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全文閱讀

作者:柳一條  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  我真要逆天啦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第1280章 心情分外美麗(20-07-06)      第1279章 騸了吧(20-07-06)      第1278章 再斬半皇異人(20-07-06)     

第1213章 妖皇子嗣不能殺嗎


  “你吸收了一絲白熊妖皇遊離在外的皇級意誌,心有所觸,特殊意誌領域帝級威壓得到極大加強,力量+500,體質+500,敏捷+500,氣血強度+2000000,精神力+8000。”
  “你吸收了一絲白熊妖皇遊離在外的皇級意誌,心有所觸,特殊意誌領域帝級威壓得到極大加強……”
  楊帆體內的氣血之力在不斷地洶湧沸騰,身體素質、三圍屬性也在一個勁兒地猛漲不休,爽得他不要不要的。
  而呆在坑的鱷美麗現在不但口鼻七竅開始往外噴血,身體還現出了原形。
  它最引以為傲號稱是防禦無雙的鐵鱷皮也開始崩裂漏氣,不斷有妖血從縫隙之中噴灑而出,像紅色的噴泉。
  “要死了要死了!”
  “主人粑粑救命啊!人家真的要撐不下去了!”
  鱷美麗的識海之中仍然在不斷地呼喚,不停地向楊帆粑粑求救。
  然而楊帆卻始終無動於衷。
  還有力氣喊救命,離死還遠著呢,著什麼急。
  半皇大妖的生命力那可不是吹了,同樣的皇級威壓,若是換成半步妖皇或是尋常妖帝,怕是早在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成了被壓成肉泥了。
  而鱷美麗,都已經死撐了快有五分鍾了,卻還有餘力在這傳音呼救,這就是差距啊。
  半皇賴好也是殘缺的皇者,肉身已然具備了幾分真皇的威能,對於皇級威壓的抵抗能力也要遠遠高於尋常大妖。
  黑風城內。
  親眼目睹了熊星星無故爆頭的慘相之後,再沒有哪一隻半步妖皇敢再開始出來初刀。
  太邪門兒了,感覺就像是遇到了鬼了一樣。
  “那隻鐵齒鱷快不行了!”
  熊劍神子深吸了口氣,絕口不再提讓妖再出城的話題。
  “最多再有三兩分鍾,它必然會被父皇神眼釋放出來的皇級威壓給壓成肉泥,咱們就在這拭目以待好了。”
  話音一落,周圍幾隻半步妖皇也不由得全都長鬆了口氣,一直緊張著的神情也變得和緩了下來。
  “神子大人英明!”
  “神子大人所言極是!”
  “妖皇大人的神眼威能無敵,豈是一隻小小的半皇能夠擺脫得了的?!”
  馬屁聲,恭維聲隨之而來,不過熊劍神子的臉上卻沒有任何被吹捧後的滿足感與愉悅感。
  所有的妖全都被嚇破了膽,龜縮在內城不敢踏出城門一步,這是它們黑白熊一族的恥辱。
  熊劍神子緊盯著城外巨坑中的一舉一動,心祈禱著父皇的神眼能夠大發神威,快點把那個邪門的鐵齒鱷半皇給弄死。
  “敖叔,做好準備,若是……萬一那個鱷仲再次擺脫了父皇神眼的控製,馬上啟動聖地的終極禁製!”
  “是,神子大人!”聽到熊劍神子的暗中傳音,熊敖恭聲回應。
  “不過,依屬下看,這隻鐵齒鱷應該是再難翻身了,妖皇大人的神眼似乎發怒了,絕對不會讓它再有逃脫的機會……”
  熊敖的話還沒說完,就給生生地打住了。
  它抬起頭,一臉呆滯地看著城外,突然有些結巴地向熊劍神子問道:
  “神子大人你有沒有感覺到,妖皇大人的神眼看上去似乎變得虛幻了許多,眼神中的氣勢好像在在逐漸減弱?”
  熊劍神子的心中也是一個咯,繼而神色大變。
  它也是剛剛才有所察覺。
  懸掛在半空的那隻巨大神眼,原本凝實無緣的軀體似乎正在虛化淡化,尤其是在剛剛過去的那一秒鍾,突然之間就由實轉虛,變量驚人。
  這是什麼情況?
  城內的靈液儲備十足,後續能量支撐沒有半點問題啊,好端端的,妖皇大人的神眼怎麼會出現了這種虛弱甚至要消散的跡象?
  夭壽啊!
  要不要這麼邪門兒,難道這隻鐵齒鱷竟然連妖皇大人的神眼都能給破壞掉不成?
  它隻是一位半皇啊,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牛逼?!
  “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父皇的神眼怕是都要完全消散了啊!”
  “一但父皇的神眼被破壞,以後我黑風聖地的門戶將再無防護,本神子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熊劍神子終於按捺不住了,直接衝著身邊的熊敖下達了啟動聖地終極防禦的命令。
  與此同時。
  對於頭頂神眼變得虛弱淡化感覺最為深刻的,自然就是一直都被皇級威壓給壓製得喘不上氣來的鱷美麗。
