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作者:隨風清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  軍師王妃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軍師王妃最新章節第八十七章相認(12-05-06)      第八十六章毒發(12-05-06)      第八十五章峰回路轉(12-05-06)     

第五十二章班師回朝


終於龍軒與滄遼一年多的交戰結束了,一天前,龍軒的謹王爺代表龍軒皇帝與滄遼王於兩國交界處簽定了停戰協議,而滄遼國也已當天收兵回國了,本承諾在獻出三座城池作為賠罪,但龍軒皇帝心胸開闊,不予以計較。www.57book.net 無極小說滄遼國不用獻城賠罪,協議上隻要滄遼承諾不再入侵龍軒,兩國從此結為兄弟之邦,互通有無。
此時龍軒皇朝的軍隊也正準備著回朝,大軍準備就緒,估計五天之內就能到達龍軒京都了,傲君心堥滬茈s興奮啊!龍軒京都我來了,雪我來了,不知道你看到我會是怎樣的表情呢!嘻嘻……(奸笑ing)
“哥,你一定要記得來看我!”傲君正在心中幻想雪見到她時的吃驚樣,月瑩哀怨的聲音驀地響起來。
回過神來,見月瑩正眼淚汪汪地看著她,幫她擦了一下流下的眼淚柔聲道:“哥一定會去看你的。”
就在前一天,月瑩的姨母派人來找她,說有重要的事,要她立即回去,而且還來派人來接她,所以她無法跟傲君他們回京,想到要跟傲君分開,她都哭了一個晚上了,但姨母向來疼她,現在姨母派人來接她了,她又不能不去,而傲君又不能陪她去姨母家,她是這次的主要功臣,當然得回京了。沒辦法,月瑩隻得一再地提醒傲君一定要去看她,到現在都要要出了,她還一直在說。
“莫姑娘,你放心,軍師一定會去接你的。”這時,趙之陽走了過來,輕著聲道。他舍不得月瑩,但可惜人家的心中隻有軍師,隻要心愛的人幸福就好了,他會幫月瑩好好看住軍師的。
“嗯,趙將軍,幫我照顧我哥。別看她很厲害,其實她一點也不會照顧自己的。”月瑩聽趙之陽這麼一說,淚眼蒙蒙地看向他,將自己心愛的‘哥’委托給這個對自己很好的趙之陽。
如此我見猶憐的楚楚動人的樣子,看得趙之陽都愣了,隻能機械地不斷點頭答應。
一旁的傲君卻早就黑了臉,她是不會照顧自己,這點她承認,可是讓趙之陽來照顧她,會不會太怪了點啊!一想起趙之陽拿著飯菜,用他那粗獷的聲音大喊道:“軍師,吃飯了。”好嚇人啊!瑩兒,你不是要這樣整我吧!
