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步青雲》全文閱讀

作者:禦史大夫  平步青雲最新章節  平步青雲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平步青雲最新章節第1895章 再次神遊(18-09-28)      第1894章 被炒魷魚了(18-09-28)      第1893章 剁了喂狗(18-09-28)     

第1895章 再次神遊

平步青雲-第1895章再次神遊
  三點三十分,竇一凡出現在禦鵬山辦公大樓地下停車場,給文學立打了個電話。在電話,文學立讓竇一凡十五分鍾之內趕到書記辦公室,說剛好有個空隙讓他跟歐耀國匯報一下,不過匯報的時間可能沒有辦法太長,讓竇一凡簡潔一些。
  竇一凡心有數,看著車窗外有些陰暗的停車場,無聲地笑了笑。他感謝了文學立兩句,說是一定準時趕到。同樣是秘書出身的,竇一凡知道這麵的工作程序。文學立應該是在中午的時候先跟歐耀國匯報過這件事情的,得到歐耀國的許可才會安排這次工作匯報的。至於見到歐耀國之後,竇一凡的匯報時間長短就不是文學立所能控製的了。隻要歐耀國感興趣,竇一凡就可以在書記辦公室多呆些時間,而文學立隻能將其他工作或者歐耀國想要見的人往後麵推移。
  當然,文學立讓竇一凡十五分鍾之內趕到則多少有些刁難之意。就算是住在距離最近的市政府宿舍,竇一凡想要十五分鍾之內麵不改色地出現在歐耀國麵前也是有些困難的。不過,對於文學立這一招,竇一凡早已經有了應對之策。
  本來竇一凡是可以稍微拉攏一下文學立的,不過對於仕途進步已經沒有多大信心的他現在懶得去處理這些微妙的關係。不過有的時候一個人越是無欲無求的時候,那些平日可望不可即的東西往往會自己找上門來。當坐在市委書記辦公室的竇一凡聽到歐耀國親口說出支持海饒開發區走出去,到億州辦理招商引資會的時候不由得有些發愣。
  “地址嘛,你們海饒開發區可以自己選擇,當然也要根據咱們的經濟實力來,不要搞得太過鋪張,免得到時候地方財政負擔不起這筆賬。對了,你們心中有什麼目標選擇沒有?”坐在沙發上的歐耀國從竇一凡帶過來的文件中抬眸,注視著竇一凡看似隨意地說出這番話來。
  “歐書記,我們暫時還沒有什麼頭緒,不過我們對地址的選擇有些想法,第一是一定要夠大,氣派不氣派倒是另外一回事,這些咱們可以臨時做一些裝扮的;第二就是交通方便,第三就是價廉物美!歐書記您考慮得很周到,要是租金太貴的話,我們海饒根本負擔不起來。”竇一凡從意外當中回過神來,立刻就著歐耀國的話說了下去。他這一次到市委大樓過來,本來僅僅是想要回報一下這一次招商引資的工作進程的。畢竟他在億州黨校學習班呆了兩個月,按道理也應該在歐耀國麵前增加一點曝光率了。不過竇一凡這一次過來純屬是被徐鵬展給逼到的,如果徐鵬展對海饒的事情上點心的話,竇一凡也不至於直接跑到書記辦公室來做匯報。
  “嗯,這一點是必須考慮到的。咱們是一心想要為老百姓辦點實事,不要到頭來搞得地方財政負擔太重,成為經濟負擔,惹得民怨載道就不好了。對了,我有個想法,有個地方挺適合你們辦這樣的招商引資會的,不知道你們海饒開發區有沒有興趣?”聽到竇一凡的話,歐耀國認同地點了點頭。
  “書記,您請吩咐!”歐耀國這一番話說出來,竇一凡立刻很自然地往不怎麼好的方向思考了過去。市委書記親自推薦的場地,就算是租金再昂貴,地方再糟糕,按道理說也輪不到竇一凡說不的份。隻不過竇一凡想不到的是歐耀國竟然會幹這種令人聯想非非的推薦。事到如今,竇一凡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下來了。
  “,你別誤會,我隻不過是一個建議,不是什麼吩咐。你們可以自由選擇!這麼說吧,前不久省的同誌將騰飛大廈歸還給咱們舟寧市委市政府,本來是沒有這麼痛快的,不過歐陽達副省長開口為咱們舟寧說了好話,算是支持咱們舟寧這個經濟滯後的城市。這件事情已經在常委會上做了通報,正在準備好好利用那一棟大廈,嗯,地皮的價值就不少……”歐耀國慢條斯理地說出這一番話,竇一凡卻整個人陷入了沉默當中。
  騰飛大廈的市值不菲,這一點隻要是長著眼睛的人都能夠看明白。不過,騰飛大廈沒有被沒收充公倒是出乎竇一凡的意料之外。歐耀國能夠這麼順利這麼快速地從省拿回這棟大樓也證明了這個市委書記能量不一般。而歐耀國口中的歐陽達副省長幫忙說話這句話也讓竇一凡心中有數了。
  一聽到騰飛大廈,竇一凡就不能不想到客死他鄉的施德征。雖然施德征也不算白白死在泰國了,但是,每一次想起這個前領導,竇一凡總是諸多的感慨。施德征留下來的東西已經引起整個億豐省高層建築的猛烈震蕩。省長朱占亭被雙規了,省委副書記萬仕筠也落網了,跟隨朱占亭和萬仕筠的一幹人等都紛紛接受調查,其中就包括了億豐省檢察院常務副檢察長張立科等人。案件還在繼續發酵當中,不過施德征已經看不到那個買凶殺人讓他死在泰國的幕後指使者了。
  對於施德征的個人生活,竇一凡不想去評價。但是有一點,竇一凡對施德征還是豎起大拇指的,那就是施德征的投資頭腦。雖然很多投資都是用了舟寧市政府的某一部分資金作為第一桶金的,但是這個千年老妖對經濟形勢的判斷點很準確。他在億州所做的每一個投資向來都是一本萬利的,不管是跟哪個領導合作開發的項目都是賺得盆滿缽滿的。在施德征身邊的時候,竇一凡就暗暗地計算過施德征授意裴利騰等人所做投資賺來的錢財和經過他手揮霍出去的錢財相比較,根本就是不能劃等號的。利用政策空子賺到的錢雖然很多都是流入某些現在被雙規的領導腰包,但是施德征自己一個人根本是花不完這些錢的。
  坐在歐耀國這個現任書記的辦公室,竇一凡再次神遊了起來。越是了解施德征,他越是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這樣一個男人。不過竇一凡很清楚的一點,那就是施德征的所作所為根本就是法律不允許的。
  

snaptime:2018-11-21 07:44:59  .exectimeㄩ0.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