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界搬運工》全文閱讀

作者:石聞  兩界搬運工最新章節  兩界搬運工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兩界搬運工最新章節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整改(18-04-22)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高端操作(18-04-22)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啥?(18-04-22)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斬!


跑來獵殺白楊他們的近千地皇鏡強者中,有十多個是白楊都很忌憚的存在,陣法並非萬能,他們處於陣法之中全力衝擊,八卦陣根本就堅持不了多少時間。
這一點白楊早就料到,然而他還是有些低估了這些人的實力,陣法被毀的時間整整提前了他預料中的一半!
本身就處於危機之中,白楊也顧不上其他子陣內的藍欣等人了,唯有解決了血狼和趙喜泰才能震懾他人達到翻盤的目的。
滅世之眼懸掛九天,妖邪的血色旋渦吞噬白楊的神魂意識,他思維混亂有一種意識被撕裂的危機感,不得不用全部心神去對抗才能保持意識清晰。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趙喜泰的斬天劍已經劈殺過來。
趙喜泰的斬天劍,帶著一股惶惶天威,如劍中帝王降臨,白楊能感覺到,這一劍的威力絕不下於藍欣施展劍法的威力。
昂!
殺!
白楊發出一聲似龍吟似人聲的咆哮,眉心一點漆黑鋒芒衝出,瞬間向著九天之上的滅世之眼衝去。
與此同時,白楊心念一閃,九品功德金蓮飛出全力防護自身抵擋斬天一劍。
當白楊眉心一點黑芒出現的時候,正在全力施展滅世之眼欲要吞噬白楊神魂法相的血狼心髒一突。
那是什麼東西?為何讓我如此心驚?
心頭自語,血狼下意識看向那一點黑色鋒芒。
他看到,那是一件古怪的器物,通體黝黑不反光,不像刀也不像劍,兩麵都有鋒芒,卻沒有握柄,準確的形容,那是一個被拉長的圓,兩頭尖中間大,古怪得很。
那是什麼玩意?還有這樣的法器?而且無法判斷品階,可氣息卻無比淩厲……不好!
看到白楊那祭出的古怪器物,血狼心頭速分析,還不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一股大危機襲上心頭。
那古怪的器物,似乎能穿透……不,不是穿透,是直接毀滅自己的領域世界!
領域世界,是自己一身修為的最高結晶,武道意誌勾連天地所化,和自己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那古怪器物能毀滅自己的世界,豈不是說也能殺死自己?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可血狼卻不想坐以待斃。
手中滴血彎刀揮舞,一道血色刀芒如血月下墜向著那古怪器物斬了過去,企圖將其阻攔毀滅。
幾乎是瞬息之間,那古怪器物就和血狼的刀芒相遇了。
然而下一刻出現的畫麵卻讓血狼如墜夢中無比不真實,隻見自己辟出的血色刀芒,一般地皇鏡都能輕易劈殺,可刀芒與那古怪器物相遇的瞬間,古怪器物輕輕一顫,然後自己的刀芒就崩碎了!
是的,崩碎了,無比幹脆,連一絲停頓都沒有,似乎一件脆弱的玻璃製品輕易被那古怪器物擊碎!
如此畫麵,讓血狼心都涼了半截,那是什麼古怪玩意?
可是,此時由不得他想其他的了,因為他看到,那古怪器物在擊碎自己的刀芒後,徑直向著自己的領域世界飛來!
不能讓自己的領域世界和那古怪玩意相遇!
本能的感受到這點,血狼甚至都顧不得催動滅世之眼對付白楊,第一時間就想把自己的領域世界收起來。
他夠果斷夠迅速,然而還是遲了,隻見那古怪器物於虛空中遊魚般輕輕一斬,緊接著,血狼吐血的發現,自己居然和自己的領域世界失去了聯係!
這怎麼可能?
領域世界是自己創造出來的,是自己武道意誌所化,根本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怎麼可能和自己失去聯係?
一個武道修士,若是和自己的領域世界失去了聯係的話,唯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自己領域被毀修為盡失淪為廢人!
可是自己還好好的啊。
血狼百思不得其解。
在他傻眼懵逼中,那漆黑的古怪器物瞬間來到了他的領域邊緣,相比起他那龐大的領域世界而言,漆黑的古怪器物太過細小,簡直就好像一根針麵對一個月球一樣。
