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武狂龍》全文閱讀

作者:暮雨塵埃  真武狂龍最新章節  真武狂龍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真武狂龍最新章節第三百二十六章鳴笛雨燕(18-04-19)      第三百二十五章怪事年年有(18-04-19)      第三百二十四章失蹤(18-04-19)     

第三百一十九章罡衣內附


吳王府慈芸苑池塘下,一間楔刻有無數精妙玄奧符文的密室內,吳明正盤膝而坐,單掌懸天,掌心朝上,右手虛握成爪向下,宣於丹田前一尺,看起來極為別扭。
在其身前半臂之處,一方玉冊晦暗難明,粗糙古拙的痕跡勾勒出一幅與之相若的石刻!
身下一方墨玉石墩,閃動著淡淡莫名毫光,肉眼不可見的是,正有絲絲氤氳特殊靈氣,尤其尾椎直入四肢百骸,遊走全身!
周圍符文節點上,有點點星光閃耀,散發濃鬱靈氣波動,正是無數靈石。
而在頂端紋路中心,是一顆散發乳白色霞光,隱有山霧雲影繚繞的拳頭大玉石,赫然是聖石!
沙沙!
靜謐的石室內,似有群蟻爬行,又似流沙淌過,細密的聲響中透著難以言說的別扭!
隻見吳明時不時輕顫、哆嗦,眉頭時而緊皺,時而延展上挑,嘴角與麵頰抽搐時,形成的神色怪異到了極點。
淡金色罡衣忽明忽暗,極淡的紋路更是在微顫中緩緩流淌,宛若活物,玄妙至極!
此時,他正在修煉《明王不動尊》第一重。
這部功法極為玄奧精妙,但入門條件便是煉髓如沙。
那‘沙沙’的動靜,正是在罡勁作用下,隨著功法運轉而遊走的骨髓。
不斷的摩擦,重新細化如沙如晶,化作最細微的力量顆粒,並重新凝聚,最終生成更強的骨髓,轉而反哺骨骼,最終達到重新煉骨的目的。
其中的痛苦與艱辛,連他多次開竅磨礪的意誌都有些承受不住,足可見硬功煉體的艱難!
肉身生罡,傲骨金身!
此八字真言,指的是硬功修煉到極限,生成罡氣之後,走純粹體修武者路子的簡述!
所謂傲骨,乃是普通武者曆經初步煉體之後,修習特殊硬功,進一步修煉強化之後的統稱。
而完成骨殖的修煉,進一步囊括全身,便會形成真正的武體。
古往今來,武體以佛門金身為最,便以此命名,事實上有很多種稱謂。
隻是體修艱難,外加此類功法稀少,又需極為契合自身武骨,才能發揮出最大威能。
而且,有很大一部分與氣修相衝,以至於修煉進展緩慢。
這便是許多武骨天賦者難以嶄露頭角的根本原因!
武骨可簡略分為天生、自化、後植三種。
天生武骨占大部分,乃是祖上一代代修煉某種特定功法,衍生而出,有不小的概率傳給後代。
其中,又有一部分人是天生,或者隔代傳承,種種不一而足。
成年人族的骨骼,有二百零六塊,嬰兒初生時卻多達三百零五塊,多出來的九十五塊,便是胎生武骨,又名靈骨!
隻是九成九的嬰兒,在成長過程中因各種原因,最終退化和融合成凡骨!
自化武骨者,則是修煉某種特殊武學到極高境界,自我進化而成,雖不少卻不多見。
至於後植武骨,則是默認的邪術,為正道武者所不齒,但也有不少人為追求強大,而選擇了這一極端方式!
而通過煉體功法,便可以使骨骼再生,修成類似的後天武骨,也有極為玄妙高深的煉體功法,可以使自身骨骼分化,這一類的武骨更強!
“呼……”
不知過了多久,吳明滿頭大汗的睜開雙目,猛的半伏在地,右手撐著地麵,直喘粗氣。
“想我煉腑如牆,內壯通力,又有九竅命火相助,外加各種靈丹妙藥,這第一重罡衣內附都如此艱難,換做旁人,指不定要受多受罪,難怪沒多少願意走煉體路子!”
原來《明王不動尊》的第一重,需要以莫大毅力,強行將罡衣附著於骨骼外,呈現一層薄膜狀物事。
如此一來,才能進行下一步,外化骨殖!
若無罡衣的力量保護,心生的武骨,必然會磨損乃至刺破筋肉,危害極大。
“不過,我的進境已經很了,雖然現在很勉強,但已經比估算的要數倍!”
吳明琢磨少頃,取出米髓丹服下,恢複了下肉身氣力,再次屏息凝神,沉浸入修煉中。
按照吳福的推算,此功法至少要先天強者,配合恢複力極強的先天真氣,才能勉強維持肉身損補的平衡。
亦或者說,這部煉體功法,本就是為武者修煉到一定程度,氣武雙修所準備的。
可吳明各方麵條件實在超出普通武者太多,如今的九竅命火量上確實不如先天武者強大,可論恢複力,絕對不遑多讓,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原本吳福是打算等吳明意境,內力化作真氣,開始煆天命之後,由他出手輔助修煉。
