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要逆天啦》全文閱讀

作者:柳一條  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  我真要逆天啦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我真要逆天啦最新章節第1280章 心情分外美麗(20-07-06)      第1279章 騸了吧(20-07-06)      第1278章 再斬半皇異人(20-07-06)     

第1212章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原理


  “等等!”
  看到外麵的情況,熊劍神子連忙抬手阻止了駝背熊貓的動作,雙眼緊盯著再次被妖皇神眼給封禁住的鱷仲。
  旁邊的三位半步妖皇,以及熊劍神子口中的敖叔,也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鱷仲的身上。
  它們都看得出來,妖皇神眼已經被徹底惹毛了,一上來就是大招,超級強力的皇級威壓直接將鱷仲所在的那一片區域都給壓製得整體下沉了十米以上。
  鱷仲的身體更是被深深鑲嵌進了青石碎屑之中,七竅不斷地往外冒血,肉身被擠壓變形,隔著十幾地,熊劍幾妖甚至都能清楚地聽到鱷仲的慘叫及它骨頭碎裂的聲音。
  好慘一妖!
  哪怕是半皇,在妖皇神眼的全力暴發下,也是沒有一點兒反抗的餘力。
  “或許,根本就不用咱們出手了,父皇留下來的這隻神眼就能把這隻鐵齒鱷給徹底了結了!”
  熊劍的嘴角微微勾起。
  它就說嘛,父皇可是八皇之中最牛逼最強大的皇者,它留下來的後手怎麼可能會連一隻半皇都弄不過?
  至於剛才,肯定是神眼疏忽大意,有些輕敵了,否則頭一次就把這隻半皇給弄死了。
  看到熊劍神子如此自信,其中一隻半步妖皇忍不住張了張嘴,想說剛剛它們也是這麼認為的,結果,下秒玉生長老就慘死當場,鱷仲也輕易擺脫了神眼的禁錮。
  不過,還沒等它發出聲音,就被身邊的同伴給用眼神製止了。
  剛才的情況熊劍神子肯定也有親眼目睹,用不著它們在這多廢話。
  更何況,熊劍神子現在正在興頭上,那就讓它自己嗨去,免得呆會被打臉了,這孩子又把罪過牽怒到它們的身上。
  一分鍾,兩分鍾……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這一次,鱷仲被禁錮了整整五分鍾,體表的血肉都被擠壓成了肉泥,卻仍然沒有像是之前那樣擺脫神眼的束縛,眼看著就要徹底隔屁了。
  暗中監視的熊劍、敖叔等妖這才真正鬆了口氣。
  這下,鱷仲算是真的死定了!
  皇級威壓爆發到極致,便是半皇也一樣吃受不住,鱷仲身上的傷勢,還有它不斷虛弱的生命氣息就是最好的明證。
  “神子大人,要不要屬下過去給它最後一擊!”
  熊劍神子身後的敖叔輕聲開口,想要過去補刀。
  皇級威壓強則強矣,但是最多也隻能讓半皇級別的大妖重傷垂死,禁錮不出,想要徹底了結鱷仲的性命,最好的辦法還是有外力介入,一刀終結。
  否則,剛剛熊玉生也不會閑著沒事主動出現在鱷仲的身前,它過去的最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在鱷仲被妖皇神眼給禁錮住的時候,及時補刀,速戰速決而已。
  畢竟,妖皇神眼的出現也是有時間限製的,而且每具現一秒鍾,就會消耗掉黑風聖地大量的靈液儲備,早點結束戰鬥,也是出了經濟方麵考慮。
  熊劍神子眉頭一挑,輕搖了搖頭,“對付一隻垂死的半皇,用不著勞動敖叔大駕,熊星星,你出去走一趟吧,把鱷仲的腦袋取回來,本神子記你一功!”
  被點到名字的半步妖皇身子一抖,暗叫了一句臥槽。
  熊劍神子這是要公報私仇啊,剛才不就是無意間頂撞了它一句麼,至於這麼把妖往死路上逼麼?
  誰特麼知道這隻鱷仲還有沒有別的同伴?
  剛才玉生長老死的時候可是蹊蹺得很,鱷仲明明還被禁錮在神眼的皇級威壓封禁之下,可是玉生長老卻無緣無故地被爆掉了腦袋,怎麼看怎麼邪門兒。
  若是鱷仲還有一隻同伴也隱藏在暗處,它現在過去初刀,豈不是羊入虎口?
  連玉成長老那麼牛逼的半皇都歇了菜,它一個小小的半步妖皇又算個雞兒啊!
  “嗯?”見熊星星沒有動靜,熊劍神子眉頭一皺,雙目之中戾氣升騰,扭過頭來輕瞥了熊星星一眼:“怎麼,白送你功勞你都不想去要?”
  “沒,沒有!”熊星星連忙拱手應聲:“多謝神子大人關照,屬下這就出城!”
  不管內心再怎麼拒絕,熊星星依然不敢在明麵上違背熊劍神子的命令。
  應了一聲之後,熊星星直接破空而出,瞬息就趕到了巨坑的邊緣,看著正在坑底青石碎屑之中苦苦掙紮的鱷仲。
  熊星星小心謹慎地提防著周圍,深怕突然從旁邊某個犄角旮旯再竄出一位半皇出來。
