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759章 線索又斷了(20-08-14)      第1758章 敲山震虎(20-08-14)      第1757章 請客吃飯(20-08-14)     

第1652章 一切皆為利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這句話說的雖然有點淒涼,但是誰不承認,這話說的不無道理那?
  芸芸眾生兜兜轉轉這一輩子,為的還不就是利益兩個字!
  鄭克渠是為了利益,走上了一條犯罪的道路上。
  為了利益這兩個字,他摧毀的可不隻是一兩個女人的一生,很多女人為了夢想走進了他的陷阱當中,從此這一生在也沒有辦法忘記那段揮之不去的噩夢。
  夏長輝殺人或許不是為了利益,更多的還是對於養父所做的一切懷恨在心,但如果隻是懷恨在心,他完全可以離開這個家,從此在不聯絡就好了,有必要殺人嗎?
  說白了,叫他就這麼離開家,他不甘心,尤其是後來知道自己隻是一個過繼子之後,他對於自己的養父母,心中更多了一層隔閡。
  他根本就不敢跟養父母起爭執,不然他很有可能就此被趕出家門,從此之後,什麼都沒有了。
  為此他心有不甘,用了投毒的方式,輕易的除掉了自己的養父,害的養母全身癱瘓隻能臥病在床。
  至於郭明亮,他或許是唯一一個其實目的跟利益不沾邊的人,但從他跟袁菁菁走到一起之後,他才發現利益對於他來說究竟有多重要。
  原本隻是在研究那些遺留下來的醫學數據,到了後來,他發現隻是研究根本就不現實,他必須要時刻做實驗來驗證這個實驗數據對於現在階段有多大的誤差。
  但想要這樣做,前提是他必須有足夠的錢才支撐才行,可他沒有夏長青的家庭,家也沒有這麼多的錢給他揮霍。
  因此後來他所作出的一切,也是奔著利益出發的。
  昏昏沉沉的郭明亮,交代了他跟兩個兄弟之間發生的爭執,也說明了之前一直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兩個人,現在究竟在什麼地方。
  其實夏長輝和鄭克渠根本就沒有離開過濱海,因為自從他們發現了郭明亮的秘密研究所之後,這兩個人就已經沒有可能在離開了。
  一開始這個地方,隻有鄭克渠發現了,利用這的一切,要挾郭明亮幫他製藥。
  郭明亮並不願意跟鄭克渠這種人走近,所以根本就沒有打算接受他的邀請加入他們的團夥。
  可這個時候,夏長輝收到了鄭克渠的通知,竟然也從外麵找來了,這下原本十分隱秘的地方,被兩個人發現了,不僅沒有了神秘感,更加沒有了安全感。
  當然這都不是郭明亮要殺人的起因,真正的起因,還是鄭克渠這個流*氓,對著營養液中已經昏迷不醒的袁菁菁出言不遜,甚至好像一個老流*氓一樣,站在一邊品頭論足,惹得郭明亮大動肝火,恨不得上去就給他一刀。
  也幸虧是有夏長輝在一邊,一直阻攔鄭克渠,兩人才沒有動起手來。
  但是夏長輝說話的語氣,給人的感覺十足就是三人中的大哥一樣,這對於鄭克渠來說簡直就是侮辱。
  畢竟三人雖然是兄弟,但是當初夏長輝和郭明亮被過繼出去的時候,可沒有人知道他們三個究竟誰是大哥。
  鄭克渠在外麵混了多年的江湖,自然是最喜歡當大哥的,而夏長輝已經習慣了在公司的時候,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那種語氣,自以為然的就做出了一副領導的派頭。
  隻有郭明亮對於這些事情,從來不感興趣,甚至也沒有想過要跟他們兩個論兄弟。
  兩人原本隻是因為這一點小事發生了一點爭執,但之前這兩個人想要聯合,都將自己做不為人知的一麵說了出來,相互之間語言攻擊之下,鄭克渠最先提起了夏長輝做出的事情。
  兩人的話越說越難聽,坐在一邊的郭明亮被這兩個人煩透了,但他也知道,自己這個地方已經被這兩個人知道了。
  這兩個人誰出事,最後對於他來說都不是好事,不說短時間換地方的事情了,他也沒有這個資金運走這些設備。
  所以看著兩人越鬧越嚴重的同時,郭明亮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利用自己製藥學的基礎,現場就調製了一杯有毒藥劑,這對於他來說小菜一碟,隨後就是趁著兩個人沒有防備,將這種毒氣散布開,並且關閉了通風係統,將這兩個人活活毒死在了這個實驗室麵,將這個實驗室的所有秘密,都保留在了這。
  郭明浩說完這些之後,丁凡在也沒有辦法冷靜的坐在這聽下去了。
  饒是丁凡這樣見慣了各種殺人案的老刑偵,在聽了郭明亮的講述之後,也有點承受不下去了。
  殺人者,丁凡見過的太多了,有的為了利益殺人,有的為了欲*望殺人,甚至有的人隻是因為意外殺人。
  從來沒有一個人,殺人的原因,隻是因為不願意有兩個丟人的兄弟,竟然直接利用毒氣,害死了兩個親兄弟。
  麵對他的愛人時,郭明浩絕對算的上是一個情癡,可麵對兩個血濃於水的兄弟時,他簡直就殘忍的好像一個屠夫一般。
  地下實驗室中,除了一個袁菁菁之外,還帶回來三十多具屍體,鄭克渠和夏長輝兩個人的屍體也在其中。
