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惡調查局》全文閱讀

作者:驍騎校  罪惡調查局最新章節  罪惡調查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罪惡調查局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二章垃圾袋.王妃(18-04-23)      第一百二十一章攻占巴士底獄(18-04-23)      第一百二十章從來就沒有救世主(18-04-21)     

第一百一十六章教法


這次行動依然是瞞著單位幹的,四個人以去迪拜旅遊為名請的假,一應費用全部由盧振宇承擔,在臨行前,胡萌把小雨涵辦了全托,這孩子雖然年紀小,但是遠比同齡人懂事的多,她知道萌萌姐姐是救接媽媽的,高興地不得了,說自己一定乖乖等著,不調皮。
近江玉檀國際機場,飛往迪拜的阿聯酋航空的空客A380班機準備起飛了,盧振宇還在平板上看劉漢東給自己發來的郵件,這份資料遠比他在網上搜集的關於科林的一切要詳盡深入的多。
科林王國,政局並不穩定,主少國疑,大權旁落,年輕的國王阿米爾.賽義德.薩利赫並不在國內執政,而是遠在英國的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讀書,就是為了避開政治漩渦,科林國內的經濟支柱主要是依靠埃克森.美孚和中炎黃這兩大外資企業,政治情況惡化,宗教勢力抬頭,依然實行伊斯蘭教法,偷盜要砍手,女人不得駕駛車輛,沒有男人陪同不得出門,政府機關人浮於事,效率低下,貪汙盛行,總之,這是一個很爛的中東小國。
盧振宇看完,掩卷長思,文字中似乎帶著劉漢東的遺憾和不甘,即便是作為外人,畢竟是參加了這個國家的重生之戰,付出那麼多血的代價之後依然回到老路,如何不讓人唏噓。
漫長的旅途在昏昏欲睡中結束,航班黎明時分抵達迪拜國際機場,此前大家已經做了充足的迪拜旅遊攻略,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即便如此,還是被迪拜機場的奢華大氣震動了一回,從機場出來,乘坐大巴來到迪拜市區,下榻預定的賓館,當然不是七星帆船酒店,而是隨便找了一家四星級酒店歇息,畢竟他們不是來旅遊的,在迪拜逗留的時間也很短。
上午十點,盧振宇約的翻譯到了,在中東地區的非旅遊城市活動,沒一個會說阿拉伯語的翻譯是絕對不行的,這個翻譯是劉漢東介紹的,安徽鳳陽人,叫朱小強,在中東工作過好多年,非常熟悉當地的風土人情,是個很好的導遊。
朱小強和大家見麵的時候,四個人都微微吃了一驚,然後盧振宇和胡萌文訥不約而同的看向包子:“這是不是你失聯的兄弟?”
其實倒不是兩個人長得像,而是氣質接近,穿衣打扮風格趨同,體型也是那種矮胖絲類,搞得包子有些緊張,擔心和這位朱小強審美也撞車,那就多了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了。
好在朱小強對於胡萌沒啥興趣,也許心早已評了分數,胡萌三分,文訥七分,畢竟在迪拜待久了,什麼美女沒見過,文訥這種混血美女在中國是稀罕物,到了中東也就是輕微驚豔的水平。
“既然是東哥介紹的朋友,我就陪你們去一趟科林。”朱小強向他們介紹了兩條路徑,首先科林王國對中國遊客實行免簽製,不需要辦理簽證了,第一條路是乘飛機過去,比較便捷高效,第二條是租一輛汽車開過去,好處是可以順道看一看沙漠風光。
大家一致選第一條路,搭乘飛機前往目的地。
……
從迪拜機場起飛的阿航支線客機飛越波斯灣,抵達近在咫尺的科林王國,大氣能見度極好,可以看到海邊宏偉的煉油廠和港口,在機場上空盤旋等待降落的時候,乘客們可以從舷窗看到遠處一望無際的沙漠和幾處寥落的綠洲,機場很小,而且是軍民兩用的,另一側停著的科林空軍的中國造梟龍戰機在陽光下閃著銀光,候機樓低矮寒酸,一麵科林國旗迎風飄揚,還沒落地,濃鬱的異國風情就撲麵而來,這和迪拜不同,這更能展現出真正的中東風貌。
機場出關通道,乘客稀少,海關人員懶洋洋的在他們護照上蓋了個戳子就放行了,出了機場,才體驗到中東地區的酷暑,地表溫度高達五十度以上,沒有墨鏡和頭巾是萬萬不行的。
“看,那是一個中國人。”朱小強指著機場前的一尊真人大小的銅像說。
