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759章 線索又斷了(20-08-14)      第1758章 敲山震虎(20-08-14)      第1757章 請客吃飯(20-08-14)     

第1608章 偷梁換柱


  之前隻是知道海外的琉璃島,上麵住著一個有錢的老男人,平常會邀請一些有錢的老板,帶著手下的拳手過去打擂台。
  其他的資料,丁凡知道的實在少的可憐,要不是今天董大路說的話,恐怕沒有人會知道,島上的這些人竟然自己搞了一個俱樂部出來。
  而且這個島的主人,根本就沒有人知道,聽說這個人總是帶著一個麵具,搞的十分神秘。
  董大路上島也有十幾次了,可每一次上島之後,他們這些人的活動範圍都是被限製的,根本就別想走遠。
  根據董大路的說法,這個島上有很多人都跟他一樣,早先根本就不會玩什麼黑市拳,隻是在一起打牌而已,玩的也不大,頂天就是一晚上的時間,輸贏一兩千而已。
  後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整個濱海突然興起了這個黑市拳的玩法,最開始大家都很好奇,隻是幾個熟人在一起玩一下,可後來有人莫名的收到了請柬,邀請去島上玩這種危險的遊戲。
  還是一個姓黃的老板,膽子大帶著手下的人上島了,一場廝殺下來,他還真的贏錢回來了,這件事也就在他們這個小圈子麵傳開了。
  每個月都有幾場比賽,大家都不想錯過這個機會,這個小島從一開始的無人問津,到後來的聲名鵲起也就是不到一年的時間。
  而這個所謂的俱樂部,不過是他們這些人自己為了麵子好看起了一個名字而已。
  甚至像模像樣的弄出一大堆的執照一類的東西,還有一份名單是每個會員都有的東西,方便熟悉以前的那些老會員。
  這東西對於丁凡來說,還是有點用處的,所以吃了飯之後,也沒有給他客氣,直接將東西順手帶走了。
  至於上麵寫的那些所謂的發展史,完全就是一幫閑人編造出來的故事,真有人相信才怪了。
  拿到了東西的第一時間,丁凡就通知了孔傑,叫他過來一起研究一下這東西。
  剛好孔傑在警局這邊也查到了一些東西,順便就將東西一起帶了過來。
  兩人一見麵,看到丁凡住的這房子,孔傑就開始嘴泛酸了。
  “你這是一邊執行任務,一邊享受生活呀!”
  “我當警察這麼多年了,就沒有享受過你這種待遇,穿著一身綾羅綢緞,住著大洋房,出門就是一幫保鏢開路,還有警察持槍保護,下次有這種高待遇的任務,能不能想著我一點啊!”
  丁凡將名單丟在桌上,身體靠在沙發麵,無奈的笑著說道:“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還羨慕你那!”
  “我這的東西,全都是假的,就連身份都是假的,你好歹回家的時候,家還有一盞燈在等著你,我這有什麼?”
  “到處充斥著謊言和騙局,每天說著言不由衷的話,看著麵前擺的山珍海味,卻不能大口的吃兩口,這才是最痛苦的,因為一張嘴吃就露餡了,出了意外,不是我一個人有危險,身邊所有人都跟著走鋼絲。”
  孔傑從警這麼多年了,丁凡說的這些,他自然都知道。
  剛剛那話也就是隨口一說調侃一下,他很清楚丁凡現在做的一切,對於他來說有多艱難。
  除了身邊的這些人,他不能相信任何人的話,時刻都要緊繃著神經,生怕有人會因為他的不小心,暴漏了身份。
  心理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來的,就是孔傑自己有時候都在想,換成他坐在丁凡的這個位置上,自己是不是能經得住這種壓力!
  答案竟然是否定的!
  “今天來也不是跟你扯皮的,我之前按照你的要求,將之前的所有失蹤人口,都做了對比排查,就連這些人之前做了什麼工作都做了仔細的調查。”
  “還真是讓你猜對了,這些女人的身上,真的存在一定的共同點,她們都在同一家醫院就診過!”
  “醫院那邊我叫人跟進了一下,你猜這個醫院是什麼醫院?”
  丁凡眨了眨眼睛,沉默了一下,有點不可思議的說了一句:“不會是……整形外科醫院吧!”
  孔傑雖然沒有明確的回應,但他的沉默已經說明了很多東西。
  丁凡將手上的名單丟在了桌上,雙眼微閉會想著之前找出來的幾個失蹤人口。
  再想想這些人被抓走之後,會經曆些什麼,還有這些人對於李媛靚來說的價值,頓時想通了。
  之前將這件事忘到腦後去了,畢竟這個整形的事情,在內地還不是很發達,社會的輿論也是褒貶不一,有的人就是喜歡給自己的臉做的更加漂亮一點。
  而有的人則覺得,身體發膚受之父母,隨便在臉上動一下,都是對父母的一種褻瀆。
  所以這個整形醫院並不是什麼地方都有,也就是濱海等幾個大城市才有這個條件,別的地方別說是專門的醫院了,就是專門的門診都十分少見。
