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652章 一切皆為利(20-07-06)      第1651章 相似的不隻是相貌(20-07-06)      第1650章 靈魂伴侶(20-07-06)     

第1609章 原來是三胞胎


  鄭克渠、夏長輝,這兩個完全沒有任何聯係的兩個人,在經過丁凡的分析之後,似乎這兩個人的背景還真的有點交叉點。
  不過這件事,短時間還沒有辦法做到確認,需要有人想辦法將這件事做點調查才行。
  可鄭克渠的身份,哪有那麼容易調查?
  之前就已經做過很多的嚐試了,閆立秋用了不知道多少辦法,最後手上得到的資料寥寥無幾,基本上就沒有關於這個鄭克渠的一點資料在麵。
  等了幾天時間,閆立秋一直沒有給他一點有用的東西,說實在的,丁凡現在比誰的心都急,但這個時候他必須要穩住,下麵的人都在看著他,所以這個時候誰都能緊張,唯獨是他不能有任何一點急躁的反應。
  好在最後在丁凡即將出發前往琉璃島的一刻,消息送過來了。
  這一次,老爺子終於坐不住了,親自出手給他找了消息出來。
  要說這薑還是老的辣,老煙槍已經好多年不出手了,這一出手確實證明了一句老話,寶刀終究不老啊!
  消息雖然來的晚了一點,但有的時候,東西來的早晚不是最重要的,來的及時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丁凡以為自己想的已經夠誇張夠大膽了,事情的結果,遠比之前他想象中更加叫人不敢相信。
  鄭克渠跟夏長輝確實是親生兄弟,但他們不是雙胞胎,而是三胞胎。
  鄭克渠老家是清河縣人,家是三代貧農,一家人幾輩子都沒有什麼錢,但是這對夫妻還是出了名的恩愛夫妻,更加讓人羨慕的就是這對夫妻兩個生了一對三胞胎。
  按說這也算是一件好事,人人都羨慕,三個胖兒子,誰看了不眼饞。
  可這件事在他們這對夫妻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反倒是一件十分難以承受的壓力。
  三個男孩子,那就說明要給三個孩子找媳婦兒,這個一般的家庭,根本就負擔不起,甚至這三個孩子長大,都十分困難。
  無奈之下,這對夫妻做了一個十分艱難的決定,隻能將自己的兩個兒子過繼給自己家的親戚,也算是對這三個孩子有了一個交代。
  一個孩子還能勉強養活的起,可三個孩子,實在太過於艱難了。
  鄭克渠就是這個最後被留下的孩子,而夏長輝則是被過繼給一個生活在濱海的親戚,最小的一個被送到了長洲,名叫郭明亮這兩年也算是生活不錯,或許也就是這個鄭克渠生活的有點窘迫。
  但不得不說,鄭克渠也是這三個孩子之中命最長的一個。
  鄭克渠從小就知道有這兩個兄弟,可他對於自己的三個兄弟,沒有一定點的好感,三人之前雖然見過麵,但見麵之後相處的並不是很融洽。
  老煙槍甚至找到了當時三兄弟見麵時的一個見證人,證明了這三人見麵之後,似乎爭執很大,當場就吵了起來。
  隨後沒有多長時間,夏長輝和郭明亮這兩個人接連失蹤了一段時間,很長一段時間都不見人影,家人差點都要報警了。
  但是很快這兩個人就再一次出現了,也算是打消了家人心中的疑慮,不過從這一天開始,夏長輝和郭明亮這兩個人就很少回家了,借口就說是在外麵有事情要忙,沒有時間回家。
  有了這個借口,這三個人出現的時間算是越來越少了。
  從眼下所得到的東西來看,這個鄭克渠很有可能是將兩個兄弟抓了,隨後冒用他們的身份。
  也難怪之前想要調查鄭克渠這個人,難度竟然這麼大,這個鄭克渠可不隻是一個身份,鄭克渠的身份被戳穿了,他完全可以換一個身份,依舊可以光明正大的出現在外麵。
  他的身份雖然不能曝光,但是夏長輝可沒事,他想怎麼樣都可以,甚至這會兒他想跑都沒有問題,警局根本就沒有理由將他留下。
  千算萬算終究還是漏下了一個可能,雖然這個可能多少有點誇張,但終究還是被丁凡漏過了。
  好在鄭克渠對於自己的身份,十分有信心,他相信沒有人知道他另外兩個兄弟存在,所以幹脆就沒有想過要走,依舊我行我素的留在這,甚至跟這幫老板時不時的見上一麵,維持著夏長輝的形象。
  要是沒有猜錯的話,這個鄭克渠的公司一直都是虧損狀態,八成就是鄭克渠可以安排的。
  “財產轉移!”
  之前就沒有想過這個可能,現在看來,鄭克渠手上的錢之所以都能藏在國外,很有可能就是因為有夏長輝的這個公司作為一個掩護,不然他手上的錢根本就沒有辦法名正言順的轉到國外去。
  一想到這,想丁凡就覺得自己的頭一陣陣的大,甚至有抽自己一巴掌的衝動。
  要不是這個鄭克渠對於自己太有自信,恐怕這個時候人都已經跑了,丁凡這邊還在大海撈針那!
  自從知道了這個消息之後,丁凡整個人都沉默了下來,這件事他沒有跟任何人在說起過。
  有那麼一段時間,丁凡甚至都有點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總覺得自己好像稀糊塗的就上套了,而這個圈套就是之前楚丹治那一個短信鬧得。