終於在瑩兒戀戀不舍的眼光下,大軍朝京都方向出而去,傲君騎在潔白無一點雜質的馬上,青絲隨風揚起,衣袂翻攪,傾城傾國的絕色容顏在冬季午後陽光的照射下,更加地美麗動人,柔和中帶著英氣,亮得讓人睜不開眼,冷漠淡然的神情,讓她更似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
今日,陽光明媚,鳥語花香,真是個好得不得了的天,看來老天都笑開了花了,龍軒京都萬人空巷,不管男女老少全都放下手中的工作跑到城門前翹以待,而城門前更是有平時養尊處優,囂張跋扈的皇家貴族子弟頂著個大太陽,頻頻地擦著汗,但半句怨言也不敢說,文武百官也集體到齊,連三朝元老柳敬明,當朝國丈兼丞相蕭齊淵也站在百官前邊,頻頻引頸前望。
生了何等大事?不管你隨便問哪一個人,那人絕對會給你個大大的白眼,像看外星人一樣看著你,問你是不是龍軒皇朝的人,連三歲孩童都知道的事,你竟然不知道?今天是謹王爺班師回朝的大日子,連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也在隨行隊伍中,大家都想一睹“冷麵戰神”謹王爺和“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的神人之姿。
“來了,來了……”不知誰喊了一聲,人群開始亂了起來了,如果不是有士兵擋住,估計不定會生大動亂了,柳敬明,蕭齊淵等百官同時也是眼睛一亮:終於來了。那些不學無術的皇親子弟也是一臉高興:終於可以不用再站在這媗峇荈坐F。心中想的是哪個小妾的美妙身姿。
終於在眾人的翹盼望中,身著一襲戰袍的謹王爺麵無表情地騎著高頭大馬,威風凜凜的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身後緊跟著上將軍魏子齊,將軍趙之陽和其他各位將軍,中間是一輛較大但外表很樸素的馬車,最後是士兵,一行浩浩蕩蕩地向城門行來。
待到謹軒率大隊人馬到達城前,停了下來,蕭齊淵立即跨步上去,對著騎在馬上的謹軒一揖道:“下官蕭齊淵,奉皇上之命,攜同百官前來迎接王爺回朝。”蕭齊淵對謹軒當年的救命之恩一直感懷於胸,也對這位人人稱讚的‘戰神’佩服、欣賞不已,哎,可惜啊!晴兒卻傷了他的心,如果他再有一個女兒,他一定要謹王做他的女婿!
蕭齊淵話音剛落,百官還有那些貴族子弟都跪了下來,對著謹軒道:“下官等恭迎王爺得勝歸朝。”
“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所有在場的百姓也全都跪了下來,齊呼道。
謹軒立即躍下馬,對著蕭齊淵道:“丞相大人客氣了。柳大人請起吧!”
蕭齊淵是雨晴的父親,也是名正直的忠臣,不僅是丞相也是國丈,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他從不以權謀私,向來勤儉自廉,謹軒與他雖隻見過一麵,但心中卻對他尊敬有加,尊他如長輩,而柳敬明雖沒有那麼大的權力,但他是三朝元老,在朝中有很高的威望,也是謹軒敬佩的長輩,在他們兩人麵前,謹軒一向不想以王爺自居。
至於在場的其他的文武百官,雖然也不乏正直之士,但也有太多的奸詐之徒,至於那些整日遊手好閑,專門欺詐百姓的所謂貴族子弟更是丟盡他們皇家的臉,對於這些人他向來都沒給過什麼好臉色。
手一揮,對著百官道:“起來吧!”
“謝謝王爺。”眾百官邊慢慢站起來,邊對著謹軒道。
隨著百官站了起來,全城百姓對著謹軒又再一次齊聲喊道:“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隨後也站了起來,所有人都不敢直視著王爺,隻敢偷偷地抬眼,看著這位不苟言笑,英俊不凡的謹王爺,看得眾多少女都立即眼冒桃花,有大膽的還直接猛拋媚眼,年輕少年在心中暗暗下了決心,要以謹王爺為學習榜樣,中年不管男女都暗恨自己為何不慢生幾年。
對這一幕,謹軒好似見怪不怪,依然麵無表情,好像根本就與他無關一樣,對著蕭齊淵道:“蕭大人,皇上呢?”
