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入侵異世界》全文閱讀

作者:姐姐的新娘  文化入侵異世界最新章節  文化入侵異世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文化入侵異世界最新章節第六百六十章解脫(18-04-22)      第六百五十九章開荒之前最重要的事情(18-04-21)      第六百五十八章最差的一屆新人(18-04-20)     

第六百四十八章妻子的守則(第三更)


枝葉小心的將火爐中烘烤的餅幹給拿了出來。
鐵製的托盤中所放著的餅幹是一隻又一隻小熊的形狀,枝葉又拿出了一些奶油給這些小熊畫上了臉與嘴巴。
“嗯,很好你和溫恩娜是我最有天賦的學生!”
一名年齡已經有六十多歲的老婦人是她們的烘焙課老師,據說她曾經任職於人類的宮廷,為國王殿下製作每天下午茶所用的甜點。
這種級別的烘焙師換成施法者已經屬於隱居在賢者之塔的賢者了。
她之所以會接受瑪琳娜夫人的邀請,還是聽說喬修是《忠犬八公》的導演,才會願意趕到阿瑟克羅來將自己的手藝傳授給這些毫不相幹的高等精靈。
因此這位老婦人的要求也非常的嚴格,並且從來不給任何人麵子。
枝葉所做出的小熊餅幹得到了這位皇家烘焙師的讚許。
另一位得到她肯定的則是溫恩娜,枝葉隻記得她經常和奧瑞莉安待在一起,並且負責看管阿瑟克羅花園的花朵。
其他的高等精靈學徒…
“我們人類三歲小孩做出來的東西都比你的強!重做!”
那位老婦人在像是對待女兒一樣稱讚過了枝葉與溫恩娜之後,又變成了一位嚴厲刻薄的後媽用著尖銳的話語評價著其他人的作品。
“這麵的糊味估計田豬都不會感興趣!直接扔到火爐麵當柴火燒了吧!”
自從來到這個烘焙課學習以來,這些高等精靈學徒們已經忍受了這位老婦人整整半個月的譏諷。
如果不是奎伊托安長老每天都在場的話,他們可能無法抑製住情緒早就爆發了。
“你們高等精靈的男孩就沒幾個懂得控製火候的嗎?”老婦人用著尖銳的言語詆毀著他們。
這些高等精靈學徒隻能將目光看向了正在廚房最後麵站著的奎伊托安長老。
可惜的是…奎伊托安長老也幫不了他們,因為…
“奎伊托安先生,他們以後要去人類的世界,可別讓他們和任何人類說在我的手下學習過!”那位老婦人走到了奎伊托安長老的麵前,拿起了奎伊托安長老下麵放著的曲奇“包括你也是!我是第一次見到考個曲奇會把火爐給炸了的家夥!”
“我會的,女士。”
奎伊托安長老看著自己盤子麵變成粉末的曲奇陷入了沉思當中,他本以為煉藥已經是一項難以入門的技藝了,但沒想到人類的烘焙更加難以入門。
這次奎伊托安完全是技不如人,隻能甘拜下風,在事實麵前他無法給予任何反駁。
“好了好了!今天課程就到這了,喬修先生讓我教你們烘焙,但他可沒指望你們所有人學會……真不願意學的人以後可以不用來了!”
老婦人下了逐客令,奎伊托安長老隻能帶著自己麾下年輕的高等精靈們離開了這。
僅僅隻有枝葉和溫恩娜留了下來。
“枝葉…你知道諾蘭的黑鴿子總部在哪麼?”
溫恩娜拿著自己考的方塊餅幹走到了枝葉試探性的問。
“黑鴿子總部?”
枝葉一聽見‘黑鴿子’這個詞,瞬間就想起了那位暗精靈,還有那一次暗精靈帶著她們一起體驗到了人類魔導車速度的極限!
這個回憶讓枝葉再次有些反胃的感覺。
“你去那做什麼?你的父親不會有意見嗎?”
枝葉覺得這十五天的時間,阿瑟克羅內的局勢不止沒有平穩還變得越來越緊張。
長老議會隱隱約約有分裂的趨勢,整個高等精靈族群的內部也呈現了兩極分化,意見產生分歧的族人變得越來越多。
這種充滿火藥味的氣氛下,枝葉反而覺得爐石酒館還有諾蘭讓她感覺舒服一些。
而溫恩娜的父親很不幸的是‘不希望外鄉人待在阿瑟克羅’的那一派的高等精靈。
她能來爐石酒館,完全是受到了奎伊托安長老的庇護。
“我隻是想把這些點心送給奧瑞莉安…奧瑞莉安在簡訊上告訴我她正在黑鴿子的總部。”溫恩娜說。
“其實我也不知道黑鴿子總部在哪。”
枝葉對諾蘭還是有些畏懼的心理,至少她還不太敢獨自一人走在諾蘭的大街上。
因為那座城市實在是…太大了。
“我去問問喬修先生吧,或許他能開車帶你去。”
枝葉也將自己做好了小熊餅幹放入了紙袋麵,向著烘焙老師道別之後,帶著溫恩娜來到了爐石酒館的一樓。
她按照記憶向著爐石酒館的大廳走去,但還沒有走幾步…她感覺到了什麼東西滴落在了地麵上。
枝葉低下頭一看發現地麵上有一滴猩紅色的液體。
這是什麼?
枝葉正準備蹲下了去確認那滴液體的時候,遠處的走廊突然湧出了大量猩紅色的液體。
“血…血液?跑!”枝葉反應過來的時候第一時間對旁邊的溫恩娜喊道。
“發…發生什麼了?”
溫恩娜看著走廊盡頭所湧出的血液已經被嚇得有些無法動彈,還是枝葉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跟著枝葉一起向著走廊的另一側跑去。
這座爐石酒館到底是怎麼回事!二樓有亡靈棲息就算了,一樓的走廊怎麼還走著走著會湧出血水來的!
枝葉帶著溫恩娜跑到了走廊轉角處撞見了一位人類男性。
“兩位女士,你們沒事麼?”
那位人類男性很友善的向著她們打著招呼,並且麵帶著微笑。
但他的笑容實在是太猙獰了…或者說太癲狂了一點,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枝葉下意識的想要揮拳將這個氣質上介於‘瘋子和變態’之間的角色給擊倒在地上。
但她的身後卻出現了一隻手握住了她的肩膀。
一種恐懼感在她內心中蔓延。
“我想你的妝容還有表情嚇到她們了,白荊花爵士。”
枝葉剛想要尖叫出來的時候,身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緩解掉了她的恐懼,當她回過頭去時喬修正站在她的背後。
這一那枝葉覺得這位被長老們用危險來形容的惡魔,可靠到了讓她想要哭出來。

snaptime:2018-04-22 05:23:13  .exectimeㄩ0.298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