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759章 線索又斷了(20-08-14)      第1758章 敲山震虎(20-08-14)      第1757章 請客吃飯(20-08-14)     

第1651章 相似的不隻是相貌


  有的時候,兩個人見麵之後,就是這樣的,明明就是第一次見麵,卻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而且很容易就能讀懂對方。
  可有的時候,兩個人相處的幾十年的時間,卻依舊不明白自己的枕邊人,心究竟想的都是些什麼東西。
  郭明亮跟袁菁菁之間就是類似這種關係,兩人明明之前不認識,甚至生活的圈子都不一樣,就屬於是完全不相關的兩個人,可就隻是見過一次麵而已,卻能在對方的眼神中看懂很多東西。
  兩個人順勢走到了一起,就連他們兩個自己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一天。
  隻是可惜這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不長,很快袁菁菁的病越來越嚴重了,甚至最後嚴重到連下床都做不到了。
  身上的痛感,已經別說叫她起身了,甚至就連在床上翻身都需要有人來協助,而且每天身上的那種刺骨的痛感,對於她來說都是一種巨大的折磨。
  很長一段時間,她甚至都在想著,郭明亮本來就是學習藥劑學的,這個時候或許可以幫她一把,下手幫她解決痛苦也算不錯。
  可事實證明她這是想多了,郭明亮雖然以前用過很多動物作為實驗體,但是你叫他對人下手,他明顯沒有這個個膽子。
  而且這個時候,郭明浩又怎麼可能下得了手那?
  袁菁菁或許是他這輩子,唯一愛上過的女人,叫他對袁菁菁痛下殺手,他根本就做不到。
  也就是這個時候,他聽到研究室的同事說起了一件事,聽說那段時間,黑市傳出風聲,有人在高價販賣一種圖紙,這東西是當年國外特工研究的人體冰凍實驗。
  這種實驗早年的時候,郭明亮就聽人提起過了,原本的設想就是將身患癌症的病人,利用冷凍技術,冰封起來,等到未來的醫學更加成熟的時候,有能力攻克這種癌症之後,在將這個已經被冰封的人喚醒。
  但是這個設想一直都是一個設想,沒有人知道這個想法究竟是不是能成功。
  而且當年這個研究課題並沒有研究很長的時間,這個課題就已經被廢棄了,也可以說是中途所有研究人員都撤離了。
  而有人說在黑市出現了這個實驗的研究數據,到是點燃了他的希望之火。
  雖然他自己沒有這些需要,但是袁菁菁的身體已經越來越差了,他很清楚,這種病症對於人的折磨有多可怕,本身就不能根治,發病的時候心就隻有一個念頭,就是希望自己能早點死。
  要是當年的這個實驗已經成功了,那麼拿到實驗的數據之後,他隻要將設備準備好,她就可以馬上給袁菁菁冰封起來,這樣她就不會在有痛感了,既不會痛苦也不會死,等到今後強極性脊柱炎有辦法根治了,在將袁菁菁喚醒就好了。
  或許他還能在一次見到袁菁菁站在舞台中央翩翩起舞的樣子,他其實想要的並不是很多,但當他拿到那一份研究報告之後,他才終於明白了,想要辦成這件事,何止的困難這麼簡單那?
  至少在經費方麵,就根本不是他能辦得成的,他的家雖然有點小錢,但想要支撐一項科學實驗,這可不是一點小錢能搞定的。
  在他萬般無奈已經想過要放棄的時候,一個上了年紀的人出現了,他似乎對於這個人體冰凍計劃也很感興趣。
  他願意提供資金,但是研究一旦成功了,他希望自己也能稱為這個實驗項目的受益者。
  其實這個要求並不過分,可這個老人給他的錢卻不是很多,隻是勉強夠他找一個地方做為秘密實驗的地點而已。
  剩下的錢,這老人可以提供一些幫助,但不能直接給他。
  也正是因為這個老人的做法,他才不得已走上了一條喪心病狂的犯罪之路。
  “你是說,你本來隻是想要研究這個項目而已,利用那些無知少女作違法生意,並不是你的想法對嗎?”丁凡聽了半天,漸漸的也從他的隻言片語中理解了他的意思,這個突然出現的老人,明顯跟他後麵的犯罪活動有一定的關聯。
  但是丁凡這話隻是一問出來,郭明亮的神情好像就變了一個人似的,瘋狂的搖頭。
  “不是,將那些女人騙到手上,將她送到富豪手上代孕,其實是鄭克渠的想法!”郭明亮的神色掙紮了一下,但也隻是有過一點點的掙紮,時間並不是很長,很快就再一次被拉進了回憶當中,繼續說道:“當時我跟鄭克渠並不認識,甚至夏長輝我也不知道是什麼人。”
  “但是有一年,製藥公司的年會上,有一個叫夏長輝的男人也過來參加了,我們兩個是在酒會上認識的,我們都很好奇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會有這麼相似的兩個人。”
  “我本身就是學醫的,做點血液鑒定,其實一點都不難,沒想到兩個完全沒有見過麵的人,竟然會有血緣關係,我們竟然是親兄弟,真是可笑。”
  “後來我跟家問了這件事,才知道我跟夏長輝本身就是親生的兄弟,而且不隻是我們兩個,其實還有一個兄弟。”
