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奮鬥1981》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奮鬥1981最新章節  奮鬥1981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奮鬥1981最新章節第348章利益最大化是根本(18-04-19)      第347章農民工進城(18-04-19)      第346章下輩子吧(18-04-18)     

第342章矯情的湯姆貓


1月5日,城隍廟十三號,一場重要的非正式談判正在進行。
李路沒等來MBB公司的羅伊德,也沒有等來浦江區的陳雷虎,結果是反而是格魯曼公司的商務代表威爾斯。韋德陪同他一大早就到了城隍廟十三號這麵見李路。
如果不是韋德在,那麼威爾斯絕對不會相信眼前這位華夏年輕人有能力解決格魯曼公司眼前的困境。動輒上億美元的軍火貿易,豈是簡單的事情。
威爾斯胳膊擱在膝蓋上,雙手交叉,對李路說道,“李先生,你的條件我們恐怕不能答應。變後掠翼技術是我公司的核心技術之一,不考慮技術輸出的限製,出於本公司的利益,我們也不會進行轉讓。”
前麵一番寒暄結束,威爾斯開始談及了核心問題。
韋德道,“路,你對技術的渴望我個人是很理解的,也許你另外選擇一項甚至幾項技術,起碼軍用意味沒那麼濃厚的,具體實施起來,困難也是要少上許多的。”
威爾斯接上話繼續說道,“李先生,你作為重要的聯係人,幫助我們敲定交易,在利潤分配上,我們可以進行一些讓步。你與伊朗普達公司的良好關係,確實是我們所倚重的。”
抽了口煙,李路微微眯了眯眼睛,先是看了韋德一眼,隨即目光落在威爾斯臉上,他說道,“我已經說過,變後掠翼技術是基礎條件,沒有這個基礎,後麵的一係列事情無從談起。鑒於我與韋德先生良好的私人關係,我可以替你們引見伊朗普達公司的沙普爾副總經理。”
言外之意,你們自己談去吧。
五十歲了的威爾斯如果高高興興的答應下來,那就真的小看他了。他十分的清楚,格魯曼公司直接去和伊朗普達公司接觸,隻會有一個結果談崩掉。甚至極有可能連談的機會都沒有。伊朗人把美國視為最大的敵人,他們怎麼可能和美國公司做生意。
此時的伊朗可不是巴列維王朝時期的伊朗。
李路這麼說,等於是明確地關閉了任何合作的大門沒有變後掠翼技術,一切免談。
他的態度非常的堅決。
李路沒等他們說話,對韋德說,“韋德先生,我想我們不必在為此浪費時間,我會盡與伊朗普達公司取得聯係。您知道,他們在陸港有辦事處,我會把情況說清楚的。”
無奈地搖了搖頭,韋德看向威爾斯,用目光進行詢問。
威爾斯沉思著,他對李路說,“李先生,請給我們幾分鍾。”
李路站起來,道,“沒問題,你們好好商量商量。”
他往二樓而去,把時間和空間留給韋德和威爾斯二人。
韋德說道,“奧森,我想格魯曼高層不會死咬著變後掠翼技術不放的。那又有什麼關係呢,別忘了,你們正在和其他公司爭奪八二改進項目,輸出的是先進的航電係統,包括先進機載雷達。成為總承包商,你們能夠獲得數億美元的合同。”
威爾斯沉吟著說道,“我知道重心應當放在哪,事實上,鑒於海軍方麵已經批準了通用動力公司與華夏關於LM2500燃氣輪機的談判,而西科斯基公司的黑鷹直升機,也在華夏引進武備的清單麵,變後掠翼技術的轉讓,盡管不存在限製問題,但我的問題是,他,你這位叫李路的華夏小朋友,他真的有能力賣掉二十四架雄貓戰機嗎?”
價值六七個億美元的生意,威爾斯有這樣的懷疑,那也是一點也不稀奇。
韋德沉聲說,“奧森,克萊斯勒防務公司與華夏光明廠,嗯,現在應該叫紅星防務公司關於亞洲虎主戰坦克這個項目,你應該是了解的。也許你不知道,我們的亞洲虎坦克已經接到了一百輛的訂單,買主是伊朗普達公司。能大貨車呢過這筆交易,是李路的努力。嗯,正是你所說的華夏小朋友一己之力促成的。價格還很好。”
“你說的是真的嗎?”威爾斯瞪大了眼睛。
他知道克萊斯勒防務公司在華夏這邊的業務開展得不錯,韋德比他早許多到華夏來,但是他不知道克萊斯勒防務公司居然已經取得了這麼大的進展。上百輛主戰坦克的訂單,意味著上億美元的利潤。
威爾斯,確切地說,格魯曼公司真的是出於禁忌這方麵的考慮,從而拒絕轉讓變後掠翼技術嗎,很明顯不是。這些處於世界軍事技術領先一線的軍火企業,他們從來就不會相信任何國家能夠超越他們,將一些成熟的技術進行轉讓,隻要有利潤。
更何況,這會兒,格魯曼公司是非常希望把雄貓戰機的生產線以及全套技術一股腦兒賣給華夏的!變後掠翼技術又算得了什麼!他們遇到的唯一問題其實再簡單不過要價太高,華夏根本沒有那麼多錢。
“相信我,他隻要變後掠翼技術,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韋德沉聲說道,“如果他提出索要發動機甚至機載雷達的技術資料,你們怎麼辦?奧森,聽我的,盡敲定這項交易,處理掉庫存,盡走出財務危機。”
威爾斯看著韋德,問道,“你是不是聽到了什麼消息?”
韋德攤了攤手,說,“格魯曼公司一直是海軍的主要供應商,你們擋了很多人的財路,或者不久的將來,他們會對雄貓戰機下手。”
雄貓戰機是格魯曼公司的軟肋,成也雄貓敗也雄貓,隻是哪怕是能接觸白宮核心國會要員的韋德,也無法預計格魯曼公司的競爭對手會以什麼樣的方式下手。拒絕為雄貓戰機項目盡心補償性撥款,已經幾乎打斷了格魯曼公司的脊梁,如果不是當年巴列維政府出手,格魯曼公司恐怕早就需要被加上前綴了。
總而言之,韋德向威爾斯明確表達的就一個意思別矯情了,你們連飯碗都端不住了,還糾結什麼變後掠翼技術什麼的。威爾斯很清楚這個道理,公司不在了,什麼技術都是假的。
他難道不知道很多競爭對手一直想吞並格魯曼公司嗎?
威爾斯是很清楚的,格魯曼公司數十年來手握海軍最大的那一份訂單,而且是長期的,早已經引起了其他人的垂涎。
甚至他能夠看到,壓力越來越大的原因在於,這個十年,將會是美國海軍建設大發展的十年,那意味著數以百億計的海量訂單。
拍了拍威爾斯的肩膀,韋德說,“如果你改變了主意,我去把路請下來談點實質性的東西吧。”
威爾斯點了根煙,深深的吸了一口,一狠心,道,“就這樣吧,我和他詳細談一談。”
韋德笑著點了點頭,起身上二樓請李路下來。

snaptime:2018-04-19 21:39:58  .exectimeㄩ0.11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