銅像一手提槍,一手揮舞,下麵有阿文注解,朱小強說這個人叫秦顯揚,是中炎黃的職工,在科林第一次內戰中英勇犧牲,國王為表彰他的功績立了這尊銅像。
“秦顯揚是東哥的老戰友,也是一個公司的同事。”朱小強說。
四人頂著大毒日頭,在秦顯揚的銅像前向這位戰死在異國的同胞鞠躬致敬。
隨後他們乘坐大巴前往市區,車上冷氣很足,沿途除了荒涼還是荒涼,如果不是石油,這就是不折不扣的不毛之地。
抵達塔基卡提老城,大家終於體會到正宗的中東風情,和迪拜那種人工城市不同,塔基卡提老城遍布低矮的平頂建築,路上走的都是日本進口的二手車,宣禮塔的大喇叭放著經文,滿街都是阿拉伯長袍和大胡子,一輛徐工生產的吊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以為正在施工蓋樓,卻發現吊車的鉤子下麵吊著一個人。
“當地習慣使用吊車當絞刑架。”朱小強若無其事的解釋道,“平叛的時候才狠呢,吊車不夠用,路燈杆都掛滿了,當時我也在這,和東哥一起。”
當地隻有兩種可以住宿的酒店,一種是外國人開的高級酒店,一種是當地人開的旅館,為安全起見,盧振宇咬牙在凱賓斯基開了兩間房外帶加床,兩個女生住一起,三個男生住一起。
“我自己單住吧,這兒我熟。”朱小強才不願意擠三人間,同時也對客戶有些鄙夷,小氣吧啦的,比東哥差遠了。
酒店安排好之後,已經是下午了,盧振宇說現在去找人是不是有些晚了,朱小強說一點不晚,這兒的政府機關都是上午不上班,下午兩點到三點才去辦公室,晃悠一圈就下班,這個時間點正好。
“還有,女生就別去了,也別隨便出門,沒有男人陪同,當地人會認為你們是不檢點的女人,拖到巷子輪了都沒地方說理去。”朱小強的話嚇得文訥胡萌花容失色,打消了一同前往的想法,老老實實在酒店等消息。
三個男生打了輛出租車前往科林王國的憲兵司令部,路上朱小強又講解了一番,科林的憲兵也有執法權,功能和警察有重疊,這位哈桑少校,以前還是中士的時候當過東哥的勤務兵,所以找他還是靠譜的。
到了憲兵司令部,朱小強一番交涉,羽而歸,原來哈桑少校一周前被撤職法辦了,盧振宇和包子麵麵相覷,這下隻能找當地中國大使館了。
中國大使館是一棟白色的別墅,工作人員聽他們講了來意之後,明確表示愛莫能助,還訓斥他們捕風捉影瞎胡鬧。
“你們最好立刻回國,如果在當地製造了什麼麻煩,給中科關係帶來負麵影響的話,別指望使館給你們善後。”一個女性工作人員嚴厲的提醒他們。
從使館出來,對麵樹蔭下站著的兩個人跑過來打招呼,原來這兩位中國同胞也是來大使館求助的,他們的一個女性朋友是位背包客,三個月前在塔基卡提旅行的時候被當地人強奸,報警後非但沒得到救助,當事人還被警察抓了,據說要以通奸罪判處五年以上的監禁。
盧振宇火冒三丈:“這事兒大使館不管麼?”
那兩人說大使館當然不管,按照當地法律就該這麼判,現在女孩家都急瘋了,老人身體不好又沒出過國,隻能委托朋友前來搭救,可是到了這種非世俗的宗教國家,不論是誰都一籌莫展。
朱小強說我想想辦法吧,科林國內有很多中資企業,中炎黃是最大的,他們在當地有些關係,和大使館那種官方路線不一樣,企業辦事畢竟更加靈活嘛,能找到中炎黃的朋友搭個橋牽個線,這事兒興許能辦了,最多就是花錢唄。
那兩人感恩戴德,朱小強當即打了幾個電話,說妥了,你們跟我走吧。
大家跟著朱小強來到海邊的煉油廠,沒進生產區域,在廠區附近的生活區見到了一位自稱中炎黃項目經理的男人,這人曬得黝黑,大腹便便,一看就是國企幹部,他和朱小強握了個手,說我正想請東哥出麵幫我個忙呢。
原來中炎黃自己也遇上了麻煩事,他們有個年輕未婚的男性員工,因為和當地女子談朋友被警察抓了,本來要斬首的,後來說情送禮,終於減刑成斬手,這樣公司也認了,畢竟手砍下來還能接上,腦袋砍下來就接不上了,而且公司也預備好了對策,這邊手砍下來就拿走用保鮮膜纏上放在便攜式冰櫃,和人一起緊急送回中國斷肢再植,專機都聯係好了,可是忽然聽說法庭方麵也有了新的對策,把手砍下來之後直接丟絞肉機麵絞成肉泥……
“小朱,麻煩你一定請東哥說句話,不就是談個對象日個B麼,不至於砍手啊。”項目經理擦著汗說,“年輕人也是,管不住,給公司惹了大禍啊。”
大家聽到這番話,心都拔涼拔涼的,啥也別說了,打道回府或許是最正確的選擇。

snaptime:2018-04-24 09:01:01  .exectimeㄩ0.162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