  經過簡單的分析之後,夏長輝和鄭克渠的屍體很快就被分辨出來了。
  因為所有的屍體中,隻有這兩具屍體是男性,這一點到也比較好找,兩個人的屍體簡單的做了一點年齡推算,基本上跟夏長輝鄭克渠的年紀相仿。
  也就是說,郭明亮的兩個兄弟在死後,他也沒有浪費兩具屍體,直接將這兩句屍體真空了起來,做了一次實驗。
  “丁處,我有點想抽煙了!”這是傅雷從審訊室麵出來之後,說的第一句話,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有將情緒緩過來,走到丁凡的麵前直接的問道:“我之前想到了郭明亮殺了他兩個兄弟,按說他們從小就沒有見過麵,沒有什麼親情存在,殺了這兩個人也是說得過去的。”
  “可為什麼,他……”
  說到這的時候,傅雷有點說不下去的感覺了。
  苗慧這會兒也在一邊伸著耳朵在聽著,顯然她也有這個疑問想要問。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其實他這種心理,並不是很常見的心理狀態!”丁凡伸手掏出了香煙遞給傅雷一根,很明顯這小子還不會抽煙,隻是順勢遞給他而已,繼續說道:“但是也不得不說,他這種心理其實一點都不算意外!”
  “他從小就生活在比較封閉的狀態下,身邊接觸的人都是一些滿腹經綸的士大夫文人,後來上學到工作你們想想他所接觸的都是一些什麼人?”
  “性格上的高傲,對於一般人他是看不起的。”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到他的用詞,說起袁菁菁的時候,他提到的更多還是靈魂這個詞,有想過這說明了什麼嗎?”
  丁凡沒有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他們其實都沒有注意到這個細微的小細節。
  可現在丁凡說起了這件事,他們卻依舊不明白這個細節究竟代表了什麼,跟在他身後的幾個人麵麵相覷的看了對方一眼之後,隻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自己一樣的神色。
  “其實這個結論有點殘忍!”丁凡點燃了香煙,緩緩將口中的眼圈吐出,淡藍色的煙圈,緩緩飛起,在空中不斷的翻滾著,直到最後完全消散開他才繼續說道:“我覺得,郭明亮其實根本就沒有喜歡過袁菁菁,他喜歡的隻是袁菁菁那種生活態度,為了自己的夢想,敢於踏出那一步的態度,所以他一直都說,他愛上的隻是一個靈魂,這是他一直夢寐以求卻沒有辦法得到的。”
  “說白了,他對於袁菁菁的工作地點,其實是有一定排斥的。”
  丁凡這一說,苗慧的反應是最大的。
  原本聽了郭明亮的話,她都被感動的淚目了,甚至為了這段殘缺的愛情感到十分的惋惜。
  對於袁菁菁更是無比的可憐,同時對於郭明亮都是帶著同情的。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丁凡一開口,竟然說郭明亮從來就沒有愛過袁菁菁,這實在叫她有點難以接受。
  “怎麼會這樣,我覺得他……我就是覺他們之間的愛情是最真摯的。”焦急的苗慧,這會兒說話都有點不利索了,激動的臉都已經開始泛紅了,依舊爭辯著:“書上還說過,人與人之間,完全存在著柏拉圖式的戀愛,那種精神上的戀愛,我覺得那才是最純粹的。”
  得了,這孩子果然還是沒談過戀愛呀!
  丁凡看著苗慧,有點惋惜的搖了搖頭,伸手在她頭上輕輕的敲了一下,說道:“回頭你找人談一場戀愛去,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說完丁凡對小黃擺了擺手,隨後也不管苗慧這會兒臉上的通紅說道:“跟大家說說,你對於屍體有什麼樣的看法!”
  小黃愣了一下,有點不明白丁凡為什麼一下就扯到了屍體上麵,不明所以的看了他一眼。
  丁凡明白小黃這是不知道從哪說起了,幹脆也不為難他直接開口說道:“我之前在地下研究所麵見到了這個袁菁菁的……身體,我發現了一些東西,可能是你們都沒有注意到的。”
  “首先,袁菁菁的身體是長時間泡在營養液麵的,可是我發現,她的手指甲有被人用刀清理過的痕跡,而且這個痕跡的用力方式,似乎不是她本人做的。”
  “另外我還在她的身上發現了幾處用力搓洗之後留下的傷口,時間長了傷口已經愈合了,但是因為長時間浸泡的原因,傷口的邊緣已經開始出現了潰爛。”
  “想想看,如果說真的愛一個人,會在意這些微小的細節嗎?”丁凡看著眾人陷入了沉思中,這才繼續說道:“其實郭明亮愛的根本就不是袁菁菁這個人,對於他來說,袁菁菁隻是一個軀殼,或者說隻是一個載體,真正讓他不能忘懷的,其實是他想象中的那個女人,他嫌棄袁菁菁的身體,因為她曾經出入夜總會,甚至在這種地方賺錢,所以在袁菁菁昏迷之後,郭明亮曾經用刷子清洗了袁晶晶的身體,她身上的傷口就是這樣留下來的。”
  
  

snaptime:2020-08-15 10:43:58  .exectimeㄩ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