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宮》全文閱讀

作者:打眼  仙宮最新章節  仙宮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宮最新章節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詭夢新(20-06-05)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惺惺相惜(20-06-05)      第1067-68章 挖人(20-06-05)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兩軍陣前

那將領自然聽到了葉天所說的話,看了他一眼,就不再過多理會,而是重新將目光放在大頭的身上。
  “先前既然已經答應了這位公子,如今也自然沒有反悔的理由……”
  大頭略微思考了一番,鏗鏘說道。
  “奇虎巧蛇,你二人按我的口令速速將手中的軍隊集結!今日必然要打下一番疆土來!”
  大頭剛剛吩咐下去,就有兩名將領從各自座位上站了起來,隻不過卻不是虎頭與蛇頭。
  葉天在一旁聽著,這才心中滿意了幾分。
  不過那大頭剛剛思索一番,卻不是全然為了他。
  如今他的軍團剛剛解除封印,重獲自由正是戾氣最盛的時候,若是此刻拉出去戰鬥恐怕可以打下一片不小的疆土。
  “公子稍等片刻,等我那手下整理完軍隊,我就可以帶你們看看何為精兵強將。”
  大頭說道,忽而身上顯露在一副鎧甲,雖然在他的身上有些怪異滑稽,可是卻極為合身。
  而在場的眾人也沒有一個敢露出一絲笑容。
  葉天就在這軍帳之中等候,卻是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
  不過忽而間他感受到了一陣地動山搖的聲音,耳邊傳來馬蹄聲陣陣,一股肅殺之氣,哪怕是隔著軍帳他也能嗅到。
  “稟告將軍,如今那十萬兵士已經列隊好了!”
  那先前被派遣下去的兩名將領忽而回稟說道。
  “好!”
  大頭豪邁大喊一聲,一抬手將葉天請出去。
  “在下裴永天,如今隻不過是一介亡魂,可是修為好在不算低,到頭就修羅場,之後想要獨自闖蕩一番,如今這勢力就是我一手建造而成的,不知這位公子感覺如何?”
  大頭自報家門後,問道,直接將葉天帶了出去。
  一眾人來到了軍營前,此地屬於高坡位置,而那裴永天帶著葉天向前走,來到了高坡的邊緣,居高臨下望去,隻有黑壓壓一片。
  都是連人帶馬,一眼望去看不到邊。
  且每個人的盔甲麵都冒出陣陣的黑煙,散發出濃烈的凶焰。
  “這些也都是死後的亡魂,體內的怨氣很是充足,個個都是能手。”
  裴永天在介紹這些士兵的時候,表情很是自豪。
  而葉天隻是隨聲附和了幾句,說了幾句客套話。
  畢竟他可不在乎對方的兵力如何強大,數量如何龐大,他現在隻在乎對方能不能按照約定完成對他的許諾。
  “你們方才有沒有選擇好對那一塊地盤發起進攻?”
  裴永天扭身對先前那兩名被他吩咐下去的將領問道。
  “方才我與巧蛇商議一番,若是這數千年地盤規則沒有改變的話,按照我們此地的位置,向東邊的鬼郡王發起進攻是最好的選擇。”
  “鬼郡王?就是那個長日力搖著一把扇子,半人半鬼的家夥?,許久先前就看他不爽了,如今帶領軍隊殺他一個來回,也好,為葉公子準備好魂珠。”
  裴永天說著,笑看葉天一眼。
  後者隻是點點頭,不卑不亢。
  “如此……行軍!”
  在裴永天的一聲令下,那底下的將士一個個聲若雷震,齊聲吼道。
  “行軍!”
  一眨眼的功夫,眾人就踏上了征途,那些久經歲月風霜的帳篷就如此被留在了原地。
  但是帳篷原先就是被施加的法術的,從外界看起來雖小,可是內空間就可以容納不少的人,如此才可藏那十萬雄兵。
  在這路上,裴永天也給葉天看過他先前的地圖。
  後者發現從他們原來的位置來到地圖上所標注的地方,路途並不算遙遠。
  而這裴永天手下的軍隊各個高強馬壯,並且剛剛解開封印,那體內被困了數千年的戾氣,在這一天終於可以爆發出來。
  葉天甚至可以想象被他們攻擊的那所謂鬼郡王,麵對這突如其來的襲擊是如何的驚恐,他的城市將會被攻破,血流成河。
  作為受益者的葉天,自然會收獲無數顆魂珠,修補自己的噬魂陰幡。
  後者這才發現與強者同流合汙是一件多麼爽快的事情。
  “這位公子若是不嫌棄的話,接下來可能還需要你再出手一二。”
  裴永天忽而說道。
