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高手在校園》全文閱讀

作者:心在流浪  最強高手在校園最新章節  最強高手在校園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最強高手在校園最新章節正文_新書《高手不凡》已經上傳(18-09-28)      正文_完結感言(18-09-28)      第兩千零四十八章 尾聲(六)一起去仙界嗎(18-09-28)     

正文_新書《高手不凡》已經上傳

新書已經上傳,正在塔讀連載,請大家直接在塔讀搜索書名即可閱讀。
  內容簡介:一次意外,讓寧凡的平靜生活被徹底改變,充滿激情的熱血都市之旅就此展開。
  他本是高手,注定不凡。
  第一章引人矚目的婚禮
  晚上六點,清河國際大酒店熱鬧非凡,時不時都有豪車停靠門口,一個個明顯身份不俗的男女步入酒店,酒店,身穿大紅旗袍的迎賓小姐熱情的引導著這些賓客前往二樓。
  身為青雲市最高端的酒店,清河國際大酒店二樓宴會廳正在舉行青雲市有史以來最為高端的一場婚禮。
  英俊多金的新郎陳子軒乃是青雲市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他就是高富帥這三個字的最佳代言人,而他的父親乃是青雲市市長,在私底下,陳子軒更有著青雲第一公子的稱號。
  然而,即便如此,每個參加婚宴的人都覺得,這一場婚姻,乃是陳子軒高攀了。
  新娘叫趙清雪,清雪集團董事長兼總裁,最新福布斯華人富豪榜前十名唯一的女性,數次登上時代周刊封麵,家世非凡,能力出色,更有著絕色的容顏和性感的身段。
  趙清雪乃是公認的青雲市第一美女,但並沒有人將青雲第一美女的稱號加在她頭上,因為大家覺得,這個稱號甚至是對她的侮辱,小小的青雲市,不配為她冠名,她不僅僅是青雲市的第一美女,放眼整個華夏,她的美貌,也無人可以超越。
  因此,每個人都覺得,陳子軒能娶到趙清雪,絕對是走了狗屎運。
  “您好,婚宴在二樓。”
  “您好,請從這邊上二樓。”
  酒店前往二樓的樓梯已經鋪滿紅毯,盛裝出席的賓客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上樓,漂亮的迎賓小姐對每個走進酒店的客人都幾乎說著同樣的話。
  酒店大門再次旋轉起來,又一個人出現在迎賓小姐的視線之中,這漂亮的迎賓小姐眼閃過一絲異彩。
  這是個高大帥氣的年輕男子,穿著一身嶄新的警察製服,大約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臉部皮膚白皙但卻棱角分明,絲毫也不失陽剛,而此刻,他臉上也滿是喜悅之情,若不是他的打扮不對,說不定會被人誤認為他就是今天的新郎。
  這帥氣警察進門之後就快步走向電梯,那漂亮的迎賓小姐急忙跟他打招呼:“寧警官,婚宴從這邊走!”
  “謝謝。”帥氣警察朝迎賓小姐笑了笑,卻是繼續朝電梯走去,“我不是來參加婚禮的。”
  電梯門恰好打開,帥氣警察走了進去,很快消失在那漂亮迎賓小姐的視線中,而那迎賓小姐則是兩眼泛光的喃喃自語:“寧警官真的好帥啊!”
  “別花癡了,有那麼帥嗎?”旁邊的另一位迎賓小姐忍不住說道。
  “必須有啊,不帥能當我們市警局宣傳畫男主角嗎?寧警官就是我們市最帥的警察!”犯花癡的迎賓小姐兩眼都是星星。
  已經進入電梯的寧凡並不知道這兩位迎賓小姐正在背後議論他,而他即便知道也不會在意,他即將要做一件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事情。
  電梯在五樓停下,寧凡快步走出電梯,輕車熟路的來到五零二房間門口,刷卡開門,然後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裝飾得頗為溫馨還略顯情趣的蜜月套房,客廳桌子上,有一束鮮豔的玫瑰花,玫瑰花旁邊,還有一個蛋糕和一瓶紅酒,而這自然不是酒店奉送的,而是寧凡之前就已經準備好的。
  寧凡從兜拿出一個戒指盒,打開,仔細看了看那顆白金鑽戒,又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重新放進兜,神情稍顯激動。
  “童童應該快到了吧?”寧凡自言自語,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
  童童本名童話,是寧凡的女友,兩人的戀情在很多人眼也像是一個美麗的童話,而今天,寧凡要給這個美麗的童話一個圓滿的結局。
  今天是五月二號,是寧凡的二十五歲生日,也是他女友童童二十四歲的生日,在五年前的今天,兩人相識,四年前的今天,兩人正式確定戀情,毫無疑問,對兩人來說,這是個很特別的日子,而就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寧凡特別選擇了五零二房間,準備向女友求婚。
