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星》全文閱讀

作者:隨散飄風  踏星最新章節  踏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踏星最新章節第兩千零四十七章 選擇(20-06-06)      第兩千零四十六章 忌憚(20-06-06)      第兩千零四十五章 重創(20-06-06)     

第兩千零一十五章 陸家的錢袋子

周圍,一眾吞煙山脈弟子臉色蒼白,頭頂是燃燒的火焰,下方是海水,雖然不致命,但他們就怕那股力量擴散,將他們全壓死了。
  孤老鬼緊咬牙關,頭頂那股力量依然紋絲不動,這不是他可以對抗的力量。
  同在宇宙海,以魁羅的速度轉瞬即到。
  “是七神天的力量,趕緊走”,魁羅看一眼就要逃。
  陸隱無奈,“看清楚,隻是餘波”。
  魁羅咧嘴,“餘波也不能動,會被發現”。
  陸隱抿嘴,“那你就別動了”,說完,一腳跨出,來到吞煙山脈上方。
  孤老鬼第一眼看到陸隱,驚喜,“陸盟主,在這”。
  孤小二看到了,狂叫,“陸兄,陸兄,趕緊救命啊陸兄”。
  陸隱低頭看著那股力量,瞳孔化作符文,雖然隻是餘波卻也有近乎一百一十萬左右威力,憑他是解決不了的,但他有蠟燭。
  這玩意太有用了,點燃就可以產生媲美第二夜王戰力的符文道數,相當不錯。
  想著,他取出蠟燭,點燃,操控那磅的符文道數對著壓迫吞煙山脈那股力量釋放。
  轟的一聲,宇宙海炸響。
  吞煙山脈直接被壓進了海底,陸隱也被對撞之威掀飛,好不容易才穩住。
  魁羅驚奇,這也行?這小子怎麼那麼多亂七八糟的寶貝?
  海底,吞煙山脈上浮。
  被海水澆灌了一通,山脈頂端燃燒的火焰都熄滅了不少,真就像一根煙被水澆過,孤小二等人頗為狼狽。
  陸隱降落在吞煙山脈內。
  孤老鬼連忙感激,“多謝陸盟主相救之恩,不然這祖傳之地就保不住了”。
  “應該的,我們是盟友”,陸隱道。
  孤老鬼慶幸與陸隱合作,否則人家憑什麼幫他們?
  “陸兄,你來就太好了,快帶我們走,新宇宙是不能待了,你不知道,老爹實力隻剩一半,跟一個屍王死拚消耗近半星源,都沒地補充”,孤小二上來就訴苦,把孤老鬼老底都掀了。
  孤老鬼暗暗咬牙,這蠢貨,什麼都說,萬一有敵人不是全完了。
  陸隱不意外,隻要是戰鬥過的星使或多或少有損耗,但沒想到孤老鬼消耗那麼多,隻剩一半實力了。
  “小子,還耽誤個屁,趕緊跑”,魁羅大喊。
  陸隱抬頭,遠方,恐怖的符文道數彌漫星空,越來越近,這是?
  一道人影跌跌撞撞破碎虛空走出,赫然是酒癡。
  此刻的酒癡很是狼狽,酒葫蘆都碎了,半身染血,一看就撐不了多久。
  對麵,古神走出,外表如同金屬鑄就,強悍的氣息橫掃天地,壓迫的陸隱都難以呼吸。
  孤老鬼臉色劇變,這麼恐怖的力量,他第一次體會,以他的層次,以前也夠不到半祖。
  魁羅暗罵,就知道出事了。
  陸隱沒想到隻是破了餘波就把古神引來。
  古神,七神天之首,不用想也知道絕對比不死神可怕得多,麻煩了。
  酒癡低頭看到陸隱等人,臉色一變,“趕緊走,與你們無關”。
  孤老鬼當即就要操控吞煙山脈離開,半個字不敢多說。
  魁羅死盯著古神,唯恐他出手。
  古神卻沒有對他們出手,反而望向南方,目光詫異。
  下一瞬,魁羅也望向南方,他感覺到晦澀古老的氣息接近,無法形容這種感覺,如同打開塵封的墓室,帶來了歲月的腐朽,毫無朝氣,卻又有生機。
  酒癡第三個看向南方。
  緊接著,陸隱,孤老鬼都看向南方,他們都感覺到了,有種陰影在接近。
  符文道數取代了星穹,緊接著,一顆巨大的頭顱出現,自出現的那,便成為這星空最大之物。
  陸隱驚訝,“祖龜?”。
  魁羅張大嘴,好大的烏龜。
  酒癡鬆口氣,竟然是梅比斯一族。
  古神盯著漸漸接近的祖龜,目光沉了下來,屹立星空未動。
  祖龜越來越近,明明走動很慢,但卻又很快,無法以距離算。
  陸隱仔細盯著祖龜,他記得當初看到梅比斯一族的時候,很多人追著祖龜,雖然追不上,但也沒甩多遠,但剛剛,祖龜的動作完全變了。
  要知道,古神,魁羅,酒癡可是半祖,他們察覺的距離不是他可以比的,但雙方察覺祖龜接近不過相差一秒,在此之前,古神發現祖龜到祖龜接近,如此漫長的距離,也不過兩秒。
