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作者:一號狙擊手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  一號警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一號警官最新章節第1652章 一切皆為利(20-07-06)      第1651章 相似的不隻是相貌(20-07-06)      第1650章 靈魂伴侶(20-07-06)     

第1588章 被害人恐怕不隻是一個


  所有跟劉元香有過密切電話往來的人,現在都是丁凡需要調查的對象。
  這個金昌盛隻是其中之一,並不是說他就是最重要的一個,他的身上多少也算是有點嫌疑,旦說實在的,他身上的嫌疑也說不上有多大。
  一個凡是都看錢說話的人,想想也知道他不會給自己找這麼大的麻煩出來。
  而且之前在盤問他的時候,丁凡也發現他似乎並不是很清楚劉元香的情況,尤其是在他知道劉元香已經死了這件事之後,他的反應十分真實。
  他當的沉默迷不語,拚盡全力在想自己有什麼辦法能盡快洗脫嫌疑的神色,還有他的慌張模樣,都不是能裝出來的。
  雖然說不是完全的排除了嫌疑,但他身上的嫌疑其實也算不上很大。
  剩下跟劉元香聯係很近的人,現在也要一個個的走訪下去。
  隻有兩個人的情況下,想要將這些人都走完,恐怕要花費的時間不是一般的多。
  當然這些人中間,也有一些是完全聯係不上的,都在手上做了標記之後,回頭聯係戶籍科調出這些人的身份信息,好在這些人的通訊情況也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跟劉元香聯係了一兩次而已,聯係的也算不上很密切。
  一上午的時間,丁凡帶著黃耀幾乎跑遍了半個濱海城,也跟一些形形色*色的人見了一麵,算是了解了一些劉元香之前的生活,每天都跟一些什麼人來往。
  不過一個上午過去,丁凡覺得這些人似乎都沒有太大的嫌疑,甚至他們之間大部分都隻是交易性質的認識而已,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劉元香叫什麼名字。
  就在兩人忙了一上午的時間,打算休息一下,吃點東西繼續開始調查的時候,丁凡接到了傅雷的電話。
  這小子在警局,將之前那個殘缺不全的電話號碼,硬是給找了出來。
  而且這個電話,之前就給劉元香打過幾次電話,隻是通話的時間不是很長,通常時間都在十秒之內。
  之前篩查的時候,黃耀也見過這個電話,但這兩人之間的聯係似乎很少,每一次都是對方打過來,劉元香這邊接聽之後,十秒左右就會掛斷,看起來這兩個人算不上很密切的關係。
  所以在篩查的時候,這個電話基本上都被甩在了後麵,要不是有傅雷這邊調查到的消息,恐怕兩人要將手上這一整章名單所有人都走訪一圈才有可能發現這個人的蹤跡。
  收到這個消息之後,丁凡當即帶著人就趕到了電信公司,想著傅雷這邊或許已經查到了什麼線索。
  結果當丁凡趕到的時候,傅雷的調查已經差不多完成了,可得到的消息就有點不太好了。
  這個電話號碼的使用者,名叫李媛靚是個女的,登記時間應該是在三年前。
  要知道三年前能有錢買得起手機的人,可不是一般人,沒有個幾十萬的身價都未必能用的起。
  關鍵這個機主還是個女的,好像之前經常跟劉元香有聯係的人,都是男的,這突然出現一個女的,還真是有點叫丁凡想不明白這兩個人是什麼關係了。
  “找一下戶籍科那邊,給我找出這個李媛靚的詳細資料。”
  “我有種預感,真相已經距離我們越來越近了。”
  “黃耀,聯係一下苗慧,問問她那邊得到新的線索沒有?”
  苗慧早上剛剛上班的時候,丁凡就將昨天小六子腳上脫下來的鞋子交給她了。
  之前還在犯愁,找不到現場留下鞋印的那雙鞋子,究竟長成什麼樣子。
  就算是有陳姐的幫忙,也很難找到更多的線索了。
  現在有了小六子提供的鞋子,事情就是另一回事了,隻要找到這雙鞋子的主人,事情就好辦的多了。
  雖然隻是一雙鞋子還不能完全確定他就是殺人凶手,但至少可以確定,這個人曾經去過拋屍現場。
  隻要能證明這個人在拋屍現場出現過,後麵的調查可就有了一大步的飛躍。
  誰知道,黃耀的電話打了半天,回來之後,卻跟丁凡說,苗慧就在附近,事情有點複雜她這會兒正在趕過來,有事情要當麵說。
  丁凡也沒有在意,看看時間也中午了,幹脆帶著幾個人一起找了個地方吃點東西,順便問問苗慧這邊都查到了些什麼東西。
  三人這邊剛剛找好的地方,苗慧就從外麵氣衝衝的進來了,一進門就看出來她這會兒心情不好了。
  也不知道她今天出去調查案子,怎麼就一臉憤怒的回來了,誰招惹她了?
  “我不是叫你去查鞋子的事情嗎,你這是?”
  說實在的,丁凡很清楚,這女人一旦發起火來,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對付的,這個時候說話,很有可能會給自己找來很多的麻煩。
  但這時候,明顯他也指望不上身邊的這兩個小子了,隻好自己小心翼翼的問了起來。