  在巨眼由實轉虛,光芒暗淡的瞬間,鱷美麗就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驟然一輕,整隻妖都好像是又活過來了一樣。
  呼吸順暢了許多,識海鬆動了許多,口鼻之中的妖血雖然還在不停地往外噴濺,但是身上的裂縫血洞卻已經完全止住了。
  “哈,這隻大眼不行了,後續無力了!”
  鱷美麗滿心歡喜,它不知道這是不是沙雕主人的手筆,不過不管怎麼說,它似乎又有救了。
  能活下來,真特麼好!
  巨眼此刻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
  它的力量在不停地消散,尤其是意誌之力,竟然沒有像是以前好樣可以自主回歸,而像是潑出去的水,怎麼也收不回來了。
  “該死的!是誰偷走了本皇的皇級意誌?!”
  “小爬蟲,是不是你在暗中搞的鬼,快把本皇的皇級意誌還回來!”
  巨眼惱羞成怒,非但沒有及時隱身回撤,反而再次始怒氣衝衝地加大了馬力,想要在皇級意誌徹底消散之前,把眼前這個罪魁禍首給弄死再說。
  在它的觀念,皇級意誌不會消散,它體內的意誌之力之所以會越來越少,肯定是被這隻鐵齒鱷用什麼特別的方式給截留了。
  隻要它提前一步弄死鐵齒鱷,它消散的皇級意誌必然能夠自主回歸。
  楊帆心中暗喜。
  “這隻巨眼果然智能有限,明知不妥竟然還不趕快收斂自己所剩不多的皇級意誌,反而又傻逼似地過來送菜!”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
  楊帆可沒有跟這些妖崽子客氣的習慣,見巨眼不知死活地再次迸射出了一股極為強勁的皇級意誌,直接迎頭而上,大吸特吸。
  “你吸收了一絲白熊妖皇遊離在外的皇級意誌,心有所觸,特殊意誌領域帝級威壓得到極大加強,力量+500,體質+500,敏捷+500,氣血強度+2000000,精神力+8000。”
  “你吸收了一絲白熊妖皇遊離在外的皇級意誌,心有所觸,特殊意誌領域帝級威壓得到極大加強……”
  “……”
  隻幾秒鍾的功夫,半空的巨眼就變得越發虛幻虛無,沒有了足夠多的皇級意誌的支撐,皇級威壓就是一個笑話。
  鱷美麗現在甚至都已經能夠在坑洞之中緩緩坐起了身體,之前被逼迫得現出了原形的身子也再次恢複了人形。
  “哈哈,獸神保佑,本皇終於又活過來了!”
  “死熊眼,你給本皇等著,總有一天,本皇要親插把你的真身捅破!”
  鱷美麗激動得眼圈都紅了,直接伸手衝著天空中即將消散的熊眼伸了一根中指,口出狂言。
  它才不管這隻熊眼的真身是不是白熊妖皇,這一刻它就是要發泄。
  它容易麼它,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內,接連經曆了數次垂死危機,太特麼刺激了,差點兒沒有直接把它給刺激死。
  “有誌氣!不愧是我楊帆某人的寵獸,本主人看好你哦!”
  楊帆擦了下嘴角處殘留的鮮血,吸住著巨眼身上投射下來的最後幾縷皇級意誌,笑眯眯地衝著鱷美麗伸了伸大拇指,同時傳音誇讚了兩句。
  而後抬手一指十公外的黑風城,輕聲道:“看到了嗎,那邊城頭有一隻叫熊劍的神子,應該是白熊妖皇的子嗣,一會兒你去負責把它給弄死,算也是先收一點兒利息回來!”
  鱷美麗的臉一黑,剛坐起來的身子刷的一下就又軟了下來。
  開什麼玩笑,它剛才也就是吹吹牛逼過過嘴癮而已,讓它去殺一隻妖皇的嫡係血脈,這不是在找死麼?
  “主人粑粑,你是認真的?”
  “妖皇子嗣不能輕殺,殺了那就是不死不休啊主人!”
  鱷美麗輕聲勸說,希望沙雕主人能夠及時地回心轉意。
  “本主人從來都不開玩笑!”
  楊帆很認真地回複了鱷美麗一句。
  “況且,人族與妖族本就是不死不休,不差這麼一個。”
  鱷美麗一哆嗦,心直打擺子。
  沙雕主人竟然是認真的,他竟然真的想要弄死一名妖皇子嗣!
  瘋了,真的瘋了啊!
  尋常的妖族與妖皇之了那特麼能一樣嗎?
  你這樣做是直接會被一位實打實的妖皇強者給記恨上的呀,得罪一位真皇強者,你還活得了嗎?
  “還有,妖皇子嗣不能殺嗎?”
  楊帆不以為然地輕聲又說了一句。
  “萬妖山的神子本主人又不是沒有殺過,少在這大驚小怪,這些聖地的神子,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金貴重要!”
  鱷美麗一呆。
  什麼玩意兒?
  沙雕主人以前就已經殺過了妖皇子嗣了?
  而且還是被大長老特別標注過,五大妖皇之中最最記仇、最最陰險、也最最不宜得罪的火鳳妖皇的子嗣?
  完蛋了!
  沙雕主人以後的前程堪憂,肯定是活不了呀!
  
  

snaptime:2020-07-07 08:57:49  .exectimeㄩ0.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