一般他班師回朝時,皇兄都會親自到城口犒勞三軍的,這在他人看來可是極大的恩寵啊!但隻有他們兩兄弟知道,這並不是為了要顯示多大的恩寵,而是他們確實兄弟情深,雖然他從來都不在意這些,心堛器D就行了,可是這次皇兄突然沒來,卻也讓他覺得很奇怪。
蕭齊淵臉色有點怪,但很快平靜下來道:“皇上尚有‘重要事’要辦,命臣率百官在此恭迎王爺歸朝,王爺風塵仆仆回京,必定很累了,請王爺先回王府,晚上皇上會在宮中擺宴為王爺洗塵,同時再犒勞三軍。”
皇上說得沒錯,謹王爺一定會問起他的,哎,其實皇上哪有什麼重要事啊!還不是又為了皇後,也就是他的女兒,才剛生完太子沒多久,身子還虛得很,竟然不顧皇上的阻止,執意要微服出行,說想看看大軍班師回朝的盛況,最主要的是想看那個被傳為神人的天下一軍師——莫君公子,不管皇上如何跟她說,她就是執意要出宮,即使皇上說會召莫君進宮,到時她就可以見到她了,她還是不答應,堅持要出宮,除了皇上外,又沒人能阻止得了機靈古怪的皇後。最後皇上沒辦法,隻得親自留下來看住她,派他來迎接謹王,至於犒勞三軍的事,皇上還是想親自來,所以就拖到晚上的接塵宴再一起犒勞了。估計現在皇上還在想方設法拖著晴兒呢!皇上,你受苦了!
“嗯。”謹軒隻是點了下頭,轉過身,一躍就上了馬,那又利索又帥的動作,看得全城少女更是心生愛慕。謹軒心中明白,能讓皇兄看得比來為他接塵還重的事,除了是雨晴的事,還能有什麼,再看蕭齊淵的表情,就更加肯定了,看來雨晴又做了什麼讓皇兄頭痛的事了?
謹軒調轉馬頭,下令三軍先駐紮在城外,又再次調回馬頭,剛想回府,一旁從一開始就不住地往他身後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柳敬明終於忍不住開口道:“王爺,莫軍師呢?怎麼沒看見呢?”
雖然他是真的想見一見聞名天下的莫君公子,但今晚的宴會,她必會參加,到時就可以見到她了,不用那麼著急的,可是問題是現在急著想一睹莫軍師神人之姿的是他最疼愛的小女兒,自從他的小女兒聽說了莫君公子的傳奇事跡,一顆芳心就這樣暗許了,今日還特地讓他帶她出來,就是想一睹真人,想不到看來看去都是一些熟識的將軍,沒有見到傳說中的莫君公子啊!
柳敬明此問無疑是問出了所有人一直想問又不敢問的問題,現在無論百官還是平頭百姓都齊唰唰地看向謹軒,紛紛議論開來:
“對啊!怎麼沒看到莫君公子啊?”官員甲問。
“從一開始我就在注意了,莫君公子怎麼沒出現呢?”官員乙接到。
“你們認識莫君公子?不然怎麼知道莫君公子沒出現?”官員丙傻傻問道。
官員甲、乙齊齊白了那人一眼:“說你傻,你還真傻,誰都知道莫君公子俊美無雙,模樣比女子還美,一襲白衣,如謫仙一般,而且是個書生樣的,你看一看,這埵魚眲O穿著白衣的俊美書生。”
官員丙恍然大悟地‘哦’了一聲,又與眾人討論開來了……
為官的議論成一團,百姓更是像炸開了鍋一樣,七嘴八舌地嚷了起來:
“俺七老八早就等在這奡N是為了要見上莫君公子一麵,好為我家的閨女提親,可憐我家閨女為了莫君公子都害了相思了。”百姓甲心疼道。
“就你家閨女?長成那個樣子,莫君公子怎麼會看得上,哪像我家小丫,那可是遠近馳名的美人,跟莫君公子簡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百姓乙不屑地對著百姓甲道,他也是為了他家的女兒來等聞名天下的莫軍師。
“什麼?你以為莫君公子是那麼膚淺的人嗎?娶妻最重賢淑,看我家閨女能打能抬,又能入得廚房,最重要的是,一看就是個旺夫好生養之像,一定能讓莫君公子三年抱倆,哪像你家小丫,長得跟瘦竹竿一樣,一點肉都沒有,怎麼生得了孩子出來。”百姓甲反駁回去道。
“你說誰生不出孩子?我家小丫不知多好生養呢!……”一聽到百姓甲這麼說,百姓乙怒了,指著百姓甲就要大罵起來了。
旁邊站著的一個看似較為斯文的中年男子適時出來勸道:“你們都消消氣,莫君公子是何等才智,眼界必定也是非凡人之高,閑人豈會隨便看得上眼。”他的本意隻是想勸勸兩人無謂為此爭吵,但可能因為他不太會說話吧!話一出口,就受到了百姓甲、乙的怒目相視。