  果然他這一問之下,苗慧好像瞬間找到了爆發的點,憤怒的在桌上一拍,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今天一早上就去了那個鞋店,可陳姐卻被辭退了。”
  “這幫人是不是都有毛病啊?”
  “留著一幫沒有用的廢物在店,把這個店銷售能力最好的辭退了,真不知道這個店的老板是怎麼想的,男人果然沒有一個好東西!”
  苗慧這個打擊麵實在有點大,好像就連丁凡都被掛進去了。
  更加不要說坐在一邊的兩個小子了,隻是他們明顯不敢惹苗慧,這個時候誰都不願意觸這個眉頭。
  “丁處,我出去打個電話,問問戶籍科那邊查到了沒有!”
  “我也去問問後廚,咱們點的飯菜怎麼還沒上來,我都餓死了!”
  這兩個人不約而同的站起身來就往外麵走去,好像這藏著洪水猛獸一樣,就差抬腿往外麵跑了。
  隻剩下丁凡一個人坐在包間麵,手上端著茶水,這會兒喝下去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最後還是將被子放下問道:“陳姐被辭退,也是我意料之中的事情,其實就算我們不出現,陳姐在那個店麵也幹不長,被排擠出去也是早晚的事情。”
  “我們的出現,隻是加快了這個結果的一個過程而已,起到了一個催化的作用而已,所以我之前留下了一個名片給她,隻要她願意,這方麵我或許能幫上她!”
  “你不會因為這件事,一時間氣惱就忘了我跟你說的事情吧?”
  一說到正事,苗慧也反應過來了,伸手掏出包的本子說道:“我去了陳姐的家,已經問過鞋子的事情了。”
  “陳姐十分確定,這雙鞋就是他們店賣出去的,不過不是最近賣的,而是去年賣出去的。”
  “這雙鞋的款式是去年的,購買這種鞋子的人,一共有四個,其中有兩個人都是老客戶,另外兩個人一個有點上了年紀,並不符合我們的調查要求,另外一個我已經查過他留下的資料了,應該是假的,名字和住址聯係方式都是隨口編的。”
  “我請陳姐幫我回憶了一下這個人大概的身高長相,但是陳姐隻能大概的描述一下,除非見到人,不然很難給我們繪製出詳細的人像。”
  丁凡聽後點點頭,將杯子麵的水緩緩的喝進嘴。
  其實這個結果,跟丁凡想象中也差不多。
  這個凶手本身就是一個十分謹慎的人,他留下的線索本身就很少,想來在生活中也會十分小心,自己的身份信息一般是不會往外麵透漏的。
  買一雙鞋這種事情,他也不可能將自己的真實身份留下來。
  現在陳姐能認出這個人來,已經算是幫了很大一個忙了,丁凡也不在奢望更多了。
  “行了,別再生氣了,這種事情你以後會經常見到!”
  “回頭這個案子結束了,請陳姐一起吃個飯,工作的事情,我能幫上忙。”
  “隻要她願意,我甚至可以幫她開一個鞋店,貨源都是直接供應,那個店的經營方式是人家的事情,本就不應該我們插手的。”
  丁凡對於這種事情看的太多了,可以說是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
  也就是苗慧這種年輕的警員,還會在這個時候有點憤青的心理,其實也是能理解的,她有這個想法就能說明這孩子還是挺善良的。
  “對了丁處,我想起來一件事情,不過這件事隻是陳姐無意間說起的,剛剛差點氣忘了。”
  “到鞋店買了這雙鞋的人,去過兩次,第一次隻是買了一雙而已,就是這雙鞋,可第二次在去的時候,這個人在店一次性買了三雙,而且當時這個人還點了一個售貨員,幫他穿鞋,當然這個提成那個女孩也拿了不少。”
  “但問題是,這個女孩隔了一天之後突然離開了,店沒有人知道她去了什麼地方,就連那個月的工資都她都沒有那。”
  苗慧這一說,丁凡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事情好像有點不對勁兒了。
  但一時間又有點說不清楚問題處在了什麼位置上,不由得皺緊了眉頭問道:“中間有一天時間的間隔,隨後有什麼人接觸過她嗎?”
  “那個買鞋的人,跟這個售貨員之間,還有什麼多餘的往來嗎?”
  這一次,苗慧似乎也多了一個心眼兒,對於這件事問的還挺仔細的。
  “我也問過陳姐了,但是陳姐這個人你是知道的,別人的事情她一般不會太多的參與,隻是看到鞋想起了一點,這兩個人是不是有什麼接觸,她根本就沒有注意到。”
  “不過第二天上班的時候,這個售貨員就有點魂不守舍的,好像在想什麼事情,晚上下班的時候,好像有個女人過來找她,兩個人是一起離開的。”
  “陳姐一開始還以為是那個女孩的老鄉那,還沒當回事,還是後來發現這個姑娘似乎失蹤了,這才想想起這件事來,可老板不讓往外說,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女的、年輕、長相應該也不錯,回想一下那個鞋店麵的售貨員,都是一水的長發,專業製式工作服。
  這些條件,跟劉元香身上的條件,幾乎都能套在一起,除了一個製服之外。
  一想到這,丁凡似乎想到了一個不太好的可能。
  
  

snaptime:2020-07-07 08:20:34  .exectimeㄩ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