼道,眼中充滿了血絲,517Ζ額頭還有剛剛因為衝破穴道而流下的汗珠,神
態瘋狂,半分也沒有‘冷麵戰神’謹王爺的樣子。
“不是的,謹軒,其實我……”是女的……我並不想傷害你!傲君急切地說道,可是話剛說了一半,突然又停住了,隻剩下冷漠地轉過頭去,麵色平靜地沒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不,她不能說,既然現在給不了謹軒滿意的答案,就算告訴他又能有什麼用呢?他一依然會傷心,她照樣會傷害他。或許他這樣誤會也好,他會因為受不住愛上一個男子的壓力
而放棄,會因為知道她有‘愛人’而絕望,隻要他放棄了,絕望了,他就不會再因為她而受傷了。
說啊!說啊!快表白啊……傲雪被正軒抱在了懷中,半點也沒注意到本來紅著眼想殺人的正軒,此時卻一臉若有所思地盯著她,她一心隻注意著眼前的那別扭的兩人,手握成
拳,一臉緊張,不斷地在心中為傲君喊助威,看那樣子,謹軒早已表過白了,現在就隻剩下君的,隻要君說出她女子的身份,隻要她說出她心堹u實的感覺,那一切就都可以幸
福圓滿了,她的計劃也可以不用實施了……
隻是,就在傲雪萬分緊張的期待下,傲君卻說一句讓傲雪差點暈倒,恨不得上去敲開她腦袋,看看她聰明的腦中的到底裝了什麼東西的話。
“其實我並不想傷你,但我‘愛’的是她,誰也阻止不了我。”傲君轉過頭,直直地看盡了謹軒充滿痛苦的眼眸,強壓下心中的呃酸痛,直指著傲雪,一臉堅決道。
“你……你……”謹軒想不到傲君竟會如此不顧他的感覺,那麼堅決地在他麵前說她對另一人強烈的愛意,心痛得他現在完全都麻木了,神情有點恍惚地指著傲君,半點也說
不出話來。
傲雪直接兩眼一翻,無奈地看著本來好好表白的氣氛竟然變成如此淒慘的場麵:君啊君,以前也見你那麼聽話,現在怎麼這麼聽話啊!竟然完全照著他剛剛跟她說的計劃,
你到底在想什麼?這麼好的一個男子,你還在那別扭個什麼啊?看來那個計劃還是得繼續了。
傲雪的神情動作,全都看在了正軒的嚴重,心中甚是疑惑:為什麼晴兒的表情那麼怪,為會莫君說這話的時候,她會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難道……正軒突然又想起了
他剛見莫君時那怪異的感覺,再看看晴兒對待她的態度,瞥了一臉冷漠的莫君一眼,一個想法突閃而過,原來如此,怪不得…………她的晴兒還真是可愛啊!
“晴兒,朕有話跟你說,跟朕出來。”正軒故意板起了臉,不顧傲雪的反對,硬降傲雪給拉出了房外。
房中隻剩下互相沉默中的兩人,詭異的氣氛縈繞在兩人之間。
“君,雨晴已是皇兄的妻子,你不可能再跟她在一起了,放下她好嗎?”謹軒還在做最後的掙紮,低下聲,輕聲問道。他已為她放了男性的尊嚴了,隻是希望她能感受到他的
一片心。
“不可能的,謹軒,既然能放得雪……能放得下雨晴,那一樣能再放下我的,別再執著了,放下好嗎?”傲君現實堅決地回絕道,在看到謹軒站不穩的身影時,終是不忍,放
柔了聲音勸說道。
“不,不可能,我說過,我永遠都不會放下你的,永遠永遠……淩傲君,你怎麼能這麼殘忍,為什麼硬要我放下你,為什麼?為什麼……”謹軒用手握住傲君的肩膀,神態瘋
狂地搖晃著傲君大吼道,此時的他已完全失去理智了。
“謹軒……唔……唔……”傲君還想說什麼濡染謹軒一個低下頭,封住的她的唇,輾轉吸允起來,動作是那樣輕柔,仿佛她是多麼珍貴的寶貝一樣。
傲君現實腦袋一片空白,接著心中不斷地酸澀起來:謹軒,對於你的申請,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真的很想答應你,但我又真的很怕,我會傷得你更深,你知道嗎?雪說
得沒錯,愛上無情無心的我,注定要痛苦的,你為什麼要愛上我呢?為什麼跟耶律鷹一樣,那麼地傻呢?我到底該拿你跟耶律鷹怎麼辦呢?
傲君心中的痛其實並不比謹軒少,對於謹軒的吻,她很想拒絕,但,她卻無能為力,最後竟慢慢地回應起了謹軒的吻。
一得到傲君的回應,謹軒欣喜若狂,將傲君更加拉近自己,想加深這個吻,卻不想傲君突然伸出手,地主了謹軒的胸膛,從謹軒的懷中脫離。
“謹軒,對不起。”傲君沙啞著道,背對著謹軒,不讓他看到她流下的淚,說完之後,不待謹軒開口,就落荒而逃般地奪門而出,她怕再留下去,她就真的會答應他,會將所
有的事都對他說。
“君,我說過不會放棄的,你最好有記住。”謹軒對這奪門而出的傲君大喊道,堅決的語氣中充滿了深深的酸痛,讓聽者流淚,聞者傷心。
傲君逃得出這個房間,她逃得出自己的心嗎?
軍師王妃 京都篇

snaptime:2018-10-18 10:29:33  .exectimeㄩ0.05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