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君》全文閱讀

作者:潤德先生  地君最新章節  地君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地君最新章節第七百二十九章偷襲(18-04-23)      第七百二十八章甘拜下風(18-04-23)      第七百二十七章愛德華(18-04-22)     

第七百一十七章十年,彈指一揮間


“俊風,既然你決定在黃泉界修行悟道,許琪那你就不準備去一下嗎?”所羅門和妙俊風相處不是一天兩天了,有些話也隻有他會向妙俊風問及。
“是許琪還是死鬼王,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因為我的出現而讓許琪變得不像許琪,死鬼王不像死鬼王。
讓她順其自然的融合吧!也許融合後的她,不再是許琪,也不再是死鬼王,而是一個全新的她。
過去的總歸是過去了,那一份美好我將永存心間。倘若老天有眼,會讓我再續前緣的。不然,即便我站到她麵前,她也會把我當成路人甚至是仇人。”
“哎!好不容易見你能談場戀愛,怎麼會搞成這樣!好事多磨吧!那你和羅嬌丫頭處的怎麼樣?別跟我說又掰了。”
“你覺得呢?雖然她心有我,但始終不是那個感覺。”妙俊風回想起了那一抹不信任,心頓時又疏遠她幾分。
“感覺?什麼是感覺?俊風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能別總跟我說青春歲月嗎?不相處哪來的感覺?一開始就對某人定下一個印象,你覺得在日後的相處中,這個印象就能改變嗎?
得!皇帝不急太監急,我就是急死也沒用。感情的事還得自己想通才行!”所羅門站起身來,往樓下走去。
他想透透氣,想當年自己有多少嬪妃和真愛啊!怎麼如今會和這樣一個木頭處成了兄弟呢?
“大哥,二哥是為您的終身大事擔心。說實在的,我也很擔心您,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麒麟學著所羅門的樣子,在說完話後,惆悵的往樓下走去。
“你們倆這是故意的吧!難不成不談戀愛就幹不成事了嗎?再說,我也不會談戀愛啊!”妙俊風朝他們離去的方向嚷了一聲,聲音中飽含了他的無奈和傾訴之情。
離黃泉閣千遠的一處亭台,電鬼王拿起一枚果子放入嘴中,一邊咀嚼一邊向死鬼王問道:“死姬,你就不去見見他嗎?
他不在時,你總是念叨他。他回來了,你卻不想去見他。真搞不懂你在想什麼。還有,死姬和許琪你到底喜歡我喊你哪一個稱呼呢?”
“電姬,吃東西還堵不住你的嘴。你就不怕以後嫁不出去嗎?長舌可不是一件好事。
我究竟是許琪還是死姬,這個問題的答案我不知道。現在的我是一個全新的我,既有許琪對他的思念與愛慕,也有死姬對他的仇恨和冰冷。
哎!不是我不想去見他。而是我怕見到他後,我不知道該如何麵對他。也許他和我的想法是一樣的,不然,也不會到現在不來看我。”
“你們倆這是在演繹淒慘唯美的愛情故事嗎?你知不知道你們這樣做,會讓我們這些旁觀者看的很難受,你們就不能直接點嗎?”
“直接?要是能直接的話,你認為我會在這陪你吃果子嗎?這果子可是我這山峰內的特產,你每次一來就要吃掉我一棵樹上的所有果實。
我現在真的很擔心你以後嫁不出去,不僅長舌還很能吃!誰要是娶了你,那真是嘖嘖嘖...”
“嘖嘖嘖是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不然,我就賴在你這不走了,要把你整座山峰的果子都吃光!”電鬼王從位子上“噌”的一下站起,向死鬼王就撲了過去。
緣分這事真的很巧妙,原本不對路的兩個人,在經曆了先前的劫難後,如今已變成了無話不談,生死相依的好姐妹。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十年可以讓情愫發酵的更濃,也可以讓三個國度的局勢變得更加焦灼。
皇庭原先的三分天下,到如今隻剩下皇甫從龍一家獨大。
皇甫明和皇甫皓雖然仍掌控著朱雀域,但相對於掌控了其它三域的皇甫從龍來說,那就沒有可比性了。
但他們二位相對於隻坐擁一座皇都的皇甫凱來說,又要強大不少。
“太子殿下,這是我們今天收到的第三封勸降信了,您是看還是不看?”離昧拿著一封自皇甫從龍那送來的勸降信,情緒低落的走了進來。
“不看,有什麼好看的?無非就是讓我主動退位,承認他的正統地位。他也知道,隻要父皇在世一天,朝中的這些老臣在世一天,他就不能奈我何!”
“太子殿下,不知道您考慮過一個問題沒有?”離昧掙紮了一下,還是把憋藏心中已久的話給問了出來。
“什麼問題?”
“老皇總有不在的一天,老臣也會有西去的一天。即便二皇子手底下的人不敢拿老皇做文章,但對那些老臣,他們可不會有什麼忌諱。隻要二皇子一聲令下,屬下擔心那些力挺您的老臣會性命不保。”
“二弟不至於如此吧!這可是皇都,是天子腳下,是全國的政治文化中心,他就不怕後人在史書上給他記上一筆嗎?”
“太子殿下,連您也說了,史書是由後人書寫的。您也讀過先人寫下的史書,敢問您可從麵看出些什麼了?在史書上成功者和失敗者是如何被評價的?
史書是一本書,不是真正的曆史。而我們現在經曆的才是有血有肉的曆史。”
離昧的話讓皇甫凱陷入了沉思。若是沒有他的提醒,自己還真沒想到這一點。十年啊!整整十年自己都沒有想到這一點。
眼看皇甫凱的臉色急轉直下,離昧趕忙安慰道:“太子殿下,事情也許還沒有發展到我們無力還天的地步。煉器師公會和製符師公會的傳送陣,之前我去檢查了,它們仍能正常運轉。
假如真到了大兵壓城的那一天,我們可以把有生力量轉移,逃到修羅國去。妙俊風大人不也常說,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十年河東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你說的我都懂,可老師已經不在了。沒有老師,就算再給我十年,也難以挽回頹勢。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二柱,我多麼想像他一樣陪伴在老師左右啊!”
離昧雙拳猛地一個緊握,他的內心再次做起了掙紮。他不知道是否該將妙俊風仍然活著的事再提一下。
隻要契約之力沒有失效,那就說明妙俊風大人沒有死。既然沒死,那希望終會降臨。

snaptime:2018-04-23 11:35:28  .exectimeㄩ0.330鏃