  “閣下的軍隊如此雄壯,竟還有用得著在下的地方?”
  “軍隊歸軍隊,可是手麵上的人卻沒有一個能打的,若是兩方叫我單打獨鬥起來,恐怕我方會吃不少的虧。畢竟這些精兵強將才也不過剛剛解開封印。”
  裴永天麵不改色心不跳地說道。
  葉天這才恍然,對方如此心切,原來心中也存了些許借刀殺人的意味。
  他大抵猜出了先前那一劍是自己所出。
  “若是有可以效勞之處,在下也願意出手。”
  葉天說道。
  裴永天笑笑,而是滿意葉天的回答。
  與軍隊趕路自然是要多費些許功夫,而在葉天心中默數到第三日時,總算是見到了眼前的荒原,出現了一座城市。
  那城門是用黃土堆砌,自遠處看有些荒蕪寂寥,城牆之上插了一麵紅色的大旗,旗麵之上又寫著一個碩大的“郡”字。
  “這鬼郡王傳聞是那鬼帝的親弟弟,因為些許兄弟之間的間隙被流落到了此地,當了一方土皇帝,實力沒有幾分,脾氣倒是不小。”
  裴永天似乎很了解這鬼郡王的情況。
  “先前我初來此地,曾經在他手底下當過差,也算得上是老相識了,不過可惜他沒有一雙慧眼來識我的英雄,今日倒是想要看他求饒的模樣。”
  裴永天解釋道。
  葉天點點頭,心知這也是個愛算計的人物,又暗中多了幾分提防之意。
  由裴永天在頭前帶路,身後是一排奇形異狀的將領。
  十萬雄兵壓陣,黑壓壓一片,猶如在地上行走的烏雲,每人的盔甲縫隙中又不斷地滲透出黑色的怨氣,使得整個軍陣從外麵瞧起來有些恐怖陰森。
  那些戰馬馬蹄也踏在地上,卻沒有發出一絲聲音,靜悄悄的,就是連葉天也感覺到了一種壓抑。
  “鬼郡王!今日故人前來拜見!還請出來一敘!”
  裴永天高聲喊道。
  聲音中蘊含了一絲內力,遠遠的傳播了出去。
  那本就安靜的黃土城牆上,忽而探出了一排的腦袋,除卻正中間那個頭戴紫金冠的,其餘的都戴著頭盔。
  “我說是誰領的軍隊跑我們前威風來了,原來不過是當日家奴跑來敘舊。”
  葉天猜想,那頭戴紫金冠的,應當就是所謂鬼郡王。
  “當日投奔你卻是不識英才,如今我招兵買馬,旗下有軍隊十萬,來破你這一座邊城還是綽綽有餘的。”
  裴永天冷笑道。
  “你可破我這一座城,那你敢破那鬼都?也不過是一介吃軟怕硬的懦夫罷了,我自知我修為不高,可誰讓我有一個好哥哥,你倒是同他理論去。”
  鬼郡王說話也是刻薄,與這裴永天倒像是一家子。
  “哼,我聽聞你這城池之內藏有陰兵十萬,今日我倒是想同你比較比較行軍之法也免得你說我以修為之力來欺壓與你。”
  裴永天喝道。
  自然是不曾忘記葉天先前所提的十萬魂珠的條件,畢竟想要對方出力,自然不可不許利。
  “你這廝何時如此好心?若是要比較修為的話,也輪不到我來與你比較,我這手下還有幾員我哥哥當日親手調教的猛將,你何不與他們來比鬥一番?”
  鬼郡王也不像是個沒腦子的家夥,雖不知這裴永天葫蘆賣的是什麼藥,可就是不答應對方的提議。
  如此一來,後者的一拳就打在了棉花上,無力可使。
  “為今之計也隻好先暫時答應他,若是他手下那幾員大將都敗了,就隻好與我們比這兵力,到那時閣下的魂珠才有著落。”
  裴永天傳音給葉天道。
  後者看了一眼那城牆之上的鬼郡王,又看了一眼裴永天,心中思索一下,點頭答應。
  無論對方到底是何意圖,憑借他的軍隊總好過自己隨意亂轉,去一個一個獵殺亡魂。
  裴勇天見葉天答應下來,心頭一喜,扭頭就對那城牆之上的鬼郡王笑道。
  “好,既然是葉爺提議,那在下也恭敬不如從命了,不如就各自派出一名將領,讓這二者纏鬥一番,也好,叫你曉得你我之間可不隻是行軍布陣的差距!”
  那城牆之上的鬼郡王,見對方如此輕而易舉就答應了,頓時認為有詐。
  可是先前的方法卻又是他自己提出來的,一時間有些兩難。
  “若是葉爺有難,在下也可不闖你這邊城,隻是你低頭做個小,向我賠個不是就好。”
  裴永天笑道,一副嘲諷的嘴臉。
  但城牆之上的鬼郡王又是如何受得了激的人物?
  哪怕身邊有幾人連著阻攔,可他還是一拍那黃土欄杆,冷聲喝道。
  “我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是你調教出來的將領厲害,還是我哥哥手底下的猛將更勝一籌!這一場下來,不分生死不罷休!”
  裴永天聞言也是一愣。
  他著實有些不曾想對方會如此。。
  回頭看一眼葉天。
  後者麵色不改。
  /br
  /br
  

snaptime:2020-06-05 21:17:27  .exectimeㄩ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