然而就是這樣的差距,那漆黑古怪器物釘在了他的領域世界之上,輕輕一顫,血狼的領域世界瞬間變得靜止,然後,以那細小的古怪器物為中心,一道道裂紋飛速蔓延,瞬間布滿整個領域世界。
然後,哢嚓一聲,血狼的領域世界連帶世界之心滅世之眼變成了碎片消散……
噗……
領域徹底被毀,相當於一身修為盡失,血狼吐血,一臉懵逼。
他領域被毀,武道意誌被滅,好歹也是地皇鏡頂尖強者,實力依舊堪比武道大宗師,然而這對於他來說還有意義嗎?
這是怎麼回事?
血狼茫然自語,下一刻,那粉碎他領域世界的漆黑古怪器物蜿蜒飛來,噗嗤一聲,他腦袋衝天而起,徹底陷入了永黑暗。
到死他都沒有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轟……!
另一邊,白楊祭出九品功德金蓮抵擋趙喜泰一擊,畢竟倉促,金蓮硬接對方霸道一擊,狠狠一顫,光芒變得暗淡,雖然沒有絲毫損壞,可心神相連,白楊的神魂意誌幾乎要被生生震碎!
“斬!”
那邊,趙喜泰看到自己一劍斬得金蓮再無第二次防禦力,再度怒吼一聲,那斬天劍攜漫天劍芒再度向著白楊斬下。
乘勝追擊,他要一舉將白楊徹底滅殺!
然而此時,白楊真龍法相的腦袋卻是轉過來看向了他,目光中出現了一絲冷冽的嘲笑,還隱含一絲如釋重負的驚喜。
看到白楊真龍法相這樣的眼神,趙喜泰心頭愕然片刻沒懂。
下一刻,那斬殺血狼的古怪漆黑器物瞬間飛來,向著趙喜泰的斬天劍刺了過去。
那是什麼東西?
為何給我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此時此刻,趙喜泰也和之前的血狼一樣心頭無端端升起這樣的本能想法。
那漆黑的古怪器物和他的斬天劍相遇,首先是斬天劍周圍的無盡劍芒莫名其妙的破碎泯滅,沒有任何道理可言,接下來就要輪到趙喜泰的斬天劍了。
斬天劍也是趙喜泰的武道世界核心,一旦被毀的話他也完了。
他怎麼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第一時間就想要收回斬天劍,可此時那漆黑的古怪器物輕輕一顫,向著虛空一斬,趙喜泰發現,他居然和自己的斬天劍失去聯係了!
失去聯係了……
哢嚓哢嚓哢嚓,碰……
漆黑的古怪器物和斬天劍相遇,斬天劍輕輕一顫,布滿裂紋,然後崩碎消失!
噗……
趙喜泰噴血,斬天劍是他武道意誌世界的核心,被毀之後,他的一身修為近乎全失,淪為了隻有大宗師境界的實力。
他和死去的血狼一樣,心中有著怎麼會這樣的糾結問題。
然而沒有人回答他,那漆黑器物飛來,噗嗤一聲,趙喜泰的腦袋衝天而起!
他的腦袋在空中翻滾,思維陷入黑暗的瞬間,他看到了血狼的無頭屍體在向著下方跌落的畫麵。
原來,血狼在我之前就已經被殺了……
血狼和趙喜泰先後被殺,那漆黑器物卻並未停頓,如遊魚一樣在虛空穿梭,噗嗤噗嗤的聲音中,兌陣內血狼他們帶來的其他七個人也被斬殺殆盡。
至此,白楊的敵人全部被殺!
收回真龍法相,白楊顯化出真身,長長鬆了一口氣。
伸手一招,那漆黑器物出現在他手中,白楊伸手輕撫,用隻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說:“歲月三刀,號稱斬滅現在,果然霸道,連血狼和趙喜泰這樣的頂尖地皇鏡強者都擋不住你的擊殺,冷宮道主天縱奇才,留下的絕殺功法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白楊手中的漆黑古怪器物,分明就是施展冷宮道主留下的歲月三刀這門刀法的特定法器。
歲月三刀,白楊如今隻能施展第一刀斬滅現在,而且威力隻能發揮出一成不到,卻是輕易將血狼和趙喜泰斬殺!
這門刀法之可怕,白楊此時深有體會。
如今白楊手中的這把刀隻融入了滅神金和天辰星金,滅神金在白楊施展斬滅現在這一刀的時候,能獲得滅神規則加持,直接就能斬斷別人對天地的聯係。
無論是武道修士還是神道修士,自身力量都是有限的,施展的大威力招數,都是牽引天地之力,而牽引天地之力就需要自身神魂勾連天地,滅神金的效果就是斬斷修士和天地之間的聯係。
神魂意誌無法連接道天地,借不到天地之力,相當於被孤立了,趙喜泰和血狼的領域世界都顯化在了真實世界中,白楊這一刀直接就給他把與自己的領域世界連接都斬斷!
這件法器中的天辰星金,能獲得天地破碎規則加持,當他們的領域世界自己都無法掌控的時候,哪兒還有不被毀滅?
就好像一台機器,你在使用它的時候能展現很強的作用,然而擺在那破壞還不簡單!
所以,血狼和趙喜泰悲劇了,被白楊施展歲月三刀一刀斬殺!
歲月三刀,第一刀,斬滅現在,白楊第一次施展,威力沒有讓他失望,這也是歲月三刀第一次亮相……

snaptime:2018-04-23 11:25:41  .exectimeㄩ0.984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