  這意味著祖龜每一秒都移動了一個半祖可以察覺的極限距離,這等於是跨越星空。
  祖龜背上,巨大的神樹如擎天之柱,看不到頂,樹上結著堪比星的發光果實,照亮了宇宙海。
  一個個梅比斯族人望向宇宙海方向,看到了古神,魁羅,陸隱等人。
  梅比斯一族半祖渡祖境源劫而死,他們並沒有直接抗衡半祖的實力,但看到前方有古神,並不懼怕。
  雲影梅比斯直接下令,“不必改變方向,衝過去”。
  祖龜很快進入宇宙海,頭顱伸入海中大口喝水。
  陸隱身形一閃,破開虛空來到祖龜身側,遙望神樹,看向了雲影梅比斯,“前方有七神天”。
  雲影梅比斯道,“知道”。
  陸隱目光一閃,不說了,梅比斯一族看來有底氣。
  魁羅與酒癡緊盯著古神。
  吞煙山脈則在海中搖搖晃晃,大有被祖龜吞掉的意思,嚇得孤老鬼趕緊控製吞煙山脈升空。
  說實話,吞煙山脈麵對祖龜,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孤小二第一次看到祖龜,都呆滯了,“老爹,這玩意吃什麼長大的?”。
  孤老鬼嚇一跳,一腳把孤小二踹飛,“別亂說,那是祖龜大人”。
  自祖龜載著梅比斯一族出現,古神就沒有動靜,看著祖龜喝海水,目光掃向神樹,最後也落到雲影梅比斯頭上,“靈脂死了,梅比斯一族無人了嗎?連個半祖都沒有”。
  雲影梅比斯忌憚盯著古神,雖無懼,卻也不想招惹,她們一族曆史悠久,越久遠的曆史越知道七神天的恐怖,雖然沒有詳細記載,但她知道,無論哪個年代的曆史,哪怕是最古老,無法考證的年代,都提到了七神天。
  那是七個無法揣度的老怪物。
  古神目光再次落向祖龜,看著它瘋狂喝水,緩緩抬手。
  魁羅與酒癡立刻警惕。
  古神一掌轟向祖龜,眾多梅比斯族人大驚,目光眥裂的瞪著。
  雲影梅比斯握緊雙拳,死盯著古神攻擊的方位。
  祖龜脖頸被古神轟了一擊,看似平平無奇,卻令星空橫向撕開,蔓延宇宙海,令星辰搖曳,這是半祖層次的力量,陸隱自認用出所有外物都未必擋得住,但祖龜,依然在喝水,一點感覺都沒有。
  眾多梅比斯族人見祖龜無恙,這才鬆口氣。
  雲影梅比斯目光閃爍,看向古神,“你想招惹祖龜大人?”。
  這句話不是她要說的,而是祖籍記載,上麵清晰列明了一句話,誰對祖龜出手,就說這句話,好使。
  果然,此話一出,古神原本抬起的手掌漸漸放下,“故人越來越少了,雖然隻是個寵物,但畢竟也算故人之一,陸家把它留給你們,對你們確實很重視,不愧是陸家的錢袋子”。
  雲影梅比斯臉色一變,很不自然的看向陸隱。
  陸隱聽到了,眨了眨眼,懵了,啥意思?他聽到了什麼?寵物?陸家留的,陸家的錢袋子?
  他看向雲影梅比斯,恰好,兩人對視。
  雲影梅比斯心虛的趕緊轉過頭,不再看陸隱。
  陸隱臉皮一抽,腦中不斷回響一句話,‘陸家的錢袋子’,‘陸家的錢袋子’,‘陸家的錢袋子’,他有種感覺,自己可能被坑了。
  這時,祖龜喝完水,很滿足的打了個嗝,對於它來說隻是打嗝,卻令宇宙海震響。
  也就在這一刻,祖龜目光落在古神身上,頭顱緩緩接近,帶著茫然與好奇。
  古神皺眉,看向陸隱,深深看了一眼,然後消失。
  見古神消失,祖龜動作停滯,隨後又恢複呆滯的狀態。
  陸隱已經不在意古神了,他毫不客氣登上祖龜後背。
  按理說,不經過梅比斯一族同意是不能隨意上去的,但陸隱就是上去了,臉色不太好。
  有梅比斯族人阻攔,被雲影梅比斯喝退,麵朝陸隱,臉色更不自然,“陸盟主,沒想到這麼巧”。
  陸隱打量著雲影梅比斯,“前輩來此所為何事?”。
  雲影梅比斯道,“我是來接羽化她們的,畢竟她們都在第五塔修行”。
  “是嘛,那不用了,我把她們帶著了,就在至尊山”,陸隱緩緩道,語氣平靜,聽不出什麼。
  雲影梅比斯讚歎,“如果沒猜錯,陸盟主也帶走第五塔了吧,不愧是陸盟主,行事果斷”。
  陸隱淡淡道,“那也沒有梅比斯一族果斷,人類遭劫,你們來此可不僅僅是為了帶走羽化她們吧,看方向,還想去內宇宙?”。
  雲影梅比斯麵色一整,“自然,如今整個第五大陸遭劫,星源無法補充,唯有內宇宙東一片流界穩定,我們肯定要去那,除了我們,新宇宙各大勢力都應該去,不過我們速度快了一點”。
  

snaptime:2020-06-07 05:33:14  .exectimeㄩ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