  “怎麼就忘了這件事了,以前燕京就有的,到了濱海就忘了這回事了,我媽當年就是在醫院做的雙眼皮呀!”
  丁凡一邊嘀咕著,一邊孔傑帶來的資料打開翻看起來。
  “星橋美容醫院!”
  “明星橋梁?還真是會取名字,想做明星整個容就行了?”
  丁凡帶回來的資料,其實也不是很多,不過是隨手翻看了兩下就能搞定了,孔傑並沒有占用很長的時間。
  聽到丁凡在一邊嘀咕,隨手放下了手上的資料說道:“我叫人將這幾個人的病例都找了出來,這些人都在這個醫院麵動過刀,你看看這個家屬簽字的位置,是什麼人簽字的!”
  丁凡之前就已經注意到這個簽字了,甚至都不需要看也能知道,一定是李媛靚。
  他們這些人,用手段將人騙到手下,先集中訓練一段時間,順便灌輸一些今後成名之類的東西給她們編製一個美夢,隨後從這些人中選出一些比較合適的人,在臉上做點改動,隨後將人控製起來,還能美其名曰的說是將這些人都送到國外拍攝電影去了。
  手段很簡單,甚至可以說的上是十分粗糙的謊言,可這些做明星夢的女孩子,根本就不會多想想,當然這麵劉元香是除外的。
  雖然直到現在,丁凡都不沒有弄明白,劉元香究竟是被什麼人殺死的,但現在有一件事,丁凡還是知道的。
  劉元香的死,恐怕跟鄭克渠脫不了關係。
  李媛靚的死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這個李媛靚之前手上一定有什麼東西能夠威脅到鄭克渠。
  為了不被人在威脅,鄭克渠直接用了一勞永逸的方式,直接將她殺了了事。
  那麼劉元香就很有可能是跟李媛靚犯了同樣的錯,死在了鄭克渠的手上,而且死了很長時間,鄭克渠才將她的屍體丟出來。
  隻可惜,屍體沒有處理幹淨,露出了重要的馬腳,接連被查到了更多。
  至於那些被他賣出去給別人代孕的可憐女人,恐怕就需要丁凡一點點小心的挖掘了。
  又或者,需要找到鄭克渠,才能將這些女人找到。
  “我現在得到的東西,其實也就是這麼一點,東西很少,你這幾天如何,就搞到這麼一份名單嗎?”
  “我是真的沒有看出來,這份名單中,跟案子有什麼關係!”
  孔傑之前就隻是在名單上麵掃了一眼,麵沒有一個他認識的,這說明這些所謂的會員,以前身上,沒有過案底。
  除了這些之外,他是一點都沒有看出什麼問題來,也不知道丁凡都在上麵看出了什麼東西。
  “其實呢,我也沒看出什麼東西來,不過我叫人查了一下這些老板的背景。”
  “好玩的東西就出來了,所有的老板名下都有兩道三個正常運營的公司,唯獨是這個名叫夏長輝的男人,他的手上隻有一家公司。”
  “這還不算是最讓我好奇的,關鍵是他的公司最近三年之內,都在虧損。”
  “黑拳這種東西,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手上沒有幾千萬的身價,根本就玩不起,而這個夏長輝手下根本就沒有多餘的房產,也沒有地產,唯一的公司最近幾年的時間都在虧損,除此之外,他沒有多餘的記錄,這幾點讓我徹底記住他了。”
  孔傑對於刑偵查案十分熟練,不過經偵大隊那邊的東西,他就不是很懂了。
  聽著丁凡說出來的這些東西,他都覺得腦子麵好像在開鍋了一樣。
  其實丁凡也不是很明白,隻是閆立秋調查了這些東西之後,發現這個人似乎有問題,隨後找查爾斯查了一下他們的工商賬目。
  結果問題就一目了然了,賬目似乎沒有問題,接連幾年的時間都是虧損狀態,但別人開公司虧損都是正常的,問題是在虧損的同時,公司沒有破產的意向,也沒有外來的注資,一個公司還能支撐這麼多年,這就有點不可思議了。
  閆立秋好奇的是這個叫夏長輝的男人,除了名字之外,沒有任何記錄,沒有醫療記錄也就算了,他也沒有房產,更加沒有住酒店的記錄。
  難道這個人不生病,也不需要住宿嗎?
  唯一的可能,這個夏長輝的身份,本身就是假的,平常他會用別的名字生活,隻有在必要的時候,他才會將夏長輝這個名字拿出來。
  也就是說,一個人有兩個身份,而且證件還是合法的。
  “我明白了,你是懷疑這個夏長輝,有可能就是鄭克渠是不是?”
  “難怪之前我們對他的調查那麼細致,卻一直找不到這個人,原來他有兩個身份。”
  “但是不對呀,一個人用兩個人的身份證,難道就沒有人發現他們不是一個人嗎?”
  孔傑想不通的問題,其實丁凡在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在想了,不過很多假設都被他自己推翻了,唯一的可能現在需要孔傑去證實一下。
  “幫忙查一下鄭克渠和夏長輝這兩個人的出生醫院吧,我懷疑他們本就是雙胞胎。”
  
  

snaptime:2020-08-15 10:28:38  .exectimeㄩ0.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