  鄭克渠的身份,別人不知道,難道他還不知道嗎?
  他就是故意發來一個破名字誘導自己,無非就是想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將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到這個鄭克渠的身上,這樣才有足夠的時間給鄭克渠利用另外的身份直接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要不是老煙槍這個老情報販子出手,這件事恐怕還真不知道要被隱瞞多長時間。
  或許直到現在丁凡都不一定能知道這件事,但現在已經有了新的線索,他就更加不能聲張了,一切都要在暗中進行。
  一來要將那個殺死李媛靚的人找出來,其次就是那個假冒夏長輝的鄭克渠,今天他很有可能也會出現,趁著這個機會,丁凡打算將他一起找出來。
  丁凡帶著眾人已經在海邊等了一個多小時了,海麵上依舊風平浪靜,看起來跟往常一樣。
  但這個海邊的小漁村,卻變的異常擁堵,周圍停了不少的車子在這邊,一個個百無聊賴的老板坐在車,甚至有的人都已經坐在車上睡著了。
  不過不可否認的是,這些人似乎早都習慣了,好像每一次來這,都是這樣等著的。
  就連董大路也是這樣,坐在一邊的車子上,時不時的看一眼遠處海麵上,就在等著遠處即將出現的海船。
  不過他也知道,這一次跟以往不太一樣,以前都是他帶著手下一起來的,這一次他可沒有帶人,而是丁凡帶著人來的,他不過就是一個陪同而已。
  看到丁凡一個人坐在車上,似乎有點無聊,這才從車上走了下來,站在他的身邊問道:“宋先生別介意,其實每一次,我們在島上聚會,都是這樣的規矩。”
  “大家都會自覺的提前一點到這等著,船隻都是島上人準備的,時間到了船就過來接人,要是宋先生覺得無聊,我陪您閑聊一會兒?”
  丁凡這會兒可不是無聊,而是在想著之前的案子,似乎還有一些疑點存在,很多地方都想不清楚,所以這會兒坐在車上有點悶悶不樂的。
  有這個董大路過來聊兩句,其實也不是壞事。
  “坐吧,你這人還真有意思,我之前跟你之間的賭局,可是讓你輸的傾家蕩產,你不記恨我,現在還來跟我聊天。”
  “我還以為你不會願意跟我說話的!”
  這句話,或許是丁凡在見到董大路之後,唯一說的最長一句話了。
  也算是唯一沒有嘲諷的正經話,跟之前的那種應付完全不一樣。
  董大路聽了都有點意想不到,剛過來的時候,他甚至做好了被丁凡一句話懟回去的思想準備了。
  “怎麼會那,宋先生之前雖然贏了我,但最後也給了我一個機會。”
  “這一點,我老董還是記在心的,賭桌上隻有勝負,沒有什麼交情,這種事情我見的多了,能在最後放別人一馬,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不怕您笑話,我確實好賭,賭桌上見到的都是人最真實的嘴臉,麵對利益,能最後留一線的我也就見過您一個,算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運氣了。”
  董大路這胖子還真是挺會說話的,這兩句話說的丁凡都有點反胃的感覺了。
  就他這話,拿去騙的小姑娘,效果或許不錯,用在丁凡的身上就顯得有點多餘了。
  “你這話……聽的我有點反酸的感覺,你這是在拍我馬屁嗎?”
  “我覺得你想說的應該是賭場無父子這句話,這句話我在國外也經常聽的,雖然我很少回國來,但對於老祖宗留下的東西,我還是沒有忘記的,父子可以同上戰場,兄弟可以兩肋插刀,但不管是兄弟還是父子,最好不要再賭桌上麵對麵的坐著,是不是說明,賭桌要比敵人更加凶殘那?”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善良的人,但你知道為什麼我決定放過你嗎?”
  “那天坐在嶽梓熙身邊的女孩,是你的女兒對吧!”
  丁凡一提到嶽梓熙身邊的那個女孩,董大路後背的衣服瞬間就濕透了。
  雖然丁凡的話隻是說了一半,後麵的話並沒有說完,但他似乎已經猜到了什麼。
  “你女兒不錯,我看的出來,她不是一個喜歡應酬交際的女孩子,那天她是為了你才出麵的對嗎?”
  “我見過很多家庭,最後因為賭博鬧得家破人亡,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可是那天我看到你的女兒眼神中,充滿了祈求,要是沒有猜錯的話,她當時應該是在祈禱。”
  “我放過你,並不是因為我一時間的善良,而是不想一個女兒徹底對她父親失望,這個父親就算是在不負責,可他依舊是唯一的親人了。”
  
  

snaptime:2020-07-07 07:02:42  .exectimeㄩ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