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精打臉日常》全文閱讀

作者:升麻  戲精打臉日常最新章節  戲精打臉日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戲精打臉日常最新章節第1318章 兄妹(20-06-05)      第1317章 兄妹(20-06-05)      第1316章 兄妹(20-06-05)     

第1292章 庶長子

“你早知道我們今天會反?”安親王大驚。
  康親王淡笑:“不是早就知道,隻是多個防備多點安心。”
  他此時很慶幸自己聽了兒子的建議,原本自己名正言順的坐上太子之位,他以為不會有什麼問題,沒想到他的三個弟弟竟然這麼大膽!
  幸虧一個月前兒子她娘在母後宮中發現父皇身體的不對勁之後,兒子就讓他立馬送信去南越調兵回來,若是當初葉靜沒有發現父皇的不對,若是兒子沒有堅持調兵,恐怕今天還真的要遭難了!
  敏親王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但還是強自振作:“就算你早有防備有如何?你一人如何是我們三人的對手?”
  “是嗎?”康親王隻是冷冷的看著他們,這群愚蠢無知的人,他們永遠不會知道南越在自己的治理下已經變成了什麼樣,有了錢財,還愁不能強兵壯馬嗎?
  他本來就打算若是父皇不立他為太子,若是父皇又繼續拿他當棋子,那他就另起爐灶,或許到那時攻打開這城門的就是他了。
  隻是他沒想到事情會進展的這麼順利,恰好父皇在假意寵信重用他的時候中風了,那他就隻能順勢為之,而南越的兵馬,就是他的保障。
  “二弟、三弟,你們都小看了我,你們真以為我當初主動申請去南越是退讓?”康親王別的沒有多說,但僅僅是這一句就讓他們變了臉色。
  畢竟如果二十年前自請去南越是假的話,那他們這個大哥未免隱藏的也太深了,而且居然沒有一個人看出來。
  難怪看似不爭不寵的皇後能這麼快拿下後宮,然來這個計劃從二十年前就開始了!他們這個大哥可真能忍!
  安親王府,葉思慧今日總是心神不寧,直到王府的氣氛陡然變得緊張起來,她就知道安親王肯定是做了什麼事,而且是和今天太子冊封有關的大事。
  到了今天這一步,她忽然膽小起來,她直覺上輩子登基的安親王這輩子估計最後與皇位無緣,所以一大早她就給自己兒子喝了一碗足劑量的安神湯,她不希望兒子牽涉到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當中去。
  她如今也不做什麼當皇後的美夢了,她隻希望兒子能一輩子健健康康無憂無慮,走過了兩輩子,年近四十,她終於懂得了皇位並不是什麼好東西。
  她明白隻要和那個位置牽扯上關係,一輩子都寢食難安,沒坐上時勾心鬥角,坐上之後既要勞心勞力,又要擔心別人反。
  說是當上皇帝之後就圓滿了,但其實呢,若要做一個好皇帝,那比誰都辛苦,就是一個昏君,你也得問問臣子百姓們樂不樂意,表麵上看誰都聽他的,但其實做什麼都受約束,最簡單的一個道理,當了皇帝之後能隨便的出皇城嗎?不能!
  所以葉思慧雖然嫉妒葉靜,但是她自己並不想當什麼皇後了,更不想兒子牽扯到這一風波當中,安親王避免不了,她隻希望以後葉靜和蕭瑞能看在兒子是他們的外甥堂哥的情麵上,看在他今天沒有參與這一事情上,能放兒子一馬。
  午後,葉思慧聽到了尖叫聲,聽到了下人們倉皇逃走的聲音,然後她就見到一隊精壯的士兵進了她的院子,並牢牢的圍起來,控製了他們的行動。
  自此她可以斷定,安親王應該是失敗了,這個結局和她想的一樣,隻是沒想到會這麼快。
  畢竟上輩子安親王可是登上皇位的人,居然這麼容易就戰敗了,說起來還真是令人有些唏噓。
  “娘,這是怎麼回事?”蕭睿悠悠轉醒,慌張而又愕然的問。
  “你不要衝動,你父王雖然做了傻事,但是你並沒有參與,你親舅舅在邊關守護本朝,他們不會太為難你的。”葉思慧三言兩語的就將事情解釋清楚,並按住蕭睿讓他鎮定。
  可蕭睿怎麼鎮定的下來?恍神了一陣想明白了之後,他的臉色一片蒼白。
  他父王這是造反了?而且還失敗了?而且他一早就被娘喂了安神藥?
  “不要怪娘自作主張,娘隻是不想你牽涉進去,太子繼位名正言順,咱們要抱有敬畏之心。”葉思慧這話既是說給自己兒子聽的,也是說給看守他們的這些士兵們聽的,她現在不求多的,隻祈求她庶姐葉靜能看在好歹姐妹一場的份上,能在康親王麵前說說好話。
  蕭瑞帶領著他們在南越建設的軍隊如同群狼進了山羊群,京城這些養尊處優的士兵們根本就不是其對手,很快便控製住了局勢。
  康親王將他的三個麵如死灰的弟弟拿下,一點都不在乎耽誤吉時的繼續進行冊封大典。
  “聽到外麵的聲音了嗎?就算沒有你的聖旨,我兒也當上太子了,而且還架空了你所有的權力。”皇後坐在老皇帝的床邊,笑語晏晏的和他說話。
  老皇帝現在全身已經不能動,唯有眼珠子還能轉動,聽到她所說的話,他憤怒的瞪大了眼睛,嘴巴發出嘶啞的謔謔聲。
  “生氣了?惱怒了?事與願違了?”皇後越笑聲音越大,“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嗎?知道我有多恨你嗎?你放心,你寵愛的那些妃子,還有你引以為豪的那些兒子,我都會好好‘善待’他們的。”
  老皇帝氣得眼珠子都紅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皇後也陡然收起了笑容,眼神變得狠厲:“你說你當初但凡對我和泓兒好一點,也不會是現在這副局麵,明明我才是你的正妻,但是你有尊重過我一天嗎?明明泓兒才是你的嫡長子,但是你有曾經立泓兒為太子的心思嗎?”
  “沒有,你從沒有過。”皇後麵色猙獰的說,“你現在可別怨恨我和泓兒,要不是我們給你藥,你也活不了那麼久,雖然奪了你的皇位,但是給你的藥都是好藥,但是誰讓你自己貪心,誰讓你自己不感恩呢?”
  皇後說著仿佛累了,緩緩地站起身,最後輕蔑的對他說:“放心,我不會讓你早死的,我知道躺在床上不能動的滋味有多痛苦,你就當體驗一下我當初生了泓兒之後卻還要被你懲罰的不能動的感受!”
  

snaptime:2020-06-05 19:26:12  .exectimeㄩ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