“你媽的!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百姓甲推了那人一把,怒道。
“什麼叫閑人豈會隨便看得上眼?你找死啊!”百姓乙也作勢要打那個中年男子。
一時,本要開打的百姓甲、百姓乙都將矛頭對準那中年男子,一時在一旁的人也都亂成一團了,要不是有士兵阻止,估計全城百姓都要亂起來了。
謹軒自是看得到這一幕,也聽得到眾人的議論,心中生起一股莫君怒氣,好似是他最心愛的東西正被他人所覬覦,但臉上的表情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動,還是一副冷麵,對著柳敬明道:“這一路舟車勞頓,軍師感染了風寒,不宜吹風。”這話也是對所有人說的。
柳敬明有意識地往一旁酒樓的樓上看過去,失望的搖了搖頭,酒樓上開著的窗戶一下子就關了,柳敬明知道他女兒一定很傷心了,轉過頭,看向謹王身後的馬車,莫君公子就在那車內?
一時所有滿心期待想見莫君公子的人無不失望,這是個極好的機會,這次見不到,以後就更難以見到了。蕭齊淵也有點失望,他也很想見一見這位天縱奇才的莫軍師,不僅因她的傳奇,更因為他女兒雨晴自從聽了她的事跡後,天天莫君,莫君不離口,害得皇上老是在生悶氣,為一個還沒見過麵的人整天吃著悶醋……他真想看看能讓他如此心高氣傲的女兒佩服不已的莫君公子到底長得何等模樣,不過現在看來是看不到了,也隻能等到晚上了。
魏子齊等將軍看見眾人聽了王爺的話,都不無失望的表情後,眼光都看向身後的馬車,臉上的表情都變得怪怪起來,一副好像正在憋著什麼似的,尤其是趙之陽,臉上忽紅忽白的……
魏子齊還好一點,表麵還是那麼溫和的笑容,不過其他將軍嘴角的笑意已經很深很深的,要不是在這種場麵,不能失了王爺的麵子,估計現在已經有人笑得從馬上摔下來了。其實他們的軍師哪是感染的風寒?分明就是怕她絕色的容顏會引起大動亂,而特意讓她坐馬車,讓人看不到她,看著眼前這密密麻麻的人頭,眾位將軍在忍笑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王爺這個英明的決策,如果軍師真的出現在眾人麵前,估計出動所有都抵擋不住所有的百姓的,軍師不被他們給吃了才怪呢!
其實在剛拔營出京之時,軍師是騎馬的,看不出軍師的馬術還真好,騎在馬上那個英姿颯爽啊!可一到鎮上,就立即出現大災禍了,本來天下一軍師的大名就已深深讓所有的女子心生愛慕了,再一看到軍師那謫仙的身姿,立即將所有的什麼三從四德、女子的矜持全都丟到了腦後。一看見軍師,所有人立即像瘋了一樣,不要命地往前衝,不管什麼大家閨秀、小家碧玉、還是大嬸大娘,總之是女人就全都不要命地要衝到軍師的身邊,將手中的手帕啊!錦囊啊!……全都塞到軍師的手中,還不斷地拋媚眼,大叫‘莫君公子’,一點也不怕被馬蹄給踩死,最誇張的,竟然還有男子也一臉害羞地擠到軍師身邊,將懷中的玉佩啊什麼的也塞給了軍師,還紅著臉直直地盯著軍師瞧。
連看慣了大場麵的王爺跟他們全都蒙了,本以為軍師會不知所措,可不然,自從人群一亂,軍師就勒住馬,直直地坐在馬上,一點反應都沒有,任那些女子將所謂的信物塞到她懷中,隻是冷冷地看著眾人,隨著塞在她懷堛漯F西越來越多,特別是越來越多的男子也不斷擠過來,有大膽的,還趁機摸了一下軍師的手,看得他們跟王爺的眼堛蔚_火,恨不得把那一雙雙的手給砍下來,而軍師是沒火,可臉上的表情卻是越來越冷,身上也散出了比王爺還要冷的寒氣,看得他們都不得不打了個深深的冷顫,連看都不敢看她。可也不知是不是愛情的力量特別大,這麼冷的寒氣竟然對那些人一點用都沒有,還是不斷地有人衝了過來。
隨著人潮越來越多,王爺下令,讓士兵將所有人都隔開,不讓他們碰到軍師一個衣角,等到軍師終於脫離了那些人的‘魔掌’時,那樣子真是太狼狽了,看得他們哈哈大笑,但被軍師淩厲的眼神一掃,隻得將笑憋在心堙A軍師生起氣來可是比王爺還恐怖!