  誰都想不到,這種孿生兄弟分隔多年之後,竟然會在無意中相見,這種事情別說是他們自己很難理解,就是外人看起來都十分難接受。
  “所以你們後來去找了鄭克渠?”丁凡接著他的話,還不忘將鄭克渠也拉進來,畢竟按照他的說法,當年做出違法生意的人,似乎並不是他們這對兄弟兩個,按說他們似乎一個沒有必要,另一個根本就不懂得如何去經營這種生意。
  “我沒有,我當時根本沒有這個心思!”郭明亮輕輕的搖了搖頭,表示他並沒有去找過那個人:“我當時根本就沒有這個心思,強製性脊柱炎我沒有辦法攻克,但是我一直在研製的一種止痛藥對於菁菁還是有一定效果的,我那段時間將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這上麵。”
  “是夏長輝去找的,他這個人對於親情看的很重,或許是他從小就不缺錢的緣故吧,反倒是對於親情比較看得重一些。”
  “他想找人還是很快的,沒多長時間就打聽到鄭克渠就在濱海,他秘密的約我跟鄭克渠見了一麵,當時鄭克渠看起來就好像一個街邊的小混混一樣,我很討厭這種人,根本就不想跟他走近,反倒是夏長輝對於他還挺幫襯的。”
  從郭明亮的表情和動作中,不難判斷,他對於鄭克渠這個兄弟,其實一直很看不上眼。
  這一點他還真的沒有撒謊,尤其是一說到鄭克渠的時候,他嘴角上帶著的那一點淡淡的輕蔑,足以看出他對於鄭克渠有多麼藐視了。
  甚至他輕蔑的神情不隻是在說起鄭克渠的時候出現過,就連之前他在說夏長輝的時候,也有點看不起的意思。
  “你什麼似乎對於著兩個兄弟,都不怎麼看好!”測謊儀的效果,隻是用來增加郭明亮的心負擔而已,其實丁凡判斷他是否說謊,完全是靠著郭明亮身上的微表情和小動作來判斷的,因此從頭到尾他都一直在看著郭明亮的一舉一動。
  而郭明亮自從陷入了回憶中之後,神情就十分呆板,所做出來的神色反應,基本上都是最直接的反應,說白了就是下意識的,並沒有經過他的大腦加工過。
  “沒什麼好說的,鄭克渠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他手上賺的一點錢,都是喪良心的錢!”想不到郭明亮這麼一個殺人犯,一說到鄭克渠的時候,還有點義憤填膺的感覺,周圍在聽著的人,一聽他這話,無不伸手捂在嘴上,好像聽到了一個笑話一樣。
  “夏長輝也沒有好到什麼地方去,他也不是什麼好人,給自己的養父母下毒,害死了他養父之後,他養母也因為中毒渾身癱瘓了,找鄭克渠出來,也不過就是想裝出一副好哥哥的模樣,給自己樹立一個好形象而已,可惜鄭克渠根本就不聽他的,從一開始就是在利用他而已。”
  “我一點都不希望有這樣的兩個兄弟,他們就是兩個人渣。”
  夏長輝的事情,要不是今天郭明亮說出來,丁凡恐怕還真沒有查到。
  想不到這個好好先生也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兒啊!
  夏長輝之前跟他前女友的事情,他養父做的確實有點過分了,但是就因為這一點,夏長輝就下毒害了自己的養父,似乎也有點太過於凶殘了吧!
  聽到這,丁凡連忙拿出筆在本子上麵寫了幾個字,遞給身邊的黃耀,叫他馬上確認一下這件事,就算是夏長輝的養父已經不在了,可他養母還在,這件事還有機會調查清楚。
  “你們雖然都是親兄弟,但你們不可能相互這麼信任吧!”看著黃耀小心翼翼的離開了,丁凡順勢將話題轉到了他們三個之間的,看來這件事還有很多東西跟之前所了解的有點差距:“難道你們就這麼交心,見麵之後將自己最不為人知的東西都說了出來嗎?”
  郭明亮冷笑了一聲,神色依舊冷淡的說道:“我們相認了之後,我跟他們兩個並不是很合得來,平常很少見麵,但是有一次鄭克渠找上了我,他說知道我在做什麼,也知道我很缺錢,他能給我幫助。”
  “我沒想到,他會這麼卑鄙,那時候我的實驗才剛剛開始,菁菁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被浸泡在營養液麵,被我送到了工廠的地下室麵,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被鄭克渠找到了。”
  “他威脅我,想要我跟他合作,想讓我幫他製作一種加快女性排卵的藥,他這是想錢都想瘋了,最讓我想不到的就是,夏長輝竟然也跟他混在了一起。”
  “為了彼此相互信任,他們兩個相互交換了自己所做過最不堪的事情,兩個敗類,一個殺了自己的養父,一個敲詐勒索,沒有一個好東西。”
  總體來說,這三個兄弟,雖然在不同的環境之下長大,但是他們在性格上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同樣的為了利益不擇手段。
  
  

snaptime:2020-08-15 10:25:41  .exectimeㄩ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