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759章 線索又斷了(20-08-14)      第1758章 敲山震虎(20-08-14)      第1757章 請客吃飯(20-08-14)     

第1650章 靈魂伴侶


  其實丁凡之前已經對這個菁菁做了一些調查,雖然資料不是很多,但也算是比較詳細。
  說白了,丁凡之前跟郭明亮說的那些,很大一部分其實都是他用來試探的,而事實果然也證明了他的猜想。
  袁菁菁這個人,在他的心確實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在他的心已經容不得任何人,在他的麵前說出影響袁菁菁形象的話,就好像點了火藥桶一樣,隨時都有可能爆炸的。
  而事實上,從已經調查得到的資料中顯示,袁菁菁這個人還確實挺不錯的,老家不是濱海這邊的,聽說以前是金陵人,家還有個母親,隻是這對母女兩人感情一直有點不合。
  聽說小的時候,這個袁菁菁還是十分聽話的,父母都是當地有點名聲的的公務人員,這孩子上學的時候,一直成績不錯,但是在她上大學的那一年,孩子跟家人的分歧也就出現了。
  家還是希望袁菁菁能在跟家人一樣,今後考一個國家的公務人員,但是袁菁菁也畢竟是長大了,有了自己的想法,希望自己能有自己的選擇。
  袁菁菁從小就喜歡跳舞,那時候隻是學校有這種興趣學科,隻是參加了一次之後,她就徹底的熱愛上了跳舞這種行業。
  可她的父母卻並不喜歡她從事跳舞這項工作,為了這件事,袁菁菁甚至直接跟家人鬧翻了,一個人跑到了濱海,整整一年多都沒有跟家有任何的聯係。
  還是後來,袁菁菁在濱海自己考上了舞蹈學院,在她拿到了大學錄取的通知書的那一刻,她才跟家打了電話,這才算是她跟家有了一點點的聯係。
  但是這一次的電話聯係,也是她跟家的最後一次聯係,因為那一次,袁菁菁跟家再一次吵翻了。
  她還不知道,就在他離開家的這一年中,父親因為在外麵找他,發生了一次以外,送到醫院後沒有多長時間就死在了醫院的病床上。
  可當時,母親根本就沒有辦法聯係到她,這一家中就隻有她母親一個人,獨自承受著全部的壓力,對於這個女兒,袁菁菁的母親心中也十分複雜。
  但最後還是說了一句狠話,直接掛斷了電話,從此之後這對母女兩個就在沒有過聯係,就連袁菁菁已經失蹤幾年了,她母親竟然都不知道這件事。
  當時丁凡特意聯係了袁菁菁的家,跟袁菁菁的母親確認過她的情況,從她母親的話中也聽的出來,對於這個女兒她似乎沒有什麼渴望性了。
  或許袁菁菁不算是一個好女兒,對於自己的父親去世她甚至都沒有出現,但是要說舞者,她確實算是一個很好的一個舞者了,不隻是有天賦,也十分勤奮,對於跳舞她比任何人都更加的專注。
  但是老天卻沒有給她一個應有的回報,舞蹈學院這邊還沒有畢業,她就先收到了一個噩耗,這輩子她都不可能成為一個舞者了。
  因為她天生就患有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強直性脊柱炎聽上去好像不過就是一種炎症而已,但事實上這種病雖然不會很快就致命,但對於生病的人,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尤其是對於勵誌要成為一名舞者的袁菁菁,這個病簡直就是摧毀了她的全部理想,也毀了她的精神支柱。
  她這輩子算是就這樣毀了,拿著手上醫生給她開的證明,她整個人都崩潰了,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回到學校的,整個人一下就垮下來了。
  醫生說這種病屬於隱性遺傳十分罕見,有的人可能一輩子都不會發病,就好像她的父親一樣,這輩子就沒有發病過,可她就比較倒黴了,二十一歲的這一年,剛好就是她的危險期,在學校的時候有係統性的訓練,加上她自己對於舞蹈的熱愛,每天不斷的練習之下,最終還是催發了身體中隱性的病症徹底的爆發出來。
  這種病的爆發期,本來就是十六七歲的時候最多,直到三十歲之前都是危險期,可她對於這些絲毫不知道,直到病發的時候,知道這些也徹底來不及了。
  整整兩個月的時間,袁菁菁都在一種近乎絕望的狀態下躲避周圍的人,她不想跟任何人有任何的一點接觸。
  可直到有一天,她終於走出了房間,將事先已經準備好的退學申請送到了學校,從此離開了學校,在沒有人知道袁菁菁的消息。
  可在濱海最大的一家夜總會中,一個名叫藍心的舞者出現了,這個女人在夜總會十分出名,僅僅幾天的時間,幾乎所有出入夜總會的人都知道有一個名叫藍心的舞者,聽說她的舞姿能吸引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任何一個男人看到她曼妙的舞姿之後,都會永遠將這個女人記在腦子麵,根本沒有辦法將她忘掉。
  不少人聽說了這件事,一個個都好像瘋了一樣,夜總會幾乎每天都有無數人到這來,就是為了能親眼看一下這個傳說中的舞池仙子。
  郭明亮到不會到這種地方去,每天基本上就是上班下班回家,從來就沒有想過會跟這個夜生活有什麼關係。
  但有一次,朋友的生日,打算在這小小的慶祝了一下,所以請他一起過來參加,按說他以前從來都不會參加這種聚會的。