一來,他不知道吳明九竅命火,二來吳明堅持己見,又有賈政經不遺餘力調度的寶物相輔,這才有了提前修煉的一幕。
雖然進境不慢,可其中的艱辛卻遠超吳明預料。
試想,骨髓遊走如萬蟻在骨管中爬行,雖然不痛,卻酥麻難耐的感覺,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按其估計,此功法隱有佛性,幾乎可以說,唯有以自我麻醉的狀態,才能正常修煉。
好在經曆過變態如易筋洗髓的過程,又有開啟命火的磨礪,吳明硬是堅持住了!
時間一一點點過去,體表起伏不定的罡衣漸漸內斂,不再如之前一般散入筋肉,而是如一層無形的光膜,透過肌體附著向骨骼。
在這個過程中,稍微一點運力不準,就可能引起某一個著力點的突然爆發,罡勁亂竄之下,衝擊肌體,形成內損。
好在九竅命火外加米髓丹,還有各種寶物,加上吳明本身肉身強大,恢複力極強,勉強能維持住一個平衡。
在失敗了不知多少次,吳明體表幾乎布滿了暗褐色血痂之後,終於其渾身一震,點滴的淡金色罡衣光華全部內斂。
神識內視,紅白相間的骨骼外,一層極淡的金色薄膜閃動著若因若的玄奧紋路,並有點點肉眼不可的點滴血絲凝現。
在罡衣力量護持下,這些血絲點沒有被筋肉肌體吸收,而是逐漸壯大,最終化作細如發絲的血管!
血管縈繞骨骼外,散發出強勁的生機,好似整體骨骼都漲大了一圈。
並且,隨著骨骼內如晶紗般的血髓遊走,忽明忽暗,交相輝映。
肉眼可見的是,以四肢骨骼外最為濃密,這是吳明有意為之。
即便是修煉武骨,也有選後順序,而玄奧如《明王不動尊》的精妙所在,正是修煉者可以自主選擇第一重時強化的骨骼。
進而,修煉第二重時,便可形成真正的後天武骨!
但即便隻是第一重,按照吳福推算,單憑肉身力量和剛毅防禦,便可硬撼初入意境的武者。
當然,指的是普通意境武者,若是碰上天驕一類的存在,境界的差距太大,遠不是天賦能夠比擬的,即便是天才武者,若掌握有特殊功法,也未必能抗衡,但保命絕對沒問題。
修成第一重後,吳明沒有急著出關,而是穩固境界。
其氣修現在不過一境,此番修煉《明王不動尊》可以說是操之過急,以至於本來就為凝練罡衣而大損的內力,如今又有下降。
好在其九竅命火齊燃,根基穩固的可怕,沒有修為下降的隱患,但也需要維穩。
否則,會影響下一境突破的進度!
修煉無歲月,室內不知寒暑,吳明全身心投入修煉。
雖然世間少了誰,都會照常運轉,可外麵確實有一件事正圍繞吳王府展開,為此胡倉等人更是吵翻了天!
……
“吳老,幽峽嶺之戰九死一生都不為過,此事一看便知是衝王爺來的,決不能答應!”
吳王府議事大廳內,胡倉老臉發黑,獨目中更是怒火升騰,略顯灰紅的頭發更是根根倒豎,顯然怒到了極點。
不僅一向主持真武武館內務的胡倉在場,柴青也在,孫善武等四名意境老兵也在。
“胡老說的極是,如今王爺閉關才一月,朝廷便下旨強令王府出人,參與什麼幽峽嶺之戰,擺明了就是陰謀!”
紅蓮俏臉漲紅,憤怒之色溢於言表。
可無論眾人怎麼吵,最後還是要吳福拿主意,畢竟隻有他才能打開密室。
而且,誰也不能保證,若吳明行功在緊要處,貿然開啟,是否會影響其修煉。
“此事……確實早有先例!當年老王爺之所以能封王,除了數次救太上皇於危難,還有軍功積累,其中便有幽峽嶺之戰,保下了幽州一郡之地。
按照朝廷律令,各家每十年便需出一人,氣境、意境各五十,進入其中,與妖蠻血戰,最終以得到麵寶物的數量和活下來的人數來決定輸贏!
算算時間,如今四十年過去,確實輪到王府出人了!”
一向老成持重的吳福,然歎道。
眾人麵麵相覷,誰也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回事。
想來也是時間太久,連吳福都沒想起這一茬!
“我去!”
柴青沉聲道。
“柴大哥如今是王府護衛統領,又掌武館總教習,此事小弟代勞便可!”
孫善武毫不退讓道。
“既是與妖蠻作戰,必然凶險萬分,如今乃多事之秋,府中需得兩位哥哥護持,小弟前往便可!”
幾乎在同時,徐成安等人爭搶道。

snaptime:2018-04-22 05:14:13  .exectimeㄩ0.14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