  鮮花,蛋糕,紅酒,戒指,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隻需要女主角到場了。
  “嘟……嘟……”連續響了數聲之後,電話終於傳來聲音:“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唔,童童應該在開車,等會再給她打吧。”寧凡自言自語,放下手機,開始耐心等待起來。
  自從三年前大學畢業之後,寧凡和女友便成了傳說中的異地戀,但空間的阻隔並沒有成為兩人的阻礙,聚少離多的日子反倒讓兩人之間的感情日益濃鬱。
  腦海浮現出一個白裙飄飄的美麗身影,寧凡的神情不自覺的溫柔起來,遇到那個叫童童的女孩,是他這些年來最為美好的事情之一。
  “終於二十五歲了,從明天開始,我就不用繼續低調做人了。”寧凡喃喃自語,“童童,我也會讓所有人明白,我能給你最好的生活。”
  未來的美好生活近在眼前,寧凡有些壓抑不住內心的喜悅,他又拿起手機,再次撥通了女友的電話。
  隻是,這一次,電話還是沒人接。
  寧凡又等待了十來分鍾,然後再次撥通女友的電話,然而,還是沒人接。
  這一次,寧凡眉頭終於皺了起來,他心突然有了一絲絲的不安,童童難道出事了?
  不好的預感,讓寧凡開始連續不斷的撥打童童的電話,隻是那邊傳來的聲音始終是那一句:“您好,您所撥打的號碼暫時無人接聽……”
  寧凡心的不安越來越濃烈,他再一次下意識的撥出童童的號碼,同時腦子閃過一個念頭,若是這次還是無法打通,那他就要出門去找人了。
  依然是無人接聽,寧凡掛了電話,快速起身朝門口走去,但就在這時,他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童童兩個字便跳入寧凡眼,寧凡頓時大喜,馬上接通電話,語氣卻顯得有些急切:“童童,你到了嗎?你沒事吧?你電話一直沒人接……”
  寧凡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電話那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你就是寧凡?”
  “你是誰?”寧凡一怔,更加急切的問道:“童童的手機怎麼在你手?童童怎麼了?”
  “我是童童的未婚夫!”電話那頭的男人語氣顯得很不滿,“我警告你,不要再騷擾童童,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你說什麼?”寧凡一時間以為自己聽錯了,那間,他仿佛被一桶冰水從頭淋到腳,滿腔的激動和喜悅被徹底澆滅,足足愣了有十秒鍾之久,寧凡才用一種近乎低吼的聲音說道:“不可能,這不可能,讓童童接電話!”
  “吼什麼吼?你一個山旮旯的廢物警察,真以為你配得上童童?”對麵那男人的聲音充滿不屑,“算了,我懶得跟你廢話,就讓童童親口跟你說,讓你早點死心!”
  寧凡呆呆的拿著電話,他的世界似乎突然靜默了下來,短短的幾秒鍾時間,對他來說似乎是度過了無比漫長的幾個世紀,直到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柔柔的聲音:“對不起,寧凡。”
  聲音依然是那麼的熟悉,正是童童的聲音,可這一刻,寧凡卻感覺到一股來自心底的冰寒。
  “是真的嗎?”寧凡的聲音頗為艱澀。
  “我本想當麵跟你說的。”童童輕輕的說道,聲音卻很平靜。
  寧凡的心情已經徹底沉到穀底,但他還是忍不住問出了三個字:“為什麼?”
  “現實終究不是童話。”童童聲音依然很輕,“你好好保重。”
  電話斷了,寧凡呆呆的站在那,手機從掌心滑落,他卻似乎毫無所覺,得到幸福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失去幸福,卻是如此之簡單,還是如此之突然。
  桌上的鮮花,兜的戒指,突然顯得那麼多餘,隻有那一瓶紅酒,此刻成了寧凡最需要的東西。
  晚上八點,酒店二樓宴會廳,婚宴已經進行到**部分,酒杯不停的碰撞,無數人借酒狂歡,而在清冷的五零二房間,寧凡也開始借酒澆愁。
  一瓶紅酒並不能讓寧凡喝醉,而此刻,他麵前還有兩瓶白酒,腦海中不停浮現和童童在一起的點點滴滴,這往日的美好回憶,此刻對寧凡來說卻是痛苦的記憶,他不想讓這些出現在腦海中,所以,他將一杯杯的白酒倒入喉嚨,他要麻醉自己的大腦,讓這些記憶不再出現。
  時間緩緩流逝,兩瓶白酒下肚,寧凡終於醉了,然而,醉醺醺的他,卻依然還是會想起童童。
  “酒,還要酒……”寧凡很費力的站了起來,歪歪倒倒的走向門口,神智已經不清醒的他,居然想直接出門去找酒喝。
  寧凡一手撐著牆,另一隻手有些費力的拉開房門,房門才拉開一小半,外麵卻突然傳來一股不大不小的力氣,將房門撞了開來。
  寧凡呆了呆,醉眼朦朧的他隱隱看到一個白色的人影正朝他撞來,下一秒,他的懷便多了一個柔軟的身體。
  

snaptime:2020-08-15 09:17:49  .exectimeㄩ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