  可經不住朋友的一在要求,隻好跟著大家就一起去了,這一次也是他跟袁菁菁的第一次見麵。
  也就是他所說的一見鍾情,這是他第一次被一個女人所吸引,而且那種深深的吸引,幾乎是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在夜總會這種地方,見到一個讓他永遠都忘不掉的人。
  那段時間,郭明亮每天幾乎都是茶飯不思,腦子麵想的都是這個女孩,就算是睡夢中,他的腦子麵也全都是這個女人的樣子。
  他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女人能在舞台上麵渾身散發著光芒,好像黑夜中閃爍的明珠一般,那樣的耀眼,而且這種吸引,似乎不隻是從她的身上散發出來,而是一種靈魂中的光芒。
  麻痹的生活多年,郭明亮一直都是在人們的期盼中長大,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對他充滿了期盼,家人希望他能有所成就,希望他能早點娶妻生子,希望他一聲都能平平安安的,不求他能大富大貴,隻希望他這一輩子都能順利的走過。
  而在他身邊的那些教授,同學,工作同事以及領導,每天都在給他提出各種要求,在加上在家的也一直在逼他早點結婚,時間長了,這種壓力也就不斷的滋生。
  在他的心中,其實更加的向往那種更加自由的生活方式,可惜他一直想要的,卻從來沒有得到過,反而是在袁菁菁的身上看到了這種自由的氣息。
  這也是叫他最為著迷的地方,他很羨慕這個女孩的生活方式,也羨慕她的勇氣,從那之後他幾乎每天都會光顧這個夜總會,就是為了在台下在見到這個袁菁菁。
  可喜歡袁菁菁的人,他也不是第一個,更加不是最後一個,甚至比他更加執著的人也存在著,除了他之外,其實也有別的男人,每天都會來這看袁菁菁。
  不過這個每天都來的男人,跟郭明亮還有點不一樣,他喜歡的根本就不是什麼自由的靈魂,而是單純的覺得這個女人很漂亮而已,麵對一個美人,他想的就比較簡單了。
  兩個男人,為了一個女人,會發生一些什麼那?
  其實這已經是最明顯的一件事了,不過這兩個人之間的爭鬥,結果卻有點叫人意想不到。
  與其說是這兩個人之間有所爭鬥,倒不如說這個爭鬥隻是單方麵被發起的,現實情況叫人根本就沒有想到。
  那個有錢的老板,還沒有來得及對郭明亮下手,就被袁菁菁一酒瓶子拍倒在地了。
  袁菁菁畢竟這些年一直都是獨自一個人生活在外麵的,說起個人生活的能力,其實根本就不是郭明亮能比得了的,麵對這種事情的時候,袁菁菁也有自己的處理方式。
  至於郭明亮,他幾乎就是一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大男孩而已,從學校出來之後,他就去了製藥廠,將時間都放在了實驗室麵,對於外麵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少之又少,這天晚上要不是袁菁菁出手幫他解決了這個男人,他少不了被人暴打一頓。
  也正是因為這一次兩人的近距離接觸之後,兩人都在對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最羨慕的一切。
  袁菁菁在郭明亮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以前的影子,但是郭明亮的家還在,雖然沒有什麼主觀意識,但是他的承擔能力遠遠比她要去強得多。
  真正的強者其實不是反抗之後逃離,而是勇敢的麵對生活帶來的所有苦難,這句話也是在她認識了郭明亮之後才明白的。
  而郭明亮對於袁菁菁的生活態度也是充滿了渴望和羨慕,兩個人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也真的有點靈魂伴侶的意思了。
  隻是可惜,這對靈魂伴侶在一起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也就是不到半年的時間,袁菁菁的病情就開始加重了,身上的痛感已經叫這個堅強的女孩沒有辦法在站起來了。
  從那一刻開始,郭明亮才明白,袁菁菁的無所畏懼來源於她的生命已經快要走到盡頭了。
  她每一次在舞台上跳舞,其實都當成了自己最後一次的跳舞,每一次都拚盡了全力在舞動自己的身姿,將每一滴汗水都留在了她最愛的舞台上。
  或許隻有這樣做,她才能沒有後悔的離開這個世界,就算是有一天,她不能在站起來,至少他不會在有後悔了。
  原本她還覺得,老天對於她還算不錯,在她生命的最後一刻,至少她還遇到了了一個能真正懂她,欣賞她的男人,這一生她已經沒有什麼放不下了。
  可她沒有想到,有一個男人比她更加不願意她就這樣死掉。
  郭明亮為此,徹底改變了自己的一生,那段時間,他幾乎很少出現製藥公司麵,將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了研究強直性脊柱炎這種病症上麵。
  
  

snaptime:2020-08-15 09:41:28  .exectimeㄩ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