  此時。
  鱷美麗已然被擠壓得有些意誌模糊,進得氣少,出得氣多,感覺再不搶救一下馬上就要玩完了。
  察覺到熊星星的靠近,鱷美麗甚至連抬一下眼皮的力氣都沒有了,隻能嵌在石頭堆,不停地向它的沙雕主人乞求禱告。
  “主人粑粑,快顯神通吧,你要是再不出手的話,人家可就真的要玩完了啊!”
  鱷美麗身形瑟瑟地向楊帆神魂傳音,現在,楊帆就是它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了。
  寵獸空間雖然憋悶、枯燥,還沒有半分靈力,但是呆在麵至少它能活下去啊!
  楊帆一邊吐血一邊爽,分毫沒有在意鱷美麗的深情呼喚。
  鱷美麗的傷勢他一直都有關注,了不起重傷,想死哪有那麼容易,畢竟是半皇,生命力強悍得一批,隻要不是被碾壓成了渣渣,根本就不會有生命危險。
  倒是現在靠近坑洞邊緣的這隻半步妖皇是個麻煩,楊帆看到這丫已經抽出了自己腰間的長劍,正在躍躍欲試著想要給鱷美麗來一下子。
  照這隻小母鱷現在這種半死不活,沒有一點兒反抗能力的垂死之態,真是再挨了一刀,肯定是十死無生啊。
  “沒辦法,隻能再消耗掉一枚皇級金丹了!”
  楊帆心中很快就有了決斷,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讓這隻半步妖皇打斷他刷取皇級意誌威壓的進程。
  楊帆從來都沒有這麼爽過,每一次都能增加五百點的三圍屬性,兩百萬點地氣血經驗,還有八千點的精神意誌。
  每吸收一絲白熊妖皇的皇級意誌,楊帆肉身素質與武道修為就相當於是提升了一個小階位啊,爽得不要不要的,他絕對不允許有任何人或是妖來打斷他的這次機緣。
  畢竟,天上的這隻熊眼雖然笨了點兒,可畢竟還是有一定的智能的,楊帆擔心錯過了這一次,下一回它就不會再這麼容易出現了。
  “你對半步妖皇熊星星施展了擲丹術,擲丹失敗,熊星星輕鬆避過皇級一品煉魂金丹的侵襲,安然無恙。精神力+2,技能熟練度+2。”
  “你對半步妖皇熊星星施展了擲丹術,擲丹失敗……”
  “叮!你強行喂食半步妖皇熊星星一枚皇級一品煉魂金丹,半步妖皇熊星星未能及時吸收煉化,一丹爆頭,一擊必殺,你的對敵經驗得到極大加強,氣血強度+15000000,精神意誌+3000。”
  “你強行喂食半步妖皇熊星星一枚皇級一品煉魂金丹,致其一丹爆頭,一擊必殺,心有所觸,對煉魂師專屬必殺技擲丹術的理解進一步加深,精神力+1000,技能熟練度+100。”
  轟!
  剛剛靠近坑洞邊緣的熊星星,剛剛才把它的長劍抽出握在手中,碩大的一顆熊頭,轟的一下就從中間爆裂開來。
  瞬時。
  腦漿迸裂,鮮血四溢,再次準確無誤地濺了鱷美麗滿頭滿臉。
  熟悉的血腥氣刺激著鱷美麗的精神感知,看到靠近身前的黑白熊再次爆頭,小母鱷的心頭一鬆,沙雕主人終於又出手了。
  可是為什麼主人寧願先把那隻半步妖皇給弄死,也先把它從危急之中拯救出來?
  它可是半皇啊,明明把它先救出來才更方便更劃算的好嗎?
  像是剛才被主人給爆頭的這隻半步妖皇,正常情況下,鱷美麗一巴掌就能輕鬆拍死的有木有?
  與此同時。
  黑風城內。
  一句又一句地“臥槽!”在城頭之上此起彼伏。
  熊劍神子,敖叔,還有另外兩隻半步妖皇全都一臉懵逼與驚悚地看著城外入口入所發生的一切。
  尤其是敖叔,後脊一陣發寒,冷汗直冒,如果不是熊劍神子的阻攔,剛剛過去城外的那隻妖獸肯定就是它熊敖啊。
  &nbp;又爆了一個!
  先是熊玉生,後是熊星星,一隻半皇,一隻半步妖皇,全都是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突然就腦袋自爆。
  這特麼到底是什麼原理?!
  若是真的還有大妖潛伏在暗處,它怎麼可能會欺瞞得過妖皇大人神眼的感知?
  可是如果沒有大妖在暗中潛伏,那麼已經被妖皇大人的神眼給壓製得隻剩一口氣的鱷仲,又是如何爆掉熊星星的腦袋的?
  這很不科學啊!
  幾隻大妖的神念開始不停地在坑洞四圍掃視。
  天上的那隻巨眼發現竟然有人在它的眼皮底下再次故技重施,感覺到自己的威嚴受到了嚴重的挑釁,瞬時殺意沸騰,眼珠子麵的血管好懸沒有直接爆裂開來。
  不過這一次,它沒有再像之前那樣漫無目的地四處掃視查探,而是更加地集中力量,繼續死命地下方的鱷美麗威逼開來。
  肯定都是這隻死鱷魚在暗中搞的鬼,它要弄死這隻鐵齒鱷一族的半皇!
  “咦?皇級威壓竟然又加強了,好耶!”
  感受到身上傳來的強大壓力,楊帆不驚反喜,沒事兒人一樣地繼續一邊吐著血,一邊瘋狂吸收著這威壓之中所蘊藏著的皇級意誌,神情迷醉,舒爽得一批。
  
  

snaptime:2020-07-07 06:56:04  .exectimeㄩ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