經過這一件事後,眾人都開始商量起來了,現在還隻是在小城鎮,就已經這樣一不可收拾了,如果真到了京都,那個場麵真是不敢想像,而且別說回京了,現在這種情況大軍根本就寸步難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京呢?最後,王爺決定不再讓軍師騎馬了,讓城守弄來一輛馬車,讓軍師一路上都坐在馬車堙A隻要有他人在場時,軍師都不能露麵。軍師什麼都沒說就同意了這個決定,可還沒走多長的路,軍師就提出可不可以不要坐馬車,眾人雖很奇怪但也沒問,而且王爺說了不準之後,軍師也沒說什麼,就這樣一路‘安安全全’地回到了京都。
就在眾位將軍回想這一路的‘艱苦曆程’,那邊王爺不知跟蕭丞相和柳大人又在說什麼,隻聽到蕭丞相對著王爺說道:“既然如此,那王爺和莫軍師就快回王府休息。”說著就示意百官讓開道,恭送王爺回府。
謹軒點了下頭,手一揮,一行人浩浩蕩蕩進入城門,朝謹王府而去,雖然看不見莫君公子,但能見到傳說中的‘冷麵戰神’謹王爺,還是讓所有百姓興奮得不得了,不住的揮著手大喊‘王爺千歲,王爺千歲……’
謹軒麵無表情地騎著高頭大馬,好似所有的熱鬧都與他無關似的。而差點又再次引起大動亂的傲君,此時又是如何呢?樸素的馬車堙A眾人議論紛紛的主角此時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隻睡大懶覺。
謹軒剛要她坐馬車的時候,一開始她還覺得挺新鮮的,畢竟從沒坐過,可剛走了一段路,她就後悔了,坐在馬車堣@點也不舒服,搖搖晃晃的,晃得她都快吐了,而且冷風一灌進車內就冷的,終於受不住了,提出要再次騎馬。可謹軒卻冷冷地給了她一句不準,她知道謹軒生氣了,也不再說什麼,忍忍就好了。可隨後,謹軒就命人找來了暖爐,一時,馬車內就溫暖起來了,她知道這是謹軒知她怕冷,所以在馬車媟Ё々F火爐,心中也是暖烘烘的。身心都暖烘烘,忍不住周公又找上她了,所以一路上她幾乎都是躲在暖烘烘的車上睡覺。這不,睡到現在到了京都了都還在睡,連外麵鬧了這麼大的動靜都不知道,真是太佩服她了。
終於回到了龍軒京都了,傲君成名的軍旅生活就此結束了,接下來就看她在京都的又一精彩事跡了,她跟雪是如何見麵呢?與謹軒的感情又是如何展的?還有三男主也要出現哦!
--------------------------------------------------------------------------------------------------------------------------
戰場篇已完結!敬請看下一篇——京都篇!
軍師王妃

snaptime:2018-10-18 11:36:55  